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手记第九章 狼侯凶墓

  话说大西北有三大凶墓,狼侯墓、鬼棺坟茔、白骨陵。

  这三个凶墓被列入盗墓贼的禁区,在盗墓界那是鼎鼎大名,没有哪一伙盗墓贼敢接触这三个凶墓。在大西北,盗墓贼没有不敢盗的墓陵,当然,凶墓除外。凶墓杀气重,盗墓贼进则无回,这三个凶墓都不知道夺去了多少盗墓贼的性命,有道是“旧坟装新骨”。

  凶墓之厉,谁也不敢说,谁也说不出来,因为凶墓声名在外,墓穴里面模糊得很,谁也搞不清楚里面是个怎么回事。不信邪的进来后,也是有进无回,丧命于凶墓里面。

  当然,凶墓之凶,甚于地狱。不过,藏在墓穴里面的宝物据说都是一些独一无二的至宝,有传言说,凶墓里面藏有大量的稀世宝物,特别是一些史上有而未现的宝物,宝物的主人知道凶墓的厉害,都将它们送进了凶墓里面来。

  三大凶墓已然在大西北叱咤多个年代。

  而方鼎选择了狼侯墓,因为狼侯墓离他最近,也是他唯一知道的地方。

  狼侯墓属于西夏古墓里面最可怕的一个墓陵。

  这个西夏古墓乃是西夏时候一个大将军的墓陵,这个大将军当时可谓是呼风唤雨,在沙场上那是智勇无敌,斩杀乱寇无数,保西夏江山数载。被西夏帝王封为“狼侯”,震惊大西北。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个西夏“狼侯”还是一个女人。

  她的名字叫赫连银翘。

  赫连银翘是西夏王国历史上很彪悍的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号称西夏国的花木兰。她是一名声卓著的女战神,骁勇善战,一直保卫着西夏国晚期的江山。

  当时的西夏王派出她守着西夏国的南防线,当时的西夏国和南面的汉人所属的大宋国表面上开市互利,有岁币的交往,两国的边境也相对和睦,没有什么太大的纷争和战争,两国的边界居民相处很融洽。

  但是,表面的和平,并不代表里面没有战争。

  其实,两国的关系还是十分地紧张的,西夏国不甘心局域于一隅。而且,西夏国的皇帝结识壮志凌云、野心勃勃之士,对地大物博、物产丰盛的大宋是深有企图,更有凌驾于大宋之上的壮志。所以,西夏王在南面的屯兵都是很下苦功的,每年都在南方一带布兵百万,雄师以待。而统帅三军的这个将军有一个军事奇才,那就是赫连银翘。

  赫连银翘在西夏国的战绩很大,虽然军衔很高,但是一直得不到得当的提拔,受不到恰当的重用,负责三军的一直都是西夏王的一个弟弟,这个人还是来监视赫连银翘的。

  赫连银翘是一个主战派,一心想率三军出战,那样才可以真正地表现出她的千秋武功。

  赫连银翘曾无数次出战大宋,攻也好,防也好。攻可攻到大宋的黄河两岸;防呢?大宋之师决不可以解开她所设下的防线进入西夏国土半步。大宋很多的将士都多对她这个军中诸葛甚是闻风丧胆,很多人不愿意和赫连银翘交战。

  虽然说赫连银翘深受族人爱戴,也赢得满朝文武的赞扬。可是,赫连银翘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是一个永远也不知道满足的人,永远也不会知足的人,没有做到最大的将帅,显然有些郁郁不得志的她非常地愤怒和怨恨。西夏王一心不想把军权落入外人手里,就这样,三军之帅一直是他那个碌碌无为的弟弟。

  而身拥百战之功的赫连银翘只是一个下属,受着很窝囊的气,一个人拥功之后,就会自恃自大,藐视一切,万物我为主,不倨傲也不会有那么一番无人匹敌的作为。像赫连银翘这样的奇女子,那真是令历史无语,别说天下女性不敢谈及,就是男人也难以望其项背,不可追及,文才武功,谁可与争啊?

