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傲第0644章 天魔之密 朋友反目

  余则成很是纳闷。他们在看什么,突然间想起,当年自己在离开仙秦遗迹时,曾经在那仙秦遗迹中留下自己的大名,难道他们看到了自己当时留下的名字,所以才会如此。

  这念头一起,顿时余则成心中一动,八成如此啊,他们是破败大哥的朋友,但是不一定是我的朋友,仙秦遗迹中的宝物耀人眼,难道他们见财起意?

  余则成顿时心中一动,怕是如此,他正要苦思对策,猛然身边有一人坐下,坐在他的身旁,微笑的看着他。

  那人坐在此处,自然无比,余则成一桌的成蓝、骨伦齐纹等人,就像没有看到她一样。

  余则成回头一看,顿时诧异无比。此人正是天魔之主珈蓝。她还是那么的美艳动人,不过这次的打扮是女扮男装,头戴书生巾,手拿折扇,这俊俏的打扮,更是让人垂涎,更显三分美色。

  她神色娇懒。皮肤白嫩似玉,五官精巧,尤其是那双顾盼神飞的眼眸,在她淡淡笑来之时,从容随意,自有一番笃定端庄的上位之威。

  她微笑的看着余则成,说道:“还记得我们那时的约定吗?我事情都办完了,我们走吧。”

  余则成看着珈蓝,说道:“你要去什么地方,非得让我带路,你有什么地方去不得?非要用我带路?”

  珈蓝说道:“大自在天,五千年来或许别人也去过,不过就你一个人活着回来。”

  大自在天?顿时余则成想起了那阿婆惧罗魔神,想起了那一个个圆形世界,想起了那无尽的美梦,他使劲的摇摇头,他实在不想回到那个地方。

  珈蓝缓缓说道:“天魔之主,降临人间,我这天魔之主乃是当年入魔七年,在六道轮回沉沦千年,经千万之战。击败无数天魔,才得成天魔之主,返回人间。

  天魔之主在此苍穹世界想要飞升仙界,或者返回魔界为皇,只有三种大法,才能飞升。

  第一种就是无相天魔之术,化身无影无相,与这天地同化融合,我既是这天地,天地既是我,然后在破而后立,胎生于天地,死中求活,借以飞升。

  第二种就是域外天魔之术,不断的勾引域外天魔到此,吞噬它们,吸收它们的力量,积攒天魔之力,天地厌恶,原力排斥,借以飞升。

  第三种就是就是大自在天魔之术。那就是要找到大自在世界,融入其中,在脱出其中,成就大自在无上天魔,飞升离开此界。

  这三种大法,第一种融合天地,天地一体,很容易迷失本身,忘乎所以,最后被天地同化,千魔活一。

  第二种吞噬域外天魔,虽然这种大法十之八九,必可成功,但是会因为吞噬域外天魔的增加,身心全部改变,变成那域外天魔,奇丑无比,其心疯狂,我所不欲也。

  唯有第三种,最安全,最方便,但是那天魔潜入大自在天之路,已经被封死,很难进入,却又是最难的。

  没想到你竟然能够进入大自在天中,还安全的返回,所以闻到你身上的大自在天的味道,我差一点就疯狂了,所以你是我的。你必须带我前往那大自在天。”

  天魔之主珈蓝缓缓的,一句句的对余则成如此详谈,说的清楚无比,将天魔之主的飞升之法全部说出,她如此这么详细说明,可见此事对于她的重要性,换句话说,她对于这件事势在必得,不可有半分违背,所以才会如此说。

  余则成吸了一口气,说道:“好的,没问题,我带你到大自在天中,不过我有什么好处?”

  天魔之主珈蓝回答道:“你想要什么好处?我都要离开此界了,在大自在天中成功我就会飞升,失败我永远不会回来,所以你要什么,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余则成说道:“你走了,我小妹怎么办?”

  天魔之主珈蓝说道:“这个你不必担心,我的一切都留给了她,她驾驭他人之术,可比你强多了,绝对没有什么危险。不过你妹妹心高气傲,爱求捷径,怕她自己坚持不住苦修,她也许会走我的老路,入那六道轮回,誓成天魔之主。”

  余则成顿时一惊,说道:“不可以,不能让她……”

  天魔之主珈蓝说道:“你妹妹是自由的,她不会被我束缚住,也不会被你束缚住,不会做你我的傀儡。她的人生由她自己选择,你我只能做到给予她最大的帮助,其他的就是要靠她自己了。”

  这傀儡的话语,余则成突然觉着熟悉无比,当年自己就是如此对爷爷说的,当年自己的父亲就是不想被爷爷控制人生,愤然离家,自己也不想被爷爷控制安排,那反过来妹妹也是如此,她不会听从自己的安排的,她有她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信念。

  余则成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语,珈蓝说道:“你啊,先不要考虑你妹妹了,先考虑你自己吧,你的破败大哥快要众叛亲离了,这就是能共患难,不能共享福,他们一起进入了仙秦遗迹,兑换诸宝,现在开始分赃不均,有人要拿你说事,借以挑起事端。”

  余则成说道:“你怎么知道他们进入了仙秦遗迹?”

