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黑学完全使用手册第九章 传习录:做事二妙法

(97)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有句话说:当官不与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句话已经是尽人皆知,基本上达成了全社会的共识。

  然而这句话,却是出自于对官场的隔膜和生疏,是由对官场的政务一无所知的人,单凭了自己的主观意愿硬生生地杜撰出来,而又受到了同样对于官场政务全无了解的大众的认同。就这样以讹传讹,将错就错,渐成公众对官员的最基本的认知了。

  老百姓信了这句话,但凡遇到和官方打交道的时候,少不了会碰一鼻子灰,落得个灰头土脸。官员若然是信了这句话,那么这个官员的脑子肯定有问题,不管他爬到多么高的位置,被扫地出门是迟早的事儿。

  下这么一个结论,有没有什么根据呢?

  清朝年间,海丰有个叫张穆庵的官员,有一天,他坐在马车里出了官府,就见前面一个老太太跌跌撞撞地冲到路上,跪下来拦住车辆,大声地喊冤。

  张穆庵停下马车,细问究竟。只见那老婆婆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哭诉她的丈夫又娶了年轻貌美的小妾,如今她已年老,反被小妾赶出家门。无衣无食的老婆婆恳请青天大老爷为其申冤。

  张穆庵听了,哈哈大笑,厉声呵斥老婆婆闪开,别挡他的路,并吼道:“我是卖盐官,不管人家吃醋事。”

  很明显,这个张穆庵不肯与小民做主,那么是不是考虑打发这厮回家卖红薯去呢?

  不可以。因为,张穆庵本来是一个负责当地盐政的官员,他主管的就是盐的生产、买卖及运输,至于地方行政及司法事务,他压根就没资格插手。可他毕竟和负责司法的官员距离较近,为什么就不能向司法官员反映一下呢?如果有谁这么想,那他就错了。正如我们所说,张穆庵虽说只是一个盐官,但日常事务上,少不了会和司法官员产生来往,相互职责上的推诿,多少会有些龌龊,此事张穆庵不提倒还罢了,他若是插上一手,反倒变得麻烦起来。

  可是张穆庵为什么不跟那可怜的老婆婆解释清楚呢?

  这事是解释不清楚的。那老婆婆活了一辈子,居然不知道官员的工作是各司其职的,告状居然告到盐官这里来。她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明白,张穆庵如果再向她解释更复杂的官场内幕,这老婆婆听得懂吗?

  实际上,中国的行政体制,早在秦始皇时代就已经有了职司之分,即所谓的三公九卿制。等到了大唐李世民时代,又建立了三省六部制度。六部是指哪六部?负责官员任命与选派的吏部,负责财政的户部,负责军事的兵部,负责土木建筑工程的工部,负责教育和礼仪的礼部,负责司法的刑部。除此之外,还有负责天文的司天台,负责监督官员的御史台,另外还有九寺五监。九寺者:太府寺、司农寺、鸿胪寺、大理寺、太仆寺、宗正寺、卫尉寺、光禄寺、太常寺;五监者:都水监、军械监、将作监、少府监、国子监。在这所有的部门之中,除了刑部和礼部多少还和基层打点交道之外,其他各部各寺各监,均不具有“为民做主”的职能。

  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一个人小时候不明白,还情有可原,可如果活到老还不明白,告状还走错门找错官,这就明显有麻烦了。

  同样的,一个未入官场的年轻人,怀着为国为民的宏伟心愿,这个是好事。可如果进入了官场,还是这么地没脑子,这可绝不是什么好事。要知道,人在官场,除了专擅一方的大员之外,近乎百分之百的官员都有一摊归自己负责的具体工作。有的是抄档案,有的是登记文件,有的是负责抹桌子,有的是负责擦窗户,抹桌子的人不得擅自擦窗户,擦窗户的人也不许跑去抹桌子。这种职能的分工,还有一个说法,叫做专业化管理。

  官场就是一个专业化的流水作业场所,虽说这流水线上的项目分得不是那么科学,而且还总是会有些额外的差事找上门来,但都类似铁路警察——各管一段,这却是官场分类管理的最明显特点。

  不明白这个道理的人,就会对官员提出超乎于职责之外的要求。反正百姓只认得你是个官,管你的职责是抹桌子还是擦窗户,反正就认准你了,于是求告无门的现象就出现了。而明白这个道理的官员,就能够化腐朽为神奇,于这转寰之地大展手脚,运用“锯箭法”之策术,轰轰烈烈地干出一番名堂来。

(98) “锯箭法”的基本原理

  古时候,有人在战场上中了箭,就急忙去找医生求治,医生很严肃地用大铁钳将暴露在外边的箭头剪掉,再包扎起来,说:“治好了,快点付钱吧。”病人大惊,说:“你只是锯掉了箭杆,可是箭头还留在我的身体里呢。”医生说:“箭头留在你的身体里,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那是内科的职责,我是外科,只负责剪断你露在外边的箭杆。”

