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公务员第三十八章:出手相助

  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在撒谎!韩秦的这一句话,深深刺痛了蒋晓华心里的疼处!这个历经磨难,原以为自己已经变得相当坚强的女孩,顿时感觉自己眼里一热!

  蒋晓华张了张嘴,预言又止!这个男人和自己只是萍水相逢,自己的心酸遭遇为什么要说给他听!这一年的多的苦难,已经让蒋晓华深深感受到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何必拿自己凄苦的经历博取他们的一丝怜悯呢!

  蒋晓华轻轻叹了口气,惨然笑道:“韩先生,在你们这些人看来,我们这些沦落风尘的女子是不是都很可伶,很让你们怜悯!我们离开这个行业就是脱离苦海,跳出火坑?其实你们错了!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韩秦轻轻摇摇头,诚恳地说道:“蒋小姐,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的,我对娱乐界的这些女孩们,没有一点鄙视的意思!同样,一点也不认为她们可怜!她们靠自己的劳动,自己的身体挣钱,这比那些强取豪夺的伪君子们高尚一万倍!

  华清池的这些小姐们,从她们的眼里,我能看出他们是快乐的,对自己的这份工作是自愿的!但是,蒋小姐你虽然极力掩饰,从你那冷冷的眼神里,我看出的是痛苦和对现实的憎恨!混迹在这个行业里,绝对不是出自你的本心!”

  低头喝了一口咖啡,蒋晓华掩饰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千万不能在这个男人面前流泪,尽管自己心里苦的发颤!

  被逼进入这个行业以来,所有的人对自己的身世只是好奇和窥探,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有人认为自己轻浮淫荡,有人认为自己好逸恶劳贪图享乐!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如此心细,竟然一眼看出了自己内心的痛苦!

  蒋晓华轻轻抬起头来,感激地看看韩秦,幽幽地说道:“韩先生,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故事,你能告诉你的真实身份吗?”

  想了想,韩秦说道:“我叫韩秦,原来是老干部大学的办公室主任,现在刚刚竞选上西平县凤凰乡的党委书记!你说的没有错,金经理的确是我的朋友,我们是很铁的兄弟!”既然要帮这个女孩,就没有必要掩盖自己的身份,也许只有坦诚相待,这个可怜的女孩才会打开她的心扉!

  蒋晓华一听韩秦的自我介绍,惊异地说道:“你就是韩秦?怪不得这么面熟!”蒋晓华这么一问,反而把韩秦弄愣了!自己又不是大明星,不会到处都是粉丝吧!连这个华清池的花魁娘子都认识我!

  韩秦诧异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蒋晓华说道:“你是东方市见义勇为的英雄,去年的报纸上电视上到处都有你的光辉形象,谁不知道!你刚参加完乡镇党委书记竞选,东方晚报上有跟踪报道!”

  虽然身处逆境之中,蒋晓华还是显示出和一般的小姐截然不同,别的小姐喜欢打麻将、侃大山,蒋晓华却喜欢一个人静静地找本书看,东方晚报更是每天必看!前几天的东方晚报上,有公推公选乡镇党委书记的跟踪报道。对于这样的政治性新闻,蒋晓华根本没有兴趣,只是随意浏览了一下,一个叫韩秦的施政方案,却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个候选人的施政方案是发展高效农业,打造绿色蔬菜基地!蒋晓华毕竟是一个园艺研究生,出于本能的好奇,把这篇文章完完整整地读了一遍!看完这个施政方案的构想创意,蒋晓华也禁不住佩服这个候选人有眼光!

  没有想到,世界竟然真的这么小,自己竟然和那个叫韩秦的候选人,今天坐在一块喝起了咖啡!

  韩秦点点头,淡然一笑,说道:“谢谢蒋小姐的关注!我们凤凰乡下一步的突破口就是要建设高效农业基地,打造东方市的后花园!为了完成这个目标,我们需要大量的农业技术人才,如果蒋小姐有意,完全可以去施展你的本领!”

  见蒋晓华沉默不语,韩秦说道:“蒋小姐,我知道你肯定有一段辛酸的故事,这是你的隐私,我没有权利知道!但是我真诚地劝告你,离开这个地方吧,你不适合在这里!在这里越久,你就会越痛苦!”

  蒋晓华早已听的泪眼朦胧,痛苦地扭过头去,她不愿意让这个男人看见自己的眼泪!韩秦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轻声说道:“蒋小姐,请你考虑考虑,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想好了就给我打电话!”韩秦说完,起身离开卡座,回到了金大头的办公室!韩秦预感到,金大头肯定没有给他说实话,在这个蒋晓华身上,不会这么简单!一个如花似玉的女研究生,进入这样一个色情场所,放在全国都是大新闻!

  韩秦一走,蒋晓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趴在桌子上泪如泉涌,无声地哭泣!这一年多来,蒋晓华虽然感到孤苦无助,也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默默的流泪!猛然间得到一个陌生人的关爱,不知道是伤心还是感动,蒋晓华想让自己哭个痛快!

