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手记第十三章 杀神之穴

  “杀神之穴”近在眼前,方鼎的内心真是不知道如何来形容。本来自己也没有把握可以找到这个地方的,现在想想,鬼爷竟然真的找到了,方鼎不由得甘拜下风。可是又想想,“杀神之穴”的凶名可是远近闻名,这里面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方鼎知道的是,鬼爷和东野风这两个没有良心的混蛋已经进去盗取战国名将“杀神”白起留下来的“杀神战甲”。在这时候,方鼎的内心显得有些矛盾,自己还要不要进去,他知道,这个古墓会让鬼爷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可是如果有万一,自己就承担不起了。

  在方鼎的心里面,“杀神战甲”可不是轻易可以得到的。

  在“杀神之穴”的洞穴外徘徊了许久,方鼎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在师父李金手的嘴里面说成是最恐怖的古墓之一的“杀神之穴”他怎么也得见识见识。还有就是,他不能让鬼爷和东野风的野心得逞。如果鬼爷他们得手的话,他还可以在后面补上一刀,杀掉这些混蛋。想到这个,方鼎就没有退路,往这个深深的洞穴看了一眼,还是侧着身子钻了进去。这里面昏暗无比,方鼎幸好练过眼力,模模糊糊地还看得清前面有没有障碍物,倒是扑鼻的烟气,令方鼎有些难受。

  这些烟气想必是鬼爷他们遗留下来的。

  没有火把在这里面还真的看不到什么东西。

  方鼎艰难地往洞穴里面摸进去,黑幽幽,冰凉凉的,这个洞穴好像是往里面直直深入,走了一会儿都还不知道到没有到底,反正就是慢慢地摸索。还好就是在走下一段阶梯的时候,眼前一亮,是鬼爷他们留下来的蜡烛,他们每隔一段路程就点上一根蜡烛。方鼎很清楚这样的做法,一方面为了照明,一方面就是为了不让自己迷路,在盗取大型的墓陵都常用到这样的手法,蜡烛闪耀,不只可以看清四周的东西,也可以利用光火消消古墓里面的阴瘴之气,人也不会那么地畏惧。最大的作用还是用来指路,所以这样的手法在盗墓里面又被称作是“指路灯”。有很多墓陵里面是很多迷道,这些迷道用来对付盗墓贼是很有作用的,容易让人找不到出路,就好像是进得来出不去。

  有了“指路灯”的话,功成身退,退出来的时候就好了,沿着这一路进去的时候摆设好的“指路灯”就可以轻轻松松沿着进来的路退出古墓。

  有了鬼爷他们所设立的“指路灯”的照射,方鼎往洞穴走去也不再艰难,他慢慢随着洞穴的道路往洞穴的深处走去。行之许久,前面还是很长的一段洞道,而且鬼爷和东野风他们的影子还没有出现过一次。方鼎心里面不禁有些急了,按照“指路灯”的方向,方鼎并没有跟错路线的,可是这个洞道有多长,这个方鼎还在思考里面,可能也是因为洞道过长了。这样的话,方鼎就加紧时间加快速度了。

  他不能让鬼爷他们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溜掉。

  话说在方鼎有点不大理解的时候前面开始有动静了,一个人影晃了过来,方鼎赶紧躲起来。只听有个人说道:“鬼爷,你有没有搞错?真的是在这里吗?”

  方鼎听得清楚,这是东野风的声音,遇到了,方鼎这时候内心欣然。

  “我没有弄错,李金手来过这里,他的遗嘱说的就是这里,外面的题字就是李金手的。哼,想瞒过我吗?哼,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对劲。”鬼爷说话的时候很是生气。

  “是有不对劲,是你鬼爷不对劲。”东野风也很生气。

  “你给我闭嘴。”鬼爷很大声地骂了一句。

  “你叫我闭嘴吗?哼,鬼爷,我告诉你,这件事可是我东野风负责的。”

  “东野风,你算老几,我告诉你,现在是我的势力最大。”

  “好,好,我不跟你争了,那你告诉我这里怎么就到尽头了。”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方鼎在一边得意了,显然东野风跟鬼爷出现了分歧,两人正在对骂不已,不过听口气还是鬼爷占据了上风。东野风的士兵被方鼎约好的游击队给杀掉了,现在他联手鬼爷对抗小哲郎,把小哲郎干掉的时候也全是靠鬼爷自己的人,现在可以说这里面已经全部是鬼爷的手下,东野风无非是一个配角。

  “到了尽头吗?怎么搞的?”方鼎这一点就觉得很郁闷,听到鬼爷和东野风的争吵,前面好像没有去路的,就因为这个,东野风和鬼爷出现了纠纷。

  “那我们该怎么办?”东野风这时候收下自己的脾气,说。

  “我怎么知道该如何做?你给我闭嘴,让我好好想想。”鬼爷骂着东野风。

  “好,那我就看看你能想出什么办法来,到了安腾的面前,我一定不会让你有好果子吃的,哼,这一次,如果找不到‘杀神战甲’,小心我去告诉安腾是你的人杀掉了小哲郎,到时候,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东野风开始反击鬼爷,他在盗墓小分队里面做惯了老大,还真不喜欢别人对他颐指气使。

  嘭,一声枪响,回答东野风的是一声枪声。

  接下来便听到鬼爷冷笑:“那你去陪陪小哲郎吧。”

  有人问了:“爷,你居然杀掉了他。”

  “怕什么?他跟小哲郎一个下场,都是被方鼎的人杀死的。你们几个把东野风给我拖走,我们继续寻找‘杀神战甲’的下落,这个混蛋他还以为他算什么东西,嘿嘿,我鬼爷怎么也轮不到他来教训。”鬼爷吩咐着,显然,东野风已经被鬼爷枪杀。

  方鼎这时候真是骇然一惊,鬼爷还真不放过东野风。

  几个人将东野风拖走了,鬼爷冷笑道:“等我们自己去立功吧,哈哈。”他的手下顿时是一片高呼,躲在一边的方鼎凝神屏息,心里暗暗骂着:“你们都到阎王爷那儿邀功吧。”

