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门女将第六章 葫芦谷逃生

  穆桂英从晕厥中醒来,执意要去葫芦谷祭奠杨宗保,却中了埋伏,而出卖他们行踪的人恰恰就是杨文广的心上人。幸赖好水关前曾出手相助的神秘人的帮助,穆桂英等人再次脱险。

  梦的启示

  由于穆桂英在昏迷当中,佘太君出面主持大局,下令追查那个放冷箭的人。她断定好水关内还隐藏着夏人的奸细,那一箭很可能是奸细为了激化矛盾、挑起宋军内讧所为。经过调查,果然有人在私下里煽风点火,这些人散步谣言,利用宋军将士的恐慌和不满情绪,制造兵变。但继续追查下去,却发现这些人都神秘地失踪了。

  在穆桂英的卧室内,杨文广和杨文君已经陪伴了她两天两夜,冯怜也一直在旁边伺候,三个人衣不解带,累了就在桌子上趴一会儿,深恐昏迷中的穆桂英有什么意外。延州兵败对穆桂英的打击太大,兵变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巨大的精神压力和体力的严重透支让她再也支撑不住了。

  第三天的黄昏时分,杨文广和杨文君都趴在桌子上休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昏迷中的穆桂英似乎听到一个声音,那个声音时远时近,时高时低,隐隐约约。“是宗保,是宗保的声音”,穆桂英在心里对自己说。她拼命想听清楚杨宗保在说什么,但声音实在太模糊了,只听到三个字:“葫芦谷”。

  穆桂英骤然睁开了眼睛,发现面前站着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子,她看到自己突然醒来,似乎很惊恐,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

  穆桂英坐了起来,警惕地问道:“你是谁?”

  冯怜小声回答道:“民女冯怜,这两天和杨将军、杨小姐一起伺候元帅。”

  杨文广和杨文君都醒了,看到穆桂英终于从昏迷中醒来,惊喜若狂,扑到母亲的面前,不知说什么好。穆桂英拥着一双儿女,心中百味杂陈。

  杨文广向穆桂英介绍冯怜,把两人相识的经过说了一遍。作为母亲,穆桂英怎么会不懂儿子的心思,她和蔼地笑着,把冯怜唤到自己的身边,牵着她的手,仔细打量。

  “这个女孩子虽然不是国色天香、出身高贵,但也是个端庄的良家女子,出身贫寒就知道生活的疾苦,懂得关心丈夫、勤俭持家,会是一个贤妻良母。既然儿子喜欢,就遂了他的意吧!”穆桂英在心里这样盘算着。

  穆桂英洗漱了一下,简单吃了点东西,穿戴整齐,到佘太君那里请安。佘太君、柴郡主和众长辈见穆桂英康复,都非常欣慰。

  穆桂英满怀歉意地说:“桂英无能,延州城下损兵折将,好水关内又酿成兵变,让各位长辈受惊了。”

  佘太君安慰道:“领兵打仗,这些事情都是无法避免的,你不要有太重的心理负担,尽快振作起来,坚守好水关任务艰巨,将士们都指望你呢!”

  穆桂英道:“太君,桂英有个请求,希望太君能够答应。”

  “讲!”

  “我想去趟葫芦谷,看看宗保殉国的地方。”

  佘太君没有说话。柴郡主道:“桂英,现在叛军兵临城下,你身为统帅,不宜离开好水关。叛军到处出没,你出去后万一有什么意外,该如何是好?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其他人也纷纷劝道:“外面太危险了。等我们打退了叛军,收复了延州城,再去拜祭宗保吧!”

  虽然众人苦苦相劝,但穆桂英心意坚决。佘太君最后发话了:“就让桂英去一趟吧,了却一桩心愿,回来好专心指挥作战。但路上一定要小心,快去快回,万一叛军合围好水关,你们就很难进来了。你带上焦孟二将,他们认得路,也可以相互照应。”

  杨文广、杨文君坚持要和穆桂英一起去拜祭杨宗保,大家拗不过他们,只好由他们去了。穆桂英让他们回去准备一下,入夜后就出发。

  以身相许

  杨文广回到自己的住处收拾需要随身携带的物品。他正忙碌的时候,门被推开了。回头一看,冯怜出现在门口。见杨文广正在整理包裹,冯怜诧异地问道:“杨将军要去哪里?”

  杨文广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坦言相告:“我要随母亲一起去葫芦谷,拜祭在那里阵亡的父亲。”

  冯怜沉默不语,走到床边,一言不发地帮杨文广整理着包裹。杨文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心上人。

  过了一会儿,冯怜抬起头来,眼睛里水蒙蒙的,是即将滑落的泪水。“冯怜,冯怜,我见犹怜!”心上人的这副样子让杨文广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将冯怜紧紧地抱在怀里。

  不知过了多久,冯怜忽然从杨文广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开始宽衣解带。杨文广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怜儿,你要做什么?”

