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荆轲第一节 惊痛

  一轮圆月高悬,熠熠生辉。在本剧中,圆月是时间的象征,是历史的见证。

  圆月朗照着垓下西楚霸王气势粗犷的大帐。帐后插着标有“西楚”、“项”字的大纛。项羽按照当时的习俗屈膝跪坐,面前一几,几上放着一个古朴的酒器。几上插一支燃烧将尽的红蜡头。一侍卫持戟帐外肃立。帐壁上悬挂着一柄长剑。

  幕后传来军营打更的梆子声。

  红烛渐渐熄灭。

  项羽:(暴躁地)侍卫!

  侍卫:(机械地)大王。

  项羽:秉烛!

  侍卫:大王,这是最后一根蜡烛。

  项羽:(搬起酒器往黑红花纹的髹漆大碗里倒酒,只倒出几滴)拿酒!

  侍卫:大王,这是最后一樽酒。

  项羽:(推倒樽,抛掉碗,跳起来,踢翻几。凄凉地)最后一根蜡烛熄灭了,最后一樽酒喝完了。这么说,我的末日已经到了……

  侍卫:(黯然地)大王……

  项羽:(仰望明月,喟然长叹)苍天啊苍天!你不公道啊!你善恶不分,良莠不辨,你算什么苍天!你说,(指着那轮明月)你说!

  侍卫:(惊恐地)大王,您醉了。

  项羽:(狂笑)我醉了?!(指明月)是你醉了!是他醉了!是苍天醉了!

  侍卫:(顺从地)对,他醉了。

  项羽:(沮丧地低下头)他醉了……你醉了……我也醉了……这么说我们都醉了……(猛地抬起头)你,你怎么还在这里?我早就让你去接我的夫人,我的虞姬,你为什么还在这里?难道我的将令你们也敢不听了吗?

  侍卫:大王,遵照您的命令,已经派出了八彪人马去接夫人了!

  项羽:那为什么我的虞还不见归来?啊,我明白了,你们欺负我喝醉了,编了这些动听的谎言来骗我,其实,你们根本就没派出过一兵一卒!

  (猛地将侍卫揪起来,然后像甩童稚一样将他甩出去)你们以为我喝醉了?我也想痛痛快快地醉一次,可是你们这些寡淡如水的劣酒,你们这些浅薄苦涩的村醪没有胆量让我醉!你们醉不了我!我要砍下你的脑袋,让那些胆敢违抗我的将令的人,看看同类的下场!

  (项羽拔剑出鞘,怒指侍卫)

  侍卫:大王饶命!的确已经派出去八彪人马寻找夫人了……

  项羽:那为什么夫人迟迟不到?

  侍卫:大王,敌军围困万千重,只怕夫人她进不来了……

  项羽:(持戟仗剑,踉踉跄跄欲往外走,被侍卫拉住)

  侍卫:大王,您不能出去……

  项羽:你随我去接夫人进来!

  侍卫:大王啊!那刘邦布下了天罗地网,别说是人,就是一只鸟,也飞不出去!

  项羽:(扔掉剑戟,手指侍卫)你说,那刘邦是个什么东西?

  侍卫:大王,他不是东西。

  项羽:我乃楚国名将之后;他是市井无赖之徒。我力能拔山扛鼎;他手无缚鸡之力。我宽厚仁爱,堂堂正正,言必信,行必果;他奸诈刁滑,鼠窃狗偷,背信弃义。我自举义以来,身经七十余战,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贪生怕死,屡战屡败。可是,为什么我却被困在这垓下,粮草断绝,烛灭酒干?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

  侍卫:(胆怯地)大王,这苍天,确实是醉了……

  项羽:(指着圆月)你说!你既是苍天的代表,那么请你开口说话!(月亮宁静地吐着清辉)你不开口,你装聋作哑,你什么都看到过,你什么都明白,但是你不开口……虞姬,我的亲人!你在何方?想当年我们跪在明月之下发愿心,死要同穴生同衾,可如今,在这铁壁合围之中,粮草断绝,酒干烛灭,只剩下我这孤家寡人……

  项羽沮丧痛苦,摇摇晃晃跪在地上。

  灯光暗下去。

  幕后传来苍凉的楚歌声:芦苇苍苍兮明月光光,秋风凄凉兮白露为霜。父母妻子在何方,征夫思故乡……

  项羽:(侧耳听楚歌,惊慌地)难道汉军把我们楚地都占领了吗?有这么多楚人在歌唱?

