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是爱你的第十八章

  王世伟把自己在国内的账号和开户行等信息用电邮传给了王莙,又专门打电话交待:“莙儿,你为我筹钱还债,我很感谢,但如果你借这个机会要跟我离婚,我是不会答应的。你不要把我往死路上逼。”

  她束手无策,哼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她把王世伟的话告诉了Kevin,提议说:“这个钱就不汇给他了吧……”

  “干嘛不汇?”

  “他到现在都一口咬定不离婚么。”

  “我们帮他筹钱,是为了给他还债,又不是为了买他一个离婚……”

  “但是……”

  “别但是了,尽快汇给他吧,拖晚了,他处分都受上身了,汇过去也不起作用了。”

  她想了一下,说:“汇钱给他可以,但我不能用你的钱给他还债,我还是用我的退休金吧。”

  他气呼呼地问:“你到底是跟他一家,还是跟我一家?”

  “当然是跟你一家!”

  “那你怎么胳膊肘往他那里拐呢?”

  “我哪里有……”

  “如果你真是跟我一家,怎么会想到把退休金提前取出来呢?我干的这一行,是没有退休金的,我们今后就全靠你的退休金了。你现在把退休金取出来,又要交税,又要交罚款,提十万出来,就要损失两三万,那我们不是亏大发了?”

  “我知道,我是怕你父母有急用的时候,你没钱寄给他们……”

  “不是还有你的退休金吗?那时再取也不迟嘛。”

  她想了想,爽快地说:“你说得对,我不应该拿你当外人,我这就去给他汇款。反正我的退休金放在那里,有急用随时可以拿出来。”

  她把钱汇到了王世伟账上,但心里总是疑疑惑惑的,又去问小宓:“你爸赞助F大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宓不解:“就是赞助了呀。”

  “赞助了多少?”

  “我不是对你说过吗?三百万。”

  “分几次到位?”

  “什么分几次到位?”

  “就是……这三百万,是分几次转到F大账上的。”

  “我爸要是这样唧唧歪歪,早成穷光蛋了。”

  “为什么?”

  “时间就是金钱嘛!就三百万,如果还分几次到账,我爸不忙死了?”

  “这种事还要你爸亲自操劳?下面的办事人员多跑几趟腿就行了……”

  “但字总得我爸签吧?阿姨,你不懂大陆的行情,就别管这些闲事了……”

  她气急败坏:“我不是管谁的闲事,而是奇怪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我们?我和谁?”

  “你自己心里清楚。”

  小宓很委屈:“阿姨,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估计小宓是真不知道,便把王世伟挪用赞助款投资高利贷的事说了一下。

  小宓笑起来:“阿姨,你太老实了,上他的当了。我爸赞助给F大的钱,直接从他的公司打进了F大的账号,你老公怎么搞得到手?肯定是他想从你那里敲一笔钱出来,拿去放高利贷……”

  “你……知道高利贷的事?”

  “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嘛。现在的中国人,只要手里有几个钱的,谁不是在放高利贷?”

  “你呢?”

  “我?呵呵,我从来不管钱,只管划卡。我爸雇着一大把管钱的人呢……”

  “那……王世伟他放了多少高利贷?”

  “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他——放过高利贷,赚了一点钱,所以他动员我也搞这个,还说我出钱,他出力,今后赚了两人分成……”

  “你……出钱了吗?”

  “我才懒得赚那个辛苦钱呢。呵呵,你也真好骗,他一说你就给他汇钱去了?怎么不先问问我呢?”

  她哑口无言。

  小宓教训说:“阿姨,你这个老公啊,真不如离掉,又下不得厅堂,又进不得厨房,还上不得大床,你说说看,你要他这样的老公干嘛呀?他说家里一应家务都是你承担,连三餐饭都是做好了端上桌才叫他来吃。他还说他连家里的筷子碗放哪里都不知道,都是你这个老妈子一手包圆……”

  “这……这都是他对你说的?”

  “不是他还能是谁?他还说丈夫出轨,都是妻子的过错,你那么好骗,他不骗你都不好意思……”

  她气得手脚发凉,马上打电话去质询王世伟。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喊冤:“莙儿,她在骗你!这个婊子是吃定我了,一定要搞得我们离婚她才满意!”

