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秘史第十一章 重返宫廷

  当武媚娘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皇宫里的时候,王皇后笑了,萧淑妃怒了,她们各怀心思。面对萧淑妃的打压,武媚娘没有任何怨言,反而想方设法地安慰李治,这让李治非常感动,下定决心要保护这个善解人意的女人。

  李治正在武德殿处理朝政,今天的他处理得非常认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开心了。当他从皇后那里听说那个消息的时候,他简直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激动。李治没想到一向很死板的皇后会给他这样安排,这让他在心里开始重新审视这位皇后了。

  虽然皇后没有为他生下一男半女,但这份体贴与关怀却让他难忘。

  他已经有两年的时间没有见到武媚娘了,不知道那个女子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李治在处理朝政之余开始想象武媚娘曾经的样子,那活泼、甜美的笑容总是不断地浮现在脑海之中。

  说实话,李治早已经坐不住了,要不是听了皇后的话,一定要镇定,一定不能让朝中那些大臣知道这件事情,他早就迫不及待地去守在宫门口,迎接武媚娘进宫了。

  武媚娘坐在驶向长安的车内,无论她怎么想都想不出是谁让她进宫,因为在宫里除了李治之外,她再也没有任何靠山了。让她进宫做什么?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她。可是现在自己什么都没有,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生命,控制自己的一切,她再一次尝到命运被他人操纵的滋味,这种滋味实在不怎么样。那种自己的一切都成为悬念的感觉,让武媚娘心里升起一阵阵寒意。

  马车经过长安城的街道时,武媚娘看着这繁华的长安城,突然有一种重临人间的感觉。不过回头想想也是,已经很多年没有在长安城内走动了。先是在宫里住了几年,接着又去了感业寺。再见到这样繁华的都市,武媚娘暗自下定决心,这次入宫之后,一定要有一番收获,自己的命运一定要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马车的速度并不快,可以说非常慢了。走了将近半个时辰才到宫门口,但马车并没有从正门进入,而是绕道皇宫后面的一个小门进入皇宫的。见到这些,武媚娘心里酸楚,她没想到自己再次入宫的时候居然只能走这样的地方。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刺到一样,她再一次发誓,一定要洗刷这样的屈辱,不管用什么手段,用什么方法,一定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巨大的皇宫在武媚娘看来并没有什么改变,她被马车载到了宫内一个比较偏僻的院子里。看到这个院子,武媚娘内心并没有多快乐,因为在她看来,自己的命运现在依然掌握在其他人手中,就像当时的李承乾那样,即便是太子,可是命运依然掌握在李世民手中。

  面对这样的情况,武媚娘已然决定放弃那渺小的爱情,将她对李承乾的那份真情放到心底最深处,任何人都不能触摸到的地方。这样她便可以放手做任何事,因为没有爱,所以也就不会有愧疚,这样行动起来不会有任何牵绊。

  想好之后,武媚娘用满脸的笑容将真实的自己掩饰起来,向前方那位贵妇人走去。那贵妇人的阵仗她从来没有见过,派头非常大,她心里已经有了一定的盘算,走到贵妇人面前恭敬施礼,顺从地说:“奴婢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

  这是王皇后第一次见到武媚娘,她没想到武媚娘居然长得这样楚楚动人,让女人见了都有些嫉妒。王皇后的心里有些打鼓,她不知道自己接武媚娘进宫的决定是对还是错,看这样的情况,如果武媚娘得势恐怕不比萧淑妃差。但是她也很清楚,现在她的皇后位子已经很不牢靠了,如果再不对付萧淑妃,恐怕事情会更糟。

  不过让王皇后比较满意的是,武媚娘还是比较乖巧可人的。她笑着说:“起身吧,以后你就是皇上的嫔妃了,大家都是一家人。”

  王皇后的声音非常好听,让武媚娘听了一阵恍惚。但她知道这只不过是表面现象而已,在宫里那么多年,她早已经看明白,最让她铭记在心的便是那个徐慧了。虽然徐慧已经为先帝殉葬而死,但她知道,那只不过是徐慧不想过像她这样悲惨的生活罢了。

  想到这些,武媚娘稳定了一下情绪,感激地说:“多谢皇后娘娘栽培,媚娘一定不会忘记您的恩德。”

  “好了,我们就不要站在这里吹风了,你刚刚进宫,本宫只能先把你安排在这里。虽然小了点,但以后再安排更好的住处吧。”王皇后带着武媚娘进入为她准备好的房间。

  王皇后将她安置好之后,便离开了,院子里留下了几名执事和几个小宫女。这时候武媚娘才有时间去思考这一切的一切,也是这时候才找到救下自己的人。

  王皇后从那些要害她的人手里救下了她,然后让她在感业寺蓄发,不仅这样,又费尽心思将她弄进宫里来。可是王皇后为什么这样做呢?

