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秘史第十五章 母仪天下

  此路不通,还有别的路。在宰相班子中的李的默认和一些下层官吏的支持下,武媚娘终于登上了皇后的宝座。

  第二天,在李治再三的要求下,武媚娘勉为其难地坐到了武德殿的后殿。武媚娘第一次来这里,周围的一切冲击着她的视觉,突然之间她的心里又多了一种冲动,但是很快就摇摇头放弃了。

  这次多了一个人,长孙无忌、李、于志宁和褚遂良。除了李之外,另外三个人算是明白了,就算他们如何反对恐怕都没用了,可是只要有一点希望,他们就会坚持下去。毕竟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何况他们已经和未来的皇后站到了对立面上,如果放弃的话,恐怕到时候死得更惨。

  李治有些阴冷地说:“朕已经决定,必须废后。”

  “皇上,万万不可呀!”这次站出来的还是褚遂良,褚遂良跪在地上说:“当年先帝仙去之时曾经拉着微臣的手说过的,一定要让微臣照顾好他的儿子和媳妇。现在皇上要废除皇后,那微臣岂不是无颜面对先帝了。”

  “你?”李治实在是无话可说,这个褚遂良总是拿先帝来压他,他简直快要发疯了。而且每次遇到难以决定的事情时,这帮大臣总是提起先帝,用死人压活人。

  “皇上,褚大人说得很有道理,皇后娘娘毕竟在您身边这么多年了,她的性格您也应该了解,如果皇后娘娘真的做了那些事情,恐怕她早就每日惶惶不安了。可是皇后她现在很平静,这说明皇后根本就是无辜的。”于志宁很及时地站出来。

  李治这次没有生气,而是笑了笑说:“如果朕执意要废后呢?”

  “那臣等只有辞去官职,回乡去种那几亩薄田了。”褚遂良、于世宁和长孙无忌三人全都跪下了。可是有一个人没有跪下,那就是李。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但李旁若无人,依旧沉默地站在那里。

  这让跪下的三人非常难办,但事已如此,再难办也要挺过去。李治见到这种情形,心里却升起了一丝希望。

  听到这里,坐在后面的武媚娘实在忍不住了,她就没见过这样的臣子,居然敢用这样的方式要挟皇帝。

  “你们太放肆了,难道你们一起这样威胁皇上,是为了表现你们已经结成一党,还是你们足够团结,以至于团结到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了?”武媚娘说话的声音很大,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胆子,居然敢这样冲出来。

  但是武媚娘的话也够狠,这一番话如果坐实的话,那就是抄家灭门的罪。跪在地上的三个人头皮开始发麻,虽然武媚娘这样出来于理不合,但那一番话却容不得他们辩解。虽然他们没有那个心思,但行动上却体现出来了。

  三个人暗地里佩服武媚娘的霸气,也不再怀疑武媚娘一定会得到皇后的位子。可是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毕竟如果武媚娘做了后宫之主,他们不但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招来杀身之祸。

  李治对武媚娘突然冲出来也非常惊讶,但他很感激武媚娘为他解围。而且他认为武媚娘说的这一番话的确在理,否则那三个臣子绝对不会这样沉默。

  静,整个武德殿非常安静,这座武德殿经历了太多的沉默,可是这一次实在是太紧张了,结党营私那就是死罪,而且是抄家灭门的死罪。

  最后褚遂良打破了沉默,他用力地叩头,额头上已经出现了血迹,说:“皇上,微臣的忠心天地可表,微臣并没有结党营私,只是为了国家的安危,为了江山社稷呀!皇上。”

  这时候李治的心里也很乱,如果说这三人结党营私,他也不相信,但他们做的事情太让人生气了。这时候李治看到了一直站在那里不说话的李,这才想起,一直到现在,这个李根本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你们都先退下吧,李留下。”李治看了看武媚娘,虽然心里对武媚娘的冲动有所不满,但总算是挽回了自己的面子,也就不想多追究什么了。

  李看着三人离开,知道这一次自己再也不能逃避了。出去的那三位绝对不是他能够随便招惹的,但他们想要扳倒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

  李治看了看武媚娘,武媚娘知道这一次是自己太冲动了,所以只能乖乖地回到了后面。武媚娘的心在跳,而且跳得很厉害,她不知道今天的事情会给她带来怎样的影响,也不知道今天之后李治会不会像抛弃王皇后和萧淑妃那样抛弃自己。可是无论怎样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她必须坚强,必须尽量保持平静。就在武媚娘平复自己心情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李治的声音。

  李治对武媚娘所做的事情并没有多想,而是看了看面前的李,用好奇的语气问:“李爱卿,为什么他们都在反对朕,而你却没有说一句反对的话,能告诉朕这是为什么吗?”