  “她为什么要搞得你离婚?”

  “我不是对你说过吗?她想勾引我,说给我一百万,让我跟她结婚,把她带到美国来,而我没答应,就这个原因!”

  “你为什么不答应?”

  “切,你以为我脑残?她这样的人,到了美国还不把我给甩了?我自己投资,轻轻松松就可以赚一百万。”

  “那你干嘛不问她要一千万?”

  “一千万娶个‘公厕’也不值。”

  “你不怕她想别的方法整你?”

  “她整不到我了,现在我已经把挪用的赞助款都还上了,她还能怎么样?就算她买通F大把我赶走,我也不怕,我可以回美国。”

  她把谈话内容都告诉了Kevin,他想了一会儿,说:“我也搞不清他们谁在撒谎了,管它呢,反正不影响我们的生活。”

  “但是如果是王世伟撒谎,我们那笔钱不是就……打水漂了?”

  “他撒谎不撒谎,那笔钱反正都是……打水漂了。难道你还指望拿回来的?”

  “我倒没指望拿回来,但是,也不愿意被他骗去放高利贷。”

  “骗去就骗去吧,也不是个坏事。他要是真的欠了债没钱还的话,不是就跑回美国来了吗?或者他在国内想投资高利贷,但没钱投,不得去想歪门邪道?搞来搞去被人发现,弄到最后还是会回美国。现在他有了这笔钱,至少不会……跑回美国来,对吧?”

  她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就算我们拿钱买个安稳吧。”

  十万美元还真的买来了一段安稳的生活,她没再催促王世伟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王世伟也没再问她要钱还债,小宓那边也没消息了,就是许涛还在打电话,每次都是恨铁不成钢:“你也太好欺负了!他都骑到你头上拉屎了,你还跟他守在一起干嘛呀?”

  她应付了几次,越来越烦,挑衅说:“我一个奔四的女人了,离了婚还有谁要?难道你会跟你那个年轻漂亮的老婆离婚来娶我?”

  “没准我还真会呢!想当初,我还比王世伟早追你……”

  “现在不是当初了……”

  “但那份感情还在嘛。”

  “我老了,没自信了,要不你先把婚离了吧,不然我怎么敢相信你的诚意?”

  她跟Kevin说起这事,他吓唬她:“当心他真的离了婚来娶你!”

  “放心吧,他才不会为了我跟他那年轻漂亮的老婆离婚呢,他就是想让我和王世伟离婚,报当年的一箭之仇,现在见我粘上他了,他肯定逃都来不及……”

  果然,许涛再没音信了。

  他们过了一个安稳祥和的圣诞节。

  她差不多都忘记世界上还有王世伟这么个人了,仿佛自古以来她和Kevin就是夫妻,地球人都知道的事。

  但开年后不久的一天,她正在上班,突然接到王世伟的电话:“莙儿,我回来了,你到机场来接我一下。”

  她差点晕倒在地:“你……你……回哪里了?”

  “回A市了啊。”

  “你……回来干什么?”

  “归海呀!”

  “归海,是什么意思?”

  “归海还不懂?回中国叫海归,回美国就叫归海嘛。”

  “你怎么,不声不响地就跑回来了?”

  “想给你一个惊喜嘛,你不是喜欢浪漫吗?”

  她在心里骂道:浪漫个头!你这是想吓死我啊?

  她马上给Kevin打电话:“他回来了!”

  “谁回来了?你丈夫回来了?”

  “嗯。他已经到机场了,叫我去接。”

  “你……小心点。”

  “我没事的,你自己小心。”

  “我怕什么?难道他还打得过我?”

  “我们先别得罪他,免得他去告发你。”

  “那我今晚就……不来了吧,让你们好好团聚一下。”

  她生气了:“你怎么说这种话?”

  “那怎么样呢?难道你要我今晚呆在你那里,跟他决斗?”

  “你……”

  他笑起来:“别生气了,跟你开玩笑呢,我会到别处去住。”

  “你,你到哪里去住?”