  “爷,我找到了,在左边的第三格有一个出口。”有个人报告道。

  “好样的,我就知道这个地方埋着那玩意,走,大家全部跟过去。”随着鬼爷的声音,一伙儿举着火把涌进了一个刚刚才被挖出来的洞道里面去。方鼎这时候走出来,东野风的尸体也不知道给拖到哪里去了。他四周看了看,这里面的的确确是一个死巷,洞道的尽头已经没有去路,是一个石壁,但是在石壁的左边,挖掘的痕迹很深,看得出是鬼爷叫人做的。这个夹缝被挖出来后,这里面便是一条很敞的洞道,很显然这里面是有人故意塞死的,虽然做得很干净,但是还是给鬼爷瞧出来了。

  方鼎凑近那个夹缝,鬼爷带着人从这里面进去了吧?方鼎往里面看了看,在夹缝的前面还点着一根蜡烛,他也不管了,侧身就钻进去,这里面果真是一条极为宽敞的洞道,越走就越开阔,慢慢地已经有外面的地道一般大小,并行可以通三人,高低有一丈之多。

  这样的古墓墓道可是不简单的,只有一些大型的墓陵才会有这样的建设,皇家墓陵见得比较多。方鼎猜测着这个古墓里面到底是怎么一个回事。不过李金手告诉他的不是很多,关于“杀神战甲”的流言还是传说,方鼎知之甚少。而且这个“杀神之穴”,这样的一个墓陵,方鼎也没有多大的认识,还别说,即使是“杀神”白起,方鼎还是第一次听说,遇上了东野风和鬼爷之后,他也才渐渐认识这个“杀神之穴”。

  这个古墓看上去是很像皇家所修,里面的材料和气势完全出自皇家。

  在墓道的四周都可以看到诸多皇家的纹案,各种纹路,而是一种黑色的纹路,这样的颜色来作为一个国家威严象征的,在中国历史上好像不多,像这样的黑色纹路走向的图案,多半也是在先秦,更多的是出自于大一统的秦国。

  方鼎在这个墓道里面随着走,隐隐已经察觉到,这个墓陵应该是出于先秦时期吧。反正他也不管的,一个民间盗墓贼何须懂得那么多呢?老老实实将墓陵挖了就是。方鼎对于这方面知识是很欠缺的,小时候没有好好读书,如果白夜游在的话,方鼎就可以解答这个“杀神之穴”了,白夜游的知识量那是没问题的。

  在墓道里面走着,思考着这个古墓的结构的时候,前面的鬼爷好像是有什么发现了。只听到鬼爷突然大喊一声:“快给我趴下,趴下啊。”

  方鼎感觉到不对劲,正要上去看看怎么回事,一团大火就往他扑来。

  “起火了吗?”方鼎赶紧扑倒在地上。

  前面的鬼爷已经苦苦叫着自己的人马小心点,大火突然扑出来,瞬间烧死不少的人,好几个人在大火里面挣扎了许久,最后还是鬼爷开枪将这些惹火上身的人打死。方鼎在后面悄悄看着,大火在前面烧得很旺盛,扑腾到方鼎这里已经是最后的火势了,方鼎稍稍躲一下还是能应付过去的。

  前面的鬼爷他们可是痛苦了。

  在方鼎的眼前已经是一片腾空的火海,也不知道怎么了,整一片空间都是火势,熊熊燃烧,火势还不停地蔓延,烧红了整个通道。鬼爷他们全部躲在一个角落里,几个没有来得及的已经死在了鬼爷的枪下。

  “踩掉火把,踩掉啊,混蛋。”鬼爷骂着,几个人赶紧将自己手里面的火把给踩灭。

  看着鬼爷他们手忙脚乱的样子,方鼎嗅了嗅,他明白了。

  在这一片空间里面漂浮着一层很浓重的磷。

  磷在遇到火后自然会烧起来,所以鬼爷他们一群人举着火把往这边来的时候,火把上的火苗遇到了堵在这一段通道里面的大量磷质,火势一来,引火烧身,磷是大量燃烧,可不简单了,看这火势不把人烧死才怪。

  鬼爷还算机灵,第一声火势爆裂的时候就察觉出来,要不是他急叫一声,只怕自己的这些手下都遭殃了。谁会想得明白这里面会聚集了那么多的磷质。

  方鼎嗅到了这里面的磷燃烧后的味道后,那真是幸灾乐祸,古墓里面凝聚了大量的磷质磷脂,这还算是很少见的。鬼爷他们这一次遭遇上,那真是防不了,火把一到,遇到了漂浮在墓道上空的磷质磷脂,那也只有看着大伙扑灭自己。

  怎么会在这一段墓道里面凝聚了那么多的磷质?

  看着火势蔓延,毕竟火把已经被踩灭,火势散开之后就慢慢减弱了。

  “打手电筒,继续往前面去。”鬼爷吩咐道。

  几道光芒飞出来,鬼爷的几个手下亮出来几把手电筒,这些都是日本人的东西,他们本来还不会用的,毕竟是观念保守。这一次,火把不能再用了,如果再遇到这样的磷质大量存储的墓道就不好了。手电筒代替了火把,这时候,随着磷火变得弱小,鬼爷他们又开始往前面走去,一路上可没少大骂特骂。

  等鬼爷他们往前面走去一段时间后方鼎才走出来,漫天都是烧焦味,还有一股恶心的磷焦味。方鼎看着因为满身被火燎烧、给鬼爷枪杀的那几具尸体,真是丑陋不堪,这里面怎么会凝结那么多的磷呢?方鼎在脚下踢了踢,踢开地上的几块石头才知道这里面埋藏了大量的尸体,方鼎伸手去摸了摸,这些尸体还挺完美的,至少还没有腐烂全。

  方鼎这一下子又用力踢开这段路面的石头,虽然火光不大,方鼎还是看得清楚,这段道路里面埋着大量的尸体是不假。虽然没有鬼爷他们的蜡烛,这段墓道里面还留着一丝丝磷在燃烧,就着这些磷燃烧时候的光,方鼎从地下扒出来一具尸体察看了一下,以他的经验而言,这些尸体死得也不是很久,估计在一两年之内。