  蒋晓华的家乡在滨城市的农村,父母务农,她还有一个可爱的弟弟。生活虽然清贫,一家人却也其乐融融!蒋晓虎聪明好学,学习成绩一直很好,高中毕业后考上了东海农业大学!本科毕业之后,蒋晓华又考上了农大园艺学研究生!

  有这么一个争气的女儿,父母喜的合不拢嘴!女儿毕业之后就能找一份好工作,顺风顺水,一条光明的大道仿佛铺在了这个女孩面前!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蒋晓华唯一的弟弟却查出来得了白血病,为了给弟弟治病,亲戚朋友那里能借的都借了,村里学校里也纷纷捐款!但是,亲朋邻里的爱心对于高额的手术费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

  给弟弟配伍的骨髓找到了,因为筹集不到医药费,却只能在家眼睁睁地等着!对于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时间就是生命!对于家人来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因为拿不出钱来,看着孩子在家里等死!

  那段时间,蒋晓华感觉自己快疯了!为了救活弟弟,蒋晓华放下一个少女的矜持和颜面,向亲朋好友,向同学老师,凡是能够借到的地方,蒋晓华都去了!一个还没有毕业的穷学生,认识的朋友也是社会底层人士,大家也都不宽裕!为了筹集这笔手术费,蒋晓华身心俱疲,仍然还差五万元!

  就在一家人绝望的时候,蒋晓华却从学校里看到了一个小广告:无需抵押,私人贷款!看见这个广告,蒋晓华竟然激动掉了眼泪,这不是天助我们吗!

  蒋晓华马上拨通了小广告上留下的电话号码,一个男子听了蒋晓华的情况,当场就拒绝了她,说蒋晓华不符合条件,你一个穷学生要贷款五万,你拿什么还!

  为了救命,蒋晓华哀求这个老板发发善心,救救他弟弟!只要弟弟有救了,她和爸爸都可以出去打工,两年就可以把五万元钱还清!那个老板听蒋晓华声音清脆悦耳,答应见个面考察一下!

  一见面贷款老板见蒋晓华是一个漂亮的女研究生,考虑了一阵子,同意贷给蒋晓华五万块钱,但必须在一年内还清,利息更是高的吓人!如果到时候换不上款子,老板可以采取一切措施!

  那时候的蒋晓华已经急疯了,只要能拿到钱救弟弟的命,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他!蒋晓华当时考虑,这五万的高利贷款,只要父亲能出去打工,再加上自己勤工俭学,母亲在家里种种地,养养猪,再向亲戚们借一点,应该能够还上!

  弟弟的命总算保住了,一家人喜极而泣,再苦再难也值了!五万的高利贷在头上压着,弟弟后期仍然要服用昂贵的药物,这个巨大的困难又摆在了面前!为了多挣钱,尽快还上这个高利贷,蒋晓华的父亲没黑每白地拼命打工。蒋晓华课余也干了两个兼职,每天就是馒头咸菜,从牙缝里一分钱一分钱地省!

  屋漏偏逢连阴雨!蒋晓华的父亲在半夜里返回出租屋的时候,被一辆违章的汽车撞倒在地!肇事汽车司机丧尽天良,一看四下无人,汽车停也没有停,飞车逃窜!蒋晓华的父亲被过路的好心人送到了医院,命虽然保住了,却造成了终身的残疾!更让一家人担心的,那笔高利贷成了她们心头上的一把刀!

  还款期限已到,父亲治病要用钱,弟弟吃药药用钱,蒋晓华哪里还有能力来偿还这笔高利贷,真是欲哭无泪!蒋晓华唯一能做的,就是请放款的老板在延期一年!这种私人贷款的老板都是有黑社会背景的混混,当然不会可怜这样一个孤苦无助的女孩!既然敢吃这晚饭,他们自有一套收回高利贷的手段!

  高利贷老板淫邪地看看文静娟秀的蒋晓华,淫笑道:“真是大闺女要饭,死心眼!这么漂亮的一个妞,还用为十万八万块钱发愁?我给你介绍一个款爷,包养你一年,吃香的和辣的,什么都有了!”

  蒋晓华自然不会答应这样的条件!但这笔高利贷,连本加利已经到了十万多,就是到那里去说理,这笔钱是必须要还的!

  小混混们三天两头到学校去骚扰,学校不胜其烦,接连报警!报警有什么用,混混们手里有白纸黑字的欠条,欠账还钱天经地义!

  蒋晓华也成了系里的焦点人物,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蒋晓华咬咬牙,办了退学手续,到社会上去找工作来还债!

  一个女孩子,一个月两千元的工资,除了吃饭、房租,想用剩下的钱去还十万的高利贷,连利息都不够!混混们也放出狠话,如果在半年内换不上钱,就把她贩卖到马来西亚去当妓女,要不然就把她的弟弟打残!

  混混们也不断的给蒋晓华指点明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来钱最快的门路,当然是进入色情业,这要在这个行业里放的开,凭借蒋晓华的条件,三个月就可以还清这笔贷款!

