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成婚:厉少,要抱抱第257章 她无法不恨他

手机阅读

言洛希放下礼服,忍不住叹了一声,“是啊,再见面只会徒惹伤心,还能说什么呢?”

“二洛,世不如意十之八九,每个人都要历经蜕变,才能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大人。品书网 而在这个过程,我们跌跌撞撞,受伤受委屈都是无法避免的。顾浅被墨北尘保护得太好,这样的巨变对她来说是一场浩劫。”田灵芸淡淡道。

“我总觉得可惜,浅浅和沈长青真的很般配。”言洛希低声道。

田灵芸摇了摇头,“我倒觉得顾浅和墨北尘在一起不错,只有墨北尘的霸气和强大,才能护她一辈子。而沈长青,他还不够强大。”

言洛希皱了皱鼻子,“你怎么和厉大神一样的看法?”

“因为我骨子里是汉纸。”掠夺和占有是男人的天性,沈长青优柔寡断,他要有墨北尘的魄力,将顾浅变成他的,也不至于会让墨北尘占尽先机。

言洛希被她逗乐了,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你帮我联系一下沈长青,约一下碰面的时间,我转告浅浅。”

说完,她拿起礼服去更衣室试穿。

试好礼服,言洛希离开工作室准备回家,刚走到门外,看见站在保姆车旁的沈长青,她惊讶极了,眼前的沈长青哪还有初见时温润如玉风度翩翩的风华?

他穿着黑色风衣,头发凌乱,一脸青色的胡渣,看起来落拓又憔悴。

“沈长青,你怎么在这里?”

沈长青抬头看着她,眼底拉满血丝,神情着急,“洛希,我已经好几天联系不浅浅了,你能帮我联系她吗?”

言洛希怔怔的望着他忧心着急的模样,她心里莫名难过,看来他还不知道浅浅发生了什么事,“我正好打算联系你,浅浅想约你见面。”

沈长青皱眉,“她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不回我短信?”

“这个只能等她告诉你,我只负责传话,沈长青,你定好时间和地点,我转告她。”言洛希轻声道。

“她是不是被她那个变态的养兄软禁了?”那晚浅浅说要脱离墨家,墨北尘要吃人的目光一直在他脑海里闪现,他总觉得有事情发生,否则浅浅不会不理他。

言洛希叹了一声,“还是等她告诉你吧。”

沈长青落寞的垂下眼睑,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我知道了,麻烦你转告她,明天早九点,我在平阳宫的城楼等她,不见不散。”

“好,我会转告她。”

看着沈长青离去的背影,她心里难过的同时,又觉得无能为力。他们明明如此相爱,偏偏最后还是要被拆散。

她一个旁观者都这样难过,那么处在风暴心的浅浅,又将难过成什么样?

……

保姆车里,言洛希终究还是打通了顾浅的电话,开门见山道:“浅浅,沈长青约你明天早九点,在平阳宫的城楼见面。”

阳明山别墅里,顾浅坐在床边,偏头看着暗下来的天色,一颗心仿佛也灰暗无边,她轻轻应了一声,“嗯。”

“你……还好吗?”言洛希原本以为她今天会来开机仪式,可见她还没有从打击走出来。

“嗯,我没事,洛希姐你不用担心我,我会尽快振作起来。”

言洛希叹息一声,“好,待会儿甜妞儿会把我的行程表发你邮箱里,你收一下,如果不能及时复职,告诉我一声。”

去国外参加时装周需要有助理在身边,如果顾浅不能及时回来班,她只能找厉大神调个人给她借用一周,等她从时装周回来,暂时一个人没关系。

顾浅浑身轻颤,她闭了闭眼睛,“好。”

挂了电话,她胃里一阵翻天覆地的难受,下午吃了避孕药后,她过敏反应的症状很厉害,她捂着嘴冲进卫生间,趴在马桶呕吐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过来,双腿一软,跌坐在地。

长青……

身后有沉稳的脚步声传来,墨北尘站在卫生间门口,看到她坐在马桶旁,他眉尖紧蹙,几步走到她面前,弯腰将她抱起来。

顾浅忽然激烈挣扎起来,“你放我下去,我能自己走。”

她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抗拒他的靠近,墨北尘一言不发,抱着她走回卧室,将她放在床,“你不舒服,要不要我叫家庭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我不要。”顾浅缩在床角,整个人像一只小刺猬一样警惕地看着他,“你为什么来我房间,出去!”

墨北尘抿了抿唇,“我来告诉你一声,明天早九点,我们去民政局领证。”

顾浅倏地瞪大眼睛,明天早九点?她要成为他名义的妻子了吗?心尖蓦地一痛,她摇头,“我明天有事,改个时间。”

“浅浅,不管哪天,你终究要嫁给我。”

顾浅别过头去,“我明天早约了沈长青见面,我要嫁人,总要和他做个了断,不能让他继续蒙在鼓里什么也不知道。”

这几天沈长青给她打了很多电话,也发了很多短信,她统统不接不回,可是看着他发来的短信,她忍不住落泪。

她的初恋啊,为什么这么短暂结束了?

墨北尘浑身紧绷,同时也感到意外,没想到她会告诉他她的行踪,“我送你过去,你们谈完了,我们再去领证。”

顾浅蓦地抬头,眼睛腥红的盯着他,“你在不放心什么?你已经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为什么还要对我步步紧逼?”

墨北尘神情微僵,他俯下身去,一手撑在床垫,一手捏着她的下巴,他一瞬不瞬的望进她眼里,“浅浅,你以为我只想得到你的身体吗?我最想要的是你的心。”

“你做梦,我这辈子都不会把我的心给你。”顾浅咬牙切齿的声音里,多了一抹恨意。

他用十五年的时间对她好,却在一夕之间毁于一旦,只要想到无辜的沈长青,她无法不恨他。

她别过头,不去看他受伤的神情,低低道:“你出去吧,我和沈长青谈完,会去民政局。”

墨北尘黑眸黯淡无光,他缓缓收回手,转身一言不发的走出去。门刚合,里面再度传来如受伤小兽般低低的哀鸣。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品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