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真解第102章 合同(一)

  第二天,蒋楠便跟着林菲一家回到位于一中的居民区,好在房间还是有多余的,原来的书房收拾一下,里面的沙发被林菲和林建国一起拖了出来。

  清晨的光线很充足,不过没有阳光,只是多云的天气。书房里,林建国,蒋凤,林菲林攸都在,蒋楠站在一边。

  “书房空间不小,给楠楠做卧室正好。”林建国指着刚才拖出沙发留下的位置。“这里一会儿我们去给楠楠买张单人床。放这儿刚好。”

  “楠楠昨天睡好了吗?小攸一向睡觉都不老实,喜欢乱蹬被子。”蒋凤温和的问蒋楠。

  “没有啊,我睡得很好。”蒋楠微笑着回答。倒是边上的林攸忍不住打了个呵欠。两眼下边隐隐多了点黑色。看样子反而是她没睡好。

  林攸看着微笑着的蒋楠,忽然上下打量起来。

  “其实仔细看起来,还算漂亮,底子不错。虽然比起我来说还差了些,但也算中上。就是打扮不怎么样。”她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注意起这方面来。不过脑海中瞬间闪过昨天林菲微笑着揉揉蒋楠脑袋的情景,心底顿时泛起一股不爽的情绪。

  其实她也不是没有幻想过有个疼爱自己的哥哥,能够像那样揉着自己的脑袋,温柔得如同阳光般温暖。在无助的时候可以有所依靠。伤心的时候可以得到包容。任性了他会无声的满足自己的任何要求,发小脾气时他会温柔的看着自己微笑。可是现实是残酷的。林菲不光不会包容自己,还老是针锋相对,成绩差,没存在感,小气,还一点也不会为自己着想。只顾着自己。而且说话也很刺人。

  “虽然……虽然现在好像稍微好些了。”林攸扫了一眼边上的林菲。窗户的白色光线印在他的侧脸,林菲似乎发现她在看他,微微侧过脸冲林攸轻轻笑了笑。光线下,笑容柔和得如同棉花一般洁白柔软。

  林攸脸颊微微一红,不知道为什么,主动扭过头去,怀里的黑猫正在打着呵欠,突然被她狠狠揪了把。

  “喵!!”菲尔浑身汗毛直竖。

  “你这死猫,我说怎么感觉脸发热,肯定又是你搞出来的事!”林攸在心里狠狠道。

  “你自己脸红关我什么事?”

  不过菲尔倒是没有生气,反正它被揪,林攸也得疼。它原本是准备打瞌睡的,突然被林攸揪了把,顿时发现异常了。猫眼在林菲和林攸之间瞟了瞟,似乎发现了一点什么。

  “林攸,你又傲娇了。”

  林攸脸一黑。

  “小攸,怎么精神不大好?你去好好休息一下吧。”却是蒋凤注意到了林攸的脸色。

  “就算自己不屑一顾,但是当看到别人抢走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时,任谁都会心里不舒服。”菲尔的声音继续道。

  “要你管!”林攸忽然道。

  蒋凤一脸愕然的看着女儿,一时间还没搞清楚是什么回事。

  林攸却是反应过来,知道自己没注意居然直接说出声了。顿时大急,连忙靠过去拉着蒋凤的手连连道歉。撒娇装可怜经典招数全套上演。

  边上的蒋楠眼中闪过一丝羡慕。马上又转为落寞。

  林建国在将书桌上的书本放到书架上。全部弄完后拍拍手。

  “好了,楠楠和我一起上街看看床吧,争取今天就买了运回来。”

  “不用的,我都说了我睡沙发就好了。”蒋楠连忙摆手道。

  “这怎么成!女孩子家要对自己细致点才对。”蒋凤插话道。

  蒋楠推却了一会儿,见大姑姑大姑父还是坚持,只好将眼光投向身边的林菲。她和林菲从小就关系很好,这点所有人都知道,突然到了陌生的环境,自然是第一个想到最熟悉关系最好的人作为依靠。

