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公务员第四十章:戏份加重

  说着无心,听着有意!韩秦心里一动,看来郑书记对自己抱有很大希望,如果自己真的在凤凰乡铩羽而归,在郑书记心里的评价就会大打折扣!一个乡镇党委书记都拿不下来,何谈以后的前程!

  韩秦笑道:“谢谢郑书记错爱!这次公推公选竞争还是比较激烈的,那些基层干部无论理论水平还是实践经验,都有过人之处。这次能够过关,也是险胜!这次竞选,西平县委书记李晨风给帮了不少忙!如果没有李书记支持,在确定最终候选人的时候,就很难过关!”

  李晨风是真心实意支持韩秦,又准备靠拢郑书记,韩秦就想给他创造一点机会,该在郑书记面前表功的时候,就要适时地把他推上去!只有让领导在潜意识里记住了你的名字,才会在用人的时候想起你来!

  郑书记点了点头,对李晨风表示满意!李晨风是跟着西平县从滨城一块过来的干部,过来也有两年了,除了工作接触以外,郑同心和李晨风并没有私交!对这个人的能力和品性,看到的只是一个表面!

  西平县划归东方市以后,在经济上并没有多大的起色。郑同心感觉这也正常,西平县在滨城的时候,就是一个后进县。东方市比滨城又高一个档次,和东方市其他辖区一比较,西平县更显的落后!政府方面对西平的工作很不满意,市长周文曾经在常委会上建议调整西平领导班子!

  郑同心的意思是再看看,毕竟短短两年的时间,很多东西还看不出成效来!如果西平县委能够转变思维模式,另辟蹊径,西平还是有发展潜力的!省里把西平县划归东方市管辖,目的就是增加东方的纵深!只要西平县委能够深刻理解上级的意图,保持目前班子稳定,比调整的意义要大!

  看看韩秦,郑同心笑道:“竞选激烈是很正常的!这次公推公选是省里的试点,中组部也很重视!目的就是通过这种形式,让一批优秀年轻干部脱颖而出。市委组织部要把这批竞选出来的干部,列为处级后备干部序列进行管理,很有政治前途!”

  韩秦这边和市委书记谈论着政治,郑夫人和严敏低声私语。她们两个不时地看韩秦一眼,从严敏极其矛盾的神态里,就能猜出,郑夫人肯定是在关心他们两个的事!作为一个冷美人,严市长家的千斤,严敏还是很受大家关注的!

  郑夫人受严市长之托,也给严敏介绍过男朋友。连郑夫人都感觉很不错的小伙子,却难入严敏的法眼!今日郑夫人一见韩秦,暗暗点头,才知道了这个心高气傲的丫头竟然有这么高的要求!

  严市长吸了一会氧气,身体状况慢慢有了好转。郑同心这才领着夫人走进里间病房,上前探望严市长。

  一见严市长瘦成这个模样,郑同也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郑同心大学毕业进入东方市政府办公室以后,就跟着严市长当秘书。严市长性格直爽,雷厉风行;郑同心少年老成,思维慎密。两人性格互补,在工作上配合的非常默契!

  严市长对郑同心这个秘书相当赏识,郑同心跟随严市长三年以后,严市长虽然很舍不得,为了小伙子的前途,他还是推荐郑同心到基层任职锻炼!

  郑同心也没有辜负老领导的厚望,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一直升到东方市的副市长。坐到副市长这个位子上以后,如果没有相当的背景,再想进步就很费考量了!

  东方官场上的人基本上都清楚,郑同心能够从众多的副市级干部中脱颖而出,严老头就是背后的推手!严敏的舅舅,现在的东海省省长赵志尚,那时担任着省委组织部长!有了这个能量,再加上郑家在中央高层的关系,郑同心能主政东方,就不难理解了!

  郑同心认为严市长对自己有知遇之恩,一直对老领导敬重有加!见老头病成这个程度,即将不久于人世,自然很是伤心!

  郑同心轻轻握住老领导的手,含泪说道:“严老,我来看你了!”严市长干瘦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轻声说道:“同心,你的工作忙,不用挂牵我。有严敏和小韩在这里伺候着,一切都好!”

  严市长扭过头来,看看韩秦,轻声说道:“小韩,郑书记不是外人,你过来。我有话要给你说!”严敏在后面轻轻碰了韩秦一下,示意他赶紧过去!

  韩秦走到严市长病床边,轻声说道:“严老,你有事就吩咐吧!”严市长指指床边,说道:“小韩,你坐。”韩秦在病床边上坐了半个屁股,见老头如此郑重,估摸着他会说什么。严敏心细如丝,刚才故意暗示自己一下,想必这事应该和郑书记有关!

  严市长伸过胳膊来,轻轻拉住韩秦的手,慈祥地看了一会,扭头对郑同心说道:“同心,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你主政东方这几年,成绩很显著,中央也很满意,你现在正在上升期,前程不可估量!作为你的老领导,我很欣慰!”