  看上去是很令人羡慕,也很令人嫉妒。

  赫连银翘在后来却是堕落了,自甘堕落,她变得奢侈,变得荒淫,也不再追求战功,而是争名逐利,喜欢上各种各样的财物,喜欢收集世界上的那些珍贵无比的奇珍异宝,喜欢受贿。变得非常地庸腐,不理战事,也不策马出征,当时她在出战大宋的时候就掠夺了不少的财物,而大宋的岁币很多都是先经过她的手。

  当时大宋边界的官员为了讨好她这个大将军,也送来了不少的财宝,赫连银翘那时候就只把其中的一个小部分上交给西夏王,而大部分则自己私吞。当时她就找来西夏国最好的工匠,喝令他们为她建造一个神秘而坚固、无人可以进出的墓陵。当时为了不被发现,为了保护自己的声誉,这一批工匠潜入了撒狼山建造墓陵,暗中操作,历时8年才建成。

  墓陵修建好之后,赫连银翘就把她所有的财物藏进了墓陵。

  而她呢?从墓陵建好之后就消失掉。

  在西夏王国中消失,在血流如河的沙场中消失,在那些赫赫战功中消失,也在历史中消失。很多时候似乎都把她给遗忘了,西夏国的史册中也把这个风云一时的女战神给删掉,这个昙花一现的女人的魅力却是后来众多盗墓贼向往之所。

  资深的盗墓贼心里都清楚,这是一个肥得流油的古墓,然而,几百年来,很多盗墓贼还摸不清这个古墓是建造在哪个地方。

  赫连银翘的消失对世人而言很匪夷所思。

  但是,赫连银翘并没有死去,而且提前住进了只属于她个人的这个西夏古墓里面。因为占有太多的财富,赫连银翘生怕别人抢夺,就只好用自己的坟墓来守护自己的财富。

  想来很搞笑,一代女战神会变成一个极端变态的守财奴。

  这人呢,奇怪就奇怪在这里,心一过度膨胀,那就完蛋了。

  这个赫连银翘的故事看上去很不可思议,其实也没有什么。路嘛,都是自己选的,错了对了,谁在乎啊?对于这个狼侯墓,后世的盗墓贼花费了不少的心机才发现这个墓陵建造在晋地之撒狼山里面,在以前据说这里并不属于西夏国的。

  也难怪,盗墓界对于那些有记载的,但是几辈人、几代人努力寻找都没有找出来的墓陵称之为“找不到”。历史上就有很多墓陵是存在的,但是还没有被挖掘到。例子就不用举了,赫连银翘的这个墓陵就是很狡猾的墓陵。

  狡猾的墓陵一般是墓主和墓陵设计者太狡诈,不是选址太隐秘,就是七七八八地设计了很多的疑墓以混淆视听,把真正的墓陵藏了。设计了一大堆的疑墓让人找不到东西南北,这个是一个很阴险的招数。

  出名的疑墓当属曹操,听说有七十几个,这个曹操好像还是设计疑墓的始祖,有人写过那么一首诗歌,是宋朝人写的,叫“生前欺天绝汉流,死后欺人设疑冢。人生用智死即休,何有余机到丘陇?人言疑冢我不疑,我有一法告君知。直须发尽七十二,必有一冢藏君尸”。可想而知,曹操不但生前喜欢忽悠人,死了也一样忽悠人,果真是历史上的一代霸主,骗你没商量。清朝的那个平定台湾的施琅大将军的疑墓也有七八个,很忽悠人。

  赫连银翘的这个墓陵在盗墓界上又被唤作“狼侯墓”,为什么被叫做“狼侯墓”?自然跟赫连银翘的官爵有关,堂堂一个西夏“狼侯”,却也不易。

  后人找到这个墓陵后,又被称之为凶墓,因为进入狼侯墓里面来的盗墓贼很多,但是活着出来的很少,而且还捞不到什么。很多盗墓贼还是人财两失,凶墓之凶,不知道在大西北的盗墓界里面有多闻名,很多盗墓团伙都将之列为禁地。

