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手记第十二章 狙击

  枪声打响的时候,方鼎拉着纪香躲进一个帐篷后面,前面已经是枪声来去,炮火连绵。日本士兵们从梦中惊醒,衣衫不整就跑出来找枪火。对方的火力点在一个小高坡上面,那里面有两块大石头,估计对方就隐藏在大石头后面,人数看上去不是很多,火力点也不是很猛。日本士兵被射杀了好几个,剩下的慌忙之下还是找到了有利的据点反击。

  纪香拿着一把手枪指着方鼎,说:“方鼎,你的情人来了吗?”

  “你拿着枪对我吗?你还是不是中国人?”方鼎一脸的漠然。

  “我说过,东野风他们不能死。”纪香狠狠地说。

  “你就是小日本人养的狗,我告诉你,不错,这一切都是我一手策划的。东野风他们跟我方鼎作对,杀了我的社员,还想盗取我国的至宝,那是不可能的。”方鼎说。

  “你真是,真是冥顽不灵。”纪香相当地生气。

  “冥顽不灵的人是你,我可是很好心。我真的很希望你浪子回头,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日本人能给你什么好处呢?你连自己的国家都不要了,你的根可是在中国,亏你还念了那么多的书,刚刚那一枪,如果不是我,你现在已经死掉了。”方鼎说完用手捂着自己左边的胳膊,那一颗子弹正是从他的胳膊边擦过去,划开了他的衣服,割裂了他的皮肤,血已经渗出来,虽然是皮外伤,也够痛的了。

  纪香看到方鼎这样,手枪放了下来。她想了一下,说:“方鼎,说真的,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可是你现在是唯一知道杀神墓的人,你摆脱不了东野风他们的。”

  “呵呵,知道我为什么相信‘大嘴巴’每每啼叫一声就会死一个人吗?”

  纪香摇摇头,说:“这个我可管不着。”

  “因为我听到过。小时候,在我小时候,每每听到大嘴巴的叫声,村子里面就会死人,这个不是传说,这个是我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方鼎笑道。

  “那根本不代表什么!这些都是村子里面的迷信。”纪香不想听方鼎扯下去。

  但是,方鼎好像很喜欢这个话题,他瞄了纪香一眼,说:“你应该要相信,一个死掉的人是不会再纠缠人的,如果东野风死掉了,我不就是可以摆脱了吗?”

  “东野风死掉了,安腾呢?其他的日本人呢?他们还是要找到你。”

  “不在乎了,我可不会想那么多。我得承认我是个只顾眼前的人,你想得也未免太多了吧?你何不说中国人很快就要将小鬼子杀光、赶走呢?”方鼎说。

  “赶走小鬼子,杀光小鬼子,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这是持久战。”

  “嘿嘿,我说,这一次你跟我走吧,我会叫游击队和你不计前嫌,让你好好为了光复中华大地而努力。”

  “我不会跟你走的。”纪香很坚决地说。

  “为什么?你死也要跟小鬼子在一起吗?”方鼎很无语。如果不是看在纪香还有几分姿色的分儿上,他真的就不管了。说真的,纪香长得这样地漂亮,方鼎还真有点怜香惜玉的情怀,怎么也要将纪香劝回头。长得漂亮的的确确也是自身的一张王牌,方鼎从第一次看到纪香,就已经不忍伤害这个失足了的姑娘。

  “方鼎,你走吧。”纪香放下手枪,对方鼎说。

  “你肯放我走吗?”方鼎抖抖身子,把身上的泥沙抖落,然后就走出帐篷外,回头看了一眼纪香,还是犹豫犹豫问了纪香一声。

  “你是一个好人,我知道的,只可惜,好吧,我不说了,你走吧。”纪香叫道。

  “你真的不跟我离开吗?”方鼎似乎有点舍不得纪香。

  “我跟你走的路是不一样的,很感谢你的关照,嘿嘿,你走吧,再不走我可要开枪射杀你了。”纪香摆了摆手里的手枪,像是要强迫方鼎快点离开。

  方鼎也无话可说了,自己好心好意,纪香不领情也罢了。他多看了几眼纪香,这个女人,真是想不通她的心里面在想什么!不过,女人的心思也这样了,完全想不明白,看不透,猜不出。

  外面已经子弹穿梭,炮火连鸣,东野风率领着自己的盗墓队伍跟高点的游击队激战不已。看上去还很惨烈,打得飞沙走石的,枪炮的声音都把外面谷口的风声给湮灭了。方鼎慢慢从帐篷摸出去,他要从这个小峡谷的背后爬出去,然后绕到游击队那一边。他要随着游击队一起作战,好好教训东野风这个日本人。当然,在他的心里面最好就是可以一对一干掉东野风,这样的话,他才会甘心。

  方鼎等这一刻等很久了,他被东野风抓到后就知道自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事关重大,他怎么可能随了东野风他们为日本人卖命。所以他一开始便有两个想法,一个自己干,将东野风他们带进大西北三大凶墓里面的狼侯墓,想利用狼侯墓里面的怪异力量来杀掉东野风,这一点方鼎本来把握十足的,只可惜输了,他没有想到东野风身边还跟着两个高人,所以方鼎的计划跟着泡了汤,自己还断送了两根手指头。

  这一次方鼎则是叫上了这一带的游击队,也就是赵望秋所在的那个游击队。

  日本侵华,全国号召组建游击队抗日,响应游击抗日的主张,清水原也组建了自己的游击队,在清水原一带进行抗日。这个游击队号召了清水原各路大好青年,在队长赵精忠的带领下,很多爱国青年加入了游击队,使得队伍越来越壮大。在大西北清水原一带抗日一向最踊跃,可谓是赫赫有名。

  赵精忠便是赵望秋的大哥,所以赵望秋很早就加入了这一支抗日队伍。当时,方鼎还大力反对,将自己跟赵望秋的关系闹得僵得很,后来赵望秋还是不顾方鼎的劝告加入了游击队。方鼎无可奈何,这世道,如果自己不是组建了夜月社,他或许也会在战场上奋不顾身。只是鬼爷串通了东野风的东野盗墓小分队在大西北破坏国家的文物,他身怀盗墓之技,他可不能视若无睹。

