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手记第四章 狂尸

  三个人齐心协力,轮流操作,终于打出来一个大坑。

  这个坑挖出来后,里面果然有一个一人高的洞道。三个人相继从上面的洞道爬进下面先发现的地道。这个地道相对上面那一个更高、更大,而且建设得整整齐齐,四周还有石头砖块的壁垒,不像上面的洞道,狗洞般大小。不过,说真的,上面的那个洞道更像是一条进入墓室的墓道。一般的盗墓贼应该都会疑为真正的墓道,然后就会被设计进“九曲回肠”里面去,然后在里面困死、累死、窒息死。

  “这个古墓还真是会忽悠人。”进入了真正的墓道里面,大侠有感而发。

  “是啊,如果不是早一点发现,只怕就被困死在‘九曲回肠’出不来了。”方鼎感叹不已。

  “方鼎,夜月社在你的带领之下一定会芝麻开花节节高。”毛虎乐道。

  “别吹了,赶紧做正事吧,不然天就要亮了。”方鼎催着。

  “那就是往前面去咯。”毛虎往前面看着说,前面一片朦朦胧胧的,有一股幽然的白色雾气飘荡着,这里面或许是开了小孔天窗,光线没有那么阴暗,空气流通也顺畅,没有那么紧促。前面还看不到尽头,但是,三人心里知道,古墓的墓室就在前面。

  “是的,前面应该就是墓室了。”方鼎说着第一个往前面走去,这个墓道看上去建设得很华丽、很有意思,像是极度庄严的帝王将相,在墓道的两边印着不少的壁画,很诡异,都是一些见都没有见过的怪兽、凶兽,如同在外面所看到的那块青铜片上的饕餮,邪恶、凶狠,看上去怒目威视,像是要吃了来到这里的人一般。

  三人往前面走了一段,一条河流突然就横在了他们的眼前。

  “奇怪,怎么会这样?”毛虎看着方鼎。

  这条河流不宽,水流也不大,看上去还不流动一般,死水一滩吗?直直横着,把墓道分成两段,河水又黑又脏,看上去像是一滩浓墨。

  “地下河吗?方鼎。”大侠也看着方鼎,这个问题也只有方鼎可以回答吧。

  方鼎凝视着河面,说:“不要太靠近,不要太靠近。”

  他伸手扯着大侠和毛虎二人往后走。

  就当他刚刚反应过来,开始有动作的时候,前面的河水突然荡起一片涟漪。几滴黑色的水花荡了出来,河水开始动荡不安,一层一层的波浪在翻腾,这水里面好像养了一条大鱼一样,但是,谁都知道这里面不会是大鱼这么简单。河水泛动,黑色的水花越来越激荡,就像一个水雷丢进里面一样,一道巨大的浪花飞出来,一道黑色的影子从河水里面咆哮而出。

  “什么鬼怪?”大侠和毛虎两个吓得瞠目结舌。

  “走开,快走开。”方鼎这时候推着大侠和毛虎两个,让他们往后跑,找地方躲起来,还细心嘱咐着,“记住,要往高处去,越高越好。”

  黑色的水花慢慢地降落,一只巨大的生物就爬到了河岸上。

  “方鼎,怎么办?怎么办?你怎么办?”毛虎急叫。

  “你们先走,我来收拾它。”方鼎推着腿都吓软了的大侠和毛虎。

  “那是什么啊?”毛虎还不忘问了一句。

  “狼牙鳄。”方鼎回答后,手里面吐出来一把匕首,然后就往那个巨大的生物走过去。

  这个从河底里面猝然爬出来的生物名字叫狼牙鳄,是一头古代凶性生猛之物。个头比人大出一两倍,有着全副武装,铠甲,鳞片,利爪,特别突出的是它的唇腭上生长着两条尖尖的狼牙。那不是狼牙,是类似狼牙的牙齿,比一般的狼牙还要突出许多。

  这个生物按道理来说已经是绝种了的,如今在古墓里面遇到,方鼎不胜欷歔。

  眼前这一头狼牙鳄比传说中的还大出两倍不止。

  整个狼牙鳄出现的时候,它的影子已经把自己整个人全部盖住了。看着狼牙鳄吐着又长又红的舌头,如蛇吐信,甚是骇人。这一头强壮的家伙,身上的鳞片那真是刀枪不入,还有前肢的爪子,足足有自己手里面的匕首一半之长,看上去银白银白的。