  “难道这些都是师父带来的人吗?”方鼎寻思。

  李金手最近一次来“杀神之穴”,是那个控制了李金手的大军阀威逼他的,那个大军阀好像也知道李金手知道“杀神战甲”的下落。所以叫李金手带人来,结果只有李金手一个人回去,后来自己的几个好兄弟被杀害,自己也因此被砍断双腿。那一次他没有在场,就是因为他带着那个大军阀的人马往“杀神之穴”来。

  “可是,这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这些尸体还比较新鲜,嘿嘿,如此说来,在师父来过之后还有人来过这里,会是谁呢?这个人带来那么多的人都死在这里吗?”方鼎慢慢考察着,他得弄一个明白,不然,这个凶险万分的古墓可是会要了自己的命。

  方鼎最后还察觉到这些尸体是搬运过来的。

  也就是说是有人故意将那么多的尸体搬到这一段墓道,而这些尸体会生产磷质,尸体积聚在一起,产生的磷质就会越多,磷质多了后就凝聚起来漂浮在这一截墓道里面。这样对付举着火把进来盗墓的盗墓贼就是一个很好的袭击和防御。

  这样的想法方鼎还是第一次遇到。

  也不知道是谁在有意保护这么一个墓陵?方鼎还是找不到一点的蛛丝马迹,不是自己的师父李金手,那会是谁呢?方鼎真是不能明白,看着这一条道路上的尸体,面部都腐烂得差不多,认是认不出来的,方鼎很是纳闷。

  看着最后的一丝磷火即将熄灭,方鼎赶紧往前面跑过去。

  因为遇到这样的状况,鬼爷他们已经不敢再用明火。

  所以鬼爷他们走过的地方没有再留下蜡烛,而是黑漆漆一片。方鼎可得要加紧脚步跟上才是,不然可又要进入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了。带着一肚子的疑问,方鼎随着墓道快步跟上来。前面的鬼爷一伙还在往前面走去,隐隐约约的还有点光,手电筒的光看上去比火把好得多了,想想,如果鬼爷他们一进来就按照日本人的方式用手电筒的话,那也不至于遇上刚刚那一场磷火大烧。

  说来也没什么,上一次在狼侯墓东野风带队的时候就没有用到手电筒。

  方鼎也管不着了,看着鬼爷一伙进入一个门道后,他就飞快地跑上来,可是当他进入鬼爷他们进入的那个门道的时候,鬼爷这一伙人已经不知道往哪个地方去了。幽幽暗暗,方鼎进入这个墓道里面后,这里面居然出现了一个双孔门,也就是一个门两个孔的构造,一左一右,鬼爷他们进了哪一个墓道?方鼎在这两个墓道前逗留了一下,因为黑不溜秋的,完全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出路。

  当他没有办法的时候,一个门道里面突然亮出来一道光色,好像有个人从里面走出来。这个人拿着一把手电筒,光芒四射,摇摇晃晃,人影很快就出现了,方鼎这时候那真是大喊“菩萨保佑”了。眼前这个人就要从左边的那个门道里面走出来,方鼎赶紧躲到门道的一边,只听这个人喃喃骂着:“每一次都是我放风,真是气死了,我到底哪一点不如人了?唉,本来还想看看那个玩意长个什么样子,看来是没有福分了。”

  这个人好像是出来放风的。

  看样子鬼爷他们就要找到安置“杀神战甲”的地方了。

  这个人还在埋怨,一步一步走出来,手电筒的光摇来晃去。他可是万万想不到在门外边已经藏着方鼎,他一步跨出门道的时候,方鼎已经飞身扑过去,用手枪对着这个人的胸口说:“别动,不然我杀了你。”

  这个人还以为是见鬼了,眼看就要惊叫一声,看到是方鼎的时候,那一声只叫了前半下。门道里面的人听到他的前半下,不由得问道:“喂,怎么了?”

  方鼎伸手夺过那个人的手电筒后就将光芒照射在自己手里面的枪上。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这个人还算识相,他这么一回答,里面的人哈哈大笑。

  方鼎嘿嘿一笑一个重肘就把这个人击晕,然后将他拖到一边。有了手里面的这支手电筒,方鼎办事就容易多了。他拿着手电筒,手里面的枪也没有放下,鬼爷已经开始放人出来放风,想必离古墓的墓腹很近了。

  方鼎匆忙地要往左边那个墓道里面去,刚刚要走进墓道的时候,一块石头竟然将他给绊倒了。他拿着手电筒照射过去,居然是一块石碑,他吐了一口气,靠近看了看,上面的文字歪七歪八的,完全看不出是什么意思,比蝌蚪文还难看。他想如果白夜游在就好了,白夜游对古代文字还是挺有研究的。对于方鼎,看不懂就看不懂了,拿着手电筒就要往门道里面去的时候,有个人叫住了他:“方鼎,是我。”

  一个女孩子的叫声,方鼎身子颤了一下,不由得四周看了一眼,刚刚这一声若有若无,幻觉吗?方鼎看着四周,完全没有人影,明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方鼎傻了,手电筒四周围照射了半圈,这时候前面有一道光芒射过来,一个人影走了出来。

  “谁?”方鼎心里面一颤,问道。

  “纪香,我是纪香。”那个人回答,两道光芒照射到一起的时候,方鼎的手电筒射到了纪香,纪香的手电筒也照在了方鼎整个人的身上。

  看到纪香的时候,方鼎可是纳闷了,等纪香来到自己的面前,马上就问:“你怎么来了?小哲郎不是把你送走了吗?”

  “我不可以来吗?”纪香眨眨眼睛问道。

  “就你一个人吗?”方鼎很是意外。

  纪香点点头,说:“小哲郎是要送我回去,可是我又逃出来了。我想了想,我一定要进来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在这里碰到你真好,方鼎。”

  “一点也不好,我说你怎么那么大胆!你一个女人,你,你真是厉害。”方鼎是无语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纪香会跑到这里面来。

  “我可以帮忙的,我从良了。”纪香好像想留在方鼎的身边。

  “真的是你一个人吗?”方鼎还是不相信这一点。

  “真的是我一个人,我身后真的已经没有人了,再说我也不再为日本人做事情了。”

  “给我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方鼎还是不肯。

  “因为小哲郎死掉了。”纪香很是痛楚地说道。

  说到小哲郎的死,方鼎的心里面就没有什么说法了,看着纪香,说:“我想,你跟小哲郎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为什么?”

