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法医之骨头收藏家第一章 梦魇初现

  章桐撇了撇嘴,又换上了一脸严肃的表情。此刻,尽管她的心里对手中物证的性质已经有了八九成的把握,但是还要进一步看清楚才能下结论。想到这儿,章桐毅然把手伸进了深蓝色旅行袋的底层,一点一点地摸进去。终于,她的心里一喜,手指触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光凭触感,章桐就已经可以判断出这是一截人类的小手指骨。

  一片望不到边际的森林里,没有阳光,四周静悄悄的,眼前云雾迷蒙,黑压压的树枝就像一个个怪物的触角一般向不同的方向伸展着,隐约间耳边不断地传来一个小女孩悲伤的哭泣声。

  章桐心惊肉跳地循着声音四处张望,她一步步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着,脚底下是湿滑的地面,好几次差点滑倒了。她已经筋疲力尽,越来越浓的雾气让她根本就辨别不清方向,小女孩的哭泣声依旧在耳边断断续续。

  突然,身边不远处传来树枝折断的轻微响声。有人!章桐的心立刻悬到了嗓子眼儿,她开始加快了脚步,想尽快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渐渐地,她开始跑了起来,最后,变得拼命地向前奔跑,身后似乎有一个无形的鬼影在紧紧地尾随着自己。鬼影步步逼近,章桐分明感觉到了从脖颈处传来可怕的沉重呼吸声。她快要窒息了,双脚变得瘫软无力,脚步越来越慢,眼前的浓雾越来越重。章桐实在跑不动了,鬼影就近在咫尺,她绝望地挣扎着向前迈着步子,开始无声地哭泣,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最终,章桐再也跑不动了,她放弃了逃离,只能恐惧而又徒劳地用双手捂住双眼。小女孩哭泣的声音夹杂着鬼影沉重的呼吸声渐渐地变得越来越响,越来越响,直至汇总成了绝望的尖叫……

  啪!屋外的狂风把窗子吹开了,重重砸在窗框上,一阵彻骨的寒意瞬间填满了整间小屋。章桐从噩梦中惊醒,屋外狂风咆哮着,就像无数支笛子同时发出尖锐的啸声,又有如成群的披着黑斗篷的幽灵急速飘过。

  章桐毫无睡意,她知道今晚再想睡着已经不可能了。她沮丧地抬起头,发现屋里屋外一片漆黑,于是坐起身来扭亮台灯。“扑哧!”章桐重重地打了个喷嚏,这时,她才发觉自己竟然冒了一身冷汗,激烈的心跳让她几近窒息。

  尽管台灯散发出的晕黄色光线让整个屋子里看起来似乎温暖了许多,但章桐心有余悸之余,仍觉得冰冷,她皱了皱眉,抬眼望去,桌上的闹钟显示现在是凌晨两点半。作为天长市公安局仅有的两名法医之一,章桐每天的工作量是可想而知的,多得甚至没有时间来考虑自己个人的事,所以每天晚上下班后回到家,章桐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字——累。可是在床上睡不了多久,又会被噩梦惊醒。长期的睡眠不足让章桐有种说不出的疲惫,做这样一个不断重复着的噩梦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对于梦镜,她说不出个所以然,只知道那是记忆深处的一段梦魇。

  刚把被风吹开的窗户关上,章桐就听到隔壁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紧接着就是拉开抽屉翻找东西的声音。章桐纷乱的思绪被打断了,轻轻地叹了口气,披上外衣,下床走到母亲的卧室门口,敲了敲,然后推门进去,“妈,我来吧!”说着,章桐从床头柜里那一堆乱七八糟的药瓶中很快找到了母亲需要的药,倒了杯水后,看着母亲把药吃了下去。

  “妈,好些了吗?”章桐的眼中充满了关切。

  母亲点点头,微微一笑,“桐桐,快去睡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身体要紧啊!”

  “没事的,妈,反正我也睡不着,我就在这里陪你吧!”章桐不敢把刚才的噩梦告诉母亲,她伸手关了面前的床头灯,无边的黑暗又一次把她紧紧笼罩了起来。章桐瞪大了双眼,心情沉重地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天空。

  每个处理凶杀案的警察都有一个极限,问题是到极限之前,谁也不知道极限在哪儿。这里的“极限”指的是多少具尸体。章桐相信,每个警察能够容忍的数目是有一定限度的,每个人的数目都不一样,有些人很快就到了极限,有些人则在处理了这么多年的凶杀案后,却离极限还很远。章桐就是如此,她从十二年前走进天长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技术中队法医室以后就没有离开过,并且几乎天天都和死亡打交道。但是章桐心里很清楚,自己也有极限,只不过还没有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