  狼牙鳄一出现就嗷嗷叫着,看上去很愤怒,不停地向方鼎张牙舞爪,好像是要驱赶他。

  古代的富贾和权臣,为了保护自己的墓陵,不惜四处寻找一些猛兽凶类养在自己的墓陵里面,作为自己墓陵的保护神兽。这些猛兽凶物天生凶残,生性凶猛,都是极品的冷血动物。

  狼牙鳄的出现,方鼎还是有点始料不及,这个动物好像已经灭绝了的。

  但是,眼前这个巨怪的的确确就长着两根锋利的狼牙。

  “方鼎,小心啊。”大侠和毛虎两个已经爬到了一个墙壁上。

  “你们不要出声。”方鼎叫道。

  大侠和毛虎赶紧噤声。方鼎望着狼牙鳄,心里面一边欣赏着,一边想着怎么去对付这么个巨怪。狼牙鳄好像性情来了,养在这个古墓里面那么久,到底也该饱食一顿了。

  方鼎望着叫嚣的狼牙鳄,想:“这一下可是麻烦了,竟然养有这么一个巨怪,我该不该杀了它呢?”正犹豫不决的时候,狼牙鳄已然抬起身子一跃向方鼎扑来,它身子庞大,这么一扑,整个墓道都震荡了一番。爪牙同时伸出来,前肢划动,嘴角大张,狼牙如血。地面上腾起来一层厚厚的灰尘,显然方鼎已经被狼牙鳄给扑倒。

  “方鼎,方鼎啊。”毛虎忍不住大叫。

  这一刻,前面满是烟尘,是狼牙鳄扑腾的时候滚起来的尘烟,加上墓道里面光线相对较暗,但见狼牙鳄虎吼着,尾巴不停地甩过来甩过去,满身的鳞甲压在地上,发出来一阵阵摩擦声。方鼎已经埋进了这一阵土灰里面,狼牙鳄在那里蹦跳打滚着,张牙舞爪,像是已经撕咬到了方鼎一般,在撕咬着方鼎的身体,嘴巴乱晃。

  毛虎和大侠看到这般,急得冷汗直冒。

  过了许久,才看到方鼎原来已经爬到了狼牙鳄的背上,两人才吐了一口气。

  原来方鼎没有被狼牙鳄扑中,而是顺势往狼牙鳄身上一跃,靠着自己灵敏的身法来到了狼牙鳄的背面。方鼎这么做,狼牙鳄可不自在了,驴打滚,鱼打挺,晃动着身子要把爬到自己背上的方鼎摔下来。这头狼牙鳄还真不简单,力气浑厚,一甩之下,方鼎差一点就被甩到了河水里面,幸好方鼎手里面还有一把匕首,匕首插在狼牙鳄的鳞甲里面,狠狠地撬着。

  方鼎抓着匕首的柄,也牢牢扑在狼牙鳄的背上,但是也只能紧紧钉着。狼牙鳄发火了,身子不停地晃来晃去,方鼎的身子也跟着甩来甩去,硌在狼牙鳄的鳞甲上,他的身上都划出来不少的伤痕。

  这样只有发怒的狼牙鳄在蹦,方鼎不敢乱动,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多时,狼牙鳄还在蹦着,要将方鼎抛下来,但是方鼎牢牢拿着钉在它鳞甲里面的匕首。方鼎的手臂和肚腹上都给划出来几道擦伤,血已然流出,痛意传来,方鼎咬咬牙,顶着被狼牙鳄摔下去的危险,慢慢地往狼牙鳄的头部靠近。艰难得很,要是一不小心被摔下去,只怕会一命呜呼,还好方鼎做事比较细心,慢慢挪移,最后还是从狼牙鳄的背后爬到了狼牙鳄的头部。

  这时候,方鼎突然从裤袋里面拿出两包红色的粉末,用牙齿咬开就撒到了狼牙鳄的一双眼睛里面。

  这一刻,狼牙鳄嗷嗷大叫,身子打了一个躬,方鼎给这一道力气弹出,狠狠地摔在一边,摔得他腰脊都闪了。狼牙鳄被他的粉末撒在了眼睛里,一时间痛苦不堪,在原地打滚,一阵阵的烟尘飞升。狼牙鳄咆哮着,挣扎着。

