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公务员第六百六十一章:亲自上阵

  夫人话音刚落,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军人从书房里走了出来,金黄色的肩章上,两颗将星闪耀。

  韩秦虽然没有见过齐晓峰本人,却在报纸上见过这位副司令的照片。不用齐雅介绍,韩秦走上前一步,笑道:“齐司令好!”

  齐晓峰上下打量韩秦一眼,微微点头,说道:“小韩,你好,欢迎欢迎,我可是久仰大名啊。”齐晓峰没有客套,眼前的这位青年,颇有传奇性质。关于韩秦的情况,一半来自齐雅,另一半则来自军中高层。

  西北寻宝的时候,齐晓峰就知晓了韩秦的大名,就是这位青年,给国家找到了一个价值几百亿的宝藏。

  长城公司更是国内高科技领域崛起的一匹黑马,尤其在电子领域,可以说独步天下。韩秦领衔研制的新一代雷达,是我军防空能力迅速跃居世界前列。长城公司开发的导弹隐身系统,可以让我们的洲际导弹打到美国五角大楼,让美国佬有苦难言。

  韩秦淡然一笑,谦逊地说道:“齐司令过奖了,这句话应该我来说啊。对于齐司令的大名,才是真正的久仰。”

  齐雅莞尔一笑,说道:“你们两个就不要互相吹捧了,既然都久闻大名,那就说明有缘分。”齐晓峰瞪了女儿一眼,生气地说道:“没大没小,胡乱插嘴。”受到爸爸的批评,齐雅调皮地吐了吐粉舌,没有做任何争辩。

  对于这个宝贝女儿,齐晓峰也是既爱又恨。花儿一般的大姑娘,追求的公子哥排成队,硬是没有这丫头看上眼的,眼看着就要奔三,做父母的没有不着急的道理。

  白景明与齐晓峰是军校里的同学,通过白景明的途径,齐晓峰多少也知道了一些女儿与韩秦的暧昧关系。两人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这自然是夫人需要关注的问题。

  只是,根据白景明的意思,眼前的这位小伙子已经结婚,从女儿的神色中,齐晓峰也能够看出,这个丫头还是相当痴情。齐晓峰也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对于年轻人的事情,真的很难用自己的处世观点来理解了。

  齐晓峰热情地把韩秦让进书房,从桌上拿起军队特供白包烟来,自己拿了一只,随手又散给韩秦一支。有了这样的共同嗜好,就又多了一个交流的媒介。

  两人点着香烟,刚刚抽了两口,齐雅端着两杯香茶走进了书房。嗅了一下鼻子,抱怨道:“爸爸,你们就少抽一点吧,我这个抽二烟的都受不了。你曾经答应我要戒烟的,怎么一直没有行动。”

  齐晓峰憨厚地一笑,说道:“这段时间工作比较散乱,很费脑子。等过去这个敏感期,工作消停下来,我就开始戒烟。”

  韩秦淡然笑道:“齐司令,抽烟对身体危害还是挺大的,我看还是戒了好。我也一直想戒,只是控制不住自己。”

  齐晓峰微微一笑,说道:“小韩,在家里就不要怎么客气了,你不必称呼我什么司令,直接叫齐叔叔就可以了!”

  齐雅插话道:“韩秦,到了我家就不要拘谨。齐副司令看着挺威严的,其实很好相处,尤其是对你这样的优秀青年。”

  韩秦微微一笑,说道:“谢谢齐叔叔,我就不客气了!”

  齐晓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稍一考虑,说道:“小韩,今天早上的时候,齐雅已经把你的计划大体上说了一下,我对你们的这个计划很感兴趣。

  给对手设套,虽然没有什么新奇,要想取得预定成绩,毕竟需要一点创意。可以这样说吧,在台岛军情部门的档案里,我是有名的强硬派,不大可能被他们列为发展目标。你有多大把握,认为台岛军情系统会来咬饵上钩?”

