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手记第三章 诡墓

  毛虎一声惊叫,他已经从自己发现的洞穴里面爬出来。他手里面拿着一根骨头,还有一块粘满泥巴的铁块状牌子,一出来就叫着自己找到了。白夜游赶紧过来,毛虎把那块铁块状的牌子递给他,他思量一下,然后在牌子上轻轻推敲,说:“这是青铜器呀。”

  方鼎和大侠也从他们自己挖下去的洞穴里面爬出来。

  “真货咯?”方鼎问。

  “看质量,这个青铜牌子都在商周时代的了,上面还有不少的饕餮纹。”白夜游说着。

  “怎么说?”方鼎再问。

  “这个饕餮纹又叫兽面纹,你们看看,这块青铜片上面的纹理,像不像一头凶兽?”在大家都点点头的时候,白夜游继续说,“饕餮本来是上古时代诸多猛兽的集合,长得脑袋特大,嘴巴也很大,贪吃,见到什么都吃,食欲那是空前绝后。后来被古人拟作了青铜器上的纹理,一般以动物猛兽的特征出现,有目纹、鼻纹、角纹、眉纹、口纹、耳纹等几种样式。饕餮纹凶猛庄严、结构严谨、制作精巧,乃是商周时代青铜器中的精品制作,代表了青铜器制作的最高水平。如果这一次真的是商周巨墓,那咱们就发达了。”

  “毛虎,运气不错呢。”方鼎向毛虎笑了笑。

  “看看这个吧。”毛虎将手里的那根骨头丢给方鼎。

  “去你大爷的,那么脏,给我干什么?”方鼎没有去接骨头,任骨头摔在地上。他走到白夜游面前,说,“看来鬼爷那帮人还真的找到一个大墓,这帮龟孙子。”

  “是哪,商周时代的古墓,我想里面一定有大量的青铜陪葬品。这可是一笔非常宝贵的财富,要是落到了鬼爷他们的手里面,那就流失东洋了,国耻啊。”白夜游感叹着说。

  “很值钱吗?”大侠过来问了一句。

  “那不是废话吗?”方鼎拍了大侠一巴掌,又骂道,“这年头,别老钱钱钱的,日本小鬼子一日不死光光,我们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要钱干什么?”

  “方鼎,还继续往下挖吗?”毛虎问。

  “你小子傻了吗?快点去挖,总不能等鬼爷他们到来吧?”方鼎叫着,毛虎提着铲子跑到他挖的那一个洞道上,往下看了一眼。方鼎叫住他:“等一下,咱们这一次要小心一点,怎么也是一座古墓,里面的阴气一定不比其他的墓陵淡。”

  “怎么说?”大侠问道。

  这时候四个人都围到了毛虎那一个洞穴口的四周,都探着眼睛往洞穴里面看。

  “大侠,别问那么多,快去我的袋子里面把那只鸡拿过来。”方鼎说着。

  “啊?你袋子里面有个东西老在晃动,原来是一只鸡呢。”大侠惊讶道,毛虎和白夜游也忍不住看了方鼎一眼。他们不知道方鼎要弄什么玄虚,在路上的时候,他们三个就察觉到方鼎的袋子里面有活的东西,但是没有问,方鼎这时候说是一只鸡,大家倒有点失望了。

  “方鼎,这不是你家的那只天天早上没完没了地啼叫的那只老公鸡吗?”大侠从袋子里面把一只红冠金身赤足的公鸡抓出来递给方鼎,然后就问。

  “嘿嘿,还真是,方鼎,你不怕你爹收拾你吗?”毛虎看到公鸡后也调侃起来。

  “管不了那么多,我神机妙算嘛,你去给我找根绳子来。”方鼎推着毛虎。

  毛虎转身到自己的袋子里面掏出来一根绳索扔给方鼎。

  方鼎拿到了绳索和大公鸡后,绳索一摆就缚住大公鸡的一双鸡爪,然后从腰间取出来一把匕首。就着血月之光,刷地一下,公鸡惨叫,方鼎的匕首已经从鸡脖子间割过去,血溅出来,鸡毛纷飞。这大公鸡还是半死的状态,方鼎一松手,它就就地挣扎,样子看上去痛苦不堪。方鼎站了起来,说道:“恰到好处。”足下一踢,把大公鸡踢到了毛虎挖出来的那一个洞穴里面,大公鸡惨叫连连,在洞穴里面左扑腾右扑腾,然后就掉进了新挖出来的洞道和墓道的接连处。随着方鼎手中的绳子慢慢变短,可想而知,大公鸡已经带着绳子进入墓道深处。