  墓道在狼牙鳄的滚动下也是如雷声阵阵。

  “毛虎,有土炮吗?”方鼎好不容易才站起来,他走到毛虎他们下面问。

  “有。”毛虎一阵窸窣才从自己的袋子里拿出两个自制的土炮来。

  “给我。”方鼎伸手叫着,土炮是他们自己制造的,一般是用来炸开墓陵的,这时候方鼎叫,毛虎自然毫不犹豫就让给方鼎。方鼎拿着两个土炮快速地跑到狼牙鳄面前,狼牙鳄刚好张开大嘴就要过来,方鼎点燃土炮就往狼牙鳄嘴巴里面扔。

  狼牙鳄顿时嗷嗷怪叫。

  轰然一声,狼牙鳄一动不动了。

  “大获全胜。”方鼎很高兴地大叫一声就爬上了狼牙鳄的背面,向毛虎他们招手。显然狼牙鳄在土炮的轰炸下已然死去了,一动不动,安如泰山。烟尘散开,毛虎和大侠二人赶紧跑上来,看着这个庞然大物被方鼎如此轻易就杀死,两人那是敬佩不已,纷纷伸手摸着狼牙鳄的残躯。毛虎说:“这家伙的鳞甲真是厚啊,土炮都炸不开,两根土炮一响,只怕整个墓穴都塌了。”土炮只是在狼牙鳄的肚腹里面爆炸,但是狼牙鳄有一身坚硬如铁的鳞甲,土炮没有给它一个粉身碎骨,只是在狼牙鳄的内部炸开了而已。

  “吓死我了,刚刚你叫毛虎给你土炮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要和这个家伙同归于尽。”大侠看着方鼎,刚刚着实是吓出一身的冷汗,他们自己做出来的土炮威力可不是浪得虚名,一般出来盗墓都不肯用,怕毁了墓穴里面的宝物。

  “有什么好怕的?”方鼎得意洋洋。

  “谁知道这个大家伙的皮那么硬,连土炮都炸不开。”大侠说。

  “等一下出去了我去找人来把这个大家伙的鳞甲卸下来,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毛虎说着,用手在狼牙鳄的鳞甲上敲了敲,手骨疼得很,可想而知,这个狼牙鳄的鳞甲有多硬。

  “对了,方鼎,你是怎么做到的?”大侠问。

  “就是,你在这个大家伙的眼睛里面做了什么?”毛虎也问着。

  “辣椒粉,地地道道的红辣椒。呵呵,没有这个辣椒粉我还真制伏不了这头狼牙鳄。”

  “辣椒粉吗?”毛虎感觉有点失望,他还以为会是什么神奇的东西。

  “没错,如果不把它的视觉破坏,我怎么会有机会往它的嘴巴里面放土炮呢?嘿嘿,这个家伙一定以为自己咬到了我的身子,然后一口就吞下去,结果爆炸了。”方鼎说着。

  “呵呵,方鼎,难怪你看到了狼牙鳄后那么淡定,胸有成竹啊。”大侠笑了,想想自己和毛虎刚刚那一副吓得要尿裤子的样子,羞愧不已。

  “好啦,我们继续往前面去吧,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方鼎说着。

  “怎么过河呢?”毛虎走到那条河流前,无奈得很。

  河流虽然不宽,但是说要跳过去,明摆着又宽了许多,如果说是游过去,这河水又黑又臭又脏,只怕也不会很情愿游过去,总有点害怕河里面还有其他的什么凶猛之物。所以,毛虎只有望河兴叹,徘徊着,这也不是,那也不是。

  “帮帮忙。”方鼎说着走到狼牙鳄身边,伸手就要搬动挪移这个庞大的家伙。

  “方鼎,不是吧?行不?”毛虎目瞪口呆。

  “过来,过来。”方鼎说着,毛虎和大侠两个互看一眼就来到方鼎身边,三个人奋力推挪着狼牙鳄,这头狼牙鳄的体重还真不一般,笨重无比,像是一块大石头。三个人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才勉强将它推到河水里面,扑通一声,狼牙鳄下水,没有沉下去,而是浮动在水面上,算是搭了一座好桥吧。三个人这时候得到了生路一般,心中特喜,嘴巴里面喘气连连。为了赶时间,方鼎已经一步踩着狼牙鳄的皮囊跃到了河的对面。

