官运第337章 山高云深

  关允蓦然间想到了老容头通过金一佳对他的忠告,他还以为他和木果法之间没有连接的桥梁,现在他才知道,他错了。

  如果不是老容头的事先提醒,关允或许还需要深入一想才能想通李丁山打来电话的背后深藏的看不到的巨手,不错,正是木果法。

  李丁山不是官场中人,虽然国家级报社驻省级记者站站长的身份,是半官方半记者身份,但本质上讲,他还是新闻从业人员,而且根据关允从侧面了解到的消息,李丁山并不是一个对政治敏感并且大感兴趣的新闻工作者。

  那么李丁山开口索要夏莱的调查报告,就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他消息灵通,第一时间得知或说察觉他已经拿到了夏莱的调查报告,二是他的最终目的不是要将调查报告发表在青年报上——关允不是新闻工作者也明白一个事实,夏莱的调查报告根本不可能公开,里面涉及到了太多官员的隐私,是严重的政治事件,不仅仅是一篇新闻稿——而是他想拿到调查报告,从而可以乘机正式插手进取学院事件。

  既然李丁山对政治并不大感兴趣,就肯定不是他想插手进取学院事件,究竟是谁想借李丁山之手拿到调查报告,不用想就知道,必是木果法。

  联想到关于木果法有可能失势的传闻,关允心中更明白了一个事实,眼见进取学院局势将开,省里也有人想借进取学院之局为自己谋算,还是老容头慧眼如炬,早就看出了端倪,怪不得非要通过金一佳提醒他……

  一旦想通,关允反倒笑了,如果老容头没有通过金一佳提醒他,他有可能真会复印一份调查报告交与李丁山,现在老容头提醒了他,他本该拒绝李丁山,但偏偏逆反心理让他突发奇想,如果真将调查报告给了李丁山,李丁山再转交到木果法手中,木果法再借机介入进取学院事件,又会引发怎样的连锁反应?

  关允瞬间下定了决心,呵呵一笑说道:“李站长的消息真是灵通,我刚拿到调查报告,你就知道了,佩服。”

  李丁山呵呵一笑:“不瞒你说,关秘书,是夏莱告诉我的。”

  夏莱?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夏莱为什么要告诉李丁山?难道夏莱也想有什么政治目的?随后关允就又想通了,夏莱是一个非常敬业的人,她在调查进取学院期间,是以青年报记者的身份,现在交一份答卷给李丁山,也算是善始善终了。

  夏莱和青年报善始善终了,和他又算什么?关允一下想远了,愣了片刻才又醒过神儿,也不多问李丁山的用意,说道:“我明天就快递一份过去。”

  “好,谢谢了。”李丁山也不多说,随即挂断了电话。

  既然调查报告要给李丁山一份,关允有必要做好万全的准备,眼见到了楼下,他停下了脚步,拿出电话拨给刘宝家,想让刘宝家和郑令东的见面再增加几分力度,不料刘宝家的电话提示关机。

  怎么会关机了?关允不免担心,难道刘宝家遇到了什么危险?郑令东现在是丧家之犬,也是亡命之徒,万一他发狂伤了刘宝家怎么办?

  这般想着,人已经来到了楼下,王向东正在车前等候,一见关允,他就哈哈一笑迎了过来,说道:“关秘书,来,上车。”

  王向东的热情三分真四分演,不过关允能看出来王向东确实真心想和他一起坐坐,就暂时将刘宝家的事件放到一边,相信以刘宝家的机灵能够应付得了郑令东。

  也是,耳光事件必须要和王姓有一次正面交手才能划上句号,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过去,上车一看,关允愣住了,车上坐着两个人,一个人是郑恒男,另一个人是王启华。

  崔义天的耳光在崔同家中算是圆满解决了,王启华对耳光事件还没有做出正面回应,没想到,王向东安排今天的宴会,不但王启华露面了,连带郑恒男也现身眼前。

  如果说王向东安排他和王启华见面还算可以理解的话,却又拉上了郑恒男,就让关允不得不猜测王向东的用心了。之前王向东是继郭伟全之后第一个传播薄幸郎一诗的市委重量级人物,现在他又大摆宴席,难道要和稀泥,想化解他和郑恒男之间的恩怨?