  日本人野心勃勃,安腾勇夫的“疯狂盗墓”计划一出来,每一年都不知道有多少的珍贵文物落入日本人的国家,实在令人痛心与痛恨。方鼎呢,偷偷地干起了和东野风、鬼爷作对的事情。这一点只怕就是赵望秋也没有发现,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盗墓贼是不会告诉任何一个人说自己就是一个盗墓贼的。

  这一次,方鼎被东野风的圈套套住,他就知道东野风不怀好意,所以偷偷写下了一张纸条让白夜游转交给赵望秋,希望赵望秋动员游击队来帮助自己剿灭东野风这样一伙盗墓贼,甚至要将东野风连根拔起。

  方鼎在纸条里面把自己的计划都详细地告诉了赵望秋,赵望秋自然很吃惊,她怎么也想不到一个被说成是小混混,被村人批得体无完肤的方鼎会是夜月社的老大。平日里面的方鼎无所事事,天天游过来荡过去,不务正业,经常被家里面的人责骂不说,就是方家村也要唾弃了他。赵望秋一直知道方鼎喜欢自己,可是一个不求上进的人,她看着就讨厌,跟方鼎那是若即若离,患得患失。经过此事后,赵望秋心里面知道方鼎的委屈,心里面对方鼎的好感那真是喷薄而出。

  方鼎告诉赵望秋,带着游击队先去狼侯墓。如果在狼侯墓找不到自己,就带着队伍去恐怖谷,自己会将东野风他们带到那个地方去,然后由已经埋伏好的游击队一举歼灭。

  恐怖谷呢?便是眼下这个谷口了,这个谷口的名字便叫做“恐怖谷”,这是当地上取的名字。这个谷口天然而成,在黄土大坡上割开一道来,夹成一个狭长的缝隙,形成了一个极大的“风穴”地貌。每有大风吹过,都会发出各种各样的鸣叫,有时候悦耳动人,但是更多的时候是鬼哭狼嚎,吓得附近的孩童哭声盖天,吓得附近的人不敢夜里面出门。

  这个谷口一向被说成是群鬼之地,即使是白天也不会有人敢靠近这里。昼夜如此,大风不断,恐怖的声音就没有停歇过。还有这里的风力比很多地方都大,人站在这里面,风力最大的时候是不能站着走路的,不被风吹走,也会给这里面风气带起来的沙尘击倒。这个谷口的恐怖可谓是远近闻名了,方鼎之所以将东野风他们带进这个地方,他也是预料而已。他料到东野风会进入山西地界,因为他的师父说过“杀神战甲”有可能在山西里面。为什么?因为当年战国“杀神”白起所歼灭的几十万赵军便是在山西地界里面,但是,到底真正的“长平之战”的古战场在哪里,还是摸不清。

  方鼎知道师父李金手被鬼爷抓到后,一定讲出了“杀神战甲”的所在,那个被说为“杀谷”的地方,便是在山西地界里面。东野风他们会来山西,完全在方鼎的意料之中,所以他的计划也慢慢得以实现。山西里面的凶墓是狼侯墓,方鼎自然不会放过。而恐怖谷,则是方鼎的一个幌子,话说,恐怖谷和“杀谷”还有点意思相近。要骗东野风他们自然得下点功夫,恐怖谷恶名远扬,方鼎也不畏惧了,玉石俱焚的事情在被东野风逮到之后他就做好准备了。

  东野风的这个盗墓小分队在大西北神出鬼没的,虽然互相斗争了很久,游击队和东野风这还是第一次接触。自从安腾勇夫的“疯狂盗墓”出来后,很多地方都组织武装欲以剿灭这些无孔不入的盗墓小分队。所以东野风在大西北一向被列为重点剿灭的对象,只可惜东野风他们太狡猾了,游击队一直找不到他们的行踪。

  方鼎和东野风他们过招,也只是提前将他们计划里面的古墓清空。毕竟东野风是和西北的盗墓高人鬼爷合作,所以,夜月社很重点的一条就是注意鬼爷他们这一伙盗墓贼的动态。所以每每鬼爷他们有动静,夜月社就提前出手,这么一来,虽然不能每一次都成功,但是也没少成功破坏鬼爷的盗墓计划。东野风是日本人,夜月社摸不清,鬼爷可是一个地方的,所以对于夜月社而言还是可以把握到的。

  方鼎他们破坏了鬼爷的盗墓计划,清空鬼爷即将要盗取的古墓里面的文物,所以鬼爷对他们那是无比地憎恨。方鼎则把所有的文物收好,等着重见天明。大家齐心协力赶走日本人后再拿出来捐给政府。当然一些相对普通的文物则是卖出去,一部分的钱给自己家里面,一部分的钱交给赵望秋他们的游击队做抗日资金。

  晚上的这一声声的怪叫,并非是什么所谓的怪鸟“大嘴巴”。

  “大嘴巴”这种鸟是方鼎拿出来忽悠纪香的。其实这是游击队给方鼎的暗号,从游击队开始准备到已经准备好,这里面一声长一声短的叫声便是暗号。方鼎虽然不是很理解这些声音里面的意思,但是同一个方言,他还是知道少许,偶尔他还偷偷回应两声。

  枪火真正打起来的时候,这一声长一声短就消失在战火里面。

  看着东野风他们中了自己的计谋,方鼎心里一口恶气也算出了。看着夜色里面枪火明亮,子弹飞来飞去的声音不绝于耳,方鼎心里面乐了,总有点反败为胜的喜悦。他从帐篷里面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不少的日本人躺在地上,东野风也是一脸的紧张躲着子弹。而游击队的火力一直都没有减弱过。

  真是月黑风高杀人夜,看着满天寥落的星星,方鼎慢慢地从盗墓小分队所躲藏的小峡谷里面闪到后面来,然后从一个极为狭小的洞道穿过去,只要从这里面走出去,他就可以绕过小峡谷和对面高点火力的游击队见面了。