  蒋晓华甚至想到了死,自己一死很容易,一了百了,再也没有什么苦难!自己死了,父母怎么办,混混们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混混们也失去了耐心,果真把蒋晓华的弟弟给痛打了一顿!

  被逼无奈,蒋晓华到了华清池洗浴中心!不过仍然坚持自己的底线,只给客人做保健按摩,自己看不中的客人绝不出场,而且收费比那些卖身的小姐要高好几倍!对于蒋晓华的这个底线,妈妈桑和混混们不屑一顾!只要进了这个环境,就别想洁身自好!

  进入华清池的这一个月,蒋晓华也意识到自己的底线有多么的可笑!到这里来消费的客人,图的就是玩漂亮的小姐,那个只甘心让你给按按捏捏!如果只做保健按摩,盲人的手法比这个漂亮妞强多了!放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在身边,只能看不能上,这不是给前列腺增加负担吗!

  别的小姐都赚的盆满钵满,蒋晓华却是收入了了!混混们三天两头来逼迫,妈妈桑不时地给开导!蒋晓华感觉自己就像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随时就会别吞没!

  韩秦一进金大头的办公室,金大头看看韩秦的脸色,就知道有点不妙,那个蒋晓华肯定对老大说了什么!大头连忙说道:“大哥,怎么这么快,那个蒋晓华不亏是我们华清池的花魁吧!陪着喝咖啡是不是也别有韵味!”

  韩秦瞪了金大头一眼,静静地说道:“大头,你给我说实话,这个蒋晓华是自己来的,还是有什么背景?”

  金大头看看韩秦,知道瞒不过去,吸着冷气说道:“大哥,蒋晓华为了给她弟弟看病,借了高利贷,后来家里又发生变故,没有能力偿还这笔债务,是道上的朋友送进来的,她的工资不能发给她本人,要全部用来抵债!只是这个丫头来了一个多月,只肯干些保健按摩的生意,收入了了!如果她能放得开,绝对大红大紫!”金大头把蒋晓华借高利贷的前前后后,简单地给韩秦讲了一遍!

  见韩秦的脸上越来越难看,金大头陪着小心说道:“大哥,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是,我也是为华清池着想,蒋晓华这样的小姐不好找!如果她肯下海,绝对是我们华清池的头牌花魁,会增加不少影响力!”

  韩秦盯着金大头,语重心长地说道:“大头兄弟,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赚钱没有错,可是我们也应该有自己的底线!洗浴中心本身就是灰色产业,如果我们再逼良为娼,这个钱我们赚的安心吗?”

  金大头和韩秦接触了一年多,早就了解韩秦的性格,这也是金大头敬重韩秦的原因!见韩秦对这个蒋晓华非常上心,就知道大哥想帮帮她!

  韩秦想了想,说道:“大头,现在华清池账上还有多少钱?”大头笑道:“现在账上现金还比较宽裕,有一百多万!”

  韩秦点点头,说道:“那好,你给放高利贷的人打电话,就说蒋晓华的钱齐了,让他们过来拿!”

  经大头诧异道:“大哥,这可是十几万啊!你是不是准备替她还上!”

  韩秦静静地说道:“大头,你没有经历过这种孤苦无助的事情,自然无法体会这其中的滋味!在我十岁的时候,爸爸遭遇了车祸,因为拿不出手术费,医生不给做手术,只能躺在病床上苦等。妈妈带着我求亲告友,四处借钱!亲朋之中,有人热心帮助,也有人怕我们将来还不起……你根本无法理解我那时候的心情,只要能拿到钱,哪怕是去抢银行,我都会干!”

  稳了稳自己的情绪,看金大头听的面有愧色,韩秦说道:“这个蒋晓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如果再没有人拉她一把,就毁了一个女孩子!”

  金大头没有说话,拿出手机给高利贷老板打电话。两人这边刚商量完,蒋晓华敲门走了进来!韩秦看看蒋晓华,见她眼睛红红的,这个女孩子肯定刚刚哭过!

  韩秦正视着蒋晓华,诚恳地说道:“蒋……晓华,你虽然没有告诉我你的经历,从金经理这里我已经知道了一个大概!我能理解你的处境,一个女孩子,为了自己的同胞手足,担当这么大的责任,很让人敬重!一会放高利贷的来了,把帐给他们算清,把钱还给他们!从此以后就和他们没有了瓜葛,他们也不敢把你怎么样了!”

  蒋晓华一听,顿时就明白了韩秦的意思,惊喜地说道:“韩书记,你要帮我把钱还上?我什么时候才能还上你啊!”韩秦点点头,说道:“蒋晓华,这钱是我借给你你!你要答应到凤凰乡去工作,只要那边的经济上去了,你的工资自然就会很高,还钱还不容易!”

  见蒋晓华泪眼朦胧,万分感激地看着自己,韩秦这才感觉到华清池挣的钱用到了刀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