  有了狼牙鳄的死躯做踏板,三个人很轻松越过了这条肮脏的黑水河。

  到了这边的河岸上,便看到前面有一个大门,大门是用巨石高垒起来的,看上去很高大、很庄严,在石门的两边雕刻着无数的凶兽形象和各种歪七歪八的文字。大门敞开着,里面微微还有些光线,仔细一看,里面似乎五光十色,金光闪闪,好像装满了金银财宝一般。

  “找到了,找到了。”毛虎一阵兴奋,狂叫着往前面跑去。

  “毛虎,毛虎。”方鼎叫唤着,但是毛虎已经兴奋得不能自已,一个劲地往那个大门跑去,他知道前面就是墓室了,那里面的金银财宝已经在向他招手,他已经嗅到了里面金银财宝的味道,他抵御不了这么一种赤裸裸的诱惑。看着毛虎如此兴奋地狂跑而去,方鼎很是无奈,即使靠近了墓道,也并没有值得太高兴的。这个古墓是一个危险的古墓,越是靠近墓室的地方越是危险,如果腐尸池里面的腐尸骷髅跳出来的话,那就有得麻烦了。

  “方鼎,你看看毛虎这个人,真是没出息。”大侠说。

  “随他吧,今晚搞了一个晚上,差点连命都搭上了,要是还找不到墓室那就太失败了。”方鼎说着,眼前的毛虎已经疯跑到墓室的大门那里,他回头向着方鼎和大侠连连招手,不难看出毛虎是那么地欣喜无比。方鼎这时候却说了一句:“完了。”

  “怎么了?方鼎。”大侠不明白方鼎的这一句“完了”。

  “方鼎,不好了。”前面的毛虎已经大叫一声,转身就往方鼎和大侠两人跑过来。他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一样,整个脸形变得无比地扭曲,五官显得是那么地惊慌。

  “那是,那是什么?”大侠已经看到了,在毛虎的后面一团黑色的东西正追着毛虎。

  “那是杀人狂蜂。”方鼎闭上双眼,淡淡地说道。

  “毛虎,毛虎,快跑去,快啊。”大侠听到方鼎这么一说,整个人也为毛虎急了起来。毛虎拼命地跑着,身后的那一团“杀人狂蜂”如影随形,紧紧跟着他,嗡,嗡,嗡。

  “方鼎,怎么办啊?”大侠看着方鼎。

  方鼎一动不动,神色泰然,他好像已经想到了怎么办似的,但是毛虎都快被那群“杀人狂蜂”蛰到了,方鼎仍无动于衷。大侠心急如焚,毛虎跑动的时候都有些快支撑不住了,身后一大团的黑色“杀人狂蜂”喧嚣起来,那真是嗡嗡如同日本人的轰炸机一般。

  大侠吓出了一身的汗,毛虎也快跑到这边了,“杀人狂蜂”就在他的身后。

  方鼎什么也不说,什么也没有做。大侠想溜走,可是,方鼎都没有叫他跑他又不敢跑,这种场面就好像是大军压境,眼前的“杀人狂蜂”乌云遮日一般,要是被缠上了,那是必死无疑的。毛虎跑得还算快,就差一点点就被那一团“杀人狂蜂”给席卷进去。

  “方鼎,救救我,救救我。”毛虎跑得近了,好像也没有什么力气了。

  还有二十步,十八步,十五步。

  方鼎还是没有动一下,毛虎的哀求好像是一道耳边风。大侠身子已经在哆嗦,看着那一团“杀人狂蜂”,那真是越发清晰了,那些“杀人狂蜂”结成了一群,一个蜂窝里面出来的,每一只有脚拇指那么大,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大一只的蜂类。这些“杀人狂蜂”长着黑色的脑袋,肚子很大,足节很长,一身的黑斑,看上去又狰狞又丑陋。单个上来,大侠心想自己还不会害怕,这么一大群,少说也成千上万,自己被卷进去,那还真是没得命了。