  台海军事演习泄密,让大陆方面非常尴尬。齐晓峰对泄露军情的败类非常痛恨,希望能偶早一天把这个军中败类给揪出来。只是非常可惜,国安和军情系统的工作非常不给力,至今美誉任何进展。

  按照齐雅透露给齐晓峰的计划,韩秦准备让齐晓峰作为诱饵,来引诱台岛军情局高级连略人员露面,借以挖出军事泄密分子。

  齐晓峰自然清楚自己的身份,从共和国主力集团军晋升东南军区副司令,掌握的共和国军事机密不计其数。如果台岛军情系统想策把他策反,必须出面高级联络员,顺藤摸瓜挖出军事演习泄密分子,不失为一条很好的思路。只是,台岛军情系统有这么大的胃口,有胆量来碰这个钓饵吗?

  齐雅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韩秦身上,这也是她最关心的问题。如果韩秦不能说动齐晓峰,没有齐服饰灵的配合支持,计划只能是空中楼阁。

  韩秦稍一考虑,说动:“齐叔叔,俗话说难能可贵。因为难能,所有才可贵。齐叔叔这个位子,对于台岛军情部门来说意味着什么,肯定不言自明。

  如果他们能够把齐叔叔给拉过去,仅仅齐叔叔提供的情报价值,就等于在台海对面布置一个集团军的防御力量。有些军事机密,可以决定一场战争的成败,更是无法精确判断具体价值。

  现在正是敏感时期,台岛军情部门如饥似渴地收集大陆的军事信息。在这个极其微妙的时刻,如果齐叔叔你呢够故意露出一点破绽,我坚信,台岛军情部门绝对不会错过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齐晓峰点点头,韩秦说的很有道理,利用一切手段收买对方高级军官,一直是台岛军情部门坚持不懈的手法。齐雅在国外工作的时候,台岛军情局就非常舍得下血本,极力对齐雅进行拉拢腐蚀,企图借机接触齐晓峰。

  深深吸了一口烟,齐晓峰说道:“小韩,你也算是半个特工人员,应该非常清楚,台岛军情局系统之所以能够在大陆活动几十年,的确有过人之处。别的暂且不论,他们的工作非常细致。

  按照我们内部的资料,岛军情系统对于我军所有师级以上军官,甚至某些旅团级军官,都有详尽的资料,血型、星座、家人朋友情况应有尽有。

  我在军中虽然算不上平步青云,也算的上一番方顺。在我这个年龄的军人当中,晋升中将军衔的,全军绝对不会超过三个人。

  一个前程不限量的高级军官,有什么足够厚的理由,让他背叛自己的国家,给台岛军情系统充当间谍?

  如果不能让人信服地回答这个问题,这个套就毫无意义。台岛军情局一眼就可以看穿,这是挖坑让他们来跳。”

  韩秦一听齐晓峰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就知道齐晓峰已经深入地研究了计划,现在开始对细节就行严格修饰。

  韩秦扫了一眼齐晓峰,神秘地说道:“齐叔叔,很多时候,在进行某项活动的时候,并不需要一个十分充足的理由。

  对于这个问题,我用八个字来概括:身不由己,越陷越深。齐叔叔自然没有任何理由背叛国家,但是你却不能保证你的家人、朋友都有这样一种心态!

  按照我的计划,齐叔叔一开始被朋友利用,导致军事秘密外泄。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前程,齐叔叔没有选择向组织交代,而是私下自己想办法挽救……就这样一步一步走上了不归路,成为台岛在大陆地区最高级别的间谍。”

  听了韩秦的介绍,齐晓峰赞许地点点头,这个设计还可以,没有违和的感觉。韩秦考虑的的确非常实际,很多人走上不归路,就是因为身不由己越陷越深,已经难以自拔。

  齐雅一看爸爸同意了韩秦的行动方案,连忙追问道:“韩秦,你打算怎么具体实施?”

  韩秦轻轻一咧嘴,最初制定这个方案的时候,原本想让齐雅出面,让台岛军情部门首先收买住齐雅,进而接触到齐晓峰。

  到了齐副司令家里,韩秦又临时改变了注意,决定不让齐雅在前面开路,而是自己披挂上阵,首先接敌。

  台岛军情部门要收买拉拢一个人,无非就是金钱、美女两个绝招。齐雅本身就是一个绝色大美女,对付这样的尤物,只有使用美男计,让小白脸上场。

  韩秦一想到这一点,就感觉浑身不舒服,心里酸溜溜的。韩秦最后拿定了注意,还是自己来领教台岛军情系统美女的威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