  李治一动不动地看着面前的李,希望能够从他这里得到一些启发。李不慌不忙地说:“皇上,这是您的家事,我一个外臣怎么能干涉呢!”

  “哦。”李治看了看面前的李,心底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但被他很好地掩饰过去了,说:“好,那你退下吧。”

  看着李远去的背影,李治嘴角露出了一个欣慰的微笑,自言自语:“看来这个宰相班子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样,没有那么牢固啊!”

  说完之后,又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

  见到武媚娘之后,李治抚摸着她的秀发,他知道自己今天的表现让武媚娘失望了,因为自己的懦弱,身为皇帝却没有能力掌握整个朝廷。

  “皇上,今天媚娘做的事情让您生气了!”武媚娘低着头说,眼睛也不敢看一下李治。

  李治轻轻地笑了笑说:“媚娘,你知道吗?当你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我的心里有多爽快,看着那些老顽固哑口无言,我心里有多爽!可是以后你千万不要这样冲动了,那些话说出来是要有证据的,就算他们一起要挟朕,那也是为了江山社稷。”

  “哦。”武媚娘听到李治的话之后,那颗悬起来的心终于放下了,她知道,李治并没有怪她,也没有怀疑过什么。所以她还可以根据自己的计划继续实施下一个步骤,可是当她看到李治那清澈的眼睛时,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她开始心疼面前这个男人了,只是她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武媚娘争取皇后之位虽然有了一定的胜算,但是基于各方的压力,所以只能和那些大臣们打拉锯战。

  这一天,身为中书舍人的李义府非常郁闷,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现在的当朝权贵长孙无忌看他非常不顺眼,所以总是想办法整他。他刚刚得到消息,长孙无忌正在设法把他派往外地做官,这简直是明目张胆地打击报复。

  李义府心想:“这要是把我派往外地,那岂不是升官无望了吗?如果被派到那些鸟不拉屎的地方,我岂不是更惨?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留在长安。”想归想,可是李义府一时之间还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百无聊赖的时候他就在长安城中转悠。无意间见到了一位故人,这位朋友名叫王德俭,在朝中任一个小官职,但他的舅舅许敬宗官居礼部尚书。

  王德俭脖子上长着一个肿瘤,虽然平时看起来很恶心,可是因为人聪明,所以李义府经常找他办事或想办法。

  “义府兄,看你这情况不太好啊,难道出了什么事情?”王德俭见到愁眉苦脸的李义府,主动过去打招呼。

  李义府叹息一声说:“哎,一言难尽啊!谁叫我得罪了当朝权贵呢?”

  王德俭拉着李义府到一家茶馆坐下,笑着说:“义府兄,可否跟小弟说说,说不定小弟还能帮得上忙。”

  “德俭老弟,这件事说起来话就长了,不过老兄我现在的确遇到困难了。”李义府一脸无奈地说:“老兄我得罪长孙无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长孙无忌这厮总是想办法收拾我,这不要将我派到地方上去做官吗!”

  “嘿嘿,义府兄就为这事想不开?”王德俭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看着李义府。

  王德俭的表情让李义府心里非常不舒服,回过头来一想,这个王德俭既然这样说了,那肯定有比较好的办法,于是李义府凑到王德俭身边,低声问:“兄弟,你要是有办法,帮帮哥哥,这个情哥哥一定不会忘记的。”

  “嘿嘿,义府兄这次你总算是问对人了。”王德俭故作神秘地说,然后看了看四周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放低声音接着说:“义府兄可否知道宫内的一些传闻?”

