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傲第0029章 以己度人

  余则成立刻坐下,借助这个气团之威,开始按照血罡诀运转炼血锻体,这次有这个气团的帮助,真元充足,余则成开始了自己炼血锻体的修炼。

  这个气团就像无穷无尽一样,余则成体内的血能无限增加,慢慢的融于自己的血脉之中,和自己浑身的鲜血融合,化作一种奇异的能量。这种能量会悄无声息的改变他的血液,改变他的体质。

  就这样痛苦与快乐并存,余则成的血液慢慢凝变成紫色,这紫色恐怖异常,余则成的血脉在这紫色血液的冲击下,开始变化,杂质排除,血管加固,血液净化,无上增强。他在无限的强化自己的血脉,这个过程足足一天一夜,身体达到极限,才算完工。完工之后,血液又一次化为正常的血色。五变算是完成第一变。

  余则成收功,才发现已经一天一夜以后,那个奇异的真气团还在,不过小了一点,身体有一种说不出的清爽感觉,状态好的没话说,有一种无以言表的痛快。

  余则成有一种清新舒服的感觉。这大概就是血脉增强的感觉,但是现在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变,看来需要时间慢慢发掘。

  醒来后余则成发现,弟子们都在外面等待,这种修炼一天一夜的事情,其他高手也遇上过,余则成传说掌握仙法,那就更是正常了。

  修炼不是一朝而成的,过于急躁会拔苗助长,不是好事,再说了地盘事情繁多,自己必须回去坐镇。余则成辞别家人,带领手下弟子返回山竹城。

  回归山竹城,在进城的一瞬间,余则成突然有了一种感觉,这个山竹城才是自己家,临海城虽好,可是不是自己的地盘啊。

  进入城中,一路上策马前行,无数人对着余则成指指点点,议论的声音不断,都在称赞他是少年英雄。行人为他们让步,商铺老板向他们抱拳行礼,路过的少女含羞的看着他们,着一幕幕让人有种说不出的爽快感觉。

  走着走着,突然余则成发现周围三丈远所有的一切全部清楚的放映到他的脑海中,所有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自己全部知道,一切尽在心中。这可能就是第一变炼成带来的好处,这大概就是传说的神识吧。

  可惜这个感觉只有不一会的时间,就完全消失了,但是余则成能够感觉到,只要自己持之以恒,五变大成,这个感觉将成为自己的第六感官。

  回到据点,进入山门,里面传来“呵呵”的练武声,只见伤病初愈的弟子都在演武场修炼武功。马天宇看到余则成回来,急忙过去,结果马缰绳,迎接余则成下马。

  马天宇说道:“扛把子回来了,这几天把兄弟们威风屁了,到那里都有人让摆龙门阵,到那里吃喝玩乐都是免费,给我们哥几个相亲的都快踏破了门槛,真是太威风了。”

  余则成一笑,说道:“好,这是应该的,这是咱们兄弟那命搏的。”

  说完进入大堂,都游子在那里等候,看到余则成过来使了个眼色,说道:“那两个家伙已经摸清楚在那了,果然是谭二郎派来的卧底,他们都在谭二郎的秘密据点中隐藏,具体的位置已经搞到了,今晚动手吗?”

  余则成点头,说道:“今晚你和勾连三鹰去,霖叶红和付刚给你们掩护,都蒙面把他们都给我抓回来。”

  都游子点头,又说道:“最近两天有好多老兄弟想要拜入咱们这里,大哥我们收不收啊?”

  余则成回答道:“收,不过要能上阵杀敌的。如果有真才实学的也要。”

  都游子说道:“可是人多了,例银怕是要……”

  余则成说道:“这你不用担心,谭二郎对我不薄啊,卧底连连,我怎么也得报答他一下啊,他的地盘留着也是浪费,还是交给咱们兄弟替他看守吧。”

  余则成又说道:“另外这个税额也不是很合理,我们完全可以微调一下,其实还是有很多上升空间的。足够养活我们兄弟了。”

  都游子点头,最后说道:“对了,最近有兄弟说有人看见魔礼青了,大哥你要小心他一下,此人是野狼帮魔家高手之一,怕他要刺杀你,再去胭脂楼要万分小心了。”

  余则成一笑说道:“刺杀也是刺杀石天云,冤有头债有主,刺杀我做什么?”