  一代代的盗墓贼进出这里后,都被这里面的杀气骇住,并将狼侯墓和其他两个凶墓白骨陵、鬼棺坟茔并称大西北三大凶墓。

  很多出入过这里的盗墓贼都说狼侯墓有鬼,进不得。现在进入了狼侯墓里面来的方鼎心里面觉得可笑之极,完全没有发现什么不吉利的东西。还真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个狼侯墓似乎除了墓位隐秘,还有一个“九死一生”外别无新意。

  方鼎的师父李金手有生之年的确来过狼侯墓,也是为数不多的进入狼侯墓还可以离开的人。李金手教授方鼎的时候,曾经向方鼎讲述过这么一段历史,还叮嘱方鼎不要靠近三大凶墓,方鼎那个时候便知道凶墓并非浪得虚名。

  这一次被日本人逼着去寻找“杀神战甲”,方鼎心中哪里肯答应,但是不答应,日本人又是野兽般残暴。心里面的怨恨不得不放下,一路上他就盘算着要怎么收拾东野风这个盗墓小分队。被东野风带入晋地后,他就找到机会了。

  方鼎假装答应帮忙寻找“杀神战甲”,得到了东野风足够的信任后,他就把整个盗墓队伍拉入撒狼山,然后往坐落在这里的狼侯墓来。狼侯墓杀机重,他想利用狼侯墓里面的杀机干掉东野风等人。

  不过,方鼎进入了狼侯墓之后,心里面就有些纳闷了。传说中的凶墓怎么会这般地温柔?狼侯墓在大家进来之后没有任何的反应,即使是“九死一生”也被东野风的两个灵异师破解了,来到这里面的圆形墓穴,看到那么多的西夏壁画,还真是无语了。

  狼侯墓不但没什么杀气,而且宝气也没有。

  在那边的东野风已经快疯了,一群人搜索了半天,啥也没有找到,本来冲着“杀神战甲”来的,现在不但找不到那件神奇的铠甲,就是一丁点的宝物也找不到。

  怒火攻心的东野风这时候叫嚣着要把所有的壁画拆了带走。

  一群人马上着了魔一般,疯狂地往墓壁上扑去,利用刀子、铲子等工具撬壁画。

  一时间,大家伙那是忙得不可开交。

  “哼,东野风还真是什么都不会舍弃嘛,哼。”看着东野风他们饿虎扑食般,方鼎心里面好笑,这一回,他算是失败了,狼侯墓还真是浪得虚名。方鼎心里面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没有杀掉东野风他们也就算了,还把狼侯墓交给了东野风。

  “方鼎,等一下东野风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怎么打算?”纪香问。

  “这里根本就没有‘杀神战甲’,他要杀要剐,随便。”

  “你就不能认真点吗?”纪香很着急地说。

  “我还不够认真吗?我现在没有任何的办法了,难道说是我记错了带错路吗?这一招虽然管用,嘿嘿,不过我不想用了。”方鼎笑道。

  “我是说带我们去找真正的‘杀神战甲’。”纪香说。

  “哈哈,别想得太美了,你说我会吗?更何况我根本就不知道‘杀神战甲’在哪里。”

  “那你想怎么办?告诉东野风真相。”

  “不,我在等,等一个机会。”方鼎看了四周一眼说。

  “等什么机会?”纪香疑惑不解。

  “我要看着你们一个个死去,嘿嘿,这里面没有你们想得那么简单。”

  “你真的要杀东野风他们吗?”纪香察觉到周围的氛围有些不对劲。

  “他们不该杀吗?我处心积虑,嘿嘿,我希望我不会很失望。”方鼎阴下脸色,眼睛四处打量着四周,他可以感觉到,变了,四周的气氛变了,好像是要下雨前的骤然乌云,一下子把整片天空阴翳。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出现,方鼎的心情沉淀下去,好戏要上演了吗?他内心是多么渴望见识一下所谓的凶墓的邪恶力量。