  “宫内的传闻?”听了王德俭的话之后,李义府无奈地摇摇头,他出身小门小户,哪里有能力得知宫内的事情,况且就算知道了,他一个小小的舍人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王德俭好像看出了李义府的心思,笑着说:“这你就不知道了,你知道现在皇上最宠爱的是哪位娘娘?”

  “听说是一位武昭仪。”李义府老实回答。

  “对了,不过皇上不是一般地宠爱这位昭仪,现在已经有了废掉王皇后,改立这位武昭仪为皇后的意思。”王德俭有些得意地说。

  李义府不明白,这些事情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但是基于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思,还是耐心地听着。

  看到李义府不说话,王德俭更是得意,笑着说:“虽然皇上想要册封武昭仪为皇后,可是得不到朝中大臣的支持,皇上现在心里很不高兴。这一次义府兄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德俭兄弟的意思是?”李义府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明白了王德俭的意思,只是他不知道这样做的下场会怎样。可是如果不做,他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还不如赌一赌。

  作出决定的李义府,为免夜长梦多,立刻起身说:“德俭兄弟,今天哥哥我有事先走了,等哥哥的事情办完之后一定到府上道谢。”

  说完之后李义府就离开了,丢下一脸不甘的王德俭在那里。李义府回到家就进了书房,一直到晚上才出来。

  第二天,所有的大臣按照规定上朝。李治因为武媚娘的事情心里一直闷闷不乐,所以阴沉着脸坐在龙椅上处理朝政。

  李义府站在下面,见皇上的脸色不好看,正在犹豫要不要站出来的时候,忽然看到了长孙无忌那面无表情的神态,心一横站出来大声说:“微臣李义府有事上奏。”

  “讲。”李治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对于处理朝政他已经有些厌烦了,但为了整个国家不得不做下去。

  “皇上,微臣经常在民间行走,听到百姓议论皇后不能为皇上生下皇子,而且扰乱后宫,已经有损皇上的声誉,所以微臣恳请皇上废除皇后,另立贤明者,以正视听。”李义府大声说,将长孙无忌和其他人投过来的杀人目光直接无视。

  “哦。”李治听到这个消息开始并没反应过来,但很快就明白了,心里乐开了花。但他脸上并没有改变,依旧保持阴沉的表情。

  李治这样的表现,让站在下面的李义府可受不了了,他心说:“难道我说错了,还是皇上根本就没有废后的意思?”可是不管怎样,话已经说出去了,所以无论得到怎样的结果他都要顶住。

  就在李义府心中七上八下的时候,李治说:“这件事朕再考虑一下,其他人还有没有事情要上奏?”

  李治看着下面的大臣,并不想现在讨论废后这件事情。有了前两次的经历,李治也变聪明了,不想将这新的希望扼杀在摇篮之中。看到没有人站出来,李治起身说:“散朝。”然后就向武德殿的方向走去。

  李义府看着李治远去的背影,心里“拔凉拔凉”的,他没想到自己的一时冲动居然落了这样一个结果。然后他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长孙无忌,这时候长孙无忌的脸色特别难看,已经完全成了铁青色。

  正当李义府打算离开的时候,执事太监过来说:“李大人,皇上传您到武德殿议事。”

  “是。”原本感觉自己掉进冰窟的李义府听到执事太监这样说,心里再次升起了希望。然后嚣张地看了看长孙无忌,他能感觉到,这次他的宝押对了。

  武媚娘从李治那里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心里也是一阵欣喜。她没想到自己奋斗了这么长时间,都被那长孙无忌和褚遂良等人拦截了,现在出来一个李义府为自己说话,这也算是峰回路转了。

  “皇上,您一定要奖赏这个李义府,要不是他媚娘恐怕真的不能……”武媚娘扶李治坐下,有些兴奋地说。

  李治刚刚与李义府谈完,从李义府那里李治得到很大信心,所以心情大好,笑着说:“媚娘,朕已经提升他为中书侍郎。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朕已经安排好了。”