  “随便哪里,Jimmy(吉米)那里也行,motel(汽车旅馆,比较便宜的旅馆)也行。”

  她很内疚:“真对不起,我没想到他会突然跑回来……”

  “怎么又道起歉来?又跟他搞到一家去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

  “好了,别解释了,我都懂。快去机场接他吧,你自己当心,别惹恼他……”

  “我知道。”

  她胆战心惊地去了机场,王世伟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看见她就抱怨:“你怎么才到啊?”

  她撒谎说:“有个实验走不开,耽误了一下……”

  他带着两个大箱子,她的行李箱里都塞不下,只好塞了一个在后座上。

  她不快地问:“怎么带这么多行李?”

  “归海了嘛,还不把家当都带回来?”

  “你的意思是……不再回中国了?”

  “回,怎么不回呢?爹妈都还在中国呢,总要回去看看吧?”

  “我是问你还回不回去工作!”

  “归海了,还回去干嘛?”

  “怎么突然想起——归海了?”

  “想你和孩子了。怎么,你不欢迎?”

  她没吭声,但她的心一沉到底。

  回家的路上,她晕头晕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而他似乎沉浸在回家的喜悦里,兴致勃勃地提议说:“小龙现在应该放学了吧?我们接上他,去餐馆吃饭吧。”

  她什么都没说,默默地把车往儿子学校方向开,到了学校,直接去after school(学后班)接儿子。

  儿子看到爸爸,吃了一惊,第一个反应就是摸自己短短的卷发,但爸爸根本没注意到:“小龙,想没想爸爸?”

  “Yes,想了。”

  几个人都上了车,她问:“想去哪家餐馆?”

  “随你。”

  “小龙,你想吃什么?”

  “随你。”

  她说:“你们都随我,那我就做主去吃buffet(自助餐)了。”

  她开车带着两父子来到上次她和Kevin吃过的那家自助餐店,还是那个带位小姐,还是一个火车座。但她一点食欲都没有,只拿了几个寿司,几只虾,和一块三文鱼。

  王世伟好像胃口挺好,一边大块朵颐,一边说:“这是自助餐啊,不吃白不吃。小龙,多吃点,把钱都吃回来!你妈是个傻瓜,自己选的吃自助餐,又不多吃点,白送钱!”

  她毫无食欲地吃着,脑子里都是那天和Kevin来吃饭的情景,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她把头转到一边,想掩饰一下发红的眼圈,但却看见Kevin坐在不远处的一个桌子边吃饭,她以为自己想出神了,看走眼了,揉了揉眼睛再看,的确是他!

  她马上借王世伟去拿食物的机会交代儿子:“小龙,Kevin在那边,但今天不要跟他打招呼。”

  儿子往那边看了一眼,问:“什么是不要打招呼?”

  “就是别理他,装着不认识,记住没有?”

  “为什么?”

  “我们……玩一个game(游戏),记住别跟他打招呼,别往那边望。”

  儿子兴奋地朝Kevin那边看了一眼,旋即回过头,低声说:“妈妈,太好玩了!这是什么game呀?”

  “我待会再告诉你。”

  儿子又往Kevin那边看了几眼。

  她急死了,又不敢多说,怕越说儿子看得越欢。

  过了一会儿,她看见Kevin去餐台边拿食物,她也跟了过去,小声问:“你怎么也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

  “太危险了,要不是我及时跟小龙交代,他肯定跑上去跟你打招呼了。”

  “我正在纳闷他怎么看见我像没看见一样呢,原来是你嘱咐他了?”

  “我得回去了,你小心。”

  “你也小心。”

  吃完自助餐,三个人又上了车,她一边开一边往后视镜望,生怕Kevin会跟在后面,让王世伟发觉。但她望了一路,都没看见他的白色皮卡,总算放了心。

  回到家,她第一件事就是冲进卧室去藏Kevin的东西,但什么都没有了,他一定来过这里,把他的东西收走了。

  她的心又提起来,他不会生了气,一去不复返了吧?

