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手记第一章 月夜下

  月色朦胧,星辰寥落,几个人影突然从一个旷野里走出来,夜风习习,撩动着他们的衣裳,月色下,几个人不慌不忙地缓缓移动着。

  在这“八百里秦川”,夜风吹拂,着实有点凉,眼看四周,山峦叠影,那便是堵在中南边的秦岭了。这地方,靠着渭河,依着秦岭,山环水秀,乃是帝王气息,物产丰饶之地,春秋战国以来,便是帝王之家所好之地,古都长安,以及把持在平原里面的各个大关口,都曾经享誉一时。

  古人有云:“田肥美,民殷富,战车万乘,奋击百贸,沃野千里,积蓄多饶。”更有说“此地乃是天府,天下之雄国也”。

  秦、汉、隋、唐等朝建都于此。

  说到中国历朝历代里面的兵雄于天下,富甲一方,在世界上鼎立,举世瞩目的朝代,便可脱口而出,唐宗汉祖,何等地气势恢弘。

  因而,到了民国的时候,在这一片沃野里面形成了一股流窜作案的盗墓贼团伙,以深厚的历史底蕴,采掘唐棺汉墓。当时正是国家大难之时,内有军阀土匪,外有帝国列强,烽火连连,常年混战,盗墓贼便有机可乘,特别是在关中地带,形成了臭名昭著的盗墓帮派——关中帮。

  在当时,盗墓出宝,一时流行,风靡整个关中平原,有民盗、匪盗、军盗,各方势力都深入到了盗墓里来,而且乐此不疲。也使得无数的宝物流失或毁坏,无数的墓陵遭到破坏,这股疯狂到了极点的盗墓风气直到1937年日本人在北京宛平县卢沟桥开了侵华第一枪后才渐渐地减弱下来。

  日本人来了,先是东北三省被占领,然后是华北五省。日本人一路烧杀,从北往南,侵略者的足迹迅速蔓延整个神州大地,而关中平原地区在日本侵华战争打响后,也没有得以完肤,很快就变成了沦陷区。

  全民族战线开启,很多壮丁都参军报效祖国去了。

  战火连绵,逃命的逃命,上战场的上战场,很多村子里面都只剩下了老人小孩,孤儿寡母,曾经风行一时的盗墓也变成了过眼烟云。这时候,谁还跟你玩盗墓?当然,不是没人,是少量而已,还是有些胆大的、不怕死的,为了微薄的利益,是的,因为当时盗墓盛行,很多古玩商、文物商不肯给价格,作为盗墓贼一般拿不到什么钱财,真正赚大钱的还是那些古玩商。

  肚子总不能饿着,一些留守在村子里面的人就重操旧业,继续干起了盗墓的行当来。那时候,还是有不少的古玩商找生意,特别是一些本地的古玩商号称是有其他的外国势力支持,日本人拿他们没办法,在他们手里出文物,完全没问题。

  有销路,自然有人干活。

  在日本人的枪炮声打响后,沉寂一时的盗墓业死灰复燃。

  在这个晚上出现在平原上的几个人,便是附近一个村子里面的几个留守汉子。

  这地方叫清水原,这边的地方大多以“原”字称,比较出名的有五丈原、细柳原、白鹿原,等等。清水原地方不大,属于关中的一个小平原,靠着秦岭的一个支脉,依着从山脉里面流出来的清水河过日子,人口也不算多,一眼望去,村落没有几个。但是,据说在秦汉的时候,这个地方非常地富裕,是当时出产粮食最多、最好的地方之一,所以当时住在这里的人日子是风风火火的,后来,年代更换,住在这里的人都流走外地,留下来的也只是一个个的坟土罢了。

  当然,这一带,一直被视为盗墓必到之地,只要技术好,就没有空手而回的。

  这几个汉子,带头的叫方鼎,是清水原方家村的人,今年26岁,尚未娶妻,平时游手好闲,吊儿郎当的,除了四处玩耍,四处游荡,还真没干什么事,不下地也不做家务,一向被视为村子里面最没有出息的人,日本人来了的时候,还差点就被崩了一枪,原因就是他给了日本人里面一个队长一板砖。