  “方鼎,你这是干什么?”毛虎不理解。

  “就是,搞得神神秘秘的。”大侠也不解。

  “这个你们就不懂了,我这是试探性地看看这个古墓里面的凶兆,在盗墓行业里面称作是‘钓吉凶’。”方鼎一只手紧紧握着牵着大公鸡的绳子一边说。

  “钓吉凶?”毛虎摇摇头。

  “这个怎么算?”大侠问。

  “如果是大吉大利呢,那就什么都没有咯。如果是黑煞横行,那就惨了。”方鼎说。

  “怎么个惨法?”大侠紧跟着问,方鼎说得疑神疑鬼的,倒有几分吓人。

  “我们都会死掉。”方鼎眼睛一泛白,冷冷地说。

  “怎么之前没有听你说过呢?”毛虎问。

  “我知道的东西多着呢,怎么可以全都说给你们听?这是一个商周巨墓,我想,这个古墓一定邪得很,所以不得不用‘钓吉凶’的办法来试探一下。”

  “那要试探多久?”毛虎问。

  方鼎没有回答。

  “如果是出现了凶兆,那咱们还下不下去?”大侠问。

  “下,当然下,有我在,你们怕什么?不然,被鬼爷他们下手,你们说说,我们就沦为罪人了,对得起咱们的祖祖辈辈吗?我现在做这个测试,无非是想有一个准备,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嘛。哈哈,呵呵,那点邪气还能镇得住我方鼎吗?”方鼎笑道。

  “磨刀不误砍柴工吗?”白夜游在一边低声喃喃。

  “方鼎你说得真好。”大侠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说。

  “好了,上钩了。”方鼎大叫,但见他握在手里面的绳子突然一阵抽动,洞穴里面突然几声大公鸡的惨叫,声音虽然很沉闷,但是依稀还听得见。绳子一扯,一股力气往洞穴里面扯去,方鼎身子向前一轻,差点就被绳子扯入洞穴去。

  “奶奶的,什么玩意啊?”方鼎抓紧了绳子,身子往后移,像是跟洞穴里面的东西拔河一般。其余三人都往洞穴里看去,他们也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上钩了。他们看到方鼎一脸紧张的表情,心里那是扑通扑通,也不知道方鼎这个“钓吉凶”行不行。但是方鼎的话他们一向不会质疑,看状况,好像不是大吉大利。

  “帮忙啊,几位大爷。”方鼎还在用力扯着绳子的另一端,看上去相当地吃力。绳子在洞穴里面好像是被卡住了一样,任是方鼎怎么拔都拔不出来。

  也不知道洞穴里面是什么东西拖住了绳子。

  方鼎一声求助,三人慌忙过来帮方鼎拽绳子。

  几个大老爷们儿奋力一扯,绳子轻轻松松就从洞穴里面飞了出来。同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也随着绳子摔出来,方鼎大叫:“小心不要被那玩意咬到。”大家看着那团东西往他们几个砸过来,大嘴巴还张着一颗颗的尖牙,血淋淋地吐着鸡毛。几人吓得赶紧跑开。

  “噗”,那玩意最后摔在了地上。

  方鼎这时候飞跑上来,手里面提着一把铁铲奋力一拍,那玩意顿时粉身碎骨。

  “方鼎,这是什么东西呢?”大侠惊慌地问道。

  “没事,一个骷髅头而已。”方鼎回答着,三人围过来。方鼎轻轻提起铲子,铲子下面的的确确是一个长着黑色乱发的骷髅头,在方鼎大力一铲之下,头骨破碎,尖牙崩散,只有两只黑色的眼珠子在眼凹里面打滚,嘴巴上涂着腥臭的鸡血和鸡毛,看来是这个玩意嗅到了大公鸡的血腥味后才上钩的。