  王世伟满屋子地看了一通,说:“论房子,还是美国的好。这在中国就算是花园别墅了,不混个地市级,恐怕一辈子都住不上这样的房子。”

  她见他夸起房子来,知道他是真的归海了。

  他问:“这房子有我的一半吧?”

  “有你一半。”

  “那得多少钱?有没有二十万?”

  “有二十万。”她没好气地说,“房子是贷款买的,有你一半就是有你一屁股的债。”

  他没往下接,只催促说:“快去洗澡吧……”

  “要那么快干什么?”

  “久别胜新婚,你没听说过?”

  “儿子还没睡呢。”

  “怕什么?现在房子大了,两层楼了,他在楼上……”

  “他不兴下楼来的?”

  “我们关着门嘛。”

  她不情愿地去洗澡,盘算着怎样才能避免跟他做爱。也许现在就摊牌?但如果把他激怒了,跑去告发Kevin(凯文)怎么办?那就先敷衍他一下?但她一想到要跟他上床,就觉得难受,今后还怎么面对Kevin?

  她的主卧和主卫之间没有可拴上的门,她走进浴室,他也跟过来,她把他挡住了:“你要急着洗,就到楼上去洗吧,那里还有一个浴室……”

  她听见他走开了,才开始淋浴。

  她洗了很长时间,仍然没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他等得不耐烦了:“怎么回事啊?我都洗完半天了,你还没洗完?别是洗晕了吧?”

  “就好。”

  她又赖了一会,才穿上内裤和睡衣,又在外面罩上一个厚厚的绒浴袍,系好腰带,走出浴室,来到卧室,见他已经躺在了床上,赤裸着上身,下半身盖着被子。

  她总觉得卧室有点奇怪,仔细看了一会儿,才发现是卧室后门的门帘拉得开开的。那是个double door(双开门),通向后院的patio(庭院),门的上半部分是玻璃的,所以她在上面挂了个门帘。现在门帘被拉开了,玻璃衬着外面的夜色,像两面镜子一样。

  她指着门帘问:“是你拉开的?”

  “是啊,怎么了?”

  “你衣服都没穿,把那个门帘拉那么开干什么?”

  “你怕谁看见?”

  她家的后院是screened(用铁纱围起来),外人进不来,patio过去就是游泳池,然后是树林,外人是没法看见她卧室里的景象的。她想了想,说:“怕小龙去后院会看见……”

  “外面这么冷,他跑后院去干什么?”

  她想去拉上门帘,但被他抓住,拽到床上去了。他开始扯她浴袍上的腰带,她不让,死命推开他:“干什么呀?”

  “你说呢!”

  “别这么……下流行不行?”

  “这叫下流?自己的老婆?”

  “我没兴趣。”

  “一会儿就有兴趣了嘛。”

  “一会儿也不会有兴趣。”

  “你怎么知道?”

  “这么多年都是这样,我怎么不知道?”

  他满脸匪夷所思的神情:“别对我说你这么多年从来没有enjoy(享受)过做爱……”

  “刚好就是没有享受过……我们之间的……”

  “那你以前那些……高潮都不是enjoy?”

  “那都是装的。”

  “每次都是装的?”

  “每次都是。”

  “干嘛要装?”

  “想让你快点完事。”

  他脸色铁青,好一阵才说:“你就是因为这个才找情人的?他怎么样?能让你高潮吗?”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诈她,模棱两可地咕噜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不声不响地穿上衣服,指指门外:“去把他叫进来吧。”

  “谁?”

  “装什么天真啊?”

  她真的不是装天真,是真的不知道他在说谁。

  他说:“你不去叫,我去叫了。”

  她还没搞明白过来,他就走到后门边,打开了门和后院的灯,对外面叫道:“Kevin,你是叫Kevin吧?进来吧,外面多冷啊。”

  她也跟过去,看见外面真的有一个人,从身材来看,是Kevin,但穿着一件她从来没见过的棕色皮夹克,所以有点拿不准。

  那人向他们走过来,她认出来了,是Kevin,不禁脱口而出:“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在这里还会在哪里?”

  王世伟说:“他要是不在这里,我建议你就可以把他pass(刷,过滤)掉了。”

  “为什么?”

  “他不在这里保护你,你还要他干什么?”