  这个故事记载在《笑林广记》中,用来隐喻官员们相互间的推诿。举凡当官的,都有这么一套本事,你的事情放在他面前,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嘁哩喀喳,就把职属于他的工作范围之内的活干完了,你再要求他多干一点,那就摆明了是难为他。一来他没拿这份薪资。二来他没这个职责,更没这个权力。三来,如果他插手别人的职责,就得承担相应的责任。总之一句话,专业化管理不唯没什么效率,更没什么实用价值,可规则如此,任谁也没得法子。

  小说《三国演义》之中,刘备和诸葛亮就曾经巧施锯箭术,将东吴玩弄得几欲疯狂:

  玄德徐徐曰:“既如此,看军师面,分荆州一半还之:将长沙、零陵、桂阳三郡与他。”亮曰:“既蒙见允,便可写书与云长令交割三郡。”玄德曰:“子瑜到彼,须用善言求吾弟。吾弟性如烈火,吾尚惧之。切宜仔细。”

  瑾求了书,辞了玄德,别了孔明,登途径到荆州。云长请入中堂,宾主相叙。瑾出玄德书曰:“皇叔许先以三郡还东吴,望将军即日交割,令瑾好回见吾主。”云长变色曰:“吾与吾兄桃园结义,誓共匡扶汉室。荆州本大汉疆土,岂得妄以尺寸与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虽吾兄有书来,我却只不还。”瑾曰:“今吴侯执下瑾老小,若不得荆州,必将被诛。望将军怜之!”云长曰:“此是吴侯谲计,如何瞒得过我!”瑾曰:“将军何太无面目?”云长执剑在手曰:“休再言!此剑上并无面目!”关平告曰:“军师面上不好看,望父亲息怒。”云长曰:“不看军师面上,教你回不得东吴!”

  瑾满面羞惭,急辞下船,再往西川见孔明。孔明已自出巡去了。瑾只得再见玄德,哭告云长欲杀之事。玄德曰:“吾弟性急,极难与言。子瑜可暂回,容吾取了东川、汉中诸郡,调云长往守之,那时方得交付荆州。”

  这里说的是,刘备借荆州,一借再不还,东吴万般无奈,就派了诸葛亮的大哥诸葛瑾去找诸葛亮说情。我们想一想,诸葛亮会帮助自己的大哥完成这个心愿吗?不会的,任何人都知道,诸葛亮是决计不会的。莫要说来的是他大哥,就算是他亲爹,他也不会帮忙。

  然则,诸葛亮为什么不肯帮这个忙呢?很简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连江湖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地方,都由不得任性撒欢,何况利害关系盘根错节的官场呢?如果单以诸葛瑾是诸葛亮的大哥,诸葛亮就得帮这个忙,那桃园三结义的张飞,娶的还是曹操的侄女儿呢,倘若曹操也派人来找张飞,讨要蜀川,这刘备岂不要疯掉?

  明摆着的事情,刘备不会答应诸葛亮,诸葛亮也不会答应诸葛瑾,血缘关系在官场的利益法则面前,不占丝毫便宜。但再不占便宜,大哥来了,你总不能板下脸来,说:“这事我不管,大哥你去死吧……”不成不成,这肯定不是办事的法子,要是这么个搞法,那自己以后就没得混了。事情不可能办,但说情的人又不能得罪,没奈何,只好采用锯箭法了。

  锯箭法的原理,是这么一个运作法,一旦有人相求,就立即答应自己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情。属于自己职责范围之内的,好比露在人身体之外的箭杆,而不在自己职责范围之内的,就是钻进人身体之内的箭头了。任何一个官员,他只能锯掉属于他职责范围之内的箭杆,至于箭头,他真的没有权力替人家取出来。在诸葛亮这里,他要做的事情就是说服刘皇叔,让刘备答应他的要求,只要刘备给了他这个面子,他就算对大哥有个交代了。

  而在刘备这里,他同样也知道,荆州这件事情,分为箭杆和箭头两部分,诸葛亮这边答应的,属于箭杆,关羽那边的职责,才是最让东吴肉疼的箭头。那么现在诸葛亮带着他大哥求情来了,如果不答应诸葛亮,不给诸葛孔明这个面子,那是万万不可以的,不唯是诸葛孔明下不了台,连带着自己也得罪了一大堆人。那么好吧,你诸葛亮做好人,我刘皇叔也可以做好人嘛,反正这只是一根箭杆,那就答应诸葛瑾好了。

  接下来,诸葛瑾才遭遇到“箭头”,他是诸葛亮的大哥不假,可他不是关羽关云长的大哥,所以当诸葛瑾来到之后,关羽立即摆出一副后爹脸,不唯不还荆州,还对诸葛瑾比比划划,要打要杀。可这也怪不得关羽,因为他的工作职责,就是守护荆州,你让他把工作放弃,这怎么可能?

