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真解第104章 龙武(一)

  和袁永龙定下合同后,林菲作为投资者的身份和他详谈了一次。大致得知了他家中的情况。

  袁永龙作为练了一辈子剑法的武者,本身实际上没有其他技能维生,在此之前他是在工地里干体力活。靠一点点微薄的工钱维持生计。早年时期还算漂亮的妻子便直接和他离婚了,跟了她一个发迹了的同学。留下两个孩子龙凤胎让袁永龙抚养。好不容易把两个孩子带大,袁永龙是再也没有将家传武学传下去的念头了,以他现在的情况就已经这么困难了,自然不希望孩子长大后还和他一样。不过事情峰回路转,一次无意中的遭遇让他结识了费老的徒弟,他也第一次作为民间高手进入了真正的武术圈子。就在这时候林菲找到费老要人作为剑术社教习,就直接把他介绍过来了。

  两人坐在会客室,林菲让杂物人员泡了两杯绿茶过来,刚刚从烧开了的饮水机里倒出的热水冲进茶叶里,马上蒸腾起一阵白色的雾气。两人面前一人一杯,袅袅的热气不断向上冲起。

  “那您先前说您收过徒弟?”林菲问道。坐在沙发上身体微微前倾。

  “是啊,先前以为自己可以靠练了多年的把式混饭吃,不过馆子还没开上两个月就关了。实在是入不敷出啊。”袁永龙叹口气道。“这几个徒弟是当初收下的一心想要练剑的好苗子。”

  “那不如您马上就打个电话,让他们都过来,干脆今天就把合同安排好算了。就是您的那些徒弟不知道家境工作如何?愿不愿意过来?”林菲端起绿茶轻轻吹了吹。

  “愿意愿意!”袁永龙脸上忍不住露出欣喜,“他们家境也都不好。这年头,真的有钱人家孩子哪有这毅力……额,我不是说你啊。”袁永龙话没说完似乎就意识到了自己面前这位就是有钱人家的子弟。连忙止住话头。

  “没什么。我家里也不算有钱,这剑术社是挂在我干爷爷旗下。”林菲毫不介意。“其实您说的也有道理,现在物质条件好了,生活好了,自然也没什么人愿意习练这些没什么用处的国术了。一方面是毅力问题,一方面实在是热武器太厉害了,你练得再好也敌不过枪炮啊。”

  袁永龙脸色微微黯然。想要反驳,却也知道林菲说得是实情。

  两人再随意聊了几句,袁永龙却是有些坐立不安,先前他就迫不及待的给孩子和徒弟打了电话。让他们先过来一趟。算算时间和距离,现在也差不多到了。

  “既然我也要向你学习剑术,那么从现在起您就是我的老师了。”林菲微笑着端起茶。

  “不敢不敢。”袁永龙连忙也端起茶。

  “不知道您还认不认识其他有实力的民间高手。我们剑术社虽然名义上只是练剑,但对于真正的高手是来者不拒。现在我华国国术式微,若不重振旗鼓,将来怕是连国术这个词也只能从资料里面找了。”林菲恳切道。

  “这个,我一直是一个人,和其他也没什么接触……”袁永龙不好意思道。

  “既然没有那就算了。以后有时间慢慢找。”林菲微微有些失望。原本他划分剑术社只是为了自己练剑,但现在居然无疑中能够挖到这么一个国术高手,却是意外之喜,他倒是有了一个念头,汇聚国术高手与一堂,相互交流学习,建立一个强大的独立组织,一个属于他自己一个人的组织。

  对于未来,那个前世击杀自己的红色长发异能者,他也已经拜托西斯去收集所有有这个特征的男异能者资料了。尽管非常不想和西斯那个变态接触,不过现在在欧洲美洲方面他完全没有情报渠道,社里的资料很多都是残缺保密的,而且申请起来很麻烦。而对于林攸,其实力林菲也大致有所了解,虽然没有过度关注,但想来F级是有的。他无意去改变林攸的道路,未来变数太大,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影响,这对于之后的局势把握自己才能占据优势。

  自从燕十危机解除后,林菲真正切切的看到了强者和弱者的根本区别。在他看来,强如燕十实际上也算不得真正的强大。他的弱点太明显。

  强大,不光是要实力,自身的心灵也要达到必须的层次。任何人都有弱点,区别在于强者会把弱点深深掩藏在最强一点之下。弱者如同羔羊,无论身心都只能是任由强者践踏。全人类明明都是同样的身体结构,相差不大的身体素质,为什么不同的人用这具同样的身体,自身的实力却天差地别?