  武媚娘一时想不通,现在的她才不会傻到相信王皇后是为了自己的丈夫,大公无私地将自己从感业寺弄进宫来。武媚娘虽然猜不到具体的事情,但可以肯定王皇后在宫里遇到对手了,而且那个对手曾经向自己动过手,否则王皇后也不会平白无故给自己树立一个竞争对手。

  想明白这些之后,武媚娘当然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样做了。她还不想过早地暴露自己,也不想让自己在不能自立的时候就成为公敌,所以她选择沉默。自从进了这个皇宫,她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非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她才会出去看看。

  再次见到李治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见到这个男人,其实武媚娘心里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为了抓住李治的心,她必须做出一副深情的样子。因为她知道自己要一辈子面对这个男人了,而且她想要得到的一切都必须依靠这个男人。武媚娘又想起了这些年吃的苦,眼泪就止不住地掉了下来。那种感觉很自然,让武媚娘也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动了情似的。

  而李治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大男人泪眼汪汪地望向武媚娘,希望武媚娘能够体会到他的用心,体会到他的难处。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很久,谁也没有主动去打破这样的宁静。虽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都能体会到对方的“相思”之苦。

  李治为了弥补武媚娘,一连几天都留住在武媚娘那里,武媚娘也感觉非常幸福。两个人原本认为日子会一直这样延续下去,可是事情绝对不是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李治一连几天都没有到萧淑妃宫里,这让萧淑妃起了疑心,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为什么李治会突然不来了?私底下她买通了皇帝身边的太监,请他帮忙打听一下,这一打听不要紧,真打听出事来了。萧淑妃那个气呀,就差上房揭瓦了,她真没想到左防右防还是让那个小尼姑进宫了。

  这件事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自己年轻漂亮,又为李治生了那么多孩子,难道还不够吗?为什么皇上还要去找其他女人。可是生气也没有办法,毕竟人已经进宫了,就算自己想找事,也做不了什么了。

  不过萧淑妃心想,既然改变不了皇帝,那就去改变那个小尼姑。想到这里,萧淑妃也顾不上许多,带着人就往武媚娘的住处来了。

  与此同时,王皇后收到了萧淑妃去武媚娘那里的消息,既然武媚娘已经开始帮自己对付这个萧淑妃了,那她也绝对不能闲着。

  两个人几乎同时到达武媚娘的住处,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可是这三个女人凑到一起却沉默了,谁也不愿意多说一句话,各自心里有各自的想法。王皇后和萧淑妃之间的斗争早已经到了势不两立的地步,但武媚娘和她们却没有到那种地步。

  当武媚娘见到萧淑妃的时候,她便知道为什么王皇后会把自己弄到宫里来了。在武媚娘看来,这个萧淑妃的确美丽,而且身上那种高贵的气质并不比王皇后差,看情况萧淑妃在宫里一定比皇后得宠,这样一来事情就说得过去了。

  “臣妾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见过淑妃娘娘,淑妃娘娘万福。”武媚娘虽然在李世民的后宫不得宠,但现在已经不一样了。李治非常喜欢她,而且有了那一段经历,她现在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王皇后首先说:“起身吧,媚娘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吧?”

  “很好,这里对于媚娘来说已经是天堂一般的生活了。”武媚娘并没有说谎,因为相对感业寺的生活来说,这里的确已经是天堂了。

  “武才人真是好才貌,难怪皇上会留恋在武才人的宫内。”萧淑妃那不协调的声音在两个人耳畔响起。

  武媚娘虽然第一次见到萧淑妃,但两人早已经成为敌人。她们不可能成为朋友,但现在也不是她们闹翻的时候,所以武媚娘听到萧淑妃的话之后,立刻回答说:“淑妃娘娘过奖了,媚娘一个小小的才人怎么能和您相比呢?”