  中国老百姓,对官场的锯箭法还是做过专业性研究的,并提交了极富针对性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县官不如现管。

  为什么县官不如现管?那是因为统筹全局的大员,手里只是紧捏住一大把箭杆,所有的箭头都在具体的办事人员手中,与其搭上人情找大官员要求锯箭杆,莫不如干脆利索,直接在当事人处把箭头取出来。

  比如说东吴这边,求过诸葛亮,找过刘备,还搭上一个美貌女人孙尚香,送上如此之重的厚礼,求的就是刘皇叔还回荆州来。想那孙尚香既然和刘备成亲,洞房花烛之夜,肯定也会提出归还荆州的要求,刘备倘不答应,就得睡在洞房门口,所以刘备肯定是答应了,但是他答应了也没用。

  有关主管官员应允,具体办事人员却不开情面之事,老百姓也有一个说法,叫做阎王好见,小鬼难当。为啥阎王好见呢?看看刘备就知道了,因为主管官员知道自己只是负责箭杆的,任你天大的难题,一口答应就是了,正如刘皇叔干出来的事儿,洞房先进,婚床先上,反正手下的小鬼不敢有失职守,不答应白不答应的美事,当然要答应了。

  把个孙尚香赔进去之后,东吴终于醒过神来了,原来这种事,找刘备是不管用的,只能考虑解决关羽这个箭头了。于是关羽终于成为众矢之的,被东吴驱兵剿杀,败走麦城,成为了孙权的俘虏:

  权回顾众官曰:“云长世之豪杰,孤深爱之。今欲以礼相待,劝使归降,何如?”主簿左咸曰:“不可。昔曹操得此人时,封侯赐爵,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上马一提金,下马一提银。如此恩礼,毕竟留之不住,听其斩关杀将而去,致使今日反为所逼,几欲迁都以避其锋。今主公既已擒之,若不即除,恐贻后患。”孙权沉吟半晌,曰:“斯言是也。”遂命推出。

  关羽的死,印证了官场上铁一样的法则:欲取箭头,非得大动干戈,大动手术。官场之上,哪怕是搬动一张桌子,往往都会酿成大规模的变乱,若你触动箭头,就必须要有流血的心理准备。

(99) “锯箭法”的实战应用

  官场盛行“锯箭法”,实质上是权力的隐秘规律在起作用的结果。

  早在唐太宗李世民设六个职能部门之前,中国的皇权并非那么稳固,皇帝们稍不留神,就会被重臣夺取权柄,玩弄于股掌之上。

  唐朝之前,有许多倒霉透顶的皇帝,单说东晋时有个司马奕,这老兄是个很聪明的人,但是国政大权却被权臣桓温所把持。桓温讨厌有个聪明的皇帝,决意干掉他。

  如何干掉呢?桓温的办法,颇有乡居愚妇之风,就是造谣。他硬说皇帝司马奕阳痿,坚不能举,举不能久,因此皇妃生下来的三个孩子,显然是有问题,有什么问题呢?桓温解释说:“这三个孩子的爹,不是皇帝司马奕本人,而是司马奕的男性情人。”这个谣言缺德透顶,可怜的皇帝司马奕百口莫辩,当时又没办法做亲子鉴定,只好任由桓温拿这个谣言做借口,宣布解除司马奕的皇帝职务。于是司马奕就沦为了废帝。

  区区一介大臣竟然敢于干涉皇家私生活,还可以解除皇帝职务,这显然不是后世的皇帝们所喜欢的。那么后世的皇帝要如何做,才能够避免此类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呢?

  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分权!

  分权的意思,不是分皇帝手中的权,而是分大臣手中的权,要让大臣们都成为“箭头”,各司其职,各管一摊,而所有的箭杆,都捏在皇帝自己的手中,这样权力就彻底地稳固了,皇帝就安全了。

  也就是说,官场上所谓的“专业化”管理,并非是为了提高效率,而是为了分散权力,让每个置身于官场之上的人,都无法做成事情——做事就意味着权力,一旦你能成事,就意味着你有了权力,权力都到了你手上,那皇帝还混个什么劲?

  随着历史的发展,时代的前进,权力越来越富有智慧,越来越聪明,最终成功地将官场异化成为了一个盘根错节的利益麻团,任何置身于其中之人,都会感觉到动辄得咎,处处不安。不做事尚犹罢了,一旦做事,就会搞得天下大乱,惹来千夫所指。而这正是权力所希望的结果,权力的意志,只考虑它自身的稳固,社会效益与效率,与权力毫无干系。

  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如果有谁想在官场上施展拳脚,获得名声、政绩,又或是满盆满钵的利益的话,那么,你就必须要让自己成为箭头。也就是说你必须要对政务程序了然于心,如此才可以占据箭头之位,获得厚利。

  南宋年间,秦桧乱政,百官无人敢拂其凶焰。时逢一个姓曹的官员外放,他非常想回到江南故乡做肥官,可是秦桧却琢磨把他放到江淮一带,让他去和金国打交道,可是金国势强,南宋羸弱,谁摊上这活谁倒霉,小焉者让金兵摘去脑壳,大焉者连累了身后清名。所以朝中诸官,纷纷厚礼以献,争抢江南的肥缺,逃避北方的危险差事。偏偏这曹姓官员一贫如洗,拿不出银子来贿赂秦桧,眼看就要外放江淮,直急得涕泪交加,心忧如焚。