  “菲菲哥陪我一起去吧。”蒋楠小声问。

  林菲原本今天是接到陈晨的电话,要去找好地址了的公司一趟。但是看到蒋楠眼中的一丝哀求,便点点头。

  “那一起吧,顺便今天就给你把工作定下来。免得夜长梦多。”

  林建国有些担心道:“会不会太麻烦人家小玲了。就算你们关系再好,老是麻烦人家也总是不好。久了也会生分。”

  他把这事当做是小玲帮忙了。

  “爸,不关小玲的事。我前段时间不是说过我参加了剑道爱好班吗?现在开班的那家健身会所决定把这一块单独划出来作为独立剑术社运作,我又是里面剑术最好的学员,所以会所决定让我做日常教习。还给了我一个名额指定一位剑术侍应。所以我才这么有把握。”

  “有这么好?人家日本剑道不是说要有段位要求的吗?”林攸马上拆台。

  “我们学的不是日本剑道。”林菲解释道,“而且就算是日本剑道,段位和实战能力也不是正比的。因为评段时必须要在前一个段位上停留多少年才能获得参与下一段位评测资格。那些高段位七段八段什么的都要三四十岁了。不到年纪就算你再有实力也没资格评。”

  “是这样的吗?”林攸一脸不信。“那你们学的什么?剑道不都是指日本剑道么?”

  “我们学的正统的华国剑术。”林菲笑着解释,这也是事先他预想好的托词和掩护。“日本剑道说穿了其实就是刀术的变种,所以日本剑也可叫日本刀。而华国剑术才是正经的剑道,或者说是剑术。”

  “就是那些电视上经常表演的,什么什么剑术表演赛,那些小孩子转来转去的东西?”蒋凤疑惑道。她说的是电视里的表演性质剑术赛。

  “也不算,我们应该算是国术的一支,是可以实战的剑术,不是那种表演的套路。”林菲继续解释。

  “那种,有人学吗?”林建国皱眉道。

  “有啊。”林菲笑着说。他指了指自己。

  ……

  林建国去取了些钱后,便带着林菲和蒋楠往最近的家具城去了。

  到了家具城一楼,各式各样的床密密麻麻的摆了一大片面积。几乎都是私人工匠加工的,每个点都有各种类型的床。木质的,铁的,钢丝网的等等等等。

  本来是想让蒋楠自己选,不过在两次都选了最便宜的种单人床后,林建国放弃了让她自己挑的打算。选了一张价格中档的木床,花钱让人运到家。

  “我带着楠楠先去安排好工作吧。”林菲知道蒋楠自尊心极强,若是早点有自己的收入,她也会好过很多。

  果然,蒋楠马上点点头:“那样最好了,我也想早点工作。”

  林建国见她本人也同意,倒也不好说什么。“那我等着他们拉床的人一起回去。菲菲你多照顾点楠楠。”

  “知道的。”林菲点头道。

  林菲蒋楠两人离开家具城,找到去桃源路的公交站牌,便站在下边等车。

  没有了林建国,蒋楠却是主动向林菲靠近了些。看着前边林菲的背影,蒋楠仿佛感觉那就是自己全世界唯一的依靠。周围无数的陌生人,只有唯一的熟悉,她不由自主的想要更加靠近他。

  “怎么了?楠楠。”林菲忽然转过身疑惑道。

  “没,没什么。”蒋楠低下头小声道。

  到了桃源路,林菲领着蒋楠进了街角的一栋单独的大楼,这里是以鲲鹏会所的名义单独租用彩虹集团来作为公司地址的。剑术社的区域是第二层到第四层。一个巨大的黑色牌匾悬挂在第二层到第四层的位置,黑底白字的写着‘剑术社’三个大字。龙飞凤舞,很有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