  “你不可以杀他们,不可以。”纪香突然叫道,好像很激动。

  “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嘿嘿。”方鼎笑着。

  “不可以杀死东野风他们,方鼎,我们要马上走。”纪香说完就要去找东野风告诉他这是一个凶墓,不可以久留,还要告诉东野风这个地方完全是方鼎的圈套,这里面没有“杀神战甲”,她要揭露这一切。她慌慌张张地跑到东野风的面前,还没有说,东野风已经说道:“纪香,你怎么了?流那么多的汗。”

  “队长,我们赶紧离开这里,赶紧。”纪香很紧急地说。

  “为什么?这里的壁画很有价值的。”东野风问。

  “队长,找到了,找到这里面墓主的棺位了。”一个日本士兵突然在西边大喊一声。所有的目光都往那边看过去,那边的墙上被砸出来一个很深的洞,看来是几个士兵撬壁画的时候撞出来的,那个洞开始爆裂后,一下子坍塌,俨然一个大门。

  几个日本士兵已经跑进去察探了一番。

  “哈哈,这可好了。”东野风已经走到那个裂开的墙壁面前,把和纪香的谈话都淡忘了。纪香心急,赶紧跟过去,想说什么,东野风一把按住她的肩膀,说:“纪香,你不要捣乱了,等一下就可以看到‘杀神战甲’,这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东野风走进了裂开的洞壁里面去。

  纪香看着东野风的背影,整个人已经是束手无策。

  “他们必死无疑。”方鼎这时候来到了纪香的身边,看着那些正往破裂的洞壁里面去的日本人说。他看着四周的壁画已经被割裂得七零八落,心中对这些侵略者更是怨恨,突然听到发现了墓主的棺材,方鼎还有些意外。但是,不管如何,方鼎还是会想尽办法来教训这些侵略者,看着纪香一脸的着急,他冷笑道:“不要去为这些小鬼子想那么多,真不知道,你一个才女,一个长得那么漂亮的才女怎么甘心去给小鬼子做事情?而且还那么忍心看着这些王八蛋把我们祖先留下来的瑰宝盗取。”

  “方鼎,这一次你做错了,我也做错了。”纪香看着方鼎。

  “不明白,不明白。”方鼎摇摇头。

  “如果我早知道这里不是埋藏‘杀神战甲’的地方,我一定会阻止东野风他们。”

  “那就很可惜了,这里是狼侯墓。”方鼎笑着说。

  “你完全不了解情况,你真是不可理喻。”纪香突然骂起了方鼎,看她的样子还在为那些日本人不值。

  方鼎说道:“喂,你别紧张,如果真的出了凶事,我还是有办法离开的。到时候,我带你一起离开,希望你重新做人,不要再为小鬼子做事了。”

  “对,他们是死不足惜,可是……”纪香想解释什么,但是又说不出什么来。

  “我真的可以脱身,我师父教我的。他当年进来后还可以活着出去,就因为他藏了一招。看在你是个中国人的分儿上,我毫不犹豫带你一起走。”方鼎笑道。

  纪香叹了一口气,她像是一个有苦衷的人,想了想,她说:“但愿在今晚会失灵。”

  “怎么会?今晚是大凶,血月之夜不说,我们还犯了这里面的‘墓戒’。”方鼎神神秘秘地说着。

  纪香一愣,问:“‘墓戒’吗?”

  “每一个墓陵都有它的道理,每一个墓陵都有它自己的戒条。对于我们盗墓贼而言,墓陵的戒条最好不要触犯,不然的话会招惹这里的异灵之物,招来杀身大祸。”

  “呵呵,好笑,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你不是盗墓贼,你不了解我们的情况。”

  “那这个狼侯墓的戒条是什么?你看得出来吗?”

  “看得出来,这里面没有难得住我的地方。”

  “这些都是你们这些盗墓贼编出来骗人的鬼话吧?”