  窘急之下,曹姓官员就在秦桧的府门外来来回回地徘徊,一直到了深夜,还不肯离开。忽然有一扇小角门被打开,从门里出来一个老头儿,问他:“你是谁?为什么半夜三更地在相爷门外徘徊不去?”曹姓官员就流着泪,把事情经过说了。老头儿听了后,笑道:“我以为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原来是这个情况,实话跟你说,这事你如果直接求相爷,反倒没什么效果,因为所有的官员都在争抢江南的职位,凭什么要轮上你?可你如果求我这个喂马的老头儿,我保你一定成功。”曹姓官员一听,急忙央求喂马老头儿帮忙,可是老头儿却说:“你我非亲非故,我又有什么理由帮助你呢?”情急之下,曹姓官员一咬牙,跪在地上,口称父亲大人在上,干脆认了这喂马老头儿当爹。

  平白得到一个当官的儿子,喂马老头儿大喜,就说:“你要是真的拿我当父亲供奉,那我肯定会帮助自己的儿子的。可是你们当官的心眼太坏,除非你对天发誓,即使我年迈走不动了,你也得供养我,不能把我踢出门去。”曹姓官员对天发了誓,于是喂马老头儿说:“你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老头儿进去后,果然不久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封信函,递给姓曹的,说:“你看看,这是不是你需要的?”姓曹的接过来一看,顿时喜出望外。那竟然是已经盖了吏部大印的任命书,任命给他江南的一个大大肥差。姓曹的官员急忙问老头儿:“你不过是个喂马的,相爷怎么会这么听你的话呢?”老头儿回答说:“刚才我回去,是跟相爷告老辞行的。相爷问我有什么要求,我就说,小老儿也没什么要求,就是有个当官的儿子,现在正在门外候着,等着接我回家,可我这一把老骨头了,不想去江淮上砍金兵,只希望相爷能让儿子带我回江南养老,就这样,你的官位就到手了。”

  史书上说,曹姓官员大喜,就恭恭敬敬地奉着喂马老头儿去上任了。在这件事情中,姓曹的官员想要解决问题,单只是找到秦桧,是没用的,正如喂马老头儿说,所有的官员都在央求秦桧,秦桧凭什么要答应他?可是喂马老头当上了曹姓官员的爹,形势便立即得到回转。若不是这个喂马老头儿以衰老相告,也无法挖出江南肥缺这枚箭头。按官场规矩,秦桧绝无可能答应曹姓官员的要求。可按情理,他当然不忍心看着自己府上的喂马老头儿去江淮和金兵厮杀。曹姓官员固然是碰上了好运气,但这喂马老头以他的智慧印证了宰相门房七品官的古谚。

  任何问题,其解决的核心关键,就是要找到那个能挖出箭头来的人,其余人众,统统只不过是会拔箭杆而已。所以官场的智慧,就讲究如何找到关键人。

  清光绪年间,有一对好朋友,一个叫王振斋,一个叫李子仙。王振斋刚刚买了一把日本刀,拿给李子仙看,李子仙羡慕不已,就拿过刀来胡乱舞动,只听“嗖”的一声,竟然一刀砍在王振斋的脖子上,王振斋被砍断了喉咙,当时就死掉了。王家人不肯罢休,就到衙门里告状,李子仙束手无策,最后花重金贿赂了官衙里的一个师爷。师爷暗中叮嘱他,写状子的时候,不要写“用刀杀人”,而要改为“甩刀杀人”,只因一字之差,案子的性质就变了,从误杀变成了一起不幸的事故,李子仙安然脱逃了性命。

  这个深藏不露的师爷,同样也是一个善于拔箭头的人。人在官场,单只是靠着微薄的薪俸是不够吃的,但你能吃到多少,取决于你是否明智箭头之所在。具有拔箭头智慧的人,就很容易吃到肚皮肥圆,缺少了这个智慧,就难免饿到面黄肌瘦了。

(100) 如何创造政绩

  人在官场,最需要的就是政绩。政绩是考核官员最重要的指标,在这项指标上你能够站得住,你就拥有资格晋升,在这项指标上你站不住,就算是晋升了,大家也不服气,迟早有一天再把你给揪下来。

  所以官场中人,无论官职大小,不管是肥是瘦,莫不都在苦心孤诣,绞尽脑汁地琢磨弄出点儿政绩来。有了政绩,才好向上司交代,上司也才会心花怒放,再向上司的上司交代,倘若为官日久,始终不见起色,没什么政绩的话,只怕自己的前程也就这么交代了。

  那么,为官之人,要如何才能够弄出政绩来呢?

  是不是应该考虑多为老百姓办点实事呢?这个想法蛮好,也是群众最喜欢听的。可问题是,官场之中的绝大多数官员,他的工作和老百姓之间对接不上。说清楚点儿,就是绝大多数的官员,其工作职责与老百姓没关系,为老百姓做实事的职能,统统被当地最大的行政首脑包揽了,一介小官跑出去跟大老板抢镜头,大老板不打你才怪。

  嗯,有点儿明白了,政绩这东西,说着好像挺简单,要做起来,真不是那么容易。

  还有更难的呢。大部分官员不唯是工作职能与老百姓对不上口,而且在做事的时候,由于权力隐秘的内在作用,往往是将一项正常的工作拆分开,交由几个不同的部门,多名不同的官员来完成,你稍不留神,就侵犯了别人的地盘,把人家的活干了,不仅受不到夸奖,还会惹来对方的不依不饶。拜托,人家全家人吃饭就指着这点儿事呢,你上前就砸人家的饭碗,这岂不是胡闹?