  “都他妈的一样地傻。”

  “我知道,小哲郎是被东野风他们杀死的,还有他的部下。”

  “你这样的理由完全说服不了我,你换一条吧,不然的话就给我回去,我可不想拖延时间了,鬼爷就要找到‘杀神战甲’了。”方鼎很紧急地告诉纪香。

  “那这个呢?”纪香突然从后面拿出一支手枪对着方鼎。

  方鼎傻了,笑了笑,说:“你可不要乱开枪,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那你还会拒绝我吗?”纪香又把手枪指着自己的脑门。

  “好了,好了。”方鼎快步上来一把夺走纪香的手枪,说,“你别傻了。”

  “你这个样子就是答应咯,我们一起去对付鬼爷吧。”纪香笑遂颜开,眼睛汪汪灵灵地看着方鼎。

  方鼎真是拿她没有任何办法,点点头,说:“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面是怎么想的!是想为自己的情人报仇吗?我看啊算了吧,你真的没有那个能力。”

  “这个先不说,我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我可不想听到任何的好消息。”

  “那块碑文上面的字我兴许会认识。”纪香盯着方鼎看不懂的那个碑文说。

  “你一个日本大学里面毕业的人才,认得那些字有什么了不起的。”

  “难道你不想知道这里面的内容吗?”纪香说完,方鼎心里面真是有点痒痒了,他看着那块写满了一堆不知道是什么文字的碑文,他是很想了解一下,可是面对纪香好像自己又不好意思。纪香看到方鼎很困窘,笑道:“那些是秦国的小篆。”

  “好吧,好吧,烦死了,你来看看吧。”方鼎好像不想认输也不可以了,但是给纪香这么压着,他心里面多少有些不爽。看着纪香那么死缠烂打,他就无所谓了,干脆让纪香好好翻译翻译那些稀奇古怪的什么秦国小篆。

  “呵呵,方鼎,没想到啊,你一个夜月社的老大会是一个文盲。”纪香走过来,走到那块碑文的面前还是忘不了要消遣消遣方鼎。

  “我小时候不喜欢念书,文盲就文盲,书读太多也不见得是件好事。”方鼎很没有味道地说着,他哪里是念书的料?这个他自己心里面清楚着呢。

  “你生气了吗?”纪香问。

  “生气什么?有什么好生气的?你说碑文吧,里面写的是什么意思?”方鼎低下头再仔细去看看那块碑文,就是眼睛睁到最大还是不懂那些字是个怎么回事。

  “那好,我看看先。”纪香一边看着一边伸手将半边埋在地下的碑文抽出来。方鼎也闲不了,伸手帮忙将埋下去的半块碑文挖上来。这块碑文还是蛮大的,长度都有方鼎一人之高了,看着这块大墓碑,应该是一个墓碑吧,在方鼎的心里面是这么想的。

  把整块碑文挖出来后,方鼎手脚麻利,这样的事情做多了熟能生巧,不一会也就可以了。整块碑文出来后,纪香就拿出一个放大镜来察看,一字一字地在脑海里面对着,方鼎看到她这么专业,有备而来吗?方鼎想不通这个女人到底是个怎么回事,看纪香观看得那么地认真,他自己都沉迷掉了,看着这里面的满篇长文,他也越加地想知道是说什么。不一会儿,纪香好像还是没有看明白,方鼎问道:“喂,别跟我说你不认识。”

  “我看出来了。”纪香抬着头看着方鼎说。

  “看出什么来了?”方鼎问。

  “这里面果真是埋着‘杀神战甲’,我还以为搞错了。”纪香说。

  “喂,这里谁都知道是埋着‘杀神战甲’的了,鬼爷他们都先进去了。”

  “这块碑文不是再一次验证了吗?这里真的有‘杀神战甲’。”

  “好了,你就看到这个吗?”方鼎不耐烦了。

  纪香看着方鼎,摆摆手,然后告诉方鼎有关于这个“杀神之穴”还有这一块碑文的里面的所述内容。

  按照纪香的说法是,碑文是属于秦国的碑文,这块碑文所建立的时候是秦国大一统后的第三年,而且是秦始皇亲口下令建造的。也就是说这个“杀神之穴”乃是秦始皇一手打造的。为什么要建造一个“杀神之穴”在这里面,这个跟这个古墓的墓主“杀神”白起有关。

  当年“杀神”白起在“长平之战”里面坑杀了赵军几十万人,这个血腥之地便是如今的“杀神之穴”所在地。那一场大战,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不是每个人都敢去想象的,几十万人的屠杀,那真是尸骨如山,血流如河。

  经过这么一战,秦军大大地削弱了赵国,也给秦国后面的大一统建立巨大的优势。

  “杀神”白起死后,这个地方就成了一个含冤之地,冤鬼丛生,阴气阴翳,鬼泣盛行。在这一片土地上的百姓生活得那真是一日不如一日,有传言还说有鬼魅出来祸人。这个杀场,这个屠宰场,不管怎么说,形成这样的怪事也不在话下。白起当时不曾手软,下令就杀,只是他可没有想过后果,死掉那么多的人,这个战场注定是一个厉鬼横行、恶魅飘荡的地方,所以到了秦国大一统的时候,这里面已然是森罗地狱一般。

  那时候部分生活在这一片地方的人们都饱受这里面的不祥之物的干扰,生活那真是日不敢出门,夜不敢入梦。

  在当时,这个地方的官员就给当时的秦始皇报告了这个古战场遗留下来的这些诡异之事。在当时,还真没有什么人相信这发生的一切,官员被取笑,但是,那个官员在朝廷上当场剜心来表明的的确确发生了不祥之事。