  林菲蓦然想起一句话,他不记得是哪位强者说过的。

  没有人能束缚我们的脚步,除了我们自己的心。

  ……

  等到袁永龙的徒弟和子女赶到时,已经是一小时之后了。三个男子两个女子总共五名年轻人接连走进会客室。他们身上穿着打扮都很朴素,但都很整洁。看上去年纪都在十几岁到二十岁的样子。

  袁永龙站起身,目光扫视一遍整齐站在自己面前的亲人,两个孩子乖巧的站在最右边,一米五的身高都一样,胖瘦也一样,面容都秉承了妻子的漂亮脸蛋,不同的是一个扎着马尾辫,一个短发。他们身上都穿着红白相间的校服,看上去并不是在本市上学。

  另外的三个徒弟则是整齐的灰布练功服打扮,练功服上隐隐能够看到一些地方颜色不一,显然是用其他颜色相近的布料缝补多次。两个男生,看上去最左边的那个要成熟稳重一些,另外一个要稍显跳脱一些,但都算是五官端正,不算丑,那个唯一的女徒弟则是相貌清秀,眉目间有一丝淡淡的化妆痕迹,看上去一些打扮的细节上也有些小太妹的感觉。但此时却和其他两人一样面色严肃。

  “师父!”三个徒弟整齐的喊道。

  袁永龙指着自己身边站着的林菲道:“这位……”他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介绍。

  林菲自己主动站出来。“大家好,我叫林菲,对袁师傅的剑术极为仰慕,刚才已经得到师父的允许,教导我龍意剑术。”

  三个徒弟一听,马上便清楚了林菲的身份——富家子弟,吃不得苦的娇生惯养,估计是看到师父的剑术超绝,想要学了去耍帅而已。三人中,除了那个成熟稳重一点男生外,其余两人眼中都闪过一丝轻视。这样的事情以前袁永龙也收过几个,都是吃不了多久的苦,就受不了回去了。

  袁永龙虽然也是一般想法,但好歹林菲也是这里的类似老板的存在,起码直到现在来看,这里的其他人都听从这个年轻男生的指挥。所以就算心里不在意,表面上也要尊重人家。

  “从今天起,林菲就是你们的大师兄了。都叫大师兄!”袁永龙心里一动,一个念头马上脱口而出。

  林菲一愣,他倒是没想到袁永龙会有这个主意,这是把他事先套牢啊,就算他只是吃不得苦的富家子弟,当了这声称呼,以后若是真的退出了,碍于脸面上也会对他们多加照顾,这一声称呼就马上代表了他和眼前这师徒四人之间多了一个不同的较亲密关系。

  三个徒弟似乎都没反应过来,倒是那个看上去比较跳脱的男生迟疑了下,马上就反应过来,对着林菲就是很恭敬的喊了声大师兄。

  另外两人都还没转过弯来。那女生似乎有些不服气,张嘴正要说话,但却马上被稳重一些的那个男生拉了把。

  “小云!”

  “大师兄,他凭什么……”这女生正要说话。但马上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终于还是咬咬牙。和身边的男生一起叫了声大师兄。

  林菲微微摇头,看向最后这个稳重一些的男生,目光顿时不一样了。能够表现得如此沉稳,心思也不算很差,看上去在几人当中似乎也很有威信。很受师弟师妹尊敬。想来实力应该不差。

  “这是个好苗子。”几人中,让他印象最好的就是这位原本的大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