  就算是那些手握实权的地方大员,当他们琢磨做点事情的时候,也会发现牵头掣尾,寸步难行。盖因天底下并不存在“民众利益”这么一个完整的东西,民众之间的利益是相互冲突的。符合老婆利益的,未必就符合老公,符合老公利益的,未必就符合老婆。就算是煞费了苦心,把老公老婆的利益全都照顾到了,公公婆婆看着却未必高兴,满足了公公婆婆,岳父岳母又会表示极大的愤慨。简单说来,一个社会是由诸多不同利益阶层所构成的,古代分为士农工商,要满足士的要求,当然要厚待读书人,可耕田种地的农夫未必乐意。满足了工匠阶层的利益要求,物价涨一涨,成本降一降,那商人肯定要赔塌了天。说来说去总归是一条,家有百口,利益多元,你不管满足哪一方,其他各个阶层都会表示强烈的不满。

  设若你修一条路,这肯定是为民造福吧?那谁出钱?当然是商人,可是出得多了,商人不乐意,钱出得少了,其他各阶层不乐意,你看看,这路还没等修呢,衙门口各色人等就已经打成了一团。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还是无为而治吧。

  可若无为而治,那政绩何在?没有政绩,你不要说升迁,恐怕连待在现在这个位子上都难。所以还得琢磨出政绩。

  不出政绩不成,想出政绩也难,如此这般地双向里夹磨,生生地把官员们逼向了绝路。正所谓绝处逢生,又可谓无中生有,处于夹缝之中的广大官员们,千百年来琢磨出来一个奇妙的法子。

  这法子就是:创造政绩。

  如何一个创造法呢?

  明朝的时候,有一个姓罗的巡抚初次出使四川,官船停在河边,罗巡抚出舱来一看,顿时就闭上了眼睛。原来,当地的民风比较淳朴,青年男女,豆蔻年华,此时都在河里裸浴,相对嬉戏,欢声笑语,正自欢乐地享受着青春的快乐。当时罗巡抚就急了:“这都谁家孩子啊,怎么不分男女就光着身子混杂在一起洗澡,这成何体统?”于是罗巡抚急忙向正在裸浴的青年男女们喊话:“喂,你们所有的人,都不许洗了,快点上岸穿上衣服,本官将不予追究,否则的话……”

  却说那当地的男女混杂裸浴,本是上古传下来的悠久习俗,虽说混杂在一起的男女青年身上没有衣服,可是心里也没有丝毫的邪念。此时大家正在欢乐,突然看到一个当官的冲出来煞风景,众青年男女大怒,纷纷一个猛子潜入河底,捞起鹅卵石块,冲着罗巡抚的鼻尖投掷过去。只听乒乒乓乓,罗巡抚的鼻脸被打得乌青,随行保护的士兵上前救护,却奈不得对方人多,只好仓皇撤离。

  鼻尖被裸泳的青年男女砸破了,罗巡抚大怒,径直去了当地县衙,要求县令严惩闹事的不法之徒。县令没得法子,就命衙役随便抓来几个人,暴打了一顿,算是完成了罗巡抚交代的任务。

  没过多久,罗巡抚又回来了,船行在河里一看,好家伙,满河都是裸泳的青年男女。这岂不是明摆着让罗巡抚难看吗?可是这却难不倒罗巡抚,他命人将船停泊在上一次的地方,走出船舱,大声地吼道:“上一次啊,为了维护礼俗,我曾经狠狠地惩罚了几个不听话的百姓,现在大家都害怕我,这又是何必呢。可是你们有谁能够理解我的苦心呢?”

  史书上说:“川民前猜遂解”。意思是说,从此川蜀风化大治,百姓再也不猜疑罗巡抚的用心。可是史书上专门记载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意思是:这就是罗巡抚的政绩。而且这个政绩还有个名堂,叫做教化有方,德沛天下。而我们仔细地想一下的话,就会发现,这个政绩,纯粹是人家罗巡抚自己创造出来的。正所谓,世上无政绩,官员自创之。而罗巡抚创造政绩的法子,在厚黑学中也有一个名堂,叫做“补锅法”。

(101) “补锅法”的基本原理

  有户人家,做饭用的锅漏了,就请来补锅匠。补锅匠来到之后,开始用铁片铲除锅底的烟灰,一边铲,一边吩咐主人道:“麻烦你点上火,让我烧点锡好把漏的地方补上。”于是主人转身去点火。补锅匠趁着主人背对着他的工夫,拿起铁锤在锅底轻轻地敲了几下,锅底的漏痕,顿时就增长了许多。

  等主人生了火回来,补锅匠倾斜过锅底给主人看:“看清楚,你自己看清楚。你这口锅啊,裂缝实在是太大了,以前被锅底的油腻遮住,看不见,现在我把烟灰铲掉,裂缝就全都暴露出来了。你这口锅,还得多补几个钉子。”