  “呵呵,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是真的,墓陵的戒条有很多种,血戒、杀戒、凶戒等等,而我们今晚犯下的是狼侯墓的凶戒,要怪就怪东野风他们。”

  “为什么?”纪香疑问。

  “因为他们太贪心了,他们动了墙上的壁画。嘿嘿,特别是那些佛教的壁画,这是大忌。一般进到墓陵来,第一条就是不要乱碰墓陵墙壁上的画像,东野风他们现在把狼侯墓的壁画割破,这就是犯了这个凶墓的凶戒。”方鼎娓娓道来,纪香摇摇头不懂。

  方鼎咧嘴一笑,诡秘地说道:“这些壁画就是狼侯墓的凶戒,如果你不信的话,等一下你就会明白的,嘿嘿,今晚注定不是一个平安夜。”

  “我不会相信的。”纪香很坚毅地说,方鼎所说的一切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说这里是凶墓,却没有发生什么不利的事情,但是说没有,又感觉有些不对头。她一路过来心里面总打量着,但觉得这个狼侯墓跟自己接触过的那些普通的墓陵没有什么差别。

  “呵呵,血月之夜,犯凶戒,一个两个不得好死。”方鼎念叨着。

  钻进了洞壁里面的东野风这时候感叹一声,叫道:“怎么会是一个女人?”

  方鼎和纪香听到这么一声感慨,急忙走进洞壁里面去,这里面黑幽幽的还有些冰凉冰凉的,在几个日本人的火把照耀的光芒下,前面站着一大群日本人,东野风也站在那儿,他愣愣地对着一个已经被他们打开的棺材惊叫。

  那口棺材是一口黑漆棺材,上面画满了各色的辟邪之物,龙虎相缠,黑漆镶金边,看上去端庄大方而威严。整口棺材横放着,看上去约莫两米多长,矩形,偏扁,在棺材的周边上画满了各色的佛教图案,都是一些神明的东西,一个个佛陀喜怒哀乐,花样百出,看上去端庄而威严,在棺材的底沿则是写满了经文般的文字,是一些奇怪的文字,跟汉字似而不似,看上去是古代的西夏文字。

  棺材的盖子已经被破坏,整一面被砸到一旁的地上。

  方鼎和纪香来到东野风的身边,东野风笑道:“保存还真是好,太好了。”

  方鼎往棺材里面看,里面果然存着一具尸体,而且是一具完好无损的尸体,这个尸体还是一个女尸。方鼎心中愣了:“不要告诉我这会是那赫连银翘的遗体。”

  “方鼎,这就是狼侯吗?”纪香轻声问方鼎。

  “我不知道。”方鼎回答,眼神还在棺材里面的那具尸体上游移。这个女尸,穿着一件白色的寿衣,虽然年代久远,白色的寿衣还是那么地洁白,无污迹,棺材里面一尘不染,女尸静静地躺着,素颜看上去曼妙无比,柳眉黛目,粉腮粉鼻,雍容高贵,还真不是一般的女子所具有的美貌。而且虽然是一具藏了几百年不止的死尸,看上去气质依旧凌人,令人有一种望而生畏的不可靠近感。

  是的,这种美,是每一个男人可望而不可即的美。

  “她看上去比你漂亮多了。”方鼎这时候盯着纪香的脸庞说道,想着纪香装尸体来引诱自己落入东野风他们的圈套,方鼎心里面又觉得有些可笑。尸体盛存多年还可以保存原貌,那是极少发生的事情,除非是汉朝时代有金缕玉衣所保护,不然,人死后尸体腐化风干那是顺应自然的事情。但是这一次,方鼎看到的西夏第一战将赫连银翘的尸体,他又看着纪香,她们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是比我漂亮。”纪香脸一红,羞赧地说。

  “怎么?你吃醋了吗?呵呵,不至于,她是个死人。”方鼎笑了。

  “你说她怎么会保持好这样完整的相貌呢?都死了那么久了。”纪香问。

  “七仙女做梦。”方鼎点点头,说着。

  “什么东西?什么是七仙女做梦?”纪香说。

  “天晓得。”

  “你经常干盗墓的活儿,你自己也不知道吗?”

  “你不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还留学多年吗,你怎么也不知道?”

