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真解第169章 元月(一)

  轰!!

  艾萨哈背后的猩红色光晕猛然爆开,两人之间的所有区域都笼罩在一片血红色中。凡是红色蔓延到的地方,光晕迅速化为如同岩浆般的红色液体缓缓在街道上流动着。

  西斯嘴角带笑,眼神冰冷而狂热,整个人充斥着莫名的矛盾感。身后三对巨大的黑色羽翼轻轻一振,直接飞上半空,踩在路灯上,黑亮的六翼陡然将自己完全包住。零散的几片黑色羽毛缓缓飘落。点点黑暗慢慢以他为中心开始延伸。

  两人一高一低,相对而视。无数岩浆般火红色缓缓在周围蔓延开来。

  艾萨哈右手张开,正对西斯。背后火红色巨眼渐渐变为暗红。

  “谁!!”他陡然看向另一边的仓库门口。

  西斯也同时看向那个方向。能够欺身到这么近的距离才被发现。可见来人实力。

  仓库的入口处,原本应该被路灯照亮的地方,却是反常的一片漆黑。一个修长的身影慢慢从黑暗中走出来。这是个如同鹰隼的年轻女人,面容精致,黑色短发绑着短马尾,神色平静。身上随意的披着深紫色风衣,扣子敞开着,露出里面的黑色抹胸和深色长裤,黑色的长靴踩在清冷的街道上,发出清脆的嗒嗒声。

  “我路过,你们继续。”女人随意道。

  艾萨哈双眼微眯,看了西斯一眼,收回手,身边无数火红色岩浆迅速没入他身后的红色波纹中,两只巨大眼睛也慢慢消失在空气中。他按下帽子边缘,转身瞬间消失。

  整个街道又重新恢复原有的平静,仿佛从一开始就没有过任何战斗。

  路灯顶端的西斯背后六只翅膀猛地一张,陡然碎裂开来,化为无数黑羽毛飞散消失。

  “西斯,不记得我了?”女人忽然出声道。她双手揣在风衣口袋里,微微歪着头。

  西斯轻轻一跃,直接落在女人身前的地面上。

  “你来做什么?”

  “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你居然一点也不想我。实在是让我太伤心了。”女人微笑道。“况且我刚才还救了你一次。”

  “救我?”西斯脸色微沉,“你认为我杀不了他?”

  “起码现在的你不可能。这么重的伤怎么来的?”女子轻轻打了个响指,周围无数透明波纹瞬间消散,街道仿佛又回到现实中,又是两辆黑色轿车接连从两人身前驶过,带起的微风吹起女子长长的风衣后摆。

  西斯沉默着。

  女子也不再出声。

  沉寂了一会儿,西斯才涩声道:“艾萨哈,确实可怕。”

  “是的,就算全盛时期,你也不是他的对手。再加上我还差不多。”女子低声道。

  西斯默然。

  这是他第一次在同层次的对手身上感到实实在在的差距,就算当初面对燕十,那也是高出一个层次的据对压制,他自信如果是同层次的等级,自己绝对是最强的一群人,这是每个强者的绝对自信,是对自己曾经的努力和积累的充分肯定,所以每个强者再没有看到绝对差距时,都不会承认自己不如别人,所以每个强者对于其他强者都是有着绝对的自信,没有人会认为自己比别人差。

  而且,到了他这个等级,真正决定胜负的,不是势能,而是在对战中,战斗经验,能力克制,战术运用等等手段。毕竟现在这个世界,达到B级的强者实在太少了。

  但艾萨哈无论哪方面都似乎凌驾于西斯之上。

  “你没有理由寻衅艾萨哈,当然,你的理由我不会问,不过,光凭你是不行的,要我出手帮你么?”女人笑着问道,她的笑容优雅中带着从容和绝对自信。

  “不需要。”西斯淡淡道,转身顺着原来的方向走去。很快便消失在街角处。

  女子双手环抱,饶有兴致的看着西斯离开的背影。

  ……

  安彩媛的事情算是了结。

  最终以她们的联合队伍失败告终。对于这个结果,林菲没兴趣去管。他只要拿到自己应得的一份就足够。安彩媛失望的回韩国了,林菲也独自上了回西南省的飞机。

  从江南市回到西南省省会凤阳市只用了一个小时时间。

  从凤阳机场出来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血红的夕阳将一切都染成同样的色泽。

  林菲意外接到西斯的短信。

  机场外,站在一辆银色大众前,林菲看着手中的手机。沉默了,久久没有上车。

  “林先生?”驾驶位的男司机疑惑的问道。他是奉命赶来凤阳接人的社内工作人员。

  “哦,没什么。”林菲依旧是那副中年男子样貌。拉开车门坐进后排。

  车门嘭的一声合上,林菲合上手机盖子。眼神微微闪烁。车窗外景物慢慢开始倒退,透过暗色的窗户,外边的一切都仿佛沉寂下来。

  “艾萨哈……”他轻轻叹了口气。

  “先生您说什么?”前边的司机微微偏过头来问道。

  “没什么,只是刚刚回来有些感触。”林菲换上一副温和的微笑。

  ……

  平市市政府大楼边上,路边的一栋居民楼里。

  陈婧面容憔悴的坐在卧室床边。

  “红靴子就在那个剑术社里!!我们应该再找人去抓住她!!”