  也不知道后来他是怎么躲过这一枪的,总之还算振奋人心。

  不过,日本人走后,大家都叫他去参军打日本人,他打死都不愿意去,说是死也要死在清水原,所以很多人对他失望。他也不在乎,整天还是无所事事,你问候他,他或许会答应你一声,你不问候他,他连理都不理你。

  方鼎的父母对他是教也不改,说也不听,打也不是。

  一个哥哥前年跟着部队走了,最近来信说是做上营长了。一家人欢欢喜喜的,方鼎就闷闷不乐了,一个人跑到了村头喝酒。

  跟着方鼎一起出来的,有隔壁村的几个“志同道合”的小兄弟,他们都是和方鼎从小玩到大的,虽然那时候村规森严,村与村之间鲜有来往,只是方鼎这个人就爱干大家不喜欢的事情,他老喜欢四处去,跑到这个村,又到那个村。从而结识了白家的白夜游,犀牛村的毛虎,郭家原的大侠三个好兄弟。

  “方老大,我确定,就是在这一块地方。”

  几个人在夜色里面行走,下了一个小山坡后,毛虎就指着一块大石说。

  毛虎是一个瘦小子,个子不高,人倒蛮精明的。

  “你什么时候来摸过底的?”方鼎问,这个“摸底”便是所谓的“寻龙点穴”,相当于山寨里面的匪徒、劫匪摸盘、踩点的意思。

  “前天。”毛虎回答。

  “你小子最近手气那么烂,这一次希望你找到的是一个肥一点的,不然,有你好看的。”方鼎拍着毛虎,这里面,毛虎负责踩点、摸底,前几次出来做事的时候,也是他吆呼出来的,结果找到的只是几个不及格的墓陵:两个空墓,一个墓陵陪葬品少得可怜,那几晚是瞎折腾了,几个哥儿们对毛虎是犹有抱怨。

  “这一次,我要是不给你们满意,我毛虎就去跳清水河。”毛虎说。

  “好了,别说了,要真去跳清水河的时候我还真怕你胆怯。”方鼎笑道,然后推了推身边的大侠和白夜游,说,“你们过去看看,要是假的,我杀了他。”他凶了毛虎一眼,毛虎努努嘴巴,说:“要是遇到真货,我要多分一点。”

  “想得美啊你,前几晚的损失你怎么说?”大侠这时候骂着,拉着白夜游往前面的大石头走去。大侠身材魁梧,体型硕大,蛮牛一般,白夜游看上去文质彬彬的,还戴着一副眼镜,在日本人还没有打来的时候,他是在清水原学堂里面教书的,算是这几个人里面相对有文化的一个。

  白夜游给大侠一拉,整个身子就跟了过去。

  “我说毛虎,这石头你哪里弄来的?”大侠来到了石头面前,看着这块大如磐石的石头,都有毛虎整个身子一般大,他不禁问道。

  “山上搬来的。”毛虎走过来,这石头的的确确是他找到了墓陵的时候搬来做记号的,也算是提醒自己的记忆,有时候,他还挺健忘的。

  “什么呀?你,你力气挺大啊。”大侠还有点不相信,他伸手抱过大石头,大石头一动不动,大侠却已经喘气不已,送下手来,说,“毛虎,你来搬搬看,嘿嘿。”

  “我,我,我吗?”毛虎站到大石头前,吐了一口气。

  “搞什么?直接用铁锹。”一边的方鼎丢了一把铁锹给大侠。

  “毛虎,下一次做记号换个方便一点的。”白夜游忍不住说道。

  “隆——隆——”在大侠的铁锹下,大石头撬起来了,滚到了山坡下面。

  方鼎蹲下身子,伸手拍拍大石头放置的地方,绿茵都给压软了,他看着毛虎,说:“确定了吗?”毛虎点点头,方鼎笑道:“上你小子的当上得太多了。”他说完又压下身子,把耳朵放到地面上,招招手,白夜游就递给他一把铲子。