  武媚娘刚刚说完,“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就落在了武媚娘的脸上,萧淑妃立刻呵斥说:“你一个小小的才人居然敢与本宫做对比,简直是无法无天,看哪天我向皇上禀明,把你赶出宫去了事。”

  这个耳光不仅让武媚娘吃惊,就是坐在一旁的王皇后也非常吃惊,她们都没想到这个萧淑妃居然嚣张到了这种地步。武媚娘虽然不是正经的嫔妃,现在也是皇上最宠爱的女人啊!就这样一下,那不是得罪了皇上。

  “萧淑妃,你太放肆了,平时对本宫无礼也就算了,怎么能对武才人这样无礼呢?”王皇后立刻训斥萧淑妃,然后急忙过去安慰武媚娘。

  在场的人谁都看得出,萧淑妃这次来就是为了找事的,要不是有王皇后在,恐怕武媚娘的下场更加惨烈。

  武媚娘看着王皇后,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她没想到这个萧淑妃这样狠毒,不但想要将自己置于死地,还想在这里迫害自己。

  萧淑妃更不会吃王皇后这一套,要不是这个王皇后,这武媚娘早就被她派去的人活埋了,哪里还能翻得出这么大的浪。

  “皇后娘娘什么时候开始关心皇上的后宫来了,你接武媚娘进宫恐怕不止是为了讨皇上开心吧?”萧淑妃毫不客气地指出王皇后的用心,但是她知道自己无论再怎样努力,都不可能挽回损失了。

  王皇后现在很淡定,萧淑妃越激动,她就越淡定,因为她知道萧淑妃已经开始嗅到危险的气息了。王皇后没料到,萧淑妃会如此之快地看着自己专宠的荣耀被其他人抢去,可是她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后宫争宠是必然的事情,现在这个皇宫里的嫔妃争宠的事情越多越好,出来争宠的人越多越好,这样她皇后的位子就能够稳如泰山了。看着萧淑妃那张愤怒的脸庞,王皇后淡淡地说:“淑妃娘娘是不是太过分了,作为淑妃,应该固守自己的本分,而不是到处惹是生非,要时刻为皇上着想。

  皇上他每天处理国事已经非常辛苦了,难道淑妃还想让这后宫乱了不成?”

  “王皇后,你不要血口喷人,这些明明是你搞出来的,凭什么安到本宫头上。这个武才人是什么身份你我都清楚,你把她接到宫里来该不是有什么想法吧?”王皇后的话虽然毒,但萧淑妃也不肯示弱。

  两个人在武媚娘这里开始斗嘴,而作为主人的武媚娘则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了。看着两个人在这里斗嘴,自己倒成了看客。不过这样一来武媚娘到乐得自在,总比把自己也卷进去要好得多。

  不过最后妥协的还是王皇后,两个人吵来吵去也没争论出个结果,最后王皇后甩袖子走人了。而被晾在那里的萧淑妃也感觉今天自己有些过分,不想再找武媚娘的麻烦,所以只能无趣地离开了。

  不过这件事情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皇宫。所有的人都在议论萧淑妃去找武才人的麻烦,而皇后却站出来为武才人解围。

  所有的舆论都指向了萧淑妃,萧淑妃走到哪里,都无法逃过别人鄙夷的目光。

  当然皇后离开武媚娘住的地方后,立刻跑到李治那去告状了,所以李治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情。李治虽然心里不舒服,但这个时候在他的心里萧淑妃还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尽管这样他也不想去责备萧淑妃,所以只能回去安慰武媚娘了。

  见到李治再一次到自己这里来,武媚娘心里自然高兴得很。虽然面对的不是自己喜欢的人,但她这一段时间已经习惯了,面带微笑将李治迎进寝宫。

  到了寝宫内,李治拉着武媚娘的手,眼睛里充满了愧疚,满怀感情地说:“媚娘,朕听说今天萧淑妃来过了?”

