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公务员第四百一十七章:华山论剑

  省委秘书长是省委常委,出于对魏先锋的尊重,韩秦没有使用电话通知,而是亲自到秘书长办公室,传达了省委书记的指示。

  魏先锋听说省委书记要立即听取东海地震工作汇报,着实吃惊不小。韩秦刚才已经向他说了庆州地震传言的事情,现在省委书记刚刚到达东海,马上就着手这方面的工作,不知道是省委一秘又向省委书记做了汇报,还是李志华自己掌握了重大信息。

  如果是省委书记自己听了传言,认为事态重大,主动关注地震工作,他这个在省委值班的大管家反而没有任何动作,就是明显的失职了!

  魏先锋不敢怠慢,马上给省政府分管地震工作的杜敏刚副省长打电话,让他召集省地震局的负责人,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省委,向省委书记汇报工作。

  现在正是春节长假,而且到了除夕下午。按照东海的民间习俗,在年三十下午,要到坟前祭扫逝去的亲人,请亲人回家过年。接到省委秘书长电话的时候,杜敏刚正驾车奔驰在郊区的路上,准备回乡祭祖。

  一听省委书记在这个时候紧急召见,而且要听取地震方面的工作汇报,杜副省长禁不住皱起了眉头,一句国骂脱口而出,在心里又问候了李志华几句。马上就要过年了,也不让人消停,在这个时候听取地震工作汇报,不是神经病吗!

  省委秘书长亲自下的通知,作为一个副省长,虽然心里十分不满,杜敏刚还没有敢抗命不遵的胆量。杜副省长连忙调转车头往回赶,又给他的同族兄弟们打电话,省里突然有紧急工作,他不能回去了,只好请兄弟们代劳祭祖。

  杜副省长的老家就在柳城郊区,作为他们杜家出去的大官,杜敏刚就是整个家族的骄傲,可以说是光宗耀祖。每年的除夕下午,杜敏刚都要回去和族兄弟们在一起聚一聚,联络一下感情。听说省长不能回来了,族兄弟们虽然有些失落,主事的兄弟还是大度地表示,让杜副省长一切以工作事业为重,家里的事情有他们兄弟在,请杜副省长放心。

  安排完祭祖的事情,杜副省长又猛然想起,省委书记要听取地震工作汇报,总得知道工作重点,有的放矢啊!杜副省长又连忙给魏先锋回电,虚心向秘书长请教,省委书记在这个特殊的时候紧急召见,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魏先锋现在也没有十分的把握,但他基本能够确定,李志华很可能是受了韩秦的影响,要询问地震预报方面的东西。魏先锋给杜副省长打了一通官腔,总算给他透露了一点有用的东西,让他在地震预报方面做点准备,现在东海又有要发生地震的谣言,省委书记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个事情,让他们汇报工作。

  杜副省长一面往市区赶,一面找出电话本,开始联系东海省地震局的李传恩局长。杜敏刚虽然分管地震工作,这个方面实在太冷门,平时也就是收到地震局抄送的文件,一年也难得见到他们局长一次。

  李传恩局长此时正在和几位好友修长城,一连三圈没有开胡,接到电话的时候,庄家又来了个自摸!李局长正一肚子气无处发泄,一听东海省委书记要他在这个时候去汇报工作,当即就破口大骂!李志华是什么玩艺,大过年的过问地震预报工作,这不是触霉头么,怪不得自己几圈不开胡。汇报工作,谁去谁是孙子!

  地震局是国家局和东海省双重领导,属于条条系统的事业单位。虽然东海省对地震局也有管辖权,但地震局一把手的人事管理权在国家局,东海省委书记不能决定李局长的乌纱帽,李局长自然不把李志华放在眼里。

  别管怎么说,地震局毕竟还在东海地盘上,在很多方面还要仰仗地方政府的协调,李传恩还不好公然跟省委书记对着干!

  眼珠一转,李传恩就给杜副省长编了一个理由,他现在没有在柳城,而是已经回到了江苏老家过年,正和几位好友聚会。省委书记在这个时候召见,就是现在立马驾车往回赶,也要八个小时才能回去。为了不让省委书记等着,李传恩告诉杜副省长,他从局里派两名业务骨干跟着杜省长去见省委书记。

  半个小时以后,杜副省长驾车赶到了省委大院,又等了半个多小时,地震局的两位官员才姗姗来迟。杜副省长和地震局的两位从来没有见过面,两位向杜省长作了自我介绍。带队的是地震局分管业务的张怀成副局长,另一位戴眼镜的是地震局总工程师兼分析预报室主任秦守华。

  地震局主要领导虽然缺席,杜副省长见地震局来的也是两位重量级人物,心里这才稍微踏实了一些,带着他们去见省委秘书长。

  在省委小会议室,杜敏刚向省委书记解释了地震局李传恩局长缺席的原因。李志华却没有介意,现在是春节长假,不是正常工作时间,又正值除夕,人家回家过年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能苛求。

  见杜省长一本正经地给省委书记解释,张怀成副局长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回家过年?李传恩现在正忙着修长城,这家伙是没有把东海省委书记当盘菜,故意缺席的!