  鬼魅惑人,鬼魅害人,这些事情或许只是徒增笑耳。

  后来的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据说在一个夏天的夜里,住在这个地方的百姓突然间得了瘟疫一般,接二连三地死掉,而且死相怪异,身体总会是残缺不全,不是掉了胳膊就是少了五官,那时候真是人心惶惶。一下子出现了这么严重的死亡事件,很多人都搬离这个地方,在当时,震惊朝野,之前不相信那个官员所说的人都默默注视到这个地方,始皇帝自然也关注起来。

  当时,始皇帝派出了无数的术士到这里勘察,看看是否出现什么鬼怪。结果无一复还,都莫名其妙地死掉了。

  始皇帝龙颜大怒,国家刚刚统一,就出现这样的怪异事件,可以说是不祥之兆。所以当时始皇帝召集了所有的术士进行研究该如何铲除这里面的灵异,经过多番的研究,终于有一个术士提出了一个方案,那便是将“杀神”白起的衣冠埋于此地,利用“杀神”白起的战魂来镇压这些不祥之物。

  在那个术士的心里,为什么“长平之战”的古战场出现这样的凶兆?自然是当年“杀神”白起惹的祸。白起杀人太多,完全不顾后果,人杀了是没有了,可是人死后呢?几十万的赵军地狱可是收不起,所以都变成了无主孤魂。这些无主孤魂集结起来,那便是一股阴森之军。

  再说,事过多年,“杀神”白起已故,而秦国壮大了,灭了赵国,这些无主孤魂更无辜了,还变成了亡国之孤魂。它们看不得秦国得天下就开始出来作祟,扰乱民心,欲以毁灭秦国的大一统,这样的鬼怪事件可不是没有来由的。按照那个术士的说法,很多人都点头认同了,而始皇帝也认为是这些原本属于赵国的军队死后都要破坏自己的大一统,听信了这个术士的胡诌谬言后,他更是容不得这些鬼怪存在。术士这时候便进言告诉始皇帝只要将“杀神”白起请出来就可以镇压。

  话说白起已经死去多时,术士最后只有说是将“杀神”白起的坟墓搬移到“长平之战”的古战场。但是“杀神”白起是受人仰慕的大将,至少在秦国里面还是具有崇高地位的,要移动白起的坟墓那是冒犯了“杀神”白起的威名。所以经过再一轮的商量,只能是在“长平之战”的战场遗址里面打造一座白起的衣冠墓。

  也就这样,追随白起多年的战甲“杀神战甲”也就随着“杀神之穴”的建造被移到这边。一心利用“杀神”白起的威慑力来镇压妖魔鬼怪的始皇帝为了建造这个“杀神之穴”可真没少费力气,动员了当时最好的一批工匠。

  始皇帝始终相信解铃还须系铃人,“长平之战”是“杀神”白起的大手笔,现在被杀害的几十万魂魄要出来捣乱,自然还得将“杀神”白起调遣过来镇压。在始皇帝的心里面,对于这一股古怪的势力,他还是不敢小觑的。

  话说还真如愿了,“杀神”白起的衣冠墓建立后,白起的铠甲“杀神战甲”入墓后,一切都太平了。这个地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古怪的事情,一时间,那股阴暗的氛围渐渐消散,这块地方很快就风调雨顺,连年丰收,土地肥沃,五谷丰登,六畜兴旺,还成为了秦国当时最主要的粮食生产地之一。这样的效果还真是不敢想象,但是,鬼魅作祟的阴影还在,为了不让人知道这件事情,这件事情还没被载入史册,主要的还是始皇帝生怕被谁知道了盗走“杀神战甲”将镇压着鬼魅放出来祸国殃民。

  就这样一个大型古墓“杀神战甲”在始皇帝的手上完成。也阴差阳错地建造了一座“杀神”白起的衣冠墓。也就在那时候,享誉先秦,被视为先秦三宝之一的“杀神战甲”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而古墓里面的这一块碑文便是当时为何建造这个“杀神之穴”的过程,虽然是用小篆写出来的,考古系出来的纪香还是将整个过程看明白了。

  移一移坟墓就可以让一个鬼魅横行、流年不利的地方变成一块宝地,这样的故事让方鼎很无语,不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点也不算什么。他听着纪香讲述的时候,完全把中间的那个术士的建议当做是胡说八道。不过想想,“杀神战甲”没有出现在白起墓里面,而是落在“杀神之穴”里面,这一点还真有点匪夷所思。

  纪香把整个碑文的意思告诉了方鼎之后就说:“方鼎,你觉得有意思不?”

  “还行,嘿嘿,那个‘杀神’白起还真是天上的镇鬼辟邪大王。”

  “那你会相信那些年发生的灵异事件吗?”

  “我会信吗?嘿嘿,不过也难说,死了那么多的人,只怕当时在场看的人都吐出胃水来,那些凶残的刽子手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生存下来的。如果是我我一定怕得要死,杀了那么多的人,只怕一辈子都要在忏悔里面度过了。”方鼎苦笑。

  “可是真的有这样的一座坟墓。”纪香四周打量着古墓说。

  “呵呵,那好吧,我就要看看这里面有什么凶险鬼怪,看过了碑文我也知道了这里面发生的事情了。这些年来,我师父李金手为了找到‘杀神战甲’、找到这个地方也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血,我想,这里面一定发生过许多说不得的事情。”

  “是啊,何尝不是呢?”纪香怨怨地说着。

  看着她好像有什么心事,方鼎拿起手电筒站起来往前面的门道里面照射了一番后,说:“我们走吧,‘杀神战甲’可不能落入鬼爷他们的手里。这里面我不管是谁建造的,也不管是谁的坟墓,我只会说,我会尽力将‘杀神战甲’保护好,不会让它流失海外。”

  “嗯嗯,我陪你一起去,我也不会放过鬼爷的。”纪香愤愤地说。

  “怎么?想着给你的情人小哲郎报仇吗?”

  “这只是其一。”纪香咬咬牙说。

  “呵呵,你心里面的仇恨还真不少嘛,嘿嘿。”

  “其实,你也不要管我太多了,你让我跟着你就是了。”

  “那可不成。”

  “为什么?”

  “我答应过小哲郎要照顾好你的,你死了我怎么办?我就食言了。”

  “小哲郎跟你说的吗?”