  喘了几口气,严市长看看韩秦,说道:“同心,你也知道,严敏这孩子心高气傲的,终身大事一直没有着落,这是我的一块心病!直到我住进医院里,这丫头才告诉我,她在和小韩谈恋爱!小韩这个孩子我是了解的,无论人品还是才华,很不错!严敏他们两个能在一起,我就没有了任何牵挂,能笑着走了……”

  郑同心摸了一下眼角,颤声道:“严老,你不要考虑这么多,安心养病,我们都盼着你早日康复,工作上、生活上都还要你老人家指点呢……”

  严市长摇摇头,微微笑道:“同心,你不用安慰我,老头子不怕死!在东方市,我也没有什么亲人,能够交心的,也只有你。我走后,这两个孩子就请你关照一下!”韩秦眼里一热,泪水禁不住滚落而下!

  郑同心哽咽道:“严老,你放心吧!小韩很有才华,前途无量!严敏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这两个孩子能在一起,绝对是良缘!对这两个孩子,我会像对自己的儿女一样看待!”听郑同心这么说,严市长欣慰地说道:“同心,我替两个孩子谢谢你!”

  外间里,严敏听着爸爸安排后事,已经泣不成声,郑夫人也跟着抹眼泪!严市长不但是郑同心的老领导,而且还是他们的红娘!对郑夫人来说,能成为东方市第一夫人,自是对严市长心存感激!

  安排完身后事,严市长已经累的大口喘气,护士又连忙过来给病人吸氧!

  郑同心在病房外间里又和韩秦他们聊了一会家常,见严市长还吸着氧气,就起身说道:“严敏、小韩,我就不在跟严老告辞了,一会替我告诉老人家一声!你们两个也多保重!”

  送走郑同心夫妇,韩秦和严敏一回到病房里,严敏轻声说道:“韩秦,一会我爸爸换过劲来,就按你说的那样,告诉爸爸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定在元旦结婚……要爸爸带着这个喜讯走吧,我有预感,爸爸的时间不多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护士才给严市长摘去了氧气面罩。严敏轻轻拉着韩秦坐到严市长病床边,轻声说道:“爸爸,我和韩秦已经商量好了,就定在元旦结婚!”

  听到这个喜讯,严市长原本浑浊的眼睛顿时一辆,轻声笑道:“好、好!你们两个结了婚,我就没有任何牵挂了!即便我等不到那一天,见到你妈妈我也可以把这好个日子告诉她了!不然的话,到了那里,老婆子也会埋怨我的!”

  最让人难受莫过这种生死离别!严敏伤心欲碎,韩秦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好在自己总算帮着严敏了却了老人一件大心事,对严市长也是莫大的安慰了!

  严市长身体已经极度衰弱,值班医生给严市长检查完身体,就建议让病人休息。高干特护病房有护士二十四小时值班,病人家属并不需要在此陪护!韩秦和严敏看着护士给严市长打过针,服过安眠药物,见老人渐渐睡去,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病房!

  两人走到市府第一家属院门口的时候,韩秦停住脚步,轻声说道:“严敏,我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严市长!”

  严敏温柔地看看韩秦,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韩秦,跟我到家里坐坐吧!我知道你现在的身份很难堪,我还有事要和你商量!”

  韩秦想了想,严敏再坚强,也毕竟是一个弱女子,这个时候也的确需要有人给她拿拿主意,既然已经答应做她的临时男友,就帮人帮到底吧!韩秦点点头说道:“好吧!我也饿了,好长时间没有吃过你做的饭了!”给她找点事做,也应该是分散她痛苦的好办法!

  来到严敏家楼下,韩秦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三楼四楼都黑乎乎的没有一点亮光!看来宋雯霏走后,宋部长夫妇并不在这里住,他们在海边有一套小别墅,那里才是真正的现任市领导住宅区!

  严市长的这套房子很大,将近二百个平方,严市长住进医院,只有严敏一个人住,就显得空空荡荡,很是落寞。严敏给韩秦泡上茶,就扎上围裙到厨房里去准备晚餐。

  韩秦打开电视,调到央视新闻频道,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国内国外农产品信息!既然要在凤凰乡发展高效农业,选准突破口至关重要!今年冬天是在凤凰乡打开局面的一个关键时期,必须要有一个亮眼的手笔,让农民尝到甜头,他们才会真心实意地信服你!说的再好,不能增加农民收入,一切都等于零!

  十几分钟的时间,严敏已经做好了四个色香俱佳的小菜!严敏从酒柜里拿出一瓶茅台,柔声说道:“荣升乡党委书记了,给你祝贺一下!”