  韩秦就坐在李志华旁边,正打开记录本准备记录,发现地震局的领导笑的很诡异,不知道这位官员发现了什么高深莫测的东西。

  李志华与地震局的两位官员握手之后,诚挚地说道:“同志们,大过年的,把你们叫过来,耽误大家休息了!我感觉这件事情非常紧迫,想听一听技术专家的意见,只好破例把大家请来咨询一下。”

  两位地震局的官员见省委书记态度非常谦虚诚恳,一肚子怨气也散了一半,作为东海最高领导,大过年的,不也在正常工作吗。两位连声表示,一切应该以人民群众的安危为重,应该的,应该的。

  李志华也没有给他们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询问地震局是否听说了庆州最近要发生强烈地震的传言。

  作为地震局分管业务的副局长,带队的领导,自然有张怀成首先来回答省委书记的问题。东海省地震系统的架构,在县级也有编制完整的地震局,由于条件所限,县级地震局也与气象局的情况差不多,根本没有能力开展业务,不过就是挂着一块牌子,成了地方政府发配官员养老的好去处。

  即便如此,县级地震局总不能光吃干饭,记录当地气象、水文、动植物异常状况,及时向上级主观单位汇报,就成了他们一项重要工作。然而,这一段时间以来,东海省地震局还真的没有接到庆州方面有关异常数据报告。

  张怀成清楚,这也怪不得同志们,今年的阳历年和阴历年相距只有二十多天,大家都在忙着开会总结,评先进发钱发物,大冷天的,哪里有精力深入基层去关心这个!再说了,即使他们听到一点什么动静,也不能随便就上报省局啊!

  现在省委书记都听到了庆州要发生地震的传言,作为地震主管单位,张怀成只要有三个心眼,也不会回答他不知道。久居体制之内,这点随即应变的本事还是有的。不就是地震传言吗,道听途说的东西,现在网上满天飞,云南昆明传过,山西太原也传过,只要改改地名,马上就可以用在庆州头上。

  张怀成整理了一下思路,镇定地说道:“我们地震局一直在关注这方面的动向。自从我们国家汶川地震、玉树大地震以后,特别是最近日本发生九级特大地震以来,关于要发生地震的传言越来越多,全国各地层出不穷。

  云南昆明、山西大同都谣传的很厉害,导致人心惶惶,居民不敢在室内睡觉,冒着严寒跑到广场上去躲避地震,已经严重影响了群众生活和社会安定,当地地震主管机关不得不出面辟谣,政法部门严惩了造谣惑众的违法分子,才把事态平息下去。

  我省的情况也大致相同,经常有人在网上散布这种骇人听闻的帖子,谣传某地发生了异常现象,什么大冬天看见蛇了,水塘里的鱼往外蹦了,就说是地震前兆,要发生大地震。但总的来看,影响不大,还没有达到干扰社会正常秩序的地步,我们地震主管部门也就没有向上级报告。”

  听着这位副局长的汇报,韩秦抬眼看看这位侃侃而谈的官员,非常佩服他的水平,给出了这么一大篇万金油回答。

  李志华不动神色地微微颔首,他总算听明白了,东海省地震局注意到了这些传言,但是仅仅认为是谣传,是别有用心的人吃饱没事干,而没有给予理会,没有进行相应的调查复核,更没有向有关方面汇报总结。

  稍一沉思,李志华问道:“从你们专业角度来看,庆州在最近是不是具有发生强烈地震的可能?或者说,在你们地震台网的日常监测中,是不是注意到了庆州各方面的数据有什么异常,有需要值得警惕的地方?”

  省委书记的问题涉及到了专业问题,张怀成看了看他的同伴,见他的总工没有什么反应,盯着会议室里的油画出神,只好还是由他来回答。

  张怀成想了想,说道:“庆州市的地质结构比较复杂,处在东西和南北两条断裂带的交叉点上,属于地震多发危险区域,在历史上曾经多次发生过强烈地震。

  庆州最近一次强烈地震发生在明朝末年,虽然当时没有震级这个概念,从史书和地方志记载的当时情况,不乏山崩地裂,喷砂涌水,民房尽毁这样的词汇,我们按照这个能量推算,当时的地震应该在七级以上。

  鉴于庆州的特殊情况,我们地震局一直把庆州作为重点监测区域,这也是国家局在东海的一个重点项目。

  在这个地区,我们有一个中长期预警,主要是针对大型工程项目抗震设防进行的。根据地质活动规律和地震形成周期,按照国家局专家会商情况,在五十到八十年之内,庆州地区发生强烈地震的几率比较大!