  “不瞒你说,小哲郎是我开枪打死的。”

  “你吗?”

  “在我来到的时候,他就快要死掉了,我不给他补一枪他会很痛苦。你知道吗?他死前一直叮嘱我要我保护你,照顾好你。”

  “小哲郎他对我太好了,其实他本人也不是很坏,他说他没有杀过一个中国人的。”

  “我知道他是个好人,嘿,你也是一个好人。你们两个情人真是好啊,我就不好了,嘿嘿,刚刚才知道她那么喜欢我,她就没有了,不见了,消失了,飘走了。”

  “那个游击队的女队员吗?”

  “她死掉了,我如何也想不到,我真是恨死我自己了。”

  “你不用太多地自责的,我想,他们都会好好的。方鼎,这些也不能怪罪于你。”

  “我知道,所以我不能让她白死了。”

  “嗯,我就希望你有这样的斗志。”

  “那你说说,说说你的事情。”

  “什么事情?”

  “你跟东野风之间的事情。你不能再隐瞒了,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三番五次不让东野风死在我的手里?他是你老表吗?”

  “这个吗?”

  “怎么?现在咱俩都是一无所有的人,你还舍不得告诉我吗?”

  “是啊,我们俩都是一无所有,那好吧,我跟你说了吧,我是共产党员。”

  “共产党员吗?怎么会去保护一个日本人的命?噢,你是玩地下的那种,卧底、特工、间谍、情报员。”说到这一点方鼎那真是大吃一惊,他还真想不到这一点,看着嫩嫩的纪香,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共产党嘛!不过看纪香的表情,似乎不是在欺骗自己。

  “你自己也知道的,东野风控制了整个大西北的盗墓计划。在安腾的‘疯狂盗墓’计划108个小分队里面,东野风是安腾最看好的一个部下,而且大西北这个地方的财富真是不可限量,在东野风到来之后,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古墓遭到他们的破坏。”

  “这个跟你有什么关系?”方鼎无语,阻止东野风他们盗墓计划的应该是夜月社。

  “当然有关系,我们可不想东野风盗窃的文物流失。”

  “你们吗?嘿嘿,想不到你们也开始行动了,看来并非是我夜月社在孤军奋战。”

  “你们属于民间的爱国组织好不好!”

  “那你们呢?”

  “我是国民军驻西安军部里面的工作人员,同时也是一名共产党员。”

  “哇哦,你同时还是日军军官小哲郎的情人,嘿嘿,身份还真是花哨。”

  “工作需要,只能这样。”

  “理解,理解的。哈哈,我要是也有那么多的身份就好了。”

  “你身份也不错啊,白天是小混混方鼎,晚上则是变成了盗墓贼方鼎。”

  “好了,不说这个,说说正题,你们国民军西安军有什么指示吗?”

  “我们自然跟你们夜月社差不多,坚决打击东野风这一伙人,而且,发誓保护国家宝藏,不让国家的任何一件文物流失海外。”

  “呃,口号不是一般地响亮,可惜你们没有做到。”

  “这个,呵呵,也只能说日军暂时过于强大,我们没有足够的能力。而且东野风他们这些舶来的盗墓贼相当地狡猾,不容易对付。”

  “这倒不一定,不瞒你说吧,东野风已经被鬼爷枪决了。”

  “什么?”

  “嘿嘿,你很失望吧?哈哈,鬼爷比东野风更难对付。”

  “想不到,那在墓穴里面的岂不是只有鬼爷他们?”

  “你说呢?”

  “东野风死掉的话,这下子就不好了。”

  “怎么?坏大事了吗?”

  “我们查到东野风这些年来所挖走的文物还没运出西北,而是收藏一个我们找不到的地方。那一批文物据说还是东野风刚刚进入西北进行‘疯狂盗墓’计划时候就积存下来的,如果真的是那个样子的话,这一批文物可真是价值连城。”

  “有这种事?”方鼎对这个感到深深地意外。

  “是的,我们查过了。东野风一伙在西北地区进行过无数次的盗墓行动,最猖狂的还是数前年,连续挖走了十几座大型的汉唐大墓,这里面的文物可真是想都不敢去想,只能说每一件都会是至宝。还有一点奇怪的是,东野风他们并没有将这些文物运输出去,而是囤积起来,虽然不明白他们在干什么,我们查过不少的汽车进出,真的没有发现东野风他们有过重大的运输行动。可以说,这批文物还在西北地区,只是东野风他们相当地狡猾,我们追查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半点的蛛丝马迹。”纪香很遗憾地说。

  “东野风他们行踪飘忽不定,想摸清他们的确很难,要不是他们来找我去帮他们,我还真不知道他们藏在何处。这样说来,军部里面派你出马了?”

  “没错,他们看中了我跟小哲郎的关系。”

  “所以你靠着小哲郎的帮忙进入了东野风的盗墓小分队。”

  “是的,那时候,东野风他们需要一个可以甄别文物的专家,我通过了他们的考验。”

  “是小哲郎的缘故吧?嘿嘿,我记得小哲郎的官位比东野风高得多。”

  “那又如何?小哲郎还是给东野风杀害了。”

  “好吧,那你还没有找到那些文物的收藏地吗?”

  纪香摇摇头,说:“没有,东野风对我的提防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理解,你毕竟不是日本人。再说,东野风他们是做盗墓的,而且还拥有那么多的文物,他们不得不小心翼翼。好吧,我算是明白了,你那么拼命保护东野风是为什么。”

  “如果找到了那批文物,那真是我国之大幸了。”

  “这件事我还真没有听说过的,不过,看你的样子,好像只有东野风才知道这个藏宝地的位置吗?没有其他的人知道吗?”