  不过,可惜了,方鼎刚刚从这个小狭缝走过去,一支枪就顶在了方鼎的胸口。

  是一个日本士兵,方鼎看了士兵一眼。

  原来这个后面的洞早给东野风发现了,这个士兵大概就是东野风派来守这个洞口的。东野风想必还是很担心方鼎会溜掉,他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方鼎。

  撞到枪口上,方鼎尴尬了,看着这个士兵。

  士兵嗯嗯哦哦说了几句日本话,举着枪要把自己押回去。方鼎没有移动,而是摇摇头晃晃脑,假装不知道士兵在说什么。士兵显得很愤怒,想要上前来抓方鼎,方鼎已经提前一步惨叫一声就趴在地上,然后摸着自己的屁股叫道:“屁股,屁股。”

  那个士兵傻了,看着在地上疼痛不堪的方鼎,好像中枪了,屁股中了一枪。

  “屁股,屁股。”方鼎还在嚷着。

  那个士兵点点头,收下枪,然后就要过来扶起方鼎。

  哪知道方鼎等到士兵伸手过来的时候他扑了上去,一把就将那个士兵扑倒。士兵愣了,枪也丢到了一边,整个人就被方鼎给制伏,他啊啊呀呀嚷着,手脚挣扎了一下就动不了,方鼎的随身匕首已经扎在了这个士兵的心口。

  方鼎叹了一口气从死去的士兵身上爬起来,收好匕首拿起那杆枪就往后面爬去。爬到了一个高点之后,在两个大石头之间突出了一个缝隙,他看到机会,枪杆子就往那个缝隙里面一放,在这个缝隙看过去。里面正是东野风他们待着的小峡谷,一清二楚,东野风、纪香,还有其他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背后开一枪,那真是防不胜防。

  方鼎透过这个天然的缝隙寻找着东野风鸟瞰,东野风躲在一个帐篷的后面拿着手枪指挥着他的士兵往前面挪移对付对面高处的游击队。这时候大家已发现方鼎溜走了,东野风显然火冒三丈,看上去给火烧着了一般。

  东野风给对面的火力逼急了,游击队这一刻看上去是很卖力,誓要歼灭这一伙盗墓贼。火力相当地猛,吧嗒吧嗒全是枪鸣,三十几个日本士兵看上去已经所剩无几。

  “东野风,这一次,你怎么也想不到我会背后扫你一枪!嘿嘿。”方鼎弯下腰顺着枪杆子瞄准准星,瞄准小峡谷里面怒火焚心的东野风。这一枪过去,东野风一命呜呼,大侠死去的仇报了,自己的恨也消了,方鼎摁准扳机,只要轻轻一扣,这个世界或许就太平了,自己的生活也会平静许多。

  当方鼎要扣动扳机的时候,他愣住了。

  纪香站到了东野风的面前,而且正面看着方鼎,她好像看到了方鼎在拿着枪对付东野风一样。纪香目不转睛地看着方鼎这个缝隙,眼里面尽是一种说不出的哀怨。方鼎看着纪香的眼神,整个人心里面突然感到一股辛酸,突然间放在枪杆子上的手指放了下来,纪香完全挡在东野风的前面,把东野风整个人都保护了,如果早一点开枪就好了,现在,方鼎真是懊恼,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纪香好像很爱东野风吗?可以为了这个日本人牺牲一切吗?可是,东野风跟纪香看上去根本就不是一对蜜恋的情人。

  方鼎低下头,心里面复杂无比,再看一眼东野风,纪香还是看着自己这个位置,那无辜的眼神真的让方鼎心软了。方鼎咬咬牙,这时候东野风突然绕过纪香走到纪香的面前,方鼎这一刻可是不会让机会流失了,手指在扳机上一抖,嘭,子弹从枪口飞出去。

  东野风想也不会想到方鼎这时候在他的身后。

  噗,倒地了,一个身影掠过来就扑倒。

  倒下去的是纪香,她竟然把东野风给扑倒了,子弹打在了她的身上。

  东野风一声惨叫,抱着中枪了的纪香,还好,好像还没有死掉。纪香站了起来,左手捂着右手,好像是打中了她的右手臂。她让东野风扶着,眼睛却是看着方鼎。方鼎愣了一下,把枪丢掉就往上面爬去。他心里面太烦了,这一刻想着去跟赵望秋他们会师了。看着自己打中纪香,他只好说一句抱歉了。心里面又爱又恨,他爬到这边的最高点,对面的游击队已经熄火了。

  队长赵精忠叫着缴枪不杀。

  看来游击队已经占据了上风了。

  激烈的战斗已然结束,看着小峡谷里面,日本人的尸体横七竖八,方鼎特是激动,正要高呼赵望秋的名字,刚刚停息的枪火竟然又响了起来,这些枪火是在游击队后面出现的,一阵一阵,无比地放肆。方鼎不晓得怎么了。看过去的对面,一片昏暗,只有火红的枪火在扫动,也不知道那边会是什么情况。

  “小哲郎他们来了,哈哈,小哲郎来了。”小峡谷里面的东野风突然很兴奋地喊着。也不知道他在呼喊什么。方鼎心里想着大概是东野风的援军到了吗?怎么可能?方鼎从这边看到小峡谷里面的东野风和纪香二人,他们那里,士兵全部死掉了,剩下的只有东野风、纪香、风鸟、夜叉姬四个人,遭遇了游击队的袭击,四个人显得是无比地困顿。

  方鼎这一刻,本来还以为胜利的心情变得甚是纠结了。

  抬眼往对面看过去,游击队好像真的遭到了敌人在背后的突袭。

  方鼎听到了游击队队员们的惨叫,是被枪打中后的痛叫。方鼎心急了,慌了,如果真的是遇到了敌人的援军,那该怎么办?完全没有任何的准备。这一下,赵望秋可是置身于危险里面,方鼎想到这一点,心情那真是一下子就慌张不已。

  再仔细看过去,真的有一队日本士兵从游击队的后面包夹过来,而且人数还不少,看上去有百来号人,火力凶猛无比。游击队一下子没有做好准备,给敌人突袭了一下,真的是完全崩盘。隐隐约约还看到游击队队员们在英勇地反击,但是都被后面突袭而来的敌人给射杀了,真是不敢想象。