  至于庆州近期的监测情况,的确有些异常,我们也就此进行了会商,并且上报给了国家局,但大家比较一直的意见,这一地区还是处于平稳期,不排除发生小震群的可能,但是发生强烈地震的几率非常小,还没有达到警械级别!”

  地震局官员的论断一出,韩秦禁不住摇了摇头,他们的分析判断水平真是落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大震迫在眉睫,他们竟然预测在五十年以后有发生大震的可能!如果政府按照他们这个研究结果,又一场人间悲剧马上就要发生!

  韩秦非常着急,却不能出面质问这位官员。现在是省委书记在听取工作汇报,省委秘书长也没有随便插嘴的资格,更别说他这个秘书了!原本想通过紧急召见地震局专家会商,让他们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能够给省委书记提供决策依据。没有想到这些官员竟然这么麻木,看来只好另想办法了!

  听了地震局负责人的汇报,李志华心中有数了,他们毕竟是这一领域的专业研究人员,具有权威性,肯定要比民间业余人员的论断更准确。韩秦把一位民间人士的预报那么敏感,有点过于谨慎了吧!

  张怀成发现省委书记沉思不语,省委秘书把他的汇报认真地记录下来,下意识地有了一丝不安。省委书记在除夕下午紧急召见地震局官员,不会是仅仅听到了一点传言,肯定是听到了非常有冲击力的风声,或者是从国家局得到了绝密资料!

  自己把事情说的这么死,断定庆州在最近不会发生强烈地震。他现在是代表东海省地震局向省委书记汇报工作,他的结论就是目前最权威的论断,肯定被记录在案,作为省委省政府决策的依据,而不在庆州设防。万一老天爷给开个玩笑,在近期真的在庆州给抖一下,他张怀成就成了千古罪人。

  张怀成对自己在这领域的水平很清楚,根本就没有什么过硬的理论指导,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理论都是假说,完全就是瞎子摸象。在这个领域,说起来根本就没有什么权威专家,大家都是处于同一水平线上,任何结论前面都有一个定语,那就是可能,说的难听一点,说了等于白说!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张怀成脑子紧急转了转,马上来了一个后手,及时下了一个补丁。

  抬头看看省委书记,张怀成诺诺地说道:“李书记,地震监测预报工作在全世界都是一个难题,我们对这一领域的认识还非常肤浅,突发事件更是层出不穷。

  对于庆州的情况,我们目前虽然没有监测到特别异常的数据,但也不应该掉以轻心,我们回去之后马上加强力量,抽调市县两级工作人员,在长假期间加大对庆州的监测力度,注意一切异常情况,随时向省委和上级部门汇报最新状态!”

  李志华见这位地震局的官员穿靴戴帽,把自己的报告弄得滴水不漏,禁不住微微一笑。你给我汇报了半天,没有一点可操作的东西,等于让领导做选择题,这不是等于白说吗,让我如何决策!

  扭头看看韩秦,李志华发现他的助手微微皱着眉头,就知道韩秦对地震局官员的汇报非常不满意,认为他们没有说到点子上!

  李志华不再理会地震局的官员,对韩秦说道:“小韩,你去把客人请来,让他跟两位专家交流一下,真理越辩越明吗!”

  听省委书记这么一说,地震局的两位官员顿时面面相觑,难道省委书记还请了别的专家,要与他们华山论剑?

  韩秦马上明白了省委书记的意思,轻轻答应一声,起身离开小会议室,到休息室去请张庆川,让他来会会两位东海地震权威。

  张庆川已经在休息室里坐了一个多小时,早已等的心焦气燥。看见省委一秘过来,连忙焦急地说道:“韩处长,省委书记下命令了吗?大地震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如果防震预警命令下得晚了,一切就来不及了!”

  韩秦无奈地一笑,这位老先生真是天真,大范围的地震预报非同小可,省委书记虽然权利很大,在没有得到充分证据的情况下,怎么会贸然发布命令。即便是发布动员令,也要上报中央,召开紧急省委常委会,让省政府来执行!

  韩秦郑重地说道:“张老师,省委书记已经听取了省地震局专家的汇报,他们的观点是庆州最近不会发生大地震。省委书记请你过去和他们切磋切磋,希望你不要有什么思想包袱,把自己的真本事拿出来。只有让地震局的官员心服口服,给省委省政府打报告,省委领导才能据此作出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