  “不知道,我们只锁定东野风,像这样的文物,日本人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

  “明白了,可惜东野风死掉了。”

  “是啊,现在看来我们还得从长计议了。”

  “好了,你别想那么多了,把这一次的‘杀神战甲’先保护好才是最主要的。”

  “嗯,必须的。鬼爷跟安腾蛇鼠一窝,都不是好东西,而且鬼爷他,他是个混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一定。”纪香好像无比地憎恨鬼爷,好像有血海深仇一般。

  方鼎隐约感觉到纪香对于鬼爷的愤恨还在自己之上,他看着纪香,说:“鬼爷是很可恶,这个人心狠手辣,诡计多端,我落得这样的下场都是拜他所赐,这种人真是天地不容。你放心吧,我在这里一定不会让他能活着出去。”

  “方鼎,我干脆跟你说了吧,鬼爷是我的杀父仇人。”纪香哽咽了一下,眼睛里面滚滚泪星。方鼎这时候不由得停住了脚步,这时候他们已经走进了那个门道里面很远的一段路程,一路上有说有聊的,也算互相进一步认识。

  “杀父仇人吗?”方鼎诧然问道。

  “我之前跟你说我是沿海人,其实我不是,我是西安人,我的父亲便是大名鼎鼎的西北盗墓之王纪太岁。”纪香抹了一把泪水说道。

  方鼎更是傻掉了,纪香嘴巴里面的这个“纪太岁”可是一个传奇人物,至少在西北一带是,一直被誉为盗墓之王,是盗墓界里面辈份相当高的一个盗墓贼,在大西北的盗墓圈里面纪太岁无处不是传奇,即便是方鼎的师父李金手也不能比肩。可是方鼎清楚的是这个纪太岁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的,不过,纪太岁出不出现那真不是一般人可以知道的,在盗墓界里面大多也只能在耳朵里面听到关于纪太岁的故事。

  纪太岁是西北盗墓界的霸主,这个不用说的,就是底下干活的人也有几百号,是一股很强大的盗墓团伙,曾经称霸一时,还号称是“无墓不盗,无洞不下”。强盛时期的纪太岁那真是无人比肩,后来因为年事高少盗墓就渐渐被淡忘了。

  “你不会跟我说真的吧?”方鼎有点不相信,纪太岁会有这样美丽的女儿吗?盗墓贼的女儿长得这般的水灵,那真是有点难以置信。在方鼎的印象里面,纪太岁可不是一个英俊潇洒的人,众口之下的纪太岁好像是一个长得很丑陋的男人。

  “你说我有骗你的意思吗?”纪香被方鼎的置疑闹得不是很惬意。

  “谁知道呢?做纪太岁的女儿,那真是不知道怎么说。”

  “纪太岁的的确确是我的父亲,但是我很少见到他,他也不会理会我和我的母亲,他只会给我们母女俩钱。我知道他是西北的盗墓之王,我也知道自己是盗墓之王的女儿,但是,这些也仅仅我们心里面知道而已。”

  “做盗墓贼的女儿好像不是很幸福吗?”

  “你说呢?盗墓贼可不是一个好的行业,遭天谴,遭雷劈,遭世人唾骂。”

  “好吧,看你说得绘声绘色,我姑且相信你吧。”

  “我真的是,你不信也罢,我不会强求你来相信我。”

  “那你说说,你,你的父亲纪太岁,还有鬼爷,你们仨怎么回事?”

  “你对鬼爷了解多少?”纪香问。

  “盗墓贼、卖国贼、汉奸、混蛋,不是个好东西。”

  “呵呵,你好像很恨他,好吧,鬼爷其实是我父亲的一个部下。”

  “不会吧?真的假的?鬼爷不是一直在单干吗?”

  “他现在是单干,但是他追随过我的父亲。”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方鼎开始起兴趣了。

  “鬼爷之前是追随我的父亲做盗墓这个行业的,我父亲带着他走南闯北的,倒是给了他不少的好处。可惜的是,鬼爷这个人恩将仇报,最终还是害死了我的父亲。这个‘杀神之穴’,其实我父亲早就来过了,那时候就是鬼爷怂恿他来的。我父亲本来对于‘杀神战甲’就没有当一回事,他一直以为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纪香说。

  “看来纪太岁还是找到了这里。”方鼎沉吟着。

  “不错,那时候,李金手也在。我父亲,鬼爷,还有李金手。”

  “不会吧?我师父说他根本就不知道‘杀神战甲’在哪里。”

  “他骗你的,他那时候和鬼爷一起带着我的父亲进来的。”

  “可是,鬼爷不是已经知道了‘杀神战甲’的下落吗?他这一次何须还那么地辛苦呢?还要利用东野风来将我控制住。”

  “那我就不知道了。”

  “那‘杀神战甲’呢?还没有被盗走吗?”

  “你说呢?”纪香目不交睫地看着方鼎。

  “我明白了。”方鼎其实还是不明白,他只想说,他越来越喜欢所谓的“杀神战甲”了,他想不通这一个古代的战甲能有多大的魅力令那么多的盗墓高手不敢拿走。

  “我父亲他们不但没有拿走‘杀神战甲’,而且还不惜保护它。”

  “怎么说?”

  “难道你进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他们留下来的痕迹吗?”

  方鼎这时候才想起那个堵起来的石壁阻碍了整个通道,还有那一段漂满磷质的墓道,想到这些,方鼎看着纪香,好像纪香说的蛮有道理的。他问纪香:“那你父亲是什么死掉的?这个跟‘杀神之穴’有关吗?”

  “我父亲没有死在这里,是差一点就死在这里而已。”

  “这个又怎么说?”

  “两年前我父亲再一次找到了这里,那时候也是鬼爷带来的。父亲本来不想来的,因为鬼爷激怒了他,我父亲是一个不服输的人,所以为了证实自己还可以找到这个地方,他出山了,带着自己的旧部来到了恐怖谷。”

  纪香说的时候,方鼎心里面闷住:“这里很难找吗?”在他的记忆里面,李金手说过“杀神战甲”会出现在一个雾气很浓的地方,一个飘满了雾气令人摸不到方向的地方,那个地方你只要去过一次,第二次来的时候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那个地方了。可以说这样的墓陵利用了大量的雾气来迷惑住过往的人,雾气会让你迷失方向,即使你找到了你的目的地,下一次你再来的话,未必还是这个地方,云里雾里,利用独特的气候所形成的墓陵的的确确是一门很深奥的工艺。