  房主人一看,惊讶地说:“果然不错啊,想不到这条裂缝竟然如此之大。幸亏今天请你来了,否则的话,这口锅就彻底不能用了。”

  于是补锅匠卖力地苦干,终于将锅底的裂缝补上,收取了主人一大笔钱,还赢得了主人的千恩万谢。

  古时候有一本书,名字叫《湖海新闻夷坚续志》,书里提到一个故事,与这补锅匠的故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个故事说,有一个叫王居安的秀才,患了痔疮,极是痛楚,就病急乱投医,四处打听能解除他痛苦的医生。终于听说萧山有一个名医,专治痔疮,药到病除,于是王秀才就急忙坐了船赶到萧山,去求见医生。医生看了他的病情,就很快给他配好了药,说:“五天,只要五天时间,你就再也不会为痔疮所苦。”

  医生先用一种药,把王秀才的大肠坠出来几寸,再用另一种药慢慢清洗,然后又用了一根浸了药的细绳,把脱出来的肠结系起来,结成了一个桃子大小的疙瘩。这时候医生才说道:“对了,你看咱们只顾治病,忘了说报酬的事情了,你看你这个病,掏多少银子合适呢?”

  此时的王秀才大肠都悬于医生之手,真正是欲哭无泪,只好哀求道:“好,好,好,你说多少银子就多少银子,只要把我的病治好就行。”于是大夫开出来一个吓死人的高价,王秀才这才知道上当了。但此时没有办法,只能咬牙认瘪,答应了医生的勒索,把自己所有的银子都给了大夫,这才把病治好。

  无论是补锅匠,还是这个替王秀才看病的大夫,都是利用别人的盲目无知,替自己创造了机会,而这种思路,就是官场上通行的“补锅法”了。

  举凡运用补锅法者,至少需要五个流程:

  第一,要有一口锅。这口锅就是官员自己最擅长的事物,不是自己擅长的专业领域,千万沾不得,一旦沾上,脱身不得,惹祸上身不说,还误了补锅的营生。

  第二,悄悄地把锅底裂缝弄大。这个意思就是说,如果你打定主意要在这件事上捞一票,那就要大声地嚷嚷,把事情形容得异常恐怖,非常可怕,极端危险,煞是怕人。这同样是至关紧要的一点,少了这一步,你把锅补得再好,也是白扯。

  第三,开出价码。因为事态发展下去的危险性,你已经尽可能地渲染过了,对方早已是骇得魂不附体,六神无主,所以这个时候是开价的最好时机,错过这个机会,前面的心思也都白费了。

  第四:补锅。庄而重之,郑而重之,隆而重之地把事情办妥当。

  第五,强化进一步的宣传,扩大事情的影响力。这一步同样也是非常的关键,前面四步,并不能算完全有了政绩。别人不知道的政绩,不能说是政绩,所以一定要嚷嚷得尽人皆知,嚷嚷到上司以你为骄傲,引你为自豪的地步,这时候政绩才真正地体现出来。

  简简单单五步,做好了,事情就成功了。古往今来,在这件事情上做得最为成功的,当属三国时代的刘备。

  在小说《三国演义》中,我们看到当曹操铁骑逼近荆襄时,万家生佛刘皇叔扔下老婆孩子不顾,单只带着荆襄百姓亡命,这场景使我们深为刘皇叔的仁慈之心所打动。然而,我们看到的这一幕,实际只不过是刘备的一次大规模的“补锅行动”,当我们为刘皇叔的义行善举流泪之时,就是刘皇叔补锅大成的时候。

  这样评价善良的刘皇叔,可有什么证据没有?

  有证据,《三国志》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记载:

  备依刘表,尝忧兵寡不足以待曹公,诸葛亮进曰:“荆州非少人也,而著籍者寡。平居发调,则民心不悦,可语刘荆州,令凡有游户,皆使自实,因录以益众可也。”备从其计,其众遂强。

  这一段记载是说,当刘皇叔投靠了刘荆州刘表,暂喘度日的时候,担心曹操追杀而来,荆州兵马又不足,就向诸葛亮问计。诸葛亮告诉他:荆州的情形,是这个样子的,常住人口不多,流动人口不少,现在只要把那些流动人口管理起来,统统编入军营,你刘皇叔还愁没兵吗?

  正史上说,刘备大喜,就立即将荆州所有的流动人口统统编入军营,结果等曹操的铁骑突至,这些被迫从军的壮丁就一哄而散了。散则散矣,却是呈乱兵之势,满世界逃命,所以才会有刘皇叔伙同着荆州百姓共同逃亡的传说。但是刘皇叔既然要补帝王霸业这口大锅,五个程序,肯定是一步也不能少的。

  第一步,刘皇叔是精谙帝王策术之人,这口锅缺不得,缺了这口锅,就没有刘皇叔诸多感人的英雄事迹了。

  第二步,刘皇叔既然打定主意要把荆州百姓卷入战争之中,事前的宣传工作是必不可少的,如何渲染曹操兵马的野蛮及凶悍,如何奖励最先入伍的士兵,如何惩罚坚决不跟着刘皇叔打天下的乱民,诸多事情,少不了要忙乱一番。