  方鼎拿到铲子后站起来就挖土,大家看着他挖了一个一米多深的坑后,方鼎伸着身子爬进去,在里面嗅了嗅,然后又爬出来,拿着铲子整个人跳进了坑里面。他这样的举动,对于身边的几个朋友而言,都看得习惯了,这里面除了方鼎和毛虎懂得认墓和盗墓的技巧外,白夜游和大侠基本是不怎么懂得,在盗墓的时候多半守候。

  白夜游和大侠也不是一无是处,白夜游的厉害之处在于甄别宝物,而大侠则是苦力型的。

  几个人盯着方鼎在坑里面工作,一铲一铲的泥土往坑外翻的时候,方鼎突然从坑里面一跃出来,手里面的铲子撒手就扔一边去,毛虎问:“怎么?见鬼了?”

  “不行了,这地方不对劲。”方鼎坐到一边,说。

  “怎么了?”白夜游环顾四周一眼,问。

  “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唉,毛虎,给我根烟。”方鼎对毛虎说。

  毛虎赶紧从衣服里面拿出来一包“哈德门”,这烟是洋烟,是一些古玩商送的,方鼎他们从来是不跟古玩商客气,做死做活地盗墓,还拿不到大头,拿点洋气的烟酒也不过分。毛虎抽出一根烟叼在嘴巴里,再丢了一根给方鼎。

  火柴一闪,两个红色的烟头就在夜色中闪着,忽长忽短。

  烟雾缭绕,方鼎吞云吐雾,也不再说什么。

  “方鼎,你这是怎么了?刚刚还挺积极的。”白夜游不解。

  “今晚只怕是挖不成了,扫兴,扫兴死了。”方鼎显得很苦恼。

  方鼎这么一说,大侠、白夜游、毛虎三个人都围了过来,的确很扫兴。

  “方鼎,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白天睡了一天就为了今晚,我老婆嚷了我半天下地干活我都懒得理她,你说今晚不干了,我,唉,搞什么?”大侠有些激动。

  “就是,我敢保证这一次一定是一个大墓,肥得很。”毛虎说道。

  “我知道这里面宝贝很多,也知道这是一个先于秦汉的墓陵,里面的青铜气息特浓,但是,我们明天晚上再来好不好?”方鼎犹豫不决的样子,让几人烦透了。白夜游说:“都下铲子了,你这样,唉,怎么又等到明天晚上?”

  “你们不明白的,你们不明白。”方鼎好像很有理由。

  “方鼎,你脑子进水了吗?明明说好今晚动铲,你真是不可理喻,认识你那么久,都没有见过你这样的,给个理由,赶紧给个理由。”大侠性子冲,狠呼呼骂着。

  “唉,我也不想,你们以为我愿意吗?你们看看今晚的月色。”方鼎突然看着天边挂着的那个月亮,唉声叹气的,啥斗志也没有了。

  方鼎这么一说,大家觉得奇怪了,都昂着脖子抬着头往天上看。那一轮明月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也就是有些红而已,跟以往不同的地方就是今晚的月亮有些红,这是明摆的,但是这个跟今晚盗不盗墓有关系吗?大家看了半晚也看不出什么来,正愣着的时候,方鼎突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你们傻了吗?看不出今晚是血月吗?”