  “方鼎,这个怎么算呢?”白夜游问。

  “这个古墓很邪哪。”方鼎思考着。

  “里面有不祥之物吗?”毛虎问。

  大侠一推毛虎,说:“你不是看到了吗?还那么多废话。”

  “那还下去不?”毛虎转过脸来问方鼎。

  “下,不过我说好了,等一下小心一点,这里面灵气逼人,如果我照顾不到的话,就看你们自己的命了。”方鼎很认真地看着三人。三人同时点点头,跟着方鼎那么久,这一次还是第一次感到不对劲,感觉到有什么不祥,或者是会遇到什么样的恐怖。但是,方鼎并没有畏惧,他们三个对方鼎还是很信服的,如果真的有什么灵异,方鼎是不会让他们遭到什么坏处的。方鼎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今晚的盗墓行动遇到了血月,又是“钓吉凶”钓出了凶兆,但是有方鼎在,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先下去。”毛虎自告奋勇拿着一把铁锹就跃下他挖出来的那个洞穴。

  等毛虎彻底打通了洞穴和墓道之间的道路后,他叫了一声。

  “白夜游、大侠,你们两个先进去,我殿后。”方鼎说着,每人给一个袋子,白夜游和大侠两个拿着袋子就跃下洞穴爬进墓道里面去。方鼎点燃了一盏油灯,往洞穴里面探了探也跟在后面进去。

  毛虎在前面,白夜游和大侠居中,方鼎最后,四个人在墓道里面慢慢挪移。

  “看到什么了吗?”方鼎把自己手里面的油灯递到前面来给毛虎。

  “这个墓道好深啊,方鼎,还没有看到尽头。”毛虎拿着油灯在前面照射了几下,说。

  “是啊,真是奇怪,我们都进来好久了。”大侠郁闷地说。

  “继续往前面爬吧。”方鼎催着。

  “这里面的空气很闷啊,我有点受不了。”白夜游有点不行了,方鼎拉住他,说:“你一个书生,呵呵,书生就是书生,你先出去吧,大侠,跟白夜游换个位置。”大侠应了一下就收着身子让白夜游往回走,白夜游跟大侠换了个位置,再跟方鼎换一个位置。

  “方鼎,我真的不行了。”白夜游是有点呼吸困难。

  “去吧,去吧,在外面等我们就是了。这个墓道的确很深邃,再下去就怕你要晕了。”

  方鼎说完,毛虎就嚷道:“晕了,叫大侠给他做人工呼吸。”

  “毛虎,你找死吗?”大侠踹了毛虎一脚。

  “好了,别闹了,白夜游,到外面去吧。”方鼎说着,白夜游点点头就往洞道外面爬出来。这时候墓道里面就剩下了方鼎、大侠、毛虎三人,方鼎每人给了他们每人一个黑色的药丸。

  “什么东西?”大侠问。

  “没什么,吃了吧,不然等一下会窒息,这个顺气用的。”方鼎说。

  “白夜游也真是的,爬个洞也忍耐不住。”大侠吞下药丸后埋怨起白夜游。

  “你瞎说什么?白夜游只是一介书生。”方鼎辩护着,前面的毛虎突然尖叫着,方鼎爬上来问:“怎么?怎么了?”毛虎把油灯亮了亮,墓道里面倒也没有什么,地上面躺着一只已经被撕烂了的大公鸡尸体,鸡血洒了一地,鸡头甩在一边。

  大侠看到了,问道:“我说毛虎,你搞什么?一只鸡你也吓成这个样子。”

  “你们没看清楚吗?”毛虎再亮了一下油灯,灯光一晃。大侠郁闷了,问:“你不是被这只死鸡吓住了吗?那你怎么了?”方鼎慢慢挪移上来,皱了皱眉头,毛虎说:“方鼎,你说,怎么办?你说了算。走哪一个墓道?”