  “完了,完了,望秋,我的望秋。”方鼎急了,快速地往对面爬过去。这个山谷,两面相对还算遥远,而且中间的风劲甚是强大,方鼎根本就找不到速度跟过去。面对这个山谷里面凌厉风声,方鼎是拿不出一点的办法。等他从小峡谷的上面爬下来开始往对面爬过去的时候,有一队日本士兵有说有笑地从游击队的那个高点下来,这一队日本兵林林总总也数不出人数有多少,反正看样子很是开心。

  这一刻,枪声没有了,只剩下了风声。

  是的,枪战很快就完了,在这个狭长的谷口里面,只有那些咆哮了整个夜晚的风。看着这些日本人从游击队那个地方慢悠悠爬下来,方鼎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因为已经没有枪声了,看着日本人大摇大摆地往东野风他们走过去,显然上面的游击队遭到了洗劫。而且在那一队日本人里面,方鼎看到了鬼爷,还有鬼爷不少的手下,都是盗墓界的人,方鼎都认得,这一下,方鼎的心情更是万分悲痛,眼睁睁看着那些日本人杀死自己的同胞吗?这种罪过,方鼎心里面真的很难承受。

  “刚刚那个女的还真忠烈,自己开枪干掉了自己,哈哈,厉害。”一个很清瘦的日本人说着一口地道的中国话在日本士兵群里面跟鬼爷说着,鬼爷对这个日本人毕恭毕敬的,而且看军衔,好像比一般的士兵高一些,鬼爷跟随着他,没有任何的架子。

  方鼎从暗中仔细看着这个人,这个人还算俊秀,身材也还好,看上去文质彬彬,唯独眉宇之间的一丝杀气令人畏惧。在那么大的风声里面,方鼎跟他们还有段距离,但是方鼎依旧可以清晰地听到这个人的话,那真是铿锵有力。

  “你还别说,这些游击分子都这样,大大地都该死。”鬼爷笑道。

  “那个女人长得也不错,真是可惜。”那个军官叹息着。

  “呵呵,在这个国家,长得漂亮的女孩子多的是,你啊,不急,不急啊。”鬼爷这人看来是要好好拍这个军官的马屁,可惜的是,这个军官不怎么领情,鬼爷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个军官停下来,说:“鬼爷,我说你就算了吧,你带出来的那些女人,都是你们从窑子里请来的,这个太粉艳了。”

  “哦,原来老兄你是喜欢清纯的,哈哈,好,好啊。”鬼爷笑道。

  “鬼爷,刚刚那一队游击是哪个地方的?”

  “我认得,是清水原一带的。”鬼爷说。

  “赵精忠那一股嘛,抗日很凶啊他们,嘿嘿,不过我倒还是没有跟他们碰过,这一次我就是为了歼灭这一支野蛮的游击队来的。”那个军官说着。

  “哈哈,那恭喜了,队长赵精忠刚刚就被杀死了。”鬼爷恭喜着军官。

  “是吗?人数看上去不是很多,很顽强啊,算是除去了我们大西北计划的一个顽疾,鬼爷,这一次还真得要好好记上你的一功。”军官说着,鬼爷得意无比,藏在暗中的方鼎就难受了,因为他心里面知道游击队全部战死了,而且赵望秋也死掉了。内心的悲楚那真是要将自己的心四分五裂一般,这一刻,方鼎整个人崩溃了,支离破碎。方鼎看着那一队鬼子兵,真是咬牙切齿,真恨不得要上去将这些人全部杀死。

  但是,方鼎还是很理智,他抑住心里面的愤怒,寻找着对策。

  “呵呵,鬼爷我多谢了,只是不知道赵精忠这一支游击队怎么从大老远的陕西跑到这边来?这个真是奇怪了。”鬼爷提点着军官。

  “前面好像有我们的友军,查清楚是哪个部队的没?”军官高声对前面的士兵叫道。他的士兵已经进入对面那个小峡谷里面,这时候,东野风、纪香等四人已经走了出来,东野风看到军官就叫道:“小哲郎,是我啊,东野风。”

  “东野君,哈哈,想不到是你们。”那个军官很是意外。

  几个人走到一起后,鬼爷就问候东野风:“队长,怎么会是你们?”

  “我们给方鼎这个臭小子出卖了,我早说他靠不住了。”东野风很生气。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清水原的游击队会出现在恐怖谷这里。”鬼爷说着。他身边的那个军官,也就是东野风嘴巴里面口口声声叫着的小哲郎。这个小哲郎是一个日军高级将领,年纪不大,军衔比东野风高得多,他负责了日军在山西的整个军备,重要的是他跟东野风身边的纪香是同一个大学毕业的。而且在大学里他们原本是恋人,这时候看到纪香,小哲郎那真是二话不说就上去抱住了纪香,看到纪香受伤后,马上掏出枪对着东野风,骂道:“怎么搞的?怎么搞的?东野君,你给我解释好了。”

  东野风看着纪香,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小哲郎,是我自己不小心的。”纪香推开小哲郎的手枪。

  “我找人给你包扎。”小哲郎带着纪香走向队医那边去。

  这时候,在一边观察的方鼎心里面豁然开朗,原来纪香是东野风上司的女人,难怪东野风对纪香不敢怎么样!只是一个上司的女人怎么会在东野风的盗墓小分队里面呢?小哲郎对纪香看上去可不是一般地疼爱有加。