  “皇上,你不要太着急了,现在事情已经向好的方向发展了,您就安心地处理朝政,相信局面会越来越好的。”武媚娘继续扮演着贤妻良母的角色。

  不过让武媚娘没想到的是,李义府这件事只是为自己得到皇后位子开了一个头,接下来几天内,众多的中下层官员纷纷上书,要求废除王皇后。虽然大家并没有表示要册封她为皇后,但那是因为册封谁为皇后并不是那些大臣的事情,而是皇上的事情。

  在武媚娘的鼓励下,李治果断地将褚遂良贬到了地方上。这样一来反对废后的力量小了很多,这也是武媚娘和宰相斗争的开始。

  这样一来,没过多久李治便颁下了废掉王皇后和萧淑妃的圣旨,这件事在朝中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因为这件事情在大臣们看来已经是木已成舟了。废掉王皇后没多久,李治便下旨册封武媚娘为皇后。

  武媚娘二次进宫之前的身份并没有影响到她前进的步伐。皇后大典搞得非常隆重,以至于这次大典成为了以后皇帝册封皇后的典范。

  这时候的武媚娘站在皇后寝宫门口,看着那些忙碌的宫人和满地乱跑的李弘、李贤二人,心里满是幸福的感觉。这一次她成功了,站在高处的感觉让她心里非常爽快。但是当她想起刚刚得到的消息时,武媚娘就没有那么轻松了。这几年下来,她非常了解李治的性子,所以武媚娘现在并没有对朝中那些反对她的大臣下手,反而还劝李治提拔了其中一些人。

  现在正是李治上朝的时间,武媚娘带着一群宫人来到了冷宫。武媚娘第一次来到这里,就很明显地感觉到了这里的凄凉,但武媚娘并没有心软,因为如果她心软的话,以后进入这里的人恐怕就是自己了。

  站在冷宫门前,武媚娘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她知道如果自己进去了,恐怕那两个可怜的女人就真的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可是如果不进去,一旦那两个可怜的女人翻身之后,她自己就会成为一个更可怜的女人,而且是一个没有人会拯救的可怜人。想到这些,武媚娘坚定地迈出了自己的脚。

  “你来这里做什么?”王皇后和萧淑妃对面坐着,凄凉的情景看着就让人心痛。

  武媚娘想起自己刚刚进宫的时候,这两个人是那样地容光焕发,那样地高贵,虽然现在身上的高贵气质并没有消失,但当年的嚣张却已经一去不复返。看到二人眼睛中的不屑,还有一丝恐惧,武媚娘笑了,随口说:“二位昨天已经见过皇上了?”

  “看来你的消息依旧那么灵通,我们的确见过皇上了。”王皇后并没有否认,不过她还是有点意外,昨天晚上刚刚发生的事情,为什么武媚娘今天早上就知道了,难道是李治告诉武媚娘了?她心中的恐惧不断地蔓延着,她无法想象现在武媚娘的心中有多愤怒。

  面前两人的表现全都落入了武媚娘的眼中,她平静地说:“我原本不想对你们下手,是你们逼我这样做的。”

  听了武媚娘的话之后,王皇后和萧淑妃身体一僵,她们知道今天无论如何都逃不掉了。但两个人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因为即使她们再害怕,也不可能改变现实了。

  “你想怎样?”王皇后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静静地等待武媚娘对她们的判决。

  武媚娘抬头想了想,然后冷笑着说:“本宫听说吕后对她的情敌戚夫人做得很过分,不过我认为事情并不是这样,真正害死戚夫人的是她的欲望和刘邦考虑不周,如果刘邦不是偏袒戚夫人,如果戚夫人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做皇帝,恐怕事情就没那么严重。”

  “你是在说我们想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吗?”听了武媚娘的话,王皇后笑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脸皮厚的女人,你的东西是什么?皇上的宠爱还是皇后的位子?”