  “血月?”白夜游他们满脸狐疑。

  仔细地看起来,月亮的颜色是越来越红了。血如残阳,残阳如血,这月亮过了一会儿后看上去的的确确有日薄西山的感觉,血红血红,就是附近的云朵星星也给辉映得点点猩红,红色的月辉洒下来,几个人的脸色不由得也红通通的。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毛虎转过头来问方鼎。

  “在盗墓这个行业里面,最忌讳的一个就是在血月出现的时候出来盗墓,会有天灾人祸的,说了你们也不懂。”方鼎摆摆手,不怎么情愿说下去似的。

  “怎么说?不明白。”大侠摇摇头。

  “反正相信我就是了,毫不保留地告诉你们,我所知道的在血月出现的时候出来盗墓的,是没有几个不倒霉的。就说我们村里面那个盗墓三叔,就是因为在血月出现的时候不信邪,真的扛起家伙出来盗墓,结果怎么样?被自己挖的坑埋了。”

  “自己挖的坑埋了自己吗?”毛虎疑问了,出来盗墓的自己的性命最关键的,怎么自己挖的坑把自己给埋了?感觉有点玄,想了想,又说:“莫不是见鬼了?”

  “那不是废话吗?”大侠说。

  “那怎么办?今晚就这么算了吗?”白夜游问。

  “都怪我,都怪我,我现在才想起来天上挂着个血月。你们看看,那个血月,多可怕,咱们要是真的下墓室里面,八成会死在里面,不祥,不祥哪。”方鼎还在呢喃着,这“血月之下莫盗墓”乃是盗墓界里面的至理名言,也是犯不得的戒律,前车之鉴,方鼎这心里还很庆幸自己尚记得清楚。

  “疑神疑鬼的,方鼎,难道你自己还真信了吗?”毛虎摇摇头说,他指着天上的那个血色的月亮,夜风徐徐,蛮凉爽的,天上月色虽血,但也是朗朗清清,也不见得是乌云盖顶,阴风阵阵,又说,“你们看看,这时候可能有什么凶事吗?”

  “我也觉得不可信,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鬼怪?还有,方鼎,盗墓三叔的死不代表什么的,那时候下了场大雨。”白夜游好像也不愿意放弃。

  “我说了,今晚不挖,我明天可不敢来了,我婆娘管得紧。”大侠说。

  “方鼎,咱们四个人害怕那点诡异吗?什么血月不可以开棺的,咱们信那么多做什么?你也说了,这口墓陵肥得很,那咱们还怕什么?现在小鬼子害得我们那么惨,我家里面还等着我拿钱回去买米呢。”毛虎有点脾气了。

  毛虎这么说,白夜游也思考了一些,开口说:“学堂那边也需要钱,里面很多学习用具都给小鬼子破坏了。方鼎,虽然我跟了你,心里面还是舍不得学堂那边的。”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何尝不是?”大侠还想说什么。

  “当啷——”方鼎已经站起来,拿起两把铲子扔给大侠和毛虎,铁锹则丢给白夜游,自己拿着一把铲子走到那口新发现的墓陵上,拿着一把尺子在地上左量了几尺右量了几尺,然后在一个钝角三角形形状的圈子里面每一个角上插上一铲。

  “这是一个罕见的三角墓陵,咱们分三组挖下去,看看谁的铲子最准。”方鼎说完就在最大的那个角下铲,一铲一铲地翻出泥土,这边三个都愣住了。

  “不是说有血光之灾,今晚不挖了吗?”大侠问。

  “傻什么?动手啊。”毛虎一拍大侠的后脑勺,兴致勃勃地就拿着铲子上来找到方鼎已经插了一铲的那个三角形状的其中一个角用力下挖。

  “过来啊,我、毛虎、大侠一人一个坑,白夜游负责在外面倒泥。”方鼎抓起一把泥土扔在了大侠身上,大声叫着。

  “好,好。”大侠和白夜游两个赶紧过来,一个挖土,一个帮着倒泥。

  血月当空,夜风瑟瑟,血淋淋的光辉洒落在这大地上。

  泥土一铲又一铲地从坑里面堆出来。

  “找到了,我找到了,挖到了,哈哈。”

  一阵兴奋,一声激动,这正是毛虎从他挖下去的那个“墓洞”里面传出来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