  “喂,我说,方鼎先生,接下来我得请教你一个问题。”东野风在一边看着方鼎,说道。

  方鼎低下头,说:“无可奉告。”

  “你,你这个混蛋,等我找到‘杀神战甲’,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东野风很愤怒,转身就对自己的士兵说道,“你们给我看好了,等一下把这个女尸打包装袋子里面去,我们要将她带出去交给上面留作解剖研究。”

  “队长,不要碰那个尸体。”纪香出言阻拦了东野风的命令。

  “纪香,怎么了?为什么?”东野风问着纪香。

  纪香低着头,思考了一番,然后看了方鼎一眼,说:“队长,这里要出大事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杀神战甲’根本就不在这里,这里不是杀谷。”

  纪香这么一说,东野风倒成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也看了方鼎一眼,说:“纪香,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这都是方鼎的阴谋,这里不是杀谷,这里是大西北三大凶墓之一的狼侯墓,这里很危险的,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不然‘杀神战甲’没有找到,我们的性命已经没有了。方鼎就是要我们死在这里,队长,你一定要听我的话。”纪香很着急地说。

  “是吗?呵呵,方鼎,你说呢?”东野风回过头问方鼎。

  “是又怎么样?我就是要把你们带进这个凶险万分的古墓来,我就是要让这个邪恶的古墓吞噬你们这些小鬼子的身子。”方鼎也不再隐瞒什么。

  “高明,高明!厉害,厉害,难怪我找半天也找不到‘杀神战甲’。”东野风说道。

  “队长,我们还是先离开吧,回头再收拾他。”纪香催促着。

  “哈哈,你们一个也别想离开,这个凶墓是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你们这些犯了墓戒的人的,你们就等死吧,哼。”方鼎叫嚣着,他已然感受到那股邪恶力量在奔腾。

  “你们以为我们会害怕吗?笑话,我东野风会害怕这个凶墓?太可笑了。我东野风是什么人?自幼进入军校接受的是先进的军事化管理和培养,1937年追随东北关东军,后来进入安腾将军的麾下,不久便接受了东野盗墓小分队队长之职,在大西北盗墓也有3年之久了,嘿嘿,你们的古墓我出入不少了,别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大日本的军队是不会畏惧任何一种势力的,所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东野风走到方鼎的面前,狠狠地说道,“中国有句话叫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们还有一句话,我想你一定不会知道。”方鼎这时倒是想以牙还牙。

  “什么话?”东野风问。

  “那就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邪不胜正,你们小鬼子终究会体会到的。”

  “呵呵,那我可是很期待来体会体会。”东野风冷笑。

  “队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咱们还是趁早撤退吧。”纪香再一次催促。

  东野风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他说道:“大日本的军队只有勇往直前,没有撤退之说。”说完又指挥着手底下的人去把棺材里面赫连银翘这个古代女战神的尸体装起来要带走。

  “你们就吹牛吧,等一下有你们好受的。”方鼎心里面嘀咕着。

  啊,一声惨叫,撕心裂肺。

  这一声惨叫震动了整个古墓,古墓滚滚腾腾倒是要坍塌了一般。

  所有的士兵被这一声振耳欲聋的声音吓得一个个趴下来。

  如此突如其来的一声,好比一个震天雷,方鼎一动不动,只是退到一边的墙壁边上。他刚刚看到,在那些日本人去接触棺材里面的女尸的时候,这一声惨叫就从女尸的嘴巴里面发出来的,那真是掀浪惊涛,搞得人的耳鼓都得瑟不已。

  这一声过后,女尸还是静静地躺在棺材里面。

  余音绕梁,大家这时候都站了起来,面面相觑,东野风看到棺材里面的女尸安然无恙,不禁生疑,问道:“谁叫的?谁叫得那么凄厉?”