  王皇后眼神中充满了厌恶和不屑。武媚娘的心有些惆怅,她并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她也不是容不下这两个人,但是李治让她作出了决定,因为她不想最后落个和这二人一样的结果。

  武媚娘说:“也许你说得对,我的确是一个大盗,先抢了淑妃的恩宠,然后又抢了皇后你的位子。”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原本我只想做个‘宸妃’就满足了,这样即便得不到皇上的恩宠,我凭借自己的儿子也可以生存下去,可是你们不同意,每个人都反对,所以就有了今天的结果。”武媚娘无奈地说,她想在这两个人面前说明自己的想法,虽然已经没必要了。但是她想说,因为她的压力太大了,而且没有倾诉的对象。之所以对这两个人说,那是因为这两个人已经快要死了。

  王皇后和萧淑妃看着武媚娘,看着她那难以控制的情绪,难以想象这个现在身居高位的人当时只有这样的想法。可是现在想什么,对她们来说都已经晚了。

  “原本我只想在感业寺做一个小尼姑就算了,守着自己的秘密度过一生,可是淑妃你派人折磨我不说,还派人暗杀我,不过幸好王皇后的人及时赶到,否则我武媚娘就真的要死在荒郊野外了。”武媚娘好像在讲故事一般。

  王皇后二人依旧不说话,武媚娘道:“你们这群奴才还不快动手。”

  可悲的是,王皇后和萧淑妃希望李治能够救她们,可是没想到等来的居然是武媚娘,而且还被武媚娘做成了人彘,武媚娘比吕后更加狠毒,将二人的舌头也割掉了。这件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皇宫,人们谈到这件事的时候几乎是谈虎色变。武媚娘成功地达到了敲山震虎的目的,那些想着如何勾引李治的后宫嫔妃们全都收起了自己的欲望,只要远远地见到李治,她们就会悄然躲开。

  武媚娘将宫内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并没有满足她报复的欲望。在得到皇后位子之前的一段时间她很压抑,原因很简单,因为长孙无忌那些人坚决反对。当时她武媚娘无能为力,可是现在不一样,她已经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现在王皇后和萧淑妃已除,宫里再也没有能够威胁她的人了。

  但想要收拾那些权臣,她的力量依然不足,这时候她再一次感觉到无力。于是她想到了李义府,那个曾经在她即将走进死胡同时站出来的人。

  李义府站在皇后宫殿的大门口,作为第一个站出来帮武媚娘说话的人,他在心底感到庆幸。只是他不知道皇后娘娘今天找他来做什么,但也不像是有急事的样子。

  “微臣拜见皇后娘娘。”李义府伏地见礼,他不敢再多看那妖艳的武媚娘,因为他怕无法控制自己。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在皇后面前失礼,那绝对是大罪。

  对于李义府这个恩人,说实话武媚娘心里非常厌恶,她不喜欢这样的人。人长得鼠头鼠脑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虽然他帮过自己,可是她依旧不喜欢这个人。武媚娘微微地皱了皱眉头,虽然不喜欢,但人还是要用的,她淡淡地说:“起身吧。”

  李义府乖乖地起身后,也不敢多说话。武媚娘让宫人都离开,然后叹了口气说:“义府啊,不管怎样本宫还是要感谢你的,在本宫身处危难的时候,你主动站出来帮本宫说话。”

  “皇后娘娘,您过奖了,这些都是微臣应该做的。”李义府嘴里客气地说,但心里却非常高兴,能够得到皇后的赞赏和支持,那他今后的仕途是不是就会一路畅通了?

  武媚娘并没在这个问题上多停留,而是看了看李义府,妩媚的脸上充满了笑容,问:“义府,你为什么会在皇上面前说出那一番话,本宫想听实话。”

  “这个……”李义府没想到皇后居然这样直接,他能说实话吗?可是皇后说了,她想听实话,如果不说实话,恐怕以后就没机会了。想好之后,李义府头一抬,心一横,说:“回皇后娘娘的话,这件事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不过微臣可以拣重要的部分告诉娘娘。”

  李义府很快将他与长孙无忌之间的事情说明白了,武媚娘也听明白了。不过武媚娘很认同长孙无忌的意见,虽然她与长孙无忌之间在政治上是对立的。可是她身边要是有一群像长孙无忌、韩瑗和来济那样的能臣,她也不用这样劳心费神地利用李义府这个小人了。

  武媚娘听完之后,看了看李义府,然后低头沉思,她在想利用李义府做这件事情是否正确,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感情,无论怎样,达到目的才是最重要的。

  就这样,武媚娘联合李义府和王德俭的舅舅许敬宗,展开了一场大清洗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