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运第419章 看一时风平浪静

  “关允,你来省城一趟,马上动身。”蒋雪松的语气是不容置疑的坚定,“自己想办法解决用车问题,不要动用市委的汽车。”

  “知道了。”对于蒋雪松突如其来的命令,关允不必多问,多问反而不好,不用推测他就能大概知道出了什么情况,肯定事关蒋雪松最后一击的大计。

  放下电话,关允就开始着手准备动身前往省城一事。现在黄梁的局势虽然还是胶着,但红颜馨一战的失利,再加上刘思远恼羞成怒式的示威,证明对方暂时无计可施了,只能等呼延傲博返回后再重开战端了。

  至于郑天则的死活,关允就懒得再管了,既然连黄汉也不再提及郑天则,仿佛昨晚作为红颜馨事件的支点作用过后,他就再一次被人无情地遗忘了。

  赫赫有名的郑天则,黄梁三大宗姓之一郑姓的代表人物郑天则,曾经叱咤黄梁风云十几年的市公安局长,想当年跺一跺脚就可以让黄梁抖上三抖的枭雄人物,现在却成了各方的牺牲品,正应了一句老话——善射者死于矢,善战者死于兵,善泳者溺于水——越是威风八面的人物,最后的落幕往往越是凄凉。

  至于黄汉是不是真的查到了郑天则的藏身之处而不去救他,关允也不再在意,黄汉救不救郑天则,是黄汉和郑天则之间的恩怨,是黄汉从黄梁的大局考虑而采取的策略,同样换了是他,他就算查到了郑天则真正的藏身之处,也不会去救郑天则。

  郑天则死有余辜,何况他是被自己一方的人所困,是窝里斗。

  省委联合调查组进驻黄梁之后,刚开始着手调查进取学院事件,就遇到了京城突发的大事,现在工作也差不多停滞不前了,但又不好撤回省委,只好先和市委的专案组对接,工作进展不大。

  还好专案组手中有大量进取学院的材料,才让联合调查组不至于一无所获。但因为一号二号同时不在市委,再加上京城的大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什么结论,国内的政治风向向来又是瞬息万变,专案组原定要一查到底的基调也暂时搁置一边,等京城风平浪静之后,省委风向落定以及蒋雪松回来之后,再重新加大力度。

  至于市公安局调查奥迪汽车专卖店命案和洗黑钱案,倒是没有停滞不前,听说黄汉在和王向东密会之后,反倒更加大了对奥迪专卖店案件的调查力度。而王向东也在私下场合表态,声称虽然奥迪汽车专卖店是王姓的产业,但他绝不偏袒任何非法行为,他大力支持市公安局对奥迪汽车专卖店的调查行动。

  王向东的表态被外界解读为王姓正式向蒋雪松妥协并全面缴械投降的标志,就有人对王向东此举嗤之以鼻,认为王向东既不如崔姓有原则,也不如郑姓血战到底有骨气,充分将王姓不管正写还是倒写都姓王的黑白不明的理论演绎到了极致。

  基本上可以说,黄梁局势本来在即将大破之际,突然就被京城一场大风刮得原地立正,谁也不敢再向前迈出一步,就如被施展了定身法一样,人人都收回了拳脚,一场拳打脚踢的场面突然间变成了大眼瞪小眼的闹剧,倒也好笑。

  尤其是在昨晚的一场直接较量之后,围绕着郑天则财产的争夺战落下帷幕,胜负已定,相信在短时间内,都不会再有动作了,除了郑天则被困在云深不知处的山中之外,黄梁应该可以消停一段时间了。

  既如此,关允此时离开黄梁,也没有了后顾之忧。黄梁最后的决战,还要等蒋雪松和呼延傲博返回黄梁之后,再能再启战端。

  关允收拾好东西之后,打了几个电话,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让刘宝家、雷镔力照顾好戴坚强和屈文林,最后他打出了最关键的一个电话。

  “车什么时候到?”

  “应该快了。”齐昂洋呵呵一笑,“我派陈楠和陈乔去接应你,怎么样,够意思吧?”