  十步,九步,八步。

  毛虎已经快到了,“杀人狂蜂”嗡嗡的轰炸声已在耳际。

  “毛虎,把手里面的油灯抛起来。”方鼎总算叫出来一声。

  啊,毛虎听到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将手里面提着的油灯抛到天上去。

  “大家快趴下。”方鼎最后一声,“砰”的一声枪声,呼呼,漫天的大火亮起了整个墓室,熊熊烈火腾飞整个天空,毛虎和大侠已经缩到地面上,方鼎也一步跳开伏下。火焰爆裂,然后就卷到了那一团黑色的“杀人狂蜂”那里,然后一团一团地掉到地上,化成了灰烬,慢慢湮息。看着刚刚的爆炸,大侠和毛虎抬起头来,“杀人狂蜂”已经被火焰烧死,一颗颗的灰烬掉在了地上,一股臭气散开。方鼎爬了起来,然后收起手里面的那把手枪,说:“毛虎,接下来小心一点,不要被兴奋冲昏了头脑了,呔。”

  方鼎显得很疲累。

  “方鼎,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有这些东西。”毛虎站起来后赶紧认错。

  “就是,差点就没命了。”大侠虚惊一场,仍然心有余悸。

  “这些‘杀人狂蜂’只要沾上了,那真是九条命都没了。”方鼎说着,往前面看了看,然后就走上去,大侠和毛虎赶紧跟着。这个夜晚,注定是惊魂之夜,经过两场恐怖后,他们两个对方鼎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只怕是一步也不肯离开方鼎,至少在还没有走出这个古墓的时候是如此。

  走过了大门,三个人都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这个大门内是一个大厅,这个大厅看上去并不是他们所要找的墓室,而是一个令人看到了会畏惧的地方。三个人看着里面的环境,已经是惊呆了。

  一条条的绳子拴在大厅的上面,挂着的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具具的尸体。

  这些尸体好像还没有被风干透,一层层地用一些黄色的纱布、麻布紧紧缠绕着,从头部一直缠到了足部,一层层地包着,像是一只蚕。看上去一条条地挂在那里,一动不动,直直挂着,也看不清有多少条,反正看上去很多,一只只的吊死鬼一般。从它们的身体里面还散发出来一道道的臭气——腐尸的气味,令人晕眩,整个大厅里面幽魅幽魅的,很令人不安。

  “方鼎,这是什么?”毛虎忍不住碰了碰方鼎。

  “等一下过去的时候,小心一点,不要碰到它们。”方鼎叮嘱道。

  大侠和毛虎均点点头。一阵风不知道从哪里吹来,阴阴冷冷的,风拂到了那些吊着的尸体上,尸体摇曳,像是突然活了过来似的。毛虎打了一个寒战,说:“我怎么感觉这里面很冷,好冷。”大侠也有同感,说:“咱们还是快点吧,怎么样?”

  “墓室应该就在这些悬尸的后面了,大侠、毛虎,等一下好好大干一场。”方鼎已经要走过去,大侠和毛虎却是原地不动。毛虎说:“方鼎,这些悬尸好骇人。”

  “你们怕尸体吗?搞什么?死尸而已。”方鼎无语了。

  “躺在棺材里面的我们倒不怕,只是这些看上去怨气很深。”

  “那也是死尸,你们两个大活人瞎怕什么?”

  “怨气深的死尸据说会复活的。”

  “复活吗?你们看看,它们这样的德行能复活吗?”

  “可是,好吧。”毛虎看来已经收敛起心中的那份不安。

  “告诉你们也无妨,其实,这些悬尸都是自杀的,上吊自杀的,你们难道看不出来吗?这个墓陵的主人要他们这些大活人来陪葬,将他们活生生地赶进这个没有出路的墓陵里面来,这样密封的地方,他们怎么可能让自己活下去,坚持下去只会备受煎熬,所以,干脆在这里面自杀算了,一个个上吊了。一来忠于自己的主子,二来不会让自己饱受苦难。看到了吧?故事就是这样的。”对于史学一窍不通的方鼎而言,胡说八道那是没有问题的,这个也是他胡思乱想想出来的,灵机一动,就娓娓道来。

  “方鼎,我有个问题。”毛虎问道。

  “什么问题?”