  “是啊,淑妃娘娘并没见过臣妾,只是想过来看看,关照一下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武媚娘没有提起萧淑妃过来为难她的事情。

  听了武媚娘的话,李治心里很感动,他没想到武媚娘会这样细心,不为自己增添烦恼,与王皇后、萧淑妃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但李治还是很想安慰一下武媚娘,说:“朕还听说淑妃她动手打你了,是吗?”

  “皇上都知道了?”听了李治的话,武媚娘心里很感动,这是第一次得到除了父亲之外的其他男人的关心,这怎么能让武媚娘不感动呢?

  她的内心虽然想着李承乾,李承乾给她的感觉是一种其他人难以超越的感觉,他的沉稳、他的温文尔雅都成为了武媚娘心中的永恒。可是李治不一样,这是实实在在的关心,虽然她不确定这样的关心什么时候就没有了,但这一刻她已经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

  想到这些,武媚娘心里就难受,她感觉自己不仅欺骗了李治的感情,而且现在已经开始背叛李承乾。她越想心里越难受,越难受就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所以眼泪开始在眼睛里打转。

  武媚娘所有的情绪都落入了李治的眼睛里,这让李治更加难过,在他看来,武媚娘的忍让、她的体贴都是为了自己,她所受的委屈也是为了自己,而且到了现在,武媚娘都不肯说其他人一句坏话,这是最让李治感动的。他将武媚娘抱在怀里,心疼地说:“朕已经下旨封你为昭仪了,以后就算淑妃想欺负你,也不会这样明目张胆的。你放心好了,朕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委屈。”

  虽然没想到自己晋升得这么快,在这座深宫之中,总算有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了。想到这些,武媚娘心里虽然还是很难受,但总算比较踏实了。

  第二天,李治又赏赐了很多东西给武媚娘,看着那些赏赐,武媚娘知道现在的自己并不安全,她必须要尽快在这座皇宫中站稳脚跟,必须在皇后这棵大树还没有将攻击目标转向自己的时候做好这件事情。武媚娘并没有吝惜这些钱财,而是转手赏赐给了侍奉她的下人。原本这些下人还不敢要这些东西,但看到武昭仪那真诚的目光,他们就壮着胆子收下了。

  这些宫人们收到武媚娘的礼物之后,心里自然非常高兴,平时很少有主子赏赐奴才的事情,个个心里都非常感激。

  武媚娘被提升为昭仪,最不开心的人就是萧淑妃了,她没想到自从这个武媚娘进宫之后,连皇上都变了。平时皇上都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办事,可现在倒好,整天留在武媚娘那里不说,这才几天啊,就赐封武媚娘为昭仪了。而最高兴的人除了武媚娘之外,还有一个王皇后,武媚娘能有今天是她一手操办的,只要能够打败萧淑妃,对于她来说就解除了最大的危险。她的皇后位子也能够保住了。

  因为事情办得非常顺利,并且在向着自己预定的方向发展,心情不错的王皇后想到御花园里走走。她已经很久没这么轻松了,自从那个萧淑妃得宠之后,她就过着度日如年的生活。

  御花园作为供后宫嫔妃玩乐、赏花的地方,空间非常大。大到想要转完整个御花园,需要一天的时间。不过王皇后可没想转整个御花园,她只是心情好出来看看罢了。但她见到这些开得正旺的鲜花后,心情更好了。

  俗话说“冤家路窄”,现在的王皇后就应了这一句话,正当她心情好的时候,她的死对头萧淑妃也过来了。但看得出,萧淑妃并没有王皇后那么悠闲,眉头微皱,美丽的脸庞上多了几分哀伤。

  “萧淑妃,今天怎么有时间来御花园了?以往这时候你可是伺候皇上呢?”王皇后带着微笑,脸上看不出其他表情,但语气中却带了几分讽刺的意味。

  “皇上今天很忙,朝中的事情总是这样。”萧淑妃现在已经没心思和王皇后斗嘴了,她知道上一次因为自己的莽撞,得罪了那个武媚娘不说,现在皇上心里对她也有意见了。

  王皇后嘴角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笑容,她心里很清楚根源在哪里,只是不想表现得那么嚣张。她知道武媚娘现在只是开了一个头,真正的斗争还在后面,她已经见识过武媚娘的手段了,所以她根本不会相信武媚娘会就此罢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