  毛虎说完的时候,大侠才发现前面的墓道竟然一分为三。突然间多出来三个墓道,面对三个黑幽幽的洞孔,大侠有些哆嗦了,揉了揉眼睛,还以为是眼花了。这时候,方鼎一拍他的肩膀,说:“大侠,你走第一个,毛虎走第二个,我第三个。”

  “喂,方鼎,这样不好吧?”毛虎有些哆嗦了。

  “怎么不好了?你害怕了吗?”方鼎问。

  “油灯只有一盏,我们三个人,还有我总觉得这里有点古怪,本来就一个墓道通到墓室里面去。这时候多出来就三个墓道,你说奇怪不?”毛虎说,他们之前挖的墓陵都是一条墓道,这时候倒有些转不过脑筋来。方鼎叹了一口气,说:“说你们见识短,好歹我也带了你们那么久了,这点都想不通吗?正确的墓道只有一条,有两条是假的,不要以为咱们的老祖宗很愚蠢,不会设计一些假墓道。”

  “那我们进去后怎么办?”大侠疑问了。

  “找到或者找不到都按原路返回,然后确认正确的再一起进去。”

  “那遇到古怪了怎么办?”毛虎说。

  “什么古怪?”方鼎问。

  “就是,就是死人啊、丧尸啊之类的嘛,你不是说这个古墓很邪吗?”

  “你见过那种东西吗?”方鼎再一次问。

  “见过,刚刚就见到了。”毛虎还是很畏惧。

  “那都是幻觉,幻觉,知道不?走了,走了,你害怕灯就给你,大侠,你眼力好,我的也不赖,咱们就摸黑进去看看。”方鼎一边说着,一边将毛虎推进一个墓道里面去,然后自己和大侠一人选一个墓道钻了进去。

  方鼎选择的是第一个墓道,也是最靠近自己的那个墓道,一爬进去,立马是有一股奇怪的味道熏到自己的鼻子。他赶紧屏住呼吸,慢慢摸索,虽然说墓道里面黑暗无比,但是也不算太暗,肉眼勉勉强强还可以看到一些东西。再说他在李金手那里学习的时候,练过眼功,做盗墓的,没有眼功可不行,当然,所谓的眼功也是提高自己的视力和夜里看东西的能力,还没有达到透视或者夜视的效果。

  在墓道里面挪移着,不一会儿,搁碰到脑袋儿了,他伸手摸了一下眼前,已然没有去路,这是一条死路。他愕然之际,突然脚下一滑,自己竟然趴在一个坑子上面,自己的重力一到,坑的掩护滑落,他整个身子随着往坑下面掉。警觉之下,他手里突然奔出来一道绳子,射到了墓道的顶部,绳子栓着自己,才不至于往下坠。

  吐了一口气,低首一看,这个坑里面满是白森森的骷髅。一阵阵的恶臭从里面传上来,实在是难以忍受。他抓紧绳子,身子半悬在大坑上面,这个地方可不好玩。他随着绳子赶紧往上挪,因为他已经看清楚这里面不是一个好地方。

  还真是,方鼎刚刚一发力,想着往上爬。

  坑下面突然传来一阵骨头裂开的声音,“哔啵哔啵”,几声惨叫传来,坑底下的白色骷髅突然在翻腾。几具骷髅突然从垫满了一地的骷髅里面嗖然蹿出来,咧着邪恶的嘴巴仰视着奋力往上爬的方鼎。这几个骷髅应该算是最完整的了,有一些散架了的还躺在地上,这些骷髅流动着一身的血迹和恶臭,不停地向方鼎咆哮。张牙舞爪的好像是要吃掉方鼎一样,方鼎进入它们的地盘了,它们怨恨汇集,邪恶爆发。

  “哼,小样。”方鼎倒也不畏惧,他深知这个坑便是所谓的腐尸池,把陪葬的人扔到一个池子里面,让他们的尸体在池子里面慢慢腐烂,然后发酵,发酵后的尸体得到了一种半死不活的生命力。是的,这些尸体在从自己死去的肉体堆积封藏挤压起来后发酵出来的气体的熏陶下让自己几乎重生,只是少了一具皮肉罢了,这些腐尸骷髅则充当了保护古墓的作用。