  小哲郎带着纪香去包扎的时候,东野风就跟鬼爷火起来了。

  “鬼爷,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东野风质问鬼爷。

  “什么故意的?我不清楚队长的意思。”鬼爷好像是明知故问一般。

  东野风立马揪着鬼爷的衣领说:“你把方鼎交给我,其实你也知道他会耍我们是不是?你知道方鼎根本就不会将我们带去找‘杀神战甲’。”东野风很愤怒。

  “队长,你别激动,别激动,松手,松手。”鬼爷拿下东野风的手说道。

  “我早就知道你心怀鬼胎,这一次我们都差点死在方鼎的手上。”东野风埋怨不已。

  “我知道,我知道的,队长,我们知道你们很辛苦,也死了不少人。”鬼爷说。

  “你说,怎么回事?”东野风继续追问。

  “队长,坦白跟你说了吧,我们就要立大功了。”鬼爷将声音压得很低地说。

  “怎么个说法?你倒是不要吊我的胃口,卖你的关子。”东野风心急无比。

  接下来鬼爷才告诉东野风这一切都是他的安排,也是他为了找到“杀神战甲”而做的准备。鬼爷告诉东野风他们现在已经找到了埋藏“杀神战甲”的“杀神墓”,而且已经确定在那一块地方。至于东野风跟方鼎兜来兜去,完全是为了引开方鼎他们的注意力,鬼爷买通了夜月社里面的毛虎,毛虎发送消息给方鼎,并且带着方鼎等进入鬼爷他们已经设置好的古墓里面,然后东野风亲手抓获方鼎他们,接着便是逼着方鼎他们带东野风这个盗墓小分队去寻找“杀神战甲”的下落。其实这只是一个幌子,鬼爷早就料到方鼎不会甘心带东野风去杀谷找“杀神战甲”,而且还会想方设法杀掉东野风。

  而真正去寻找“杀神战甲”下落的人是鬼爷,在东野风带着方鼎出发的时候,鬼爷也带着自己的人出发了,他们才是真正地寻找“杀神战甲”的下落。

  因为鬼爷知道如果不这样做就去寻找,跟自己是死对头的方鼎一定会从中干扰,毕竟方鼎他们对自己的行动掌握得相当地好,自己和东野风要对“杀神战甲”下手的话,还得过方鼎和他的夜月社这一关。所以鬼爷找到了机会让东野风控制方鼎,把方鼎完全牵制,让方鼎带着东野风他们四处乱蹦,这是在转移方鼎的注意力。

  那个时候,方鼎的心思完全放在了东野风这些人身上,会把心思放在如何除掉东野风这一些欲以抢夺“杀神战甲”的日本人身上。这一刻,鬼爷这一边的行动则循序渐进,慢慢开展出来,在死去了的李金手的遗嘱里面慢慢寻找“杀神战甲”的去向。所以说,东野风完全不会有机会找到“杀神战甲”,也不可能找到“杀神战甲”,反而是要对付满腔怒火、有仇必报的方鼎。

  鬼爷一五一十地将自己整个计划说出来后,不要说东野风吓了一跳,方鼎听完后也是吓了一跳。方鼎想不到鬼爷会这般地处心积虑,回过头去想想,自己早应该知道这些不测,鬼爷阴险狡诈,还真是名不虚传,只可惜自己没有早早地看透他的计划,逼死自己的师兄李金手不说,还将自己置于死地,方鼎真是百感交织,内心全是恨意。

  自己千方百计也罢了,还杀不成东野风他们。这一次,好像并不是东野风和鬼爷约好的,而是一个意外。鬼爷碰巧来到恐怖谷,接着便是遇到了这里面的枪火,然后就过来,杀掉了游击队后,才发现游击队袭击的是东野风的盗墓小分队。

  也只能说东野风的命太硬了。

  说来说去,鬼爷做得也太完美了,方鼎也太大意,鬼爷还真是了解自己,自己有仇必报这个习惯得改改了。自己的的确确如同鬼爷的预料,完全没有意思要带东野风去寻找“杀神战甲”,而是一心一意要干掉东野风这一支盗墓小分队。

  听着鬼爷的口吻,方鼎感觉自己还没有输掉。因为鬼爷的出现,对他而言,这也是一个机会,他隐约感觉到,鬼爷是找到了“杀神战甲”的所在地,这个地方一定离恐怖谷不是很远,想到这一点,方鼎还算有点安慰。

  “好啊,鬼爷,你明摆着要干掉我啊。”东野风听完了鬼爷的解释,知道鬼爷这一招后,心里真是哭笑不得,心里的怒气虽然在慢慢化解,但是还是怨恨不减。

  “我可没有那个意思,我怎么敢呢?”鬼爷摆摆手。

  “你还有什么不敢的?在狼侯墓我们就差点死掉了。”东野风还是忘不掉狼侯墓。

  “呵呵,现在不是好好的吗?风鸟法师和夜叉姬法师可以帮你们的嘛。”鬼爷哈哈笑道。

  方鼎这时候又明白了一点,鬼爷只怕已经知道自己会将东野风带去凶墓“狼侯墓”里面,好像鬼爷已经安排好了风鸟和夜叉姬的,难道风鸟和夜叉姬那个晚上将狼侯墓里面的附属于赫连银翘的“精兵魂”驱赶的法子是鬼爷教的吗?方鼎心里面对于鬼爷更是憎恨了,鬼爷还真是未雨绸缪,这样的对手那真是要服到底了。

  只是不知道鬼爷是否料到自己还会叫游击队在恐怖谷伏击东野风?

  看状况,鬼爷是没有算到这一步。只怕方鼎把东野风他们困在狼侯墓的时候,鬼爷他们已然找到了“杀神战甲”的下落。

  “鬼爷,这一次原谅你,不过,你怎么把小哲郎给带来了?”东野风问着鬼爷。

  “队长,你要明白,我一个人是不济事的,还得有人帮忙。你如今是牵制方鼎去了,我不得不找上小哲郎。再说这一块地方为小哲郎所管辖,我们要在这里面办事,还得给他几分面子。”鬼爷说得很好,东野风却不怎么觉得开心,本来寻找“杀神战甲”是他的想法和用意,而且他心里面也只希望是自己亲手将“杀神战甲”找到先给安腾,然后功成名就,这一会儿给鬼爷一搅和,加上了小哲郎,这明摆着不是要让小哲郎立大功吗?