  第三步,宣传工作完毕,荆州百姓已经确信自己面临着曹操杀戮的危险——不信这一套的,刘皇叔绝不会跟你客气,不信走着瞧——那么事情就好办了,这一步就是把民众组织成军队,带领他们训练、跑步,顺便替刘皇叔打杂,并随时应战曹操的来犯。

  第四步,就是开价,这价格就是老百姓的身家性命,也就是说,现在是让老百姓们跟曹操的百战铁骑拼命的时候了。拼赢了,赢的是刘备,没百姓什么事。拼输了,不信你老百姓跑得过刘皇叔。事实的确如此,老百姓们拼了命地飞逃,最终也未能跑赢刘皇叔。

  第五步,宣传,宣传的内容,是照着《三国演义》的版本来,不可以照着《三国志》这本真实的历史书。老百姓喜欢的是《三国演义》,喜欢的是一个全心全意为老百姓服务的刘皇叔。政治攻心之术到了这一步,刘皇叔的天下之锅,就已经成功地补好了。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刘皇叔割据川蜀,称孤道寡,这就是他补锅所获得的利润。

(102) “补锅法”的实战应用

  古往今来,凡是干出点名堂之人,多是熟谙“补锅法”的高手。

  晚清年间的袁世凯,此人最擅补锅之术。此人以小站练兵起家,拥有着晚清第一支现代化的武装,其时义和拳崛起于山东,于是朝廷命袁世凯出任山东巡抚,弹压义和拳。而袁世凯到得山东之后,虽然对义和拳怀有敌意,但杀人极少,只是将拳民逐出山东。义和拳无处立足,索性改名为义和团,去了北京城攻打洋人的租界,并切断北京城的电话通信,导致京城沦为一座孤岛。慈禧太后在消息断绝的情况下,仓促发布了对十一国列强宣战的诏书。由此引发了八国联军入侵中国,慈禧太后携光绪皇帝仓皇西逃。

  就这样,袁世凯借用义和团的力量,把中国这口大锅弄得漏洞百出,于是朝廷不得不请他出来补锅,出任北洋大臣。于是袁世凯就继续他的“砸锅”事业。袁世凯大力推进政治改革,把大批的年轻学子送到海外留学,许多大臣惊呼:“学子出洋,就全成了革命党。”可是袁世凯不为所动,他是铁了心,要把满清这口大锅弄稀烂。

  果不其然,慈禧太后死后,袁世凯虽然被废黜归乡,但满清这口锅,已经是四处漏水,不可收拾了。未过多久,便爆发了武昌起义,各省纷纷响应,宣布独立,满清为挽救危局,不得不苦求袁世凯出山,率北洋军队,前往武昌平灭革命军。

  最先领命出发的,是袁世凯的亲信,北洋骁将冯国璋。冯国璋临行之前,赴袁世凯处问计,袁世凯叮嘱他:“不要急,不要快,慢慢地来。”可是冯国璋却是忠于清王朝的,想不明白面对造反这种事,为何要慢慢来呢?遂不理会袁世凯的吩咐,兵发汉阳,大败革命军,轻而易举地拿下了汉口。满清朝廷闻之,大喜过望,立即授予了冯国璋男爵的爵位。

  冯国璋被封爵的当日,他哭了,说:“想不到我冯国璋,不过是一个普通士兵,立了如此些微之功,就受到朝廷如此恩遇,我必当竭诚效力,消灭叛军。”正说着,手下士兵报告说,捉到一个革命军的信使,冯国璋就命人将信使带上来,严刑拷问,却不料,那信使竟说他是奉命给袁世凯送信的。冯国璋如何肯信,当即打电报询问袁世凯,并表示他忠于国家,准备枪决信使。

  袁世凯回电:“建议冯国璋跟袁世凯的儿子袁克定商量商量。”

  冯国璋极是纳闷,不过是枪决叛军的一个信使,用得着和袁世凯的儿子商量吗?可是袁世凯已经吩咐过了,那就商量商量吧。却不承想,袁克定在回信里,竟然恼羞成怒,扬言冯国璋敢枪决信使的话,他袁克定就和冯国璋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听了袁克定的话,冯国璋霎时间从头顶直冷到脚底。原来他这边冒死为朝廷效力,自己的上司袁世凯,却居然早已和革命党搅和到一块去了,一门心思地要砸了满清这口大锅。冯国璋心里说不尽的悲凉绝望,有心和袁世凯翻脸,自己又势单力孤,无可奈何地长叹一声,干脆回北京躲起来了。

  这时候的袁世凯,一边敷衍着朝廷,一边和革命党人秘密谈判,革命党也知道以自己的力量,无法打败袁世凯。既然袁世凯也愿意实现共和,那干脆就答应他,让他做将来的大总统好了。

  到了这一步,袁世凯已经开出了价码,而且革命党也完全答应了。于是袁世凯就入宫去见满清的隆裕太后。在皇宫里,他又玩了一次补锅游戏,彻底推翻了满清王朝。

  当时袁世凯告诉隆裕太后,倘若要消灭革命党,至少需要一千二百万两银子,烦请隆裕太后把银子扛出来,大家好干活。他明知道隆裕太后拿不出来银子的,却偏偏开这么大的口,目的无非是把锅的裂缝再弄得大些,大到隆裕太后无法收拾的局面。

  果然,隆裕太后一听要这么多的银子,顿时就哭了,这时候满清王朝基本上已经破产了,哪还经得起袁世凯如此敲诈勒索!