  知道这个池子的来历后,方鼎加紧时间往上爬去,只要逃到池子的外面,就不用发愁了。他还庆幸自己很聪明没有忘记带上自己的袖弩,袖弩可以喷发出一根铁箭,然后牵着绳子,这样一来,就像刚刚,绳子一出,抓牢了某一个地方就可以顺势起作用了。

  可是,骷髅好像不耐烦了,嗅到了方鼎的味道后,它们可是垂涎三尺。

  嗖,嗖,嗖。

  第一具骷髅已经一跃而起,伸出长长的爪子就往高高在上的方鼎掠过去。

  方鼎离骷髅们的位置大概有六七米高,那骷髅一跃而起,便有五六米,加上伸展的臂膀骨骼,手指爪锐势如刀,一道凉风从方鼎的腋下扫过去。那个骷髅已经跃到了他的胯下,手爪一伸,探囊取物,直直往方鼎的肚腹勾来。

  “王八蛋,狗日的。”方鼎骂了一句,身子一收,旋腿就是一脚,踢到了那个骷髅的脑袋上,骷髅嗡的一声就往下坠落,看来,骷髅是没有任何想法的,它想不到方鼎还会攻击自己。骷髅下坠,砸在坑里面的骷髅上,一阵卡嚓,骷髅已经粉身碎骨。

  第一具骷髅败阵后,其余的骷髅阵阵号叫,一个接着一个往方鼎纵来。

  “完了,完了。”方鼎可不想玩了,他想的是自己遇到了这么一个腐尸池,毛虎和大侠两个会不会有危险?想到这里的时候,方鼎加大力气赶紧往腐尸池上爬去。一生力气,他速度倒也快,三下两下,猴子爬树一般,嗖嗖嗖就蹿了上去。

  看着那些要攻击自己的骷髅一一扑空。

  方鼎哈哈大笑,一收绳子,拿起几块大石头就往腐尸池里的那些嚣张的骷髅砸去。一块石头砸死一个,砸死几个后,方鼎转身就往墓道外爬出来。他不能逗留了,自己总不能视毛虎和大侠于不顾,他心里明白这一次是遇到真正棘手的古墓了,做盗墓做了那么久,这一次总算是遇上一个真正有挑战性的古墓。见识过腐尸池后,方鼎又有些担忧,自己带着夜月社的成员,第一个便是首先保障他们的性命。

  这一次,方鼎不能不小心行事了。

  很快他就爬出了自己选择的那个墓道,回到外面的那一条进来的墓道里面。

  “方鼎,你终于出现了,你那个怎么样?”

  毛虎和大侠两个相安无事,只是拓了一脸的泥土垂头丧气,看到方鼎出来,就问。

  “你们没事就好。”方鼎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

  方鼎摇摇头,说:“看你们俩这个样子,一定也是死路咯?”

  毛虎和大侠都点点头。

  毛虎说:“那还继续打洞吗?这可是一个含金量很高的古墓。”

  “我们得想想办法才行。”方鼎思考了一下。

  “有什么办法呢?已经没有去路了。”大侠说。

  “你们没有发现吗?这个古墓的墓道设计很奇特。”方鼎一边思量一边说。

  “有吗?没发现。”毛虎抬起头四处看看,油灯也晃了晃,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头。

  “粗心大意的家伙。”方鼎一拍毛虎的脑袋,接着说,“我刚刚出来的时候,我是在毛虎选择的那个墓道里面出来的,这个有点说不通。”他一提醒,大侠立马惊叫,说:“方鼎,说对了,是很奇怪,我是从你选择的那个墓道里面出来的。”

  “是哦,我从我选的第三个墓道进去,却是从大侠那个墓道出来。”毛虎也发现了。

  “方鼎,这个怎么说?”大侠看着方鼎。

  “我可是拿着油灯的,我不可能爬错了墓道的。”毛虎摇摇头,很不明白。

  “这个墓道的设计叫做‘九曲回肠’,不是很高明的设计师是设计不出来的,看来我们这一次是遇到高人了。”方鼎像是做了很多思考才说出来的。

  “九曲回肠吗?”大侠问。

  “不错,这里面的墓道就好像一个迷宫,来来回回,四通八达。但是没有一条通道是正确的,迷惑着盗墓贼的方向,最后将盗墓贼牢牢困住,有时候,这样的墓道会把盗墓贼困死。为什么叫‘九曲回肠’?我想,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方鼎说着。