  天魔之主珈蓝回答道:“我一直在跟着你,保护你,免得我的进入大自在天的钥匙丢失。

  那天地波动传来,我就瞬间过去,正好看到他们七人合力收取那仙秦灵引,七个元婴一起出手,将灵引瞬间收取,所以只引发一次天地异象,真是好算计,配合恰到好处,不引发任何意外。

  我知道这破败是你找来的,所以我没有出手抢夺灵引,让他们到此为你助阵,一路倾听他们的谈话。我才知道原来你也进入过仙秦遗迹。

  那九霄真君、谷山真君、七元真君打算让你交出仙秦遗迹中得到的宝物,破败真君、孤岚真君、听白真君、水润真君四人不同意,他们正在谈话,马上就要谈崩。

  其实他们为的不是你身上的仙秦宝物,主要是那仙秦灵引在九霄真君的手中,那仙秦灵引乃是仙秦九十九天地法印的智慧之印,可以说乃是最好的先天法宝,这次他们得到了祭炼之法,不能共富贵,分赃不均,想要散伙,各奔东西,所以以此为借口。

  你那破败大哥,最讲究义气,他们以你为借口,逼他反目成仇,这样就破了开始他们立下的誓言,九霄就不必交出仙秦灵引。”

  余则成心中渐渐的认同了珈蓝所说的话语,听着珈蓝那磁性的声音,看着她那距离自己不到半尺的娇嫩面容,突然间余则成心中有了一种冲动,这冲动来的很快,他猛的在珈蓝的脸上亲了一口。

  这一口亲完,余则成顿时一呆,自己竟然没有控制住自己,不对,这不是自己没有控制住自己,这时一种诱惑,天魔之惑。

  珈蓝对余则成一笑,这一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她说道:“你真的喜欢我吗?不过不重要。有熊飞升时,我说过,我要给你生一个孩子,你还记得吗?”

  余则成点点头,珈蓝继续说道:“我天魔之主如果飞升,必须不亏欠这天地,这样才能顺利。你将我家血脉最后一人李大官人刺杀,所以你必须偿还血债,但是我还有求于你,你对我又有恩,不能恩将仇报,所以我想出一个不亏欠这天地之法。

  我给你生一个孩子,你也补偿了当年做下的做事,杀一人生一人,这样我家的血脉就延续下去,我也不欠你什么。”

  这话说完,余则成傻傻不已,这时什么逻辑,难以相信。

  突然天魔珈蓝一皱眉,看向远方,说道:“事情大发了,来了好多的人啊。”

  余则成刚想询问,那一边主席台上一声轰鸣,一道光芒飞起,破败真君和九霄真君彻底决裂,双方话不投机,动起手来。

  九霄真君、谷山真君、七元真君三人位于一边,破败真君,孤岚真君、听白真君、水润真君四人在一边,双方立于空中,彼此相对,气势狂飙。那九霄真君喝道:“破败大哥,你真的为了他,不顾及我们多年的感情吗?宝物有德者居之……”

  破败骂道:“呸,我怎么交了你这么个白眼狼,你心里想什么我不知道吗?你就是想霸占那东西,还找这个借口。”

  九霄真君说道:“破败大哥,这破誓的痛苦很难受吧,不过不要怪我们兄弟。凭什么让我交出东西,这是我找到的,我是开门者,你们不过是借我的光才能到此,凭什么分给你们。”

  水润真君说道:“九霄,明人不说暗话,进入之前,大家立过契约之誓,那东西属于大家的,我们轮流看管,你刺激破败大哥,就是为了让他破誓吧”

  九霄真君说道:“对就是如此,我就是逼破败破誓,别把他想的那么够义气,他也是被自己的功法所困。现在多好,契约之誓是他最先违背,那东西就是我得了,不但他是我的,我还要再这个小子身上把他的宝物也要抢来,宝物有德者居之,这都是我的。”

  说完,他盯盯的看着余则成,双眼中全是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