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真解第130章 林攸(一)

  在车里由冯标主动负责安排了一下住处。地方是个名叫西风酒店的地方,看上去条件很不错。尽管从外表上看去很像是某种纪念馆……

  “这是我自家人开的酒店,既然是林菲来了,大家随意随意。无论住宿还是吃喝,我全包了!”冯标站在门口大声指着酒店道。引得周围路人纷纷注目。

  “这不好吧?”蒋楠扯扯林菲的衣服。小声道:“我们还是自己花钱吧。”

  “没关系。”林菲笑着道,他却是知道冯标巴不得自己真的承他的情,他也无意拒绝。

  听到林菲也这么回答,蒋楠也不好说什么。

  双儿一直面无表情的跟着林菲,小手片刻不离林菲的手。林攸则是抱着黑猫静静跟在林菲身后。偶尔走一下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几人跟着冯标进了酒店,阵势还是很有些引人注目。冯标似乎在这里有很高的威信,刚刚下车就看到一行身穿西服正装的人主动迎了上来。面色恭敬有礼。冯标小声和他们吩咐了几句。便笑着招呼林菲等人进去。

  “房间已经安排好了,都是最好的。林菲你可别嫌弃啊。”

  “怎么会?”林菲笑着道。“杨颖呢?怎么不见她?”

  “她啊……”冯标面色一滞,似乎是有话要说,不过马上便止住。“等会再说吧。”他叹了口气。

  林菲了然的点点头。知道可能是有些麻烦。

  冯标靠近林菲,小声的说了句:“和宁小远他们有关系。等会说。”

  后者点点头。

  一行人被安排到了酒店最顶层,管理区对着的顶级房间。干净整洁,到处都泛着银色光泽,满是精致细腻的布置和器皿。宽敞得几乎有小型篮球场一般大小的房间,挂在墙壁上的背投彩电,看上去就柔软至极的连排沙发,地面是黑色的厚实地毯,空调微微的吹着暖气,刚一进房间,便能够感觉到一股暖风迎面扑来,其中还夹杂着淡淡香气。显然连房间也熏香过。

  “怎么样?还满意吧?”冯标有些忐忑的问道,他并不清楚林菲真实的喜好,只好按照最标准的配置做了处理,弄出了这几件套间。

  “很好了。”林菲扫了眼房间里面的拐角处,那里还有一条走廊。他在房间里转了圈,走廊深处是厕所和洗澡间,两个小房间。

  林攸等人都不在,单独被安排去了另外的房间。按照林菲估计,这样的大套房一个是可以住上两人到三人。他们估计会分成两拨住。

  “双儿~~~”林攸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一脸笑容的对着站在套房中间的双儿道。“和姐姐一起睡吗?”

  “不要。我讨厌你。”

  双儿扭头看了她一眼,毫不犹豫。

  林攸嘴角抽搐了一下。这种被小孩子毫不留情的打脸才是最悲催的结果。

  “那你怎么睡?和蒋楠姐姐一起睡?”

  “不要。”双儿一脸看白痴一般的瞟了眼林攸。“双儿自然是和哥哥一起睡了。”

  “额……”林攸彻底无语。

  站在一边的冯标微笑着看着两人,他身后的一个服务生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几串钥匙。冯标拿起一串钥匙递过去。

  “你是林攸吧?既然是林菲的妹妹,那就是我冯标的妹妹!给!这是你们房间的钥匙。如果掉了可以去下边的服务台索要。”

  “谢谢冯哥。”林攸礼貌的道谢道,接过钥匙。尽管对方完全是看在林菲面子上,不过基本的礼数是必须的。

  “好了,你先去收拾一下东西吧,等会我带你们下去吃饭,到了沿海就是我的地盘,这些我来安排就好了。”冯标笑着道。

  “恩。”

  看着林攸慢慢走远。冯标从托盘里拿起剩下的一串钥匙,小声给服务生说了几句,也支走服务生。这才走进房间,将房门带好。

  林菲已经坐在沙发上,微闭着双眼,似乎是在闭目养神。双儿走过去一屁股坐在林菲身边,直接倒进林菲怀里。

  “说吧,出了什么事?”林菲淡淡道。作为当初一起出过任务的冯标,他并不介意拉上一把。毕竟有着任务队友这层额外的关系作为纽带,之后串联起来,也会方便很多。而且沿海市和平市相差甚远,双方不会有利益冲突,自然肯定是合作居多。

  冯标皱了皱眉,看了眼倒进林菲怀里的双儿。

  “不要紧么?”

  “不要紧。”林菲轻声道。“宁小远不是和徐诗媛一起走了么?”他记忆力越来越好,所以稍微一回忆,便想起了当初的事情。宁小远就是那个外表伪娘的男生,一起出任务时,喜欢上了那个徐伟的女儿徐诗媛。尽管后来再没有和他们一起出任务,但这些基本的自我介绍却还是储存在林菲大脑中的。

  既然林菲都说不用介意,冯标也就不再多说。直接道:“宁小远和徐诗媛后来一直跟着我混了。不过最近因为小颖,也就是杨颖的事情弄得有些麻烦。”

  “怎么个麻烦法?”林菲稍微有些好奇,宁小远是F级左右的程度,杨颖也相差不远,而且两人都是从韩国战场上实打实的拼杀出来的,偶尔几支枪械完全对他们没有威胁。能够让更强一些的冯标也无能为力的,那么便只有更高层的力量了。

  果然,冯标面色凝重。

  “我们社里的规矩,林菲你应该是清楚的。每年都要完成一件任务。”

  林菲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原本我们的任务其实都是宁小远在帮忙负责完成。不过今年是小远在帮杨颖做任务时出事了,因为前段时间这边出了点事,一片混乱,原来的分社长死于非命。还是最后上边下派的两个高手过来,才处理掉这边的事情。想必你应该听说过了吧?”

  “恩。确实有这么回事。”林菲回想起当初原本是要来支援自己的两个高手,忽然传来消息要延长时间,去了趟沿海,估计就是这件事。

  “那次之后,上边又来了个分社长,是直接下调的。名字你不知道听说过没,叫徐唱。”

  “徐唱?”林菲一愣。“徐唱高歌,徐唱高歌。这两人好像有点关系吧?”

  冯标一脸苦笑,“确实好像是有点关系。不过也并不很紧密。”他顿了顿,走到落地窗前叹了口气。

  “高歌大人和徐唱大人都是远超于我等的高手,实力差别我不清楚,不过和高歌大人的事事漠不关心不同,徐唱大人,可谓是气度修养极深。这次宁小远的事情就是因此不小心败露了。我们也是才到这里没多久,多亏本地的一些师兄弟帮衬,势力才能这么快扩张开来。宁小远代替我们完成例行任务这种事正好给他一个插手我们的借口。我们现在可谓是要被杀鸡儆猴的鸡啊,夹在本地实力和徐唱社长两边实在是不好过。”

  “这些东西,你告诉我也没有任何用处,我并不认识徐唱,这里也不是我的势力范围。”林菲微笑着道。

  “林菲,不!应该叫你林菲社长。从一开始任务回来我就一直非常关注你,我知道你绝对不会是甘于寂寞的人,所以就算现在下了禁令,你的消息我提早知道了,还是很清楚。如果您能够帮助我们解决现在的危机,我们师门愿意加入你的麾下。”冯标郑重道。看来他的事情涉及非常巨大,而且麻烦了。不然不会有这么重的赌注。

  “师门?”林菲疑惑道。

  “我六空门是沿海一带较大门派,我师父杜胜燕添为本代门主。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徐唱社长铁了心拿我们做鸡,几次请人斡旋都没有半点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