  要不是在这个鬼地方遇上,只怕“杀神战甲”就落到小哲郎的手里面,这时候的东野风还得想办法把小哲郎给拉下来,自己独揽大功。尽管小哲郎的地位比自己高,但是盗墓这件事情还得他东野风来完成,小哲郎不过是一个打理军备的。

  “鬼爷,你到底还是跟着我东野风办事的,清楚吧?”东野风说。

  “理解,理解的。”鬼爷点头说。

  “下一次可不许自作主张了,这一次你竟然隐瞒了我,你应该早点告诉我,害我瞎折腾,跟方鼎这个臭小子争斗了那么久还以为他会老老实实,想不到还是中了他的计谋,在这里遇到了他早有安排的游击队,我带出来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东野风说。

  “我这里有不少人,你需要的话没问题。”鬼爷笑道。

  “呵呵,鬼爷,看来还是你比较懂得我的心思。”东野风拍拍鬼爷的肩膀。

  “这个小哲郎,哪里像是一个领军打仗的?杀个人都怜惜得不行。我瞧着他没有一点顺眼的地方,嘿嘿,这一次我也是以大局为重。希望队长你可不要怀恨在心,我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计划早早告诉了你的话,只怕那个方鼎会识破。”

  “好的,我们不说这个了,咱们合作愉快了。”东野风跟鬼爷碰了一下拳头。

  “对了,方鼎呢?”鬼爷顺道问了一句。

  “没有看住,跑掉了,这小子狡猾得很,下次抓到他我可不会让他再有活下去的机会,这一次算他命大。”东野风骂得是肠子肝肺都出来了。

  “跑掉了吗?就在刚刚吗?”鬼爷四周看了一眼,看来他还是很担心方鼎的存在。给东野风一说,一惊一乍不说,眼睛可是四处乱射,希望找到方鼎的一鳞半爪。在他的心里,方鼎还算是一个狡猾的对手,根据东野风这个狼狈的样子,一副被方鼎整得可怜巴巴的表情,鬼爷的心里面对于方鼎还是保留着一点的不安。

  “是啊,给他跑掉了。”东野风显得很无奈。

  “好吧,既然我们已经找到了‘杀神战甲’的去向,那就不管他了。游击队给小哲郎的部队剿灭,任他方鼎有再大的能耐也奈何不了我们的。”鬼爷心里面盘算了一下,说道。在他的心里,只怕现在方鼎对他而言已经不再具有任何的威慑力。

  “鬼爷,你真的找到了吗?”东野风半信半疑。

  “李金手在我极刑之下,他还敢有什么隐瞒吗?杀谷之地,我柳扶风不难找到,你可不要忘记了我柳扶风也是一个盗墓贼。李金手还不想说,嘿嘿,他斗不过我,我让他去死,‘杀神战甲’必然是我们的。”鬼爷的言辞变得甚是残酷。

  东野风点点头,说:“那好,咱们就按照计划行事。”

  方鼎在一边已经是怒火攻心,对鬼爷的憎恨真的是达到了极点。他已然明白,师父李金手在鬼爷的严刑拷打下已经供出了“杀神战甲”的所在地。方鼎不明白的是,师父李金手不是说自己完全不知道“杀神战甲”去向吗?心里面总有种被骗的感觉,或许吧,李金手也不想别人知道太多,包括方鼎这个还不算是正式弟子。

  鬼爷的心狠手辣和诡计多端,方鼎已经看清楚了,自己栽了那么大的一个跟斗,也怨不得别人了。他咬咬牙,这一切他会让鬼爷他们偿还的,阴险的鬼爷加上狡诈的东野风,也不知道等一下还会出现什么情况。方鼎的心思现在倒是放到上面的游击队那边,他要去看看,想到这里,心里面真是无比沉重。

  爬到这边的高点,方鼎还真费了不少劲。为了不给东野风他们发现,他选择在那个高点的后面上来,走到上面的时候,方鼎的心就好像被一把锋利的匕首扎到一般,游击队队员的尸体躺了一地。他泪水盈眶,慢慢爬过去,从一具具的尸体里面寻找赵望秋,想到赵望秋遇害,方鼎真的要抓狂至死,整个人发疯了一般在尸体里面寻找,又不敢有太大的动静,他还是很害怕被东野风他们发现的。

  第一具尸体摸到的是赵精忠的尸体,这个游击队队长,都有机会做方鼎的未来大舅子的。看着赵精忠一身的枪口,鲜血都要将他淹没,方鼎的泪水真是禁不住了,一流再流,他轻声叫喊着:“赵老大,赵老大,你醒醒啊,赵老大。”

  赵精忠已经死去多时了。

  游击队来了十几个人,都惨死了。方鼎放下赵精忠,去寻找赵望秋的尸体,这一次,方鼎那真是其咎难容,可是他怎么想得到鬼爷和那个小哲郎的出现会是那么地及时,不然的话,他也可收拾东野风了。他心里面不知道有多恨,在游击队的尸体群里面找了许久才在一个石头的后面看到赵望秋的尸体,好像还没有死去,还在动弹。

  “望秋,望秋。”方鼎飞身跑过去。

  赵望秋一身的弹孔,手里面还紧紧握着一支驳壳枪。满身都是血红,她好像还有一口气在,看到方鼎飞身来到自己的面前,泪水就灌满了她的双眼。方鼎看着赵望秋,整个人都傻了,伸手摸摸赵望秋的脸,嘴巴里面已经哽咽,说不出一句话。

  “痛,痛,好痛。”赵望秋嘴巴里面轻轻说着,皱着脸,含苦说着。

  “望秋,对不起,对不起。”方鼎仔细看着赵望秋身上的伤,肚腹有几枪,胸口也有枪伤,四肢上面也少不了几枪。那些日本人实在太狠了,方鼎看得真是难受,可是说抱歉已经没有用了,只有埋头痛哭。

  “方鼎,你说,你为什么要骗我?”

  “我没有骗过你,我真的对你挺有好感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面是怎么想的。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夜月社,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呢?”赵望秋怨声说道。看来,这一点,她好像不会原谅方鼎一般。夜月社早有大名,在抗日区里面已经有不小的名气的,跟小日本的东野盗墓小分队作对,和卖国盗墓贼鬼爷较量。而且还为抗日捐献了不少的资金。只是那个时候,夜月社跟东野盗墓小分队差不多,都是行事诡异之徒,很多人弄不清楚夜月社的来历和去向。

  赵望秋老早便知道有“夜月社”这一个组织,只是这里面的老大会是方鼎,还真是有点意外了。看着方鼎的悲伤,赵望秋心里面也难受,只是自己时日已经不多了,她可不想看到方鼎那么地消沉。

  “我,我没有什么好说出来的。”

  “你欺骗了我,你知道吗?以前知道我有多恨你吗?我恨你不求上进,我恨你不务正业,我恨你不会给自己打算,我好恨,好恨。”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说出来又怎样?方鼎是夜月社的老大又怎么样?他们会改变对我的看法吗?我可是一个盗墓贼,望秋,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那窝在心里面不委屈吗?被别人揶揄你觉得很好玩吗?”