  “啊,迷宫吗?好险,好险。”毛虎感叹。

  “怎么?好险什么?”大侠问。

  “我们还可以跑出来,不然就被困在里面了。”毛虎说完,大侠也跟着感叹起来。

  “这个要多谢设计这个古墓的人了。”方鼎冷笑不已。

  “啊,方鼎,不会吧?差一点就被困在这里还谢谢人家吗?”毛虎惊讶。

  “对,这个墓道的设计者功夫还不到家,所以呢,这个所谓的‘九曲回肠’根本不完美,有着很多漏洞,比如我们三个进去了还可以幸运地爬出来。”方鼎说完的时候,毛虎和大侠恍然大悟,方鼎又说,“一半运气好,一半怪对方咯。”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毛虎问。

  “方鼎,看来这个古墓不好盗啊。我们回去吧,让鬼爷他们自己来算了,把那群王八蛋龟孙子卖国贼大汉奸全部困死在这里面。”大侠说。

  “不,我有办法找到墓室。”方鼎诡秘地一笑,可把毛虎和大侠两个吓住了,本来已经有退意的,这时候方鼎一说,两人又是打起精神来。方鼎说:“想找到这个‘九曲回肠’的墓室并不难,嘿嘿,我们只要往下挖,我保证一定会找到墓室。”

  “往下挖吗?”大侠指了指地面。

  “没错,如果我猜得不错,墓室和宝藏就在墓道的下面。‘九曲回肠’是拿来骗人的,这个古墓的设计一定是分两层,一层在下面,被建造成墓室,安放墓主棺材和陪葬品,而上面一层则是迷宫‘九曲回肠’了。”方鼎推敲着。

  “厉害,厉害,很有道理啊。”大侠有些激动了。

  “一般的盗墓贼进来,进洞就钻,嘿嘿,进到这个‘九曲回肠’里面来,想不死也难。我们这一次遇上了一个菜鸟设计师,嘿嘿,大侠,你手里有小铲子,你来挖挖看。”方鼎叫唤着大侠,大侠这时候立马从自己的那个袋子里拿出一把小铁铲,看准了一个地方,在毛虎的灯光下撸起袖子就挖土。

  “哎,大侠,你受伤了吗?手上哪来的血迹?”毛虎突然问了一句。

  “刚刚黑灯瞎火的,蹭到了,没事的。”大侠一边说着一边下铲子,脸上是容光焕发。

  方鼎则是静静地坐在一边,眼睛四处打量着四周,总感觉有些不对劲。这个古墓看上去总令他找不到半点的头绪,他甚至判断不出这是一个怎样的墓陵。这里面的各种灵异,实在令他不敢恭维,不过,说真的,这还是他第一次遇上这么妖异的墓陵,在之前的盗墓行动里,他和夜月社都不曾遇到各种奇奇怪怪的灵异。

  当然,盗墓行业,也不是百无禁忌的。

  “方鼎,过来看看。”大侠这时候突然递给方鼎一铲泥土。

  方鼎点点头,伸手在小铲子上抹上一点泥土然后放到口中慢慢咀嚼。他这样的方法是盗墓里面常用的“舌蕾探宝”,用味觉来感受铲子上挖出来的泥土是否有宝贝。一般没有宝贝的话,泥土无异,如果泥土下面埋藏着大量的宝贝的话,泥土里面就有金属的味道,或者是其他诸如玉石、玛瑙之类的味道、碎屑等。

  “噗”,方鼎把放到嘴巴里面泥土吐出来。

  “怎么?不对吗?”大侠有些遗憾地问。

  方鼎伸手到嘴巴里面掏了掏,不一会儿,拿出来一块青铜碎屑,他微微一笑,把碎屑放到口袋里面,然后对大侠说:“挖到了,哈哈,大侠,你太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