  郑姓重量级人物都不出面,王向东如果是代表郑姓出面,隐含的意思……就大了。

  “王秘书长,郭秘书长不是也说要一起去?”关允上车后没先和王启华、郑恒男握手寒喧,而是直接问到了郭伟全。

  “伟全在前面的车上,和乘风在一起。”王向东呵呵一笑,“关秘书,恒男就不用我介绍了,我着重介绍一下启华。”

  王启华坐在副驾驶,回身笑笑,和关允握手:“关秘书,久仰大名。”

  王启华三十五六左右,长相普通,典型的北方人形象,脸型稍宽,眼睛不大,笑的时候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乍一看像是某一个笑星,不过他的笑容虽然盛开,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笑意。

  “王区长,幸会。”关允热情地和王启华握手,虽然热情,手却是一握即开,并没有幸会之意。

  郑恒男坐在后座,关允和王向东上车后,后座就坐了三人,有些挤,偏偏关允又坐在中间,紧挨着郑恒男,郑恒男的脸色就不太好看。

  关允立刻就明白了王向东是有意为之,他反倒泰然自若了,呵呵一笑,打了个招呼:“郑主任。”

  郑恒男假装没听见关允的话,将头扭到了一边,望向了窗外,关允见状心中就更加亮堂了几分,王向东的安排,怕是并非是为了化解他和郑恒男之间的恩怨,而是另有目的。先不管王向东究竟是何用意,郑恒男在场反倒更好,更有利于他放风的消息的传播。

  不多时到了目的地,下车一看,竟是黄梁宾馆。也别说,关允来到黄梁时间不短了,还是第一次来黄梁宾馆用餐。和山海天大酒店的现代奢华气息相比,黄梁宾馆的灰色主楼呈现出沧桑的历史厚重感,站在楼前,让关允切实感受到了黄梁作为历史古城的浓重之气。

  黄梁,毕竟是有着几千年历史传承的古城,也正是历史的传承,才让黄梁背负了太多的沉重包袱,国企改革举步维艰,曾经辉煌的几家著名的大型企业,现在正面临着转型的严重危机,再加上住房改革等问题,如几座大山一般摆在蒋雪松和呼延傲博面前。

  到底是绕道而行,还是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蒋雪松和呼延傲博意见并不一致,以关允对蒋雪松的认知,在任期之内,黄梁经济应该不会有太大的突破了。一是积重难返,二是再有三大宗姓的牵制,再加上时间不够,蒋雪松的政绩应该不会再体现在经济发展上面,但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蒋雪松在离任时,他又要为黄梁留下什么?

  “关秘书来了。”郭伟全的话打断了关允的思路,关允抬头一看,郭伟全从前车下来,和一人并肩朝他走来。

  如果说在崔同家中见到黄汉让关允愈加看不清楚黄汉的来历和背景的话,那么今天的饭局也有黄汉在场,就更让关允对黄汉大为叹服了,黄汉在他的眼中,由以前的扑朔迷离上升到了山高云深的高度。

  关允承认一点,他现在有点佩服黄汉了。

  “关秘书。”黄汉笑眯眯和关允打了招呼,又依次和几人都打了招呼,随后众人汇聚一处,走了黄梁宾馆的贵宾楼。

  到了房间落座的时候,关允要坐在郭伟全、王启华和黄汉的下首,几人都不同意,非要关允和王向东坐在一起,关允只假意推脱几下,就当仁不让地坐在了上首。

  摆出市委一秘的高姿态,关允不是想自抬身份,而是为了接下来的放风更让人信以为真。官场之上的座位排名大有讲究,越上首的人说话分量就越高,可信度就越高。如果关允坐在末首,他再是故弄玄虚地放出人事调整的风声,也很难引起在座的重视。

  有时候人在官场,不想摆谱也要故意摆一摆谱,才能收到想要的效果。

  在座一共七人,关允、王向东、郭伟全、黄汉、王启华、郑恒男,还有一个王乘风,七人坐在一桌,正好不多不少,既保证了气氛,又不至于有多余的人影响情绪,落座之后,王向东一摸大背头,大着嗓门说道:“今天我作东,很荣幸请到了关秘书,就当为关秘书来黄梁工作举行的欢迎宴会,来,同起一杯,欢迎关允来黄梁工作。”

  王向东的表现无可挑剔,大气、掌控全局,显然以主人自居,其余几人除了关允之外,都摆出陪客的姿态,纷纷举杯向关允敬酒,关允笑脸相迎,来者不拒,一口饮干杯中酒。

  几杯酒后,气氛就热烈了许多,关允又敬了王向东、郭伟全和王启华、黄汉各一杯,也不知是有意无意,偏偏漏过了郑恒男,郑恒男脸色就不太好看,关允并不理会他,只是悄然向郭伟全使了一个眼色。

  郭伟全现在和关允之间日益默契,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关秘书,上午我见张部长和冷秘书长去了蒋书记办公室,是不是商量人事调整的草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