  “我自然很委屈,可是我无所谓了。”

  “你知道吗?当白夜游告诉我你是夜月社的老大的时候,我心里面真的很开心,你不是为了自己而盗墓,你清楚吗?我就是要你这个样子,我不喜欢他们当你是小混混,当你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人,我可是好委屈。”赵望秋痛心说着。

  “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错了,望秋。”方鼎紧紧握着赵望秋的手。

  “我已经原谅你了。”赵望秋点点头。

  “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他们血债血还的。望秋,都怪我,把你连累成这个样子。”

  “不关你的事,是他们在后面偷袭,我们没有防备而已。”

  “望秋,你有什么心事吗?”

  “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别再委屈自己了,我知道你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可是,你不应该被大家所唾弃的,你明白吗?”

  方鼎低下来头,心里面顺着赵望秋的言语回想过去,不由得悲从中来。自己自小到大,没有一样东西是让大家看得顺眼的,那些流言飞语,那些鄙夷唾骂,想起来的时候,心里面酸劲十足,他抱住赵望秋,说:“我知道了,知道了,你不要说了好吗?”

  “方鼎,我现在很痛,很痛。”赵望秋的语气渐渐变弱,弱到说出来的最后几个字都要给风声给湮灭了。方鼎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嘭的一声枪响,赵望秋对着自己开了一枪,最后整个人就软软地倒在方鼎的怀抱里面。

  “望秋,望秋。”方鼎悲恸地念着赵望秋的名字。

  赵望秋已经闭上双眼,命丧黄泉。方鼎这时候拿着赵望秋手里的手枪,毫不犹豫地就往自己的脑袋上开了一枪。噗,可惜,这把枪里的子弹已经被打光了,方鼎的手也只是震了一下,这一枪竟然不响。方鼎整个人颓然将手枪放下来,最后的一颗子弹赵望秋留给了自己吗?方鼎丢掉手枪,扑倒在赵望秋身上痛哭,心里面满是为什么。

  哭了许久,天色已经不知不觉间亮了起来。

  这一个夜晚,让方鼎整个人不知道憔悴了多少。

  看着东边缓缓地升起来的旭日,方鼎仰着脸膛,泪痕是那么地干瘪,黏黏地贴在自己的眼睑下面的脸颊上,看着整个恐怖谷,鬼爷和东野风他们已经离开了,那些死去的小鬼子也给抬走。在方鼎的眼前只剩下这十几具游击队队员的尸体,横七竖八,看着揪心。

  赵望秋静静地躺在自己的怀里,一脸的祥和。方鼎看着地上那支枪,一个晚上过去,方鼎死的念头已经没有那么严重,他要报复,他还要去阻止鬼爷他们。这一局,方鼎是彻底惨败,他完全被套进对方的圈子里面,然后被东野风和鬼爷牵着鼻子走。

  最悲痛的莫过于自己安排下来的游击队全部阵亡。

  不知道是自己的罪过还是老天在惩罚他?

  方鼎原地挖了一个坑,将所有的游击队队员埋葬,接下来就要收拾好心情好好去找鬼爷他们算账。恐怖谷这一个狭长的谷口,他已经断定鬼爷他们的计划就会在这里实施。看着初阳,金色金色的,将整个恐怖谷照耀出来。清晨的风还在号啕大啸,在谷口里面穿行,来去呼呼,还真不比晚上的时候弱。

  方鼎站在这一个山谷的高点,心里面还是没有脱离掉一阵阵的悲痛。这一切都将是那么地悲落和萧条,闭着眼睛,心里面想着,杀谷就是指恐怖谷,而“杀神战甲”所在的“杀神墓”就是在这个地方吗?鬼爷和东野风的盗墓计划开始进行了吧?

  方鼎从上面爬下来,在昨晚小鬼子所在的那个地方勘察了一番,从凌乱的足迹里面,方鼎还是找到了日本人的去向,果然是往恐怖谷里面走去。方鼎知道自己的估计没有错后,加紧脚步就往恐怖谷里面跟进去。

  在太阳高升后,恐怖谷里面的风劲相对柔和了许多,至少走起来不会那么费劲。风沙也不是那种迎面扑鼻的难受。方鼎脚步跟得很快,他还得加紧时间,事到如今,也只有单枪匹马慢慢和鬼爷等人周旋,“杀神战甲”无论如何是不能落到日本人手里的,赵望秋死后,方鼎的心已经没有什么畏惧。

  方鼎从不相信自己就这么输掉了。

  恐怖谷是一个狭长的谷口,从谷口一眼看过去,里面是曲曲折折,弯路无数,而风在里面绕来绕去,也是呼呼鬼啸,沙石堆积起来的谷壁,嶙峋险峻。方鼎在这里面走了一段路程后,突然被前面的枪声惊住,他赶紧跑到一个高壁上观察,在离自己不远的一个地方,枪火激鸣,枪声震动了整个恐怖谷,好像是一场激烈的战斗,也不知道是谁跟谁打起来。方鼎凝视了许久,有可能会是这边当地的游击队,清水原游击队和这边的游击队关系还不错,想到这一点,方鼎赶紧从高壁下来,快跑过去。