  Kevin一笑,说:“王老师,想不到我们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的。”

  “我们早见过面了,在餐馆里,你是去那里保护她的吧?”

  他没回答,只抿着嘴笑。

  王世伟说:“你也太夸张了,难道我在餐馆还能把她怎么样?”

  “我也想瞻仰一下久闻大名的王老师嘛。”

  三个人都进到屋里,来到家居室,在沙发上坐下。

  王世伟问:“你们两人搞上了,干嘛要瞒着我呢?”

  Kevin替她解释说:“主要是她怕你会去……告发我。”

  “像你这种偷渡客,如果我告发了,就会怎么样?”

  “美国政府会把我遣送回国。”

  王世伟义愤地说:“回中国就那么可怕?你们还是不是炎黄子孙?”

  “回中国不可怕,可怕的是……见不到June了。”

  “她要是真爱你,不会跟着你回中国?”

  她抢着说:“我会的,我前段时间已经跟国内的一些大学联系了,J大和K大都愿意接受我……”

  王世伟轻蔑地说:“你别吹牛了,J大K大都是一流大学,你连D大这样的二流大学和F大这样的三流大学都进不了,你还想进J大K大?别是去那里当实验员吧?”

  她气急败坏,冲进卧室拿出J大K大的来信,扔到王世伟脸上:“你不相信?你自己看!别人给我的是副教授的职位!你以为一流大学都像你们二流三流学校,嫉贤妒能,不敢引进人才?”

  王世伟随便看了两眼,把信扔到沙发上,教训她说:“你以为他回了中国还会要你?中国有的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像你这样的,最好的结果就是做大奶,丈夫迟早在外面找小三小四,搞不好连大奶都没得做,活活被人抛弃。”

  她说:“我不怕,他回国,我就跟他回国,我只要生活在一个有他的地方就行。”

  “那我还是应该去告发他,让他回中国,再让你跟着他回去,让你看看我的预言多么灵验。”

  她跟Kevin对视了一下,见他面带微笑,仿佛在说:“这个他不会懂的。”

  她轻松地说:“随便你。”

  王世伟对Kevin说:“真的,我不骗你,中国真是大把的年轻漂亮女孩,你呆在这里,成天见不到几个女生,只能在大妈堆里打转,连她这样的都当宝贝,还不如回中国去,像我这样的,都能找到二十来岁的漂亮女孩子,更别说你了。”

  Kevin笑着说:“王老师太谦虚了!您是大学教授,那个魅力可不是一般人比得上的。”

  “你也不错啊,不是说你会吹那个什么……萨斯吗?那个肯定能吸引大把女生。”

  她替他回答说:“他以前在国内就有大把的粉丝,都是年轻的女孩子。”

  王世伟说:“那你的意思是你比那些年轻女孩子还有吸引力?”

  “我没这样说。”

  “你没这样说,但你的意思不就是这样吗?他在国内就有大把粉丝,但他偏偏看上了你……”

  Kevin说:“王老师,您这句没说错,June(琼)是比那些年轻女孩子更吸引我。”

  “那你有点变态。”

  “呵呵,如果王老师觉得我变态,那王老师自己也就变态了,您不也是放着国内大把的年轻女孩不要,一定要June吗?”

  “我跟你不同,我是她的结发丈夫。”

  “那是从婚姻的角度来说的,但说到对一个人的欣赏和爱慕,就没有先后之分了。”

  “但她不能同时嫁两个人啊。”

  “我知道,我尊重她的选择。”

  “你的意思好像我不尊重她的选择似的……”

  “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不管June做什么决定,我都坚决服从……”

  “问题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她急忙说:“我知道我想要什么!”

  “你知道?那你怎么拖到现在都没做个选择?”

  “那不是因为我怕你报复他吗?”

  “我干嘛要报复他?为了你这样人老珠黄的奔四女人,我犯得上干那么卑鄙的事吗?”

  “你不会干最好。”

  Kevin说:“她还怕你会……不吃不喝,饿死自己。”

  王世伟呵呵笑起来:“她以为自己在看琼瑶小说吧?”