  看看美艳不可方物的严敏,美酒佳人,韩秦忽然感觉意识有点模糊,心里暖暖的,有一种家的感觉!严敏外表冰冷,其实内心细腻,很会体贴照顾人,标准的冰激凌美女!严敏一举一动,无不彰显着一个成熟女孩的魅力!怪不的现在流行姐弟恋,这大几岁的女孩子的确另有一番风韵!

  见韩秦有点走神,严敏关心地问道:“韩秦,怎么了,不舒服?是不是这几天在西平那边太紧张了?”

  韩秦不好意思地一笑,说道:“没有,没有!就我这种性格,去竞选个乡里的党委书记,还会紧张?只是此情此景有点感慨……”

  严敏抿嘴一笑,也不去追问这家伙到底有什么感慨!他们两个现在的身份很尴尬,一对冒牌情人,还拿了个假结婚证。有些事情,不说的太透,反而更好!

  严敏端起酒杯,深情地看看韩秦,说道:“韩秦,谢谢你!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韩秦笑道:“严敏,你也学会絮叨了,这一个晚上你已经说了两次了!这个创意是你的,你就是总导演,你让怎么演,我一切听指挥!只要能让严市长他老人家高兴,就是咱们最大的成功!”

  严敏沉思了一下,说道:“韩秦,这一段时间也难为你了!郑书记也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他和爸爸的感情很深,过了这段时间,我们一结束这种关系,不知道郑书记会怎么看,就怕他对你有成见!我也想好了,实在不行,我就给郑书记说透,就说其实我们在演戏,为了不让爸爸牵挂我……”

  听严敏这么一说,韩秦也禁不住一撇嘴,这事的确有点麻烦!郑书记知道了自己和严敏在谈恋爱,组织部长宋光军那里也不是铜墙铁壁,还能不透风?宋雯霏回来之后,这个关系就有点棘手,这个宋部长本来就对那个杨峰很看好,再加上和严敏的这么一出,岂不是又增加了障碍!假情人、假结婚,这孤男寡女的事情,越描越黑,到哪里能说的清楚……

  自己当初答应严敏给他做这个假男朋友的时候,也想到了这一点,不过没有想这么深!随着事情的发展,自己的戏份肯定会越来越重!严市长和郑书记关系很不一般,这样一位老干部,在东方市也算的上头面人物!严市长病重,来看望的,甚至将来参加追悼会的,肯定都是东方的大佬!

  严敏是严市长唯一的女儿,自己作为女婿,虽然是冒牌的,但在外人面前绝对算得上是正牌家属了!韩秦经常在电视上看到,老领导逝世以后,开追悼会的时候,家属要和领导一一握手,接受慰问的!

  这样一来,岂不就向东方市的大佬们正式宣布,严市长家的冰美人千斤终于名花有主,护花使者就是韩秦!韩秦也清楚,自己在东方市官场现在多少也有点名气,去年是郑书记亲自树立的见义勇为英雄典型,东方市最年轻的科级干部,公推公选的乡镇党委书记,当然也是全省最年轻的乡镇党委书记!

  有了这些光环,想不让他们记住都难!韩秦这才感觉某些人说的真有道理!做人难,做名人更难!诚不欺我!

  别人都还好说,关键还是组织部长宋光军!自己和严敏结束这段假情人关系以后,自己和宋雯霏的关系一公开,不但宋部长就是外人肯定也会认为,韩秦这家伙真不是东西,严市长不在了,他这么快又攀上了组织部长家的千斤!

  韩秦咬咬牙,既然走到这步,再打退堂鼓是不可能的,这对严敏父女伤害太大,自己绝对于心不忍!这也不是自己的行事风格,车到山前必有路,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端起茅台酒,韩秦一饮而尽,笑道:“严敏,你不用为我担心!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没有我怕的事!”

  严敏感激地看看韩秦,沉思了一会,说道:“韩秦,明天我舅舅要从省里来看望爸爸。既然我们已经告诉爸爸,我们定在元旦就要结婚,我想爸爸肯定会给舅舅说的!舅舅毕竟也是我唯一的长辈亲人了!”

  见韩秦直咧嘴,严敏一时不知道这韩秦在想什么,柔声说道:“作为女婿,明天舅舅来,你是必须到场的!爸爸到了这种程度,用工作忙来搪塞,恐怕说不过去!明天见了我舅舅,我们该怎么说,我想给你商量一下……”

  韩秦早就知道,严敏的这个舅舅就是东海省委副书记、省长赵志尚!省长舅舅来看望老丈人,女婿借口工作忙避而不见?靠!恐怕还没有这么傻帽的女婿吧!这样的机会打着灯笼也难找啊!只是对于韩秦这个冒牌女婿来说,就有点作难!

  既然省长要来,对东方市委市政府来说,就是一件大事!虽然这是赵省长的私事,东方的大佬肯定也会全程陪同!市委书记、市长、组织部长一个不能少!

  韩秦咬咬牙,自己粉墨登场的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