  没银子那就好办了。于是袁世凯痛快地劝隆裕太后抱着宣统皇帝退位,天下共和,建立民国,而他则出任了民国大总统。

  我们看看袁世凯这厮所做的事情。补锅法的五道程序,在他这里一道不少,而且运用得炉火纯青。

  第一步,他获得了一支军队,有了这支军队,他就有了一口先砸而后补的锅。而这口锅的名字叫:天下。有枪就是草头王,此言诚不虚也。

  第二步,砸锅。也就是搞乱天下,义和团是他借用的第一支力量,追究八国联军入侵中国的责任,他也照样脱不了干系,再接着是将留学生转化为革命党,袁世凯将砸锅进行到底,最终彻底地砸碎了满清天下这口大锅。

  第三步,开价。他首先是向革命党开价,如果得不到他的支持,共和革命无法成功,所以共和革命应归功于他,大总统理所当然地也应该由他来做。等革命党答应了他的条件之后,他再向满清开价,这次开价的过程中,包含着一个砸锅的子程序,程序运行顺利,清室面临不得不退位的窘迫之局。

  第四步,补锅。也就是创建民国,实现共和,这时候袁世凯出任大总统,获得了他想要的一切。

  第五步,就是操纵舆论进行正面宣传,弘扬袁大总统的威仪,但这一步,却是又一次补锅的开始,因为袁世凯还想登基当皇帝。而且他也确实当上了皇帝,只不过,这一次子程序运行出了一个大BUG——袁世凯寿数有限,他刚刚坐到龙椅上没多少日子就死了,结果这一次补锅法功亏一篑,袁世凯也从此沦为后世人的笑柄。

  笑可尽管笑,但如果你缺少袁世凯的补锅才干,再笑也是枉然。莫不如仔细地揣摩一下袁世凯的补锅之路,不过就是厚黑学中一个小小的补锅之术,居然能够补出一个民国大总统,又补出一个窃国大盗,可知这小小的策术之中,实在是隐含着惊天动地的大智慧。

  李宗吾先生的《厚黑学》,由最早的一篇游戏文字衍生出一篇又一篇不成体系的文章,最后汇集成现代风行的一本书,它成为一代又一代年轻人的必读之物,却鲜少有人从这本书中读出个子午卯酉来,充其量只能作为一家之言。李宗吾姑妄写之,大家姑妄读之,至于书中的内容是否经过严肃认真的思考,是否真的能够构成一个完整的知识体系,这事却没有人琢磨过。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首在于“厚黑”这两个字所带来的天然贬义,大凡一个心地光明之人,总会以君子而自居,不懂更不屑使用卑鄙的伎俩。一个人一旦被认为与“厚黑”沾上了边,在群体中就等于打上了卑鄙无耻的标签。无论你如何堂堂正正,别人也难以再相信你,总担心让你“厚黑”了,诚如孔子的弟子子贡所言:“君子不使自己居于下流之地……”所以对厚黑二字,人们听之闻之,心里思之想之,但在表面上,却是一定要和这本书隔开足够的安全距离的。

  原本厚黑之事就缺少足够的群众基础,而李宗吾撰写此书,又是处在比较早的年代,对于一个完整的知识体系缺乏认知,此书虽然言之成理,却多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多方拼凑,读这本书的时候,觉得他说得有点儿道理,细究又好像什么地方不对头,总之就是无法付诸于实践的应用。

  尽管存在着诸多问题,但是《厚黑学》一书却仍是历久不衰,它自从诞生之日起就不断地付梓印刷,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出于好奇的心理,捧了这本书左看右看。我们无法确定是否真的有人从这本书中获得了教益,但是我们知道,这本书之所以生命力如此之强盛,那是因为此书的内容印证了社会博弈学的一些基本法则。

  也就是说,《厚黑学》一书必然是揭示了人类社会的某些规律,印证了我们人生的某种理念,所以我们才会于书中寻找答案。

  既然这本书有其特定的实用价值,那么我们就有必要对所谓的“厚黑学”进行一番研究,弄清楚什么是厚,什么叫黑,厚黑的意义何在,其价值又何在,其对人类社会文明进程的推进作用是什么……诸如此类问题,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无限繁复。但既然这项工作有价值,那么就值得我们付诸心思去思考。

  所以我们在对社会博弈学说进行了缜密思考的基础之上,对职场及官场上的固定规律与法则也进行了研究,这一研究恰恰印证了《厚黑学》的原理与应用价值,从而在这个基础之上,构成了这部富有实践意义的厚黑使用手册。

  我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厘清职场与官场那隐秘的博弈法则,总结人生成功与失败的规律。这些潜在规律与《厚黑学》的原理竟然丝丝入扣,这就证明了李宗吾先生厚黑学理论的深刻独到。从李宗吾先生始肇理论,到我们提供专业的操作方案,这样就为人们构筑了关于人生实践的最基本的应用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