  都游子迟疑了一下说道:“杀魔天狼的是白何惜,他可是你大哥,不刺杀你刺杀谁啊?”

  余则成不由得哑然。算了吧,这两天先别出门,等火符吸收完能量,再到胭脂楼潇洒去。

  就这样半夜三更,霖叶红等人偷偷的出发,前往谭二郎的山门,余则成在家等候,一个时辰以后,那两个叛徒就都抓了回来。

  可以说过程无比的顺利,回来之后,余则成大喜,但是发现霖叶红等人面上带着疑虑,好像个个十分的疑惑。

  霖叶红说道:“大哥,事情不对头啊,我们到了谭二郎的地盘,虽然外面一切正常,可是里面却一个人也没有,不知道谭二郎的手下都去了哪里。”

  现在所有人全喊余则成大哥,在他们眼中都无视了余则成的真实岁数。

  都游子也说道:“本来我们分舵的两个高手都投靠了谭二郎,我以为遇到他们会是一场大战,谁知道一个人也没有,兵器库也是空的,种种痕迹表示,这人都出去执行任务了,难道山虎分舵有行动?为什么瞒着我们呢?高师爷去到刘胡子那里刺探去了。”

  余则成一听也是一疑,不一会高峰姗姗归来,说道:“扛把子,我回来了,已经确定山虎分舵绝对没有任务,谭二郎他们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余则成沉思了一会,说道:“明天你们都出去访亲问友,找找以前的关系,一定要探出谭二郎做什么去了。

  这三个家伙都抓回来,明天新弟子招收,就按帮规处罚他们,三刀六洞,绝不含糊。”

  众人一一退去,这时马天宇出现,看着余则成想要说什么,余则成看了他一眼,说道:“有话你就说。”

  马天宇说道:“这些人里,刘小光不是卧底,他真是害怕了逃到家里,躲了起来,大哥明天处罚他,他的家人想今夜见见他,为他送行,你看可以吗?”

  余则成说道:“他身为猛虎帮弟子,就要有为帮中战死的觉悟,拿了钱就要办事,临阵逃脱,帮规不容,明天必须三刀六洞,家人要看看就看看吧,你带他们过去,对了今夜给他们三个做点好吃的,明天就上路了。”

  马天宇突然跪下,说答:“大哥。他是家中独子,有四个妹妹,父亲残疾,他怕自己战死后,家人无人赡养,所以才逃走的。他和那两个败类不一样。

  求求你了,大哥,饶他一命吧,他要是死了,他家就完了,我和他从小认识,他从小就拼命干活,想要养家,他不是黑道中人,是我鬼迷心窍,看到做弟子例银很多,拉着他过来的,求求大哥,给他家一条生路吧。”

  马天宇求情之心表露无疑,余则成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说道:“帮规是三刀六洞,规矩不能破,此刑必受,但是没有规定必须犯人死亡,明天你来掌刀吧。”

  这话一说,顿时马天宇明白了什么意思,立刻给余则成跪下磕了一个头,说道:“这是我替阿光一家感谢大哥。”

  余则成丢过去十两银子,说道:“自己看着办,别太假了,另外让他们一家离开山竹城,我不想在看到他们,免得兄弟说三道四。”

  说完低头不语,马天宇站起离开。

  余则成长叹一声,明天二个生命就这样的将终结,自己手上可以说血债累累了,但是自己必须走下去,这个刘小光他不是卧底的叛徒,只是胆小怯懦而已。在某种程度上和自己十分相同,都要养活一家人,辛辛苦苦的挣扎奋斗,就是因为这一点,以己度人,希望将来也会有人这样对待自己,所以自己才想饶他一次吧,马天宇为人义气,就算收买他的人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