  冯怜的脸颊上泛起红晕,低声道:“你救了我,除了身体,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的。我的心已经属于你了,现在把身体也交给你,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杨文广握住她的手,道:“不要这么做,我喜欢你,将来要明媒正娶。在你成为我的妻子之前,我什么都不会做!”

  冯怜摇摇头,“你们这一去,不知道能不能回来。如果我再也见不到你,我会后悔一辈子——当初为什么没把自己完整地交给你。”

  杨文广注视着她的双眼,知道她说的是真心话,慢慢松开了自己的双手。冯怜脱去衣服,躺到了床上,脉脉含情地望着呆立不动的杨文广。

  帷帐被放了下来。里面传出两个患难中的年轻人的喘息声。

  夜深了,杨文君跑来找杨文广,敲了半天,门终于打开了。披挂整齐的杨文广出现在门口,杨文君感觉房间里似乎还有人,探头向里一看,一眼就瞅见了床上的冯怜,登时羞得满脸通红,嘴里咕哝了一句:“坏蛋!”掉头跑开了。

  杨文广等人出城的时候,冯怜的身影出现在城头,望着杨文广远去的方向,肃立了良久。

  没藏秋水

  穆桂英带着两个孩子和焦孟二将以及几十名精悍的卫士,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离开好水关,渡过好水河,直奔葫芦谷。一行人快马加鞭,两天后就出现在葫芦谷谷口。穆桂英端坐在马上,抬头看着葫芦谷谷口险要的地势,这个自己的丈夫和几万宋军葬身之地,让穆桂英的心情格外沉重。她犹豫了一会儿,狠狠心,催马进入谷内。

  在焦孟二将的引导下,来到了当日杨宗保遇伏的地方,也是几万宋军被屠杀的地点。地面上累累白骨,怵目惊心,偌大的葫芦谷竟成了露天的坟场。穆桂英神情肃穆地跳下马,让人摆好香炉,焚香祭拜,在心中暗自祷告:“宗保,你安息吧!你和几万大宋将士的血债,我一定要贼人加倍偿还。”

  眼前的景象激发了穆桂英的斗志,内心充满了仇恨的力量,信心和勇气又回到了她的身上。在这一刻,她放下了所有的负担——对自己和杨家威名的顾虑,不再患得患失,心中只有一个清晰的目标:打垮夏军,收复延州,报仇雪恨。

  穆桂英吩咐道:“天色已晚,今天我们就在这里宿营,陪伴这些身死异乡的大宋将士,明日返回。”

  夜幕降临,营地燃起了篝火。一轮明月悬挂在葫芦谷的上空,清冷的月光如同水银泻地,照在将士的尸骨上。穆桂英在篝火边上坐到很晚,才回到自己的帐篷内,昏昏沉沉地睡去。睡梦中,有人呼唤她的名字,是杨宗保的声音。穆桂英心里一急,醒了过来,她披上衣服,走出帐篷,茫然四望,止不住泪如雨下。就在这时,在她的脑海中出现了一枚箭簇,几乎同时,耳边风声响起。穆桂英本能地一闪身,一支冷箭贴着她的脸颊飞过。与此同时,周围传来几声惨叫,几名当值的卫士中箭倒地。

  其他人被惊醒了,纷纷冲出帐篷,冷箭从不同的方向飞向营地,又有十几个卫士中箭。穆桂英冲到一块大石头后面隐蔽,观察周围的动静。事发突然,但她的头脑格外冷静。营地周围人影晃动,一时无法判断到底有多少伏兵。杨文广兄妹和焦孟二将都没有中箭,和没有受伤的卫士各自找到了藏身处,敌人的弓箭基本上对他们不构成威胁了。

  神秘的箫声在空中响起,空灵、幽远。听到箫声,一直在暗处放箭的伏兵终于现身了,手握兵器,向营地扑来。穆桂英手边没有武器,就地拣起一块石头,瞅准一个人影,用力投掷出去,准确无误地命中那人的面门,伴随着一声惨叫,人影栽倒在地。穆桂英一击奏效,又连续掷出几块石头,击翻了几个敌人,趁机冲到自己的帐篷前,拿到了长枪。

  众人与伏兵展开肉搏。片刻之后,营地已经是一片狼藉,穆桂英等人虽然竭尽全力,击杀了不少敌人,但伏兵太多,将他们重重包围起来。穆桂英和其他人渐渐围成一个圆圈,背靠背与敌人搏斗,相互支援,敌人虽多,一时竟然奈何他们不得。

  此时,那箫声再度响起,敌人听见箫声,暂时停止了进攻,形成了一个包围圈。穆桂英等人正自纳闷儿,伏兵向两边闪开,一群人簇拥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走了过来。那妇人笑道:“这位可就是大名鼎鼎的穆元帅?”

  穆桂英回应道:“你是什么人?”