  “按照你这么说,好像不对啊,你说他们是自杀的,但是他们身上的那些布料哪里搞来的?”毛虎这个问题说出来,方鼎冷汗就来了,他吟吟一笑,说:“刚刚说错了,说错了。”

  “方鼎,你是瞎说吧?”大侠问。

  “呵呵,哪有瞎说?很认真的,呵呵,你们再仔细看看,看到了吧?他们死得是如此地庄严,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自杀之前已经把自己给卷了起来,我想,这是他们当时葬礼的一部分吧。呵呵,当这些人知道自己要进入这个墓陵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自己是来送死的,所以,要死嘛,死也要死得堂堂正正,所以已经包扎好然后再自我上吊。”方鼎说完的时候,大侠和毛虎都忍不住哈哈笑起来,毛虎笑道:“方鼎,你是越来越幽默了。”

  “咱们走吧,说那么多做什么?”方鼎已经走进悬尸群里面,躲开悬尸慢慢往大厅的深处走去。

  啊,这时候,大侠却是大叫一声,见鬼了一样地惨叫。

  方鼎一回头,本来站着的大侠已然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地上。他身边的毛虎手忙脚乱地去扶,大侠却是伸出来一只手,一把扯下毛虎,让毛虎狠狠地摔了一跤,痛得毛虎也跟着哇哇大叫。方鼎眉毛一挑,问道:“喂,你们搞什么呢?”

  “方鼎,方鼎,大侠他,他变妖怪了。”毛虎这时候吓得脸色惨白,慌慌忙忙地爬起来。这一刻,大侠突然一个咆哮,身影一弹就往毛虎扑过去,着了魔一样。方鼎急了,手里面拿着的铲子就伸手甩出去,铲子飞射而出,箭一样往腾空而起的大侠砸过去。

  当啷一声,铲子正好砸在大侠的身上,大侠给砸飞出去。

  方鼎已经跑了上来,毛虎惊叫着躲到了方鼎的身后,指着大侠问道:“大侠,大侠他怎么会变成这样?方鼎,你救救他,救救他。”他在身后一边颤声说着一边抓着方鼎的衣服。

  大侠慢慢地爬起来,眼睛红肿,脸色惨白,头发脱落了许多,皮肤变得黑黝黝的,整个样子看上去像是得了重病一般,而且还是属于那种已经病入膏肓的。

  大侠一爬起来,张开嘴巴、伸出双手就往方鼎和毛虎扑过来。

  “毛虎,你先退到一边去。”方鼎伸手拿起毛虎的手用力一推就把毛虎推到了十几步之外,这个毛虎身子瘦小,倒也不难推动。刚刚把毛虎推开,大侠就扑了过来,方鼎身子一矮,侧身退开,大侠扑了一个空,愤怒无比,他好像已经变成了一只分不清青红皂白的狂尸,叫嚣着、暴吼着,恶劣、凶悍。方鼎一躲开,他又过来,看准了方鼎再也就没有放松过,一扑又是一扑,不管有没有扑到方鼎,他还是恶狠狠地围着方鼎,不让方鼎有一条活路,除非方鼎死在自己的爪子之下。

  大侠是方鼎的好兄弟,夜月社的骨干,这一刻变成这般模样,实在令方鼎猝不及防。方鼎以灵巧的身法和速度躲开大侠一记又一记的狂扑,心中却是纠结万分,很显然大侠是中了尸毒,如果杀掉大侠,那真没有意思,那可是自己的手下。但是,看上去大侠是渐渐地变得进入尸化状态,一旦尸化,大侠就不再是人,而是尸了。他搜索着解救之方法,但是,一时间还真是想不出来,不是想不出,而是大侠的进攻一次比一次猛烈。好几次,就险些被大侠的爪子碰到,看着大侠已经丧失自我,方鼎进退维谷。

  “大侠,大侠。”毛虎在一边呼唤着,试图唤醒大侠,可是大侠已经没有反应。

  “毛虎,你过来引开他对我的注意力。”方鼎叫着毛虎。

  毛虎没有移动,对着方鼎叫道:“方鼎,这是怎么了?大侠是怎么了?”