  她有点恼怒:“你不会饿死自己,干嘛要那样说呢?”

  “看看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这跟人性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呢?如果你为了自己的淫情,就甘心看着我去死,我不会饶过你的。”

  他说罢,站起身,说:“你们两个今天就给我一点面子,别睡在一起了,等过两天我走了,你们想怎么无耻都可以……”

  她问:“你……过两天还回去的?”

  “是啊,难道那不是你希望的吗?”

  “那你这次回来……”

  “我是回来保持我的绿卡身份的。”

  “你不是说你要不要绿卡无所谓的吗?”

  “我无所谓,还有人有所谓嘛。”

  “你是说小宓?”

  “别提那个公厕了。”

  “那是谁?”

  “你现在还管我这些干嘛?你只要知道我有大把的女孩子喜欢就行了。”

  “那是肯定的。”

  Kevin也站起身:“那我,回去了吧。”

  王世伟叫住他:“你回去干嘛?你放心让我和她呆在一个屋子里?你放心,我自己还不放心呢,搞不好我半夜气极了,真会找把刀破她的相。”

  Kevin说:“那我就在客厅睡吧。”

  “楼上不是有三间卧室吗?我们三个男人,一人一间。”

  她怕王世伟在设计,警告说:“Kevin,别上去……”

  王世伟对Kevin说:“她还在那里以为有人会为了她杀人。哎,女人啊,上了点年纪,就这么疯疯癫癫的。”

  Kevin肯定地说:“她没以为错。”

  “你会为了她杀人?”

  “只要她开个口。”

  “那我得防着你一点了。”

  她趁机对王世伟说:“那趁你在这里的几天,我们把离婚……办了吧?”

  “等我今夜再想想。”

  三个男人都在楼上睡了,就她一个人在楼下,她睡不着,有一点响动,她都以为是王世伟在加害于Kevin,好几次都想上楼去看个究竟,但想到Kevin也不是吃素的,光凭他的个子,也不会轻易就被王世伟伤害,俗话说,身大力不亏嘛。

  等到快天亮的时候,她反而睡着了,朦胧中听到楼上有响动,她惊觉地跑出卧室,看到Kevin和儿子在往厨房走。她想起儿子今天还要上学,连忙跟到厨房去。

  Kevin看见了她:“呵呵,不想吵醒你的,还是吵醒了。”

  “我根本没睡着……”

  “我也是。”

  儿子问:“你们为什么都不睡着啊?是不是在守夜?昨天是过年吗?”

  她突然想起什么,问:“儿子,爸爸是不是打电话问过你Kevin的事啊?”

  “嗯,他总是问。”

  “他问你什么了?”

  “他问我Kevin是谁,长什么样,在哪里住,还问我喜欢不喜欢他……”

  “那你怎么说?”

  “我说,Kevin就是Kevin,长得像Kenny G,在我们家住,我喜欢他。”

  “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过啊?”

  “他叫我保密,别告诉任何人。”

  “原来是你这个小间谍!”

  “妈妈,什么是间谍?”

  “Spy!”

  儿子对spy的印象并不坏,摇头晃脑地说:“Kevin,妈妈说我是spy!”

  “呵呵,spy,快吃早点吧,校车要来了。”

  小龙吃过早饭,坐校车上学去了。她没去上班,Kevin也没去上班,都在等王世伟。

  一直等到九点多了,王世伟才起床,漱洗一番,来到楼下厨房。

  她把早点摆在桌上,他坐下吃早点,感叹说:“Kevin,你真有眼光,有个这样的老婆,真是很舒服啊!一日三餐都做得好好的,给你端到桌上……”

  他回答说:“那简单啊,花钱请个保姆就行。”

  “别对我说你是看上了她什么……精神方面的价值。”

  “正要这样说。”

  “那我成全你们两个吧,我是个纯爷们,找老婆就图年轻漂亮,我没你那些……唧唧歪歪的追求,放着年轻漂亮的女生不找,偏要找个奔四带孩大妈。过几年你们闹离婚的时候,可别怪我没预先警告过你们。”他转向她,“拿来我签字吧。”

  “什么拿来你签字?”

  “离婚协议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