  所有的人都傻了,一个个摇头,那些去接触女尸的士兵则是一同指着棺材里面的女尸。东野风有些抓狂了,刚刚他好像没怎么看清楚,心里面只怕还是以为是自己的人乱叫,看着那几个接触过女尸的人,他上前去就一人给一个耳光。

  “你们搞什么?谁叫的?到底是谁叫的?”东野风厉声骂着。

  “队长,真的不是我们,真的,是那个女尸,女尸哪。”士兵解释着。

  “还想骗我吗?混蛋,混蛋。”东野风盯着那几个士兵大骂不已。

  “不敢骗,不敢撒谎。”那几个士兵接触到东野风犀利的眼神显得都很畏惧。

  “你,还有你,你们俩的手怎么流血了?”东野风的眼睛还算犀利,竟然看到了对面两个士兵的手上有伤痕。是的,那两个士兵的左右手的手腕之处都有划伤,像是刚刚划开的,鲜艳的血还在滴流,看到伤口,那两个士兵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看着自己的手鲜血流动不已,想去止血又不敢。东野风还在问:“到底怎么了?把手伸出来。”

  那两个士兵互看一眼,还是把手伸出来。

  东野风走上前去,站在旁边的一个士兵突然报告道:“队长,好像是刚刚那个女尸抓伤的,我看到女尸的手抓到了他们两个。”

  啪,一个耳光,那个说话的士兵已经被打晕过去,东野风说道:“我最讨厌妖言惑众的人,我就不信邪。”

  东野风刚刚说完的时候,他面前的两个士兵伸着的手,手指甲突然变得特长,一下子犹如弯刀,嗖的一下就往东野风扑来。东野风哪里来得及闪躲,已经被这两个士兵扑倒在地上。两个士兵好像是中邪了一般,扑倒了东野风就往东野风身上咬。

  东野风吓得是满地打滚,幸好身边的士兵还机灵,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已经一一赶上来奋力拉住了那两个袭击东野风的士兵。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东野风很辛苦地爬起来,第一个意识就是要杀掉那两个士兵。“砰砰”两声,两枪爆头,那两个士兵倒在了地上。

  “混蛋,混蛋。”东野风上前来踹了几脚那两个死去的士兵。

  咕咚一声,被东野风踹到的两个士兵的手臂突然冒起一阵黑烟,嘶嘶,士兵流血的手臂慢慢腐化,露出了白森森的尺骨,东野风惊吓住,赶紧往后退。

  “队长,外面突然好大的烟雾。”有个士兵突然报告。

  这一声,可是把洞壁里面的所有人都吓住了,本来已经被刚刚的状况吓得傻了的他们这时候皆往外面看去。外面正是那圆形的墓室,一丝丝的烟雾从洞壁上的壁画缝隙里面吐出来,特别是那些遭到洗劫的壁画,吞吐的时候更加地厉害,白色的雾气腾腾冒出来,一下子将整个圆形墓室给湮灭掉。

  白蒙蒙的一片,已经模糊住大家的眼睛。

  “嘿嘿,来了,来了,终于被激醒了。”方鼎在一边呢喃着,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里面总算是可以释然,一心一意要利用狼侯凶墓解决东野风等人,这一刻,他总算等到了,凶墓没有让他失望,这时候的他只有慢慢寻找逃生机会了。

  雾气越来越凝重,一层层地加厚起来。

  有许多雾气还在往这边破裂的洞壁里面吹来。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东野风上前来看着眼前缭绕的雾气叫着。

  大家都是摇摇头,雾气漫卷,好像是谁在烧火吐出来的烟雾,白烟腾腾,看上去翻江倒海,无比地凶险一般。谁也不清楚白烟是怎么弄出来的,白烟源源不断,大家也只是傻乎乎地看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时之间,左顾右盼,哪里还有逃生的出路?

  “去看看,去看看搞什么?”东野风一脚踹了一个站在前面的一个士兵。

  那个士兵颤巍巍地走到前面去,慢慢地走进那一片白皑皑的雾气里面。

  过了一会儿,只听到前面一声惨叫。

  那个士兵没有再回来。

  反而是在白色的烟雾里面突然出现许许多多的人影。

  “有人吗?”纪香这时候往前面叫了一声,她也开始畏惧了。

  “别傻了,那些不是人。”方鼎突然来到纪香的身边,在她的耳边嘀咕。

  “那是什么?”纪香问。

  “凶墓的守护,精兵魂。”方鼎莞尔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