  “他可能中了尸毒。”方鼎说着。

  “那怎么办?”毛虎焦虑不安。

  “你过来引开他,我来对付他。”方鼎叫着,躲开大侠的一记进攻后,身子一闪,退到一边。大侠转身要扑过去,毛虎已经从他那边蹦出来,手里面捡到那把铲子一铲子就往大侠的脑袋敲过去,大侠闷哼一声,转身就去追毛虎。毛虎看到一铲子都杀不倒大侠,反而让大侠越来越勇,吓得他铲子一扔就跑,大侠紧追。

  毛虎一时紧张,跑动的时候,给一块石头一绊,人“哎呀”一声就倒了。

  大侠大叫一声,整个身影已经盖住了毛虎瘦小的个子。

  尖牙利爪,毛虎闭着眼睛大叫:“方鼎,方鼎,救命,救命啊。”

  “噗”的一声,大侠身子一僵,整个身子呆呆地倒下。

  毛虎张开眼睛,只看到方鼎手里面拿着不少的针灸用的长针,但是他手法很快地把长针扎进了大侠脑袋上的穴道里面。大侠倒下,毛虎终于松了一口气,说:“方鼎,吓死我了。”

  “幸亏我小时候跟我老爹学过皮毛的穴位。”方鼎疲惫地坐在大侠身边,吐着气。他家是中医世家,只不过,顽皮的方鼎一向不喜欢跟老爹学那些闻望问切、奇经八脉,小时候也只跟老爹认认穴、玩玩针罢了。把针灸的理论放到盗墓上来,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方鼎研究过尸毒,研究过许许多多盗墓里面的灵异,有些小聪明的他自然也试探性地利用针灸,刚刚在大侠身上用起来,效果还挺好的。

  “方鼎,大侠有性命之忧吗?”毛虎看着大侠还是那一副狂尸模样,心中还是暗暗担忧着。方鼎伸手去探了探大侠的鼻息,说:“死不了,等一下经络活通了,他就会醒过来的。”

  “那就好,今晚真是倒霉,方鼎,想不到真的有这样的东西。”毛虎说道。

  “什么东西?”

  “狂尸,腐尸,还有那些守墓的怪物,这个是什么朝代的坟墓啊?”毛虎很郁闷。

  “甭担心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像我们做盗墓的,那就没得说了,都说了,盗墓的不见鬼那就很没意思。”方鼎念叨着。他想不通的是,大侠是从哪里染上了尸毒,他抬头看了一眼大厅的顶部。毛虎却是拿着大侠出血的那只手递给方鼎说:“是这里吧?”

  大侠的手上还有一道伤口。

  “看来,我们在上面分头去寻找墓室的时候,大侠已经被咬到了。”方鼎说。

  “他还说是蹭到的,这个混蛋,差点连我们也害死了。”毛虎怨声说着。

  “得了,别抱怨了,大侠他自己也未必知道后果有多严重。”方鼎说完就去察看大侠的伤势。这时候,经过方鼎的针疗,大侠的脸色渐渐转好,看上去已经没有那么惨白,有了不少的血色,眼睛上的血丝也慢慢退去,鼻息也增加起来。不一会儿,大侠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到方鼎和毛虎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毛虎伸手抓着大侠的衣领就要教训大侠。

  “毛虎,不要乱来。”方鼎拉住毛虎。

  “怎么?你们这是怎么了?”大侠好像完全记不清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你这个混蛋。”毛虎还想大骂特骂,只是方鼎给了他一个狠眼色,然后将他拉到耳边告诉他不要告诉大侠刚刚的所作所为,毛虎当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回过头想想,其实方鼎这么做也不会没有他的道理。

  “你们,你们快看,不得了,不得了。”方鼎和毛虎私聊的时候,大侠却是大叫不已。

  两人一转头,眼睛顿时收缩,前面那些悬尸已经在一个个地自动脱落。

  “噗”,掉下来一个,“噗”,又掉下一个。

  一个又一个的悬尸从上面摔下来,趴在地上,好像悬着它们的绳子被一把无形的剪刀剪到了。绳子一断,悬尸就摔了下来,像脱落的果实一样,一个又一个,接二连三,地上横七竖八地摆满了这些被黄色麻布缠住了的悬尸。

  “它们在呼吸,它们在动。”大侠吓得站起来叫道。

  是的,在三个人的眼中,脱落下来的悬尸趴在了地上后,突然在抽动,它们的身子、脑袋、四肢,都不停地抽动,关节的磨合,咕唧咕唧地响。

  大侠和毛虎两个不由得往方鼎身边靠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