  要真的是这边的游击队出击,自己可是要奉献一下,帮忙打日军。

  枪声还没有停止,随着风声在恐怖谷里面回荡不已。

  方鼎的心情就跟枪声一样激越,恨不能一股脑儿将这些日本人全宰了。

  可是方鼎正赶过来的时候,眼看就要追到枪声了,枪声却戛然而止。

  “那么快就打完了吗?”方鼎心里面有些不安,小哲郎对付赵望秋她们游击队的时候用的时间也不是很久,想到这个,方鼎的脚步又得加快了,他要去了解到底怎么了。

  枪声停止下来了。

  方鼎风风火火跑过来的时候,真的是发生了枪战,在一个低洼之地,几十条日本人的尸体摆在那儿。方鼎疑问了,这些死去的人居然全部都是日本人,没有一个装扮是中国人的。他上前去走了一圈,这些日本人有被枪杀的,有被炮击的,死相一个比一个难看。他看着这些死人,心里面还真是大呼过瘾。

  在方鼎的心里面,他认为是游击队得手了,这一边照应的游击队得手了,把日本人杀掉了一批,而今正在强追穷追剩下的日本人。方鼎心里面想的是很不错,但当他看到了奄奄一息的小哲郎,他所有的想法都改变了。

  小哲郎躺在一个泥沙逼紧的夹沟里面。

  浑身都是血,胸口开了两个枪口,血汩汩而流。

  小哲郎看到方鼎的时候,一脸的狐疑,举起手里面的手枪要射杀方鼎,但是他已经没有足够的力气开枪。方鼎一把将他抓起来,问:“怎么回事?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东野风他们,他们去盗墓,盗墓去了。”小哲郎很心急地说着,眼看上气不接下气了。方鼎赶紧给小哲郎拍拍背心、拂拂胸口给小哲郎顺顺气,听小哲郎的口气,方鼎的心情一下子低落无比,原来是鬼爷联手东野风要干掉小哲郎,而不是这地方的游击队的到来。方鼎看着小哲郎,啼笑皆非,日本人窝里斗,难怪东野风和鬼爷叽里咕噜商量着合作事项,原来是要一起对付小哲郎。

  “是东野风他们干的吗?”方鼎笑问。

  “他们将我们带到这一边,这里面有鬼爷埋伏的人,他们向我们射击,我很不幸中枪了。打中我的是东野风,这个混蛋,竟然要杀我灭口,他想独吞‘杀神战甲’的功劳。唉,我早就应该想到了。”小哲郎气顺后又开始愤愤不平。

  “那他们去哪里了?”方鼎问。

  “刚刚他们过去了,从那边过去的,说‘杀神战甲’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小哲郎指着一个小路口告诉方鼎,方鼎瞄了一眼,那个小路口正是通往恐怖谷深处的一个小岔道。方鼎这时候放下小哲郎就要追去。小哲郎拉着方鼎的手,说:“你是什么人?”

  “我叫方鼎,你不认识我吗?”方鼎冷笑。

  “纪香说过你的,我知道你,她说她很仰慕你。”小哲郎笑道。

  “是吗?那她呢?”方鼎刚刚走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纪香的影子,这时候他倒是想起纪香这个大美人来了,不禁要多问一句。小哲郎盯着方鼎,说:“我看得出,纪香心里面挺喜欢你的,我给她包扎的时候,她没少跟我提起你。”

  “我问的是她现在在哪里?”方鼎不会去理会那些儿女情长。

  “你放心吧,她现在很安全,我看到她受伤后就派人送她回我的营地里面。也幸好,不然我可把她也给连累了。”小哲郎说着,一脸的忧虑。

  方鼎叹了一口气,说:“还好,你还算留了个心眼。我说,你怎么就得罪起东野风他们了?”方鼎这一刻对于小哲郎还算有些好感,毕竟小哲郎还不是自己真正的对手。

  “东野风害怕,怕我抢了他的风头。哼,我就知道他心胸狭窄,在我的地方,他居然也那么放肆。可惜,可惜我万万料不到鬼爷跟他串通,如今我折兵损将,自己也活不了了,到时候他们一定出去说是你们干掉了我,说我小哲郎光荣牺牲了。”

  “我明白了,说来说去还是鬼爷操纵了东野风。”方鼎恍然大悟。

  “这些混蛋,下手真是狠。”小哲郎咳了咳。

  “那你和纪香呢?怎么回事?”方鼎多嘴问了一句。

  “我跟她是情人,大学就开始了。”小哲郎毫不保留地说。

  “呵呵,想不到,嘿嘿,那她怎么会在东野风的盗墓小分队里面?”

  “那是她自己要求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喜欢我就让她去了。”

  “是吗?你这个小鬼子还很会哄女孩子嘛。”

  “我跟纪香是两情相悦,真心相爱的。只是生活在这个年代,我们俩的爱情被摧残得体无完肤,真是可恨啊。”

  “这些我就不管了,你叫小哲郎,是吗?”

  “是的,田中小哲郎。”

  “我记住你了,你杀死我的梦中情人,最后一枪就由我帮你吧。”方鼎狠狠地瞪着小哲郎。

  小哲郎闭上双眼,说:“你的梦中情人吗?”

  “昨天晚上你嘴巴里面说的那个女人就是。”方鼎淡淡地说。

  “哦,那我明白了。”小哲郎沉默了一下,把手里面的手枪递给方鼎,然后说,“我多留一刻就多痛苦一刻,我们都是苦命的人,我希望你开枪的时候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方鼎问。

  “如果还有机会遇到纪香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帮我照顾她,谢谢了。”小哲郎说完就闭上双眼,这一刻他没有什么好说的。“嘭”的一声,方鼎没有迟疑,子弹很快就从小哲郎的眉心穿过去,小哲郎应声倒地,再也不会有半点的动静。方鼎把手枪藏入腰间,看着小哲郎的尸体,叹了一口气说:“希望吧。”

  方鼎转身就走进小哲郎给他指出的那个小路口,然后就从那个小路口下去,走了一会儿方鼎才发现这里面竟是一个地道,这条小路是从一个地道里面延伸出来的。地道夹在一块大石头的地下,刚刚好可以走过去一个人,还真是曲径通幽,顺着小路进来,果真得来全不费工夫,在大石头的外面留着一行字:杀神之穴,生人勿近。

  方鼎知道,鬼爷他们所说的杀谷就是恐怖谷,而“杀神战甲”的埋藏之地便是这里面。看着这一行字,方鼎有些好笑,这字迹跟自己师父李金手的手笔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