  “大夏国皇后没藏秋水。”

  穆桂英有些诧异,这个女人竟然是大夏国的皇后,虽然此前听说过李元昊的皇后足智多谋,领兵迎战杨门女将,但她亲自上阵,在这里伏击自己,还是出乎穆桂英的意料。

  一旁的杨文广听说这个女人是皇后,机会难得,当即将手中的长矛用力掷出,直取没藏秋水。没藏秋水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不等身边的卫士出手,伸手抽出一名靠近自己的卫士的腰刀,挥刀将飞到自己面前的长矛斩为两段。大夏国皇后还有如此敏捷的身手,更是匪夷所思。

  没藏秋水面向杨文广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杨家唯一的男人杨文广了。身为威名赫赫的杨家将的后裔,竟然出手偷袭一个女人,不觉得惭愧吗?”杨文广惭愧无言。

  见杨文广不说话,没藏秋水诡秘地一笑,“我让你见个人,你一定想不到。”

  从她身后闪出一个人来,当大家看清楚的时候,不仅是杨文广,穆桂英和杨文君也惊呆了,竟然是冯怜。此时的冯怜已经不再是那个柔弱女子,一身西夏人的戎装,身背箭囊,手挽强弓,英姿勃勃。

  没藏秋水笑得格外开心,“她真正的名字叫没藏云,是我的贴身侍卫。我派她混入好水关,又演了一场好戏给你看,本想激发你的同情心,接近宋军的高级将领。没想到,你竟然喜欢上了她。她本有机会除掉你母亲,但下手之时,你母亲从昏迷中突然醒来,计划落空。这次你们来葫芦谷的情报就是她提供给我的。心上人竟然是敌人的卧底,感觉如何啊?杨家的后裔也不过是个好色之徒!”

  杨文广望着冯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既心痛又惭愧,因为自己一时糊涂,结果将母亲和妹妹都带入了绝境。这一刻,杨文广不知道该恨自己,还是该恨冯怜,不对,是没藏云。他的双手不自觉地捏成了拳头,指甲嵌进了肉里。

  没藏秋水挥挥手,“不与你们浪费口舌了,现在就送你们去与杨宗保九泉相会!弓箭手准备!”

  死里逃生

  上百张强弓硬弩对准了被困在中央的穆桂英等人。穆桂英开始懊悔不该来葫芦谷,连累一双儿女和这么多将士为自己陪葬。

  没藏秋水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嘴角挂着胜利者的微笑,“放箭”两个字正要出口,她身边的一名卫士忽然发出一声惨叫,栽倒在地,后背插着一支箭。她还没回过神来,惨叫声接连响起,夏国武士不断有人中箭倒地。

  没藏云连忙闪到没藏秋水的身前,招呼其他武士:“保护皇后!”几十名夏国武士围拢在没藏秋水的身边。其他武士则四散逃避。

  穆桂英等人本来一只脚已经迈入了鬼门关,突然峰回路转,又出现了一线生机。“难道是宋军暗中保护自己的人?”穆桂英向四周张望,寻找出手相助的人。

  箭雨过后,一群蒙面人扑了上来,与夏国武士展开搏斗。穆桂英等人也加入了战团。夏国武士抵挡不住内外夹击,开始败退。没藏云等人掩护着没藏秋水撤离。杨文广见状,拣起地上的一张弓,弯弓搭箭,瞄准了没藏秋水的后背。

  利箭离弦的那一刻,被没藏云察觉了,出于一个卫士的本能,她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没藏秋水的后背。利箭贯入没藏云的前胸。没藏秋水回头看了看,没有停下脚步,径直奔向自己的坐骑,跳上马,夺路而逃。

  杨文广走到没藏云的身前,她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了,胸前汩汩地冒出鲜血。没藏云望了望杨文广,绝望、无助的眼神一如初见之时。杨文广的心动了一下,这个自己曾经喜欢过的人,即便她欺骗了自己,险些将自己送上绝路,但还是无法将她完全当成仇人来面对。

  此时此刻,对濒死的没藏云,杨文广的怜悯之情油然而生,帮助她的办法就是尽快结束她的痛苦。杨文广俯下身,握住箭杆,注视着没藏云,平静地点了点头。泪水沿着没藏云的眼角滑落。杨文广手下一用力,箭簇刺穿了没藏云的心脏。

  击退没藏秋水带领的西夏武士后,蒙面人中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者走向穆桂英,取下了自己的面纱。穆桂英认出,他就是攻打好水关时,送解药给自己的人。

  那人微笑着向穆桂英致意,道:“穆元帅受惊了。请随我们走一趟,我家族长希望与穆元帅见上一面。”

  “你们族长是……”

  “去了就知道了。穆元帅不必担心,我们既然舍命相助,当然不会加害你和各位。”

  穆桂英微笑着点头道:“这个我当然知道。好,我们就随恩公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