  她边上一个年轻女人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那样的杀人魔!!”陈婧咬着嘴唇恨声道,“你们不是号称很强的食梦者家族么?为什么连续两次都失败了?连春丽姐也死了……”

  王春丽当初和她一起逃脱红靴子的追杀,现在也不在了,三人中,仅仅只剩下她一个。她忘不了那时那种恐惧和无助感。

  陈婧已经变得有些神经质了,她在这里躲了很多天了,不能出去,也不敢出去。活动范围仅仅只有着不到一百平米的房间内。

  边上的这个年轻女人穿着黑色衬衣长裤,是一直作为吴家代表人和她进行接触的人。

  “如果这么简单就好了。”女人无奈道。“我们的行动已经被他们发觉了。连续五个联络人员都死了,另外……”她顿了顿。“你弟弟陈武失踪了。”

  陈婧一惊。

  “失踪?为什么?”

  “我们也不知道,吴家现在人力严重不足。王春丽将你引入我们也是为了补充人员。先前经历了那些事件,你也应该知道,我们梦境世界,本质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不是比喻,是真正的弱肉强食!弱者被强者随意掠食。这是我们的法则。当初你不也是因为这点才决定加入我们的么?”

  陈婧面色缓缓沉静下来。

  “你要清楚,现在我们力量不够,必须忍耐。”女子劝道。“两次行动里,虽然我们损失惨重,但红靴子也不是没有代价。只要等待下一批援军到来就好了。在此期间,你必须好好隐藏起来。对于我们你的重要性不是在战斗上。”

  陈婧咬着嘴唇狠狠点头。

  ……

  2005年6月14日

  清晨9时17分

  剑术社内。

  第六剑术室中,十多个年轻人持剑歪歪扭扭的随着站在最前边的一个年轻女子慢慢摆动,偶尔未开锋的剑身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金属交鸣声。

  站在最前排的女子面容清秀,一身素白,舞剑时白衣飘飘,赫然便是徐若若。她视线专注的看着剑尖,全部精神都似乎凝聚在上边。她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那副小太妹打扮了。似乎经历了这场大变,她也看穿了很多东西,全副精神都投入了练剑上。

  “我龍意剑术的入门关键,就在于持剑的手,要先稳!不是简单意义上的稳,而是要能达到一种你能做到的极致的程度。”边上一个年轻男生站着正仔细讲解。男生年纪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面容只是勉强不用算大众脸的程度,看上去很是平凡。不过身材还算标准,双手十指修长,如同那些弹钢琴的手。

  “人能够用双脚走路,而不是用四肢,重要原因就是小脑。”这男生就是从凤阳回来后的林菲了。此时修为暂时陷入瓶颈的他,自然也重新开始以前的正常生活。“小脑控制着身体不断的随时调整自己的平衡,前后左右,如果你们细心一些,就能够发现自己的身体,其实是每时每刻都在微微摆动,然后不断随着摆动细微调整着。这就是小脑的作用。”他顿了顿,继续道:“就如同我们端起一杯水。水的重量和我们需要使出的力量在相互平衡的基础上,稍微强上那么一点力,才能让其被我们端起来。但是,如果把它悬在半空中,就能清楚看见水杯在不断微微上下摆动。”

  所有人都听得很认真,毕竟林菲挂着的名头是教习大师兄。专门负责这里数十位学员的教练工作。虽然来社里次数不多,但却是他们能够接触到的最多的讲解基础知识点的教习。

  其中最为认真的,就属学员里偏左边的一个女生,这女生身材微胖,面容只能算清秀,在一众学员中算是毫不起眼的类型。她正是一直追寻着所谓的冒险元素的周婷。自从上次和几个同学一起出来逛街,看到这里后,她便抱着进来碰碰运气的想法,报名参加了剑术社的训练。哪想到一进来就看到了林菲,这个当初在她家楼上制造惊天命案的持剑少年。顿时心里算是彻底踏实了。她当初便是为林菲所震慑,这才到处疯狂参加各类武道会所之类。

  周婷进入剑术社后,看到林菲时,开始还以为是自己认错了,但一番接触下,却是越发疑惑起来。这个林菲气质上有种淡淡的冷冽,和当初她看到的那个男生很类似。最后基本上也完全认定了两者就是一人。只缺一个当面询问的机会了。

  “龍意剑术也是依照这个原理,依靠所谓的平衡力,来达到细化自己发力的目的。慢慢舞剑,细细体会,尽量稳定自己的剑身,使其保证平直协调,不要剑尖歪到一边。”林菲走在学员阵型边上,慢慢道。“这套基础剑舞,要像徐教习一样,基本就算达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