  “没得说。”关允也笑了,“再加上楚朝晖,三个高手一路同行,应该可以确保一路平安。”

  “实在不行,我再派一支十几人的队伍去接应你?”齐昂洋的语气不像开玩笑,“我怕对方会丧心病狂再上演一出生死时速。”

  “不会了,放心吧。”关允自信满满地说道,“现在进入了平静期,都在等一号二号回来。再说,对方也不是神机妙算的神仙,不可能知道我坐什么车离开黄梁。”

  “好吧,相信你的判断,万一事情有变,及时通知我。”齐昂洋又交待了几句注意事项,罗嗦得不行,关允干脆直接挂了他的电话。

  半个小时后,齐昂洋派来的专车悄然抵达了黄梁,关允到市委办简单交待了几句之后,就下楼而去,出了市委大门向右一转,不多时就消失在人群之中。

  呼延傲博办公室内,刘思远和统战部长冯国平站在窗前,紧紧盯住关允离去的背影不放,直到关允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二人才收回目光。

  刘洋恭敬地站在一旁,陪着笑脸,态度依然端正,只是眼神中多了一丝意味深长的东西,和以前看刘思远、冯国平时的亲切不同的是,现在他的眼神多了疏远和防范。

  “关允去省城了,没有用市委的车,国平,你说他的车上会不会有红颜馨?”刘思远说话间还有意无意看了刘洋一眼,也不是知有意点醒刘洋,还是别有用心。

  刘洋充耳不闻。

  “有又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冯国平无奈地说道,“这一仗打输了,再想抢回红颜馨已经不可能了。我就奇怪了,关允能摸到小苏村算是他运气好,后来又怎么找到了大苏村?简直就是神兵天降,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我也觉得抢不回来了,现在人手不够用了,再说也不知道关允坐哪一辆车去省城,这个关允,真够狡猾的。”刘思远的目光从刘洋身上一扫而过,“关允能找到大苏村,只有一种可能——有内鬼。”

  “内鬼?”冯国平一脸惊讶,“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刘思远转身问刘洋,“刘秘书,你说呢?”

  “这事儿我不太清楚,昨天晚上和朋友一块儿喝酒,喝醉了,一觉睡到天亮。到底昨晚发生了什么,我都不知道。”刘洋一脸诚实,依然表现出对刘思远和冯国平的恭敬姿态。

  “真不知道?”刘思远追问了一句,脸上流露出不耐和不悦之色。

  按说以刘思远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的级别,在刘洋面前确实是高高在上的市委领导,但不要忘了刘洋的身份是呼延傲博的秘书,换言之,堂堂的市委二秘,除了呼延傲博可以呼来喝去批评之外,别的市委领导,包括蒋雪松在内,都不好意思批评刘洋。

  刘洋对刘思远的追问依然不动声色:“真不知道,刘部长,我还能骗你?”

  刘思远呵呵一笑:“我不是怀疑你,你别多心,刘洋,这事儿得查个清楚,要不影响整个团队的团结。”

  “是得查个清楚。”

  “还有你外放的事情,你是不是也得向组织部表个态,让组织部撤回你的提名?”刘思远步步紧逼,不肯放过刘洋,他怀疑刘洋就是幕后走漏消息的人,却苦于没有证据。但他坚信他的判断的正确,因为除了刘洋,谁也不会卖一个天大的人情给关允。

  主要是刘洋欠关允一个天大的人情。

  外放事件,刘洋不但摆了呼延傲博一道,也让刘思远大感脸上无光,而且还十分恼火。

  刘洋被组织部提名,直接让阵营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导致人心惶惶,甚至有人出现了摇摆的心思,身为呼延傲博阵营中的重要人物兼军师,呼延傲博不在黄梁,刘思远现在就是名符其实的实际掌权者,他就有意逼刘洋出面让组织部收回成命,他就想看看,刘洋到底会怎么办。

  “本来我也想向组织部说明一下,现阶段我还想跟在呼延市长身边,不过在请示了呼延市长后,呼延市长的指示精神是,年轻人就要去更艰苦的地方锻练。”刘洋低眉顺眼,“我想等呼延市长回来后再最后决定是不是向组织部递交申请。”

  刘思远无话可说了,刘洋滴水不漏,让他无计可施,不过他还是不肯善罢干休,说道:“刘秘书,到底是谁透露了消息给关允,这事儿由你来查,怎么样?”

  “好,没问题。”刘洋一口答应,心中却是一阵暗笑,刘思远的伎俩,还真是被关允说中了。

  关允此时已经坐上了前往省城进发的一辆汽车之上,确切地讲,同行车辆共三辆,他在中间一辆,开路的车是陈楠,断后的车是陈乔,他坐的车,司机是楚朝晖。

  关允坐在后座,扭头对身边的人说道:“红颜馨,这幅画你是不是在哪个地方见过?”一边说,他一边递上了郑天则托人向他传来的画。

  红颜馨接过画一看,大吃一惊:“这是郑天则最喜欢的一幅画,这幅画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