  但是“杀神之穴”并没有出现大量的雾气流动。

  方鼎心里面真当是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按照纪香的说法,好像纪太岁对于“杀神之穴”相当敏感。鬼爷早就想得到“杀神战甲”,只是虽然来过一次“杀神之穴”,但是那一次谁也没敢拿“杀神之穴”里面的东西。而后来,鬼爷诚心要去抱安腾勇夫的大腿,投其所好,想给自己一个好的地位,但是他没有找到“杀神之穴”的位置,所以只有去求纪太岁。可惜的是,纪太岁并不想再一次侵犯“杀神之穴”,拒绝了鬼爷后,鬼爷便利用激将法,后来纪太岁只好随着鬼爷再一次进入“杀神之穴”。那一次,发生了什么?方鼎只好来问纪香:“纪太岁真的再一次找到了这里?那纪太岁还真不愧是盗墓之王。”

  对于利用雾气来建造的墓陵,可以接连找到它们的话,这样的盗墓贼那真是神了。

  很多盗墓贼对于这样的古墓是不怎么感兴趣的,一来浪费时间,二来搞不好还不遇到不测。谁喜欢到一片大雾里面跟鬼魅玩捉迷藏?

  “是的,我父亲那时候虽然已经发誓不再盗墓,可是这个鬼爷那条三寸不烂之舌还是说动了我的父亲,激起了我父亲的心志。可是我父亲哪里知道那时候的鬼爷是一心为了‘杀神战甲’而去的,鬼爷觊觎‘杀神战甲’,找到了‘杀神之穴’后,他哪里会放过同行的人?他带着他的人将我父亲的人都杀死了,而我父亲则是利用这里面的机关赶走了鬼爷他们。我父亲对于这里的建造是相当地熟悉的,对于墓陵的构造我父亲是过目不忘,所以父亲来过一次这里后,第二次没有让鬼爷捞到便宜拿走‘杀神战甲’。”

  “好吧,那外边那些尸体?”

  “是的,那就是我父亲的手下,他们都是被鬼爷杀死的。我父亲为了不给鬼爷再有机会进来,将他们的尸体堆积起来,然后产生的磷质漂浮在外边,只要鬼爷他们举着火把进来就会被大火活活烧死。还有,外面的那堵墙也是我父亲自己一个人完成的。”

  “真是想不到鬼爷是这里面的常客了。”

  “是的,只可惜他还没有被杀掉。”

  “鬼爷对于寻找‘杀神之穴’看来还是不怎么在行,这一次他找到了我师父他的师兄。呵呵,他会这样对待我,看来也是害怕我师父已经将‘杀神战甲’的事情告诉我,害怕我捷足先登,可是他明明可以叫东野风杀掉我的。”

  “鬼爷做事情,只怕只有鬼魅才猜得透吧。”

  “这一次鬼爷看上去是志在必得了。”

  “我们绝不可以让他得逞。”

  “那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嘿嘿,别怪我多嘴了。”

  “他从这里出去后,后来又给鬼爷逮到了。那时候鬼爷带来了小鬼子,他们一伙人把父亲给害了,鬼爷对于‘杀神战甲’不得到不罢休。我父亲宁死不屈,也这样被他们给杀害了,跟你说吧,我混进了东野风的盗墓小分队后,日夜跟在仇人身边,我心里面真是难受无比,每一次我都想出手枪杀了他们。”

  “呵呵,识字多的人就是不一样,要是我,早就开枪了。”

  “方鼎,那我们这一次有把握吗?”

  “那要看看是遇到什么情况了。”

  “这里我不懂,我也没有听我父亲跟我谈起过,所以对于这里面,我可是不熟悉的。以前我的父亲一旦听到‘杀神之穴’或者‘杀神战甲’等名字,就会变得沉默。”

  “难道这里面真的跟秦朝的时候那样地恐怖吗?”

  “我不知道。说真的,我父亲和你师父都是颇有名望的盗墓贼,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么爱护这个古墓。我在想,如果我们拿走埋在这里的‘杀神战甲’后将会发生什么?”

  “十几万赵军的冤魂就得以释放,然后肆意杀戮。”

  “可是我想不通,为什么死去的‘杀神’白起还要忠心耿耿?”

  “白起不是秦国的大将吗?”

  “你知道白起后来是怎么死掉的吗?”

  “战死吗?病死吗?累死?”

  “不,功高震主,是被秦国的国君下令自杀的。”

  “啊,那他岂不是很冤枉咯?立下那么多的大功,最后居然落了这么个下场。”

  “历史里面的那些是是非非,真是无聊透顶。好了,反正我是不会信那些鬼话连篇的,前面好像要到尽头了,怎么还没有看到鬼爷他们?”纪香刚刚说完的时候,两个人正好从墓道里面走出来,一出来就被眼前所震撼到了。

  鬼爷他们已经不知去向。

  但是眼前,已经不再是窄小的墓道,而是一处宽大的墓穴。这个墓穴高大不说,最诡异的还是摆在眼前的那些陶俑,竟然布满了各种各样的陶俑,车马炮、将相卒,完全是一个大型的兵马俑,这些陶俑利用很粗狂的刀法雕镂着人物的衣衫相貌,个个看上去狰狞可怖,犹如厉鬼一般,纪香刚刚看到的时候吓得都躲到了方鼎的身后。

  列阵而立的兵马俑,看上去足足有上千个,高大如一,只有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但是都逃不出狰狞之相,如夜叉鬼,如罗刹鬼,看上去就好像是一支地狱里面出来的军队,一个个阴森恐怖,骇人耳目。一时间,这里面传来一种呜呜的怪叫,像是有人在哭泣,这样的声音实在令人心生畏惧。

  诡异的兵马俑,哀怨的鸣叫,这样的状况,如果没有一丝的经验,方鼎他们俩只怕已经吓得半死。看着这些鬼模鬼样的兵马俑,然后再往兵马俑后面一看,才看到有一排空心的陶管挂在墓穴里面,稍有微风吹过去,便会奏出呜呜悲鸣。

  明摆着就是装神弄鬼了。

  恐怖谷外面的风声岂不是比这里面这个陶管发出来的幽幽哀怨恐怖得多吗?看着纪香当时吓得一愣,方鼎那真是忍俊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