  侍卫:大王,这是汉军在唱。

  楚歌声又起。

  项羽:这一定是张良那个奸人替刘邦出的主意。他要让这凄凉的楚歌动摇我的军心。

  待卫:(被楚歌打动)大王……

  项羽:我还有多少人马?

  侍卫:大王,逃走了很多,大约只有八百骑了。

  项羽:包围我的汉军有多少?

  侍卫:大王,有三十万。

  项羽:派去寻找夫人的人有没有消息?

  侍卫:大王,没有消息。

  项羽:(暴怒)再派人去!

  侍卫:大王,汉军已把我们重重包围……据将校们传言,韩信早已攻破彭城,夫人她——只怕早已落入了刘邦手里……

  项羽:(从帐壁上拔出剑来)胡说!

  侍卫:大王……

  项羽:(猛地把剑插在地上,低垂下头颅,楚歌声起,他缓缓抬起头来,眼睛里闪烁着泪花)虞呵,虞,你在哪里?(缓缓地站起来)莫怪士兵们乘夜潜逃,连我听了这悲凉的楚歌,也不由地黯然神伤。八年前,八千子弟跟随我西渡长江,那时候,爹娘送儿子,妻子送情郎。你们都想跟着我建功立业,封妻荫子,却想不到落了个如此下场。兄弟们啊,我项籍对不起你们;苍天啊,你欺负我项籍;月亮啊,你沉默不语,虞啊虞,你生死未卜……是我项籍辜负了你,是我这莽汉伤了你的心。月亮啊,在你的辉光下我们玩耍游戏,在你的抚摸下我们结成夫妻,在你的注视下我们伤情别离,在你的帮助下我们能不能破镜重圆?月亮,月亮,你这千古的媒妁,能不能告诉我,我的虞在哪里?月老啊月老,你能不能抛下万丈的红线,引来我宝爱的新娘?虞啊,我从来没有像今夜这样思念你,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需要你。我多么想把我沉重的头颅伏在你光滑的膝盖上歇息片刻,我多么想让你柔软的小手抚摸我的颈项,像从前那样,像慈爱的母亲抚摸顽皮的儿子那样……

  侍卫:(哭泣)大王啊……我们的大王……

  幕后高呼:夫人到——

  项羽:(惊喜交加)是我的虞来了吗?(拭泪,像顽童般雀跃)是我的虞你来了吗?虞——

  吕雉着一袭白色长裙,面罩轻薄白纱,款款而上。

  项羽:(大喜过望,扑上去,将吕雉抱起,转圈)虞,我的虞,我的心肝,我的至宝,你终于来了!(胡乱地吻着吕雉的头、脸、脖子,吕雉一声不响)虞,我是不是做梦?(放下吕雉)你是怎么来的?是月亮让你来的吗?

  吕雉:(缓缓地揭开面纱)是汉王让我来的。

  项羽:(恍惚,惊愕)你……你是谁?

  吕雉:(冷笑)大王难道不认识我了吗?不是大王你把我作为人质在楚营里羁押了三年吗?不是大王你把我作为筹码与汉王签订了鸿沟和约,才把我……赶回汉营的吗?

  项羽:(清醒,恼恨)你这个……

  吕雉:(冷冷地)荡妇?贱人?

  项羽:(阴沉地)刘邦派你来干什么?!是让你来做劝降的说客吗?(拔剑将几挥成两半)你,你们打错了主意。别说我营中还有八百兵马,就是我项羽孤身一人,也要让汉军堆尸如山,血流成河!

  吕雉:(微笑)对着一个柔弱的妇人发怒,不是大王您的本色。

  项羽:(余怒未消)你想说什么?

  吕雉:(看一眼侍卫)有肺腑之言想对大王倾吐。

  项羽:(对侍卫)退下!

  侍卫下。

  项羽:难道我还怕你行刺?!

  吕雉:(微笑)大王力敌千军,别说我吕雉一个妇人,即便是十员勇将,也近不了……大王您……青春的身体……(挑逗地直视项羽)

  项羽:(避开她的目光,捡起酒器,倒酒,无,掷器于地,烦恼地)有话快说。

  吕雉:(叹息)想不到英名盖世的西楚霸王,帐中竟然没有止渴的酒浆——

  项羽:(烦躁地)快说!

  吕雉:(挑逗地)在这明月朗朗的温柔之夜,年轻壮美的男人身边,竟然没有多情的娇娘——

  项羽:(暴怒)你要逼我将手中的宝剑砍在你的身上?!

  吕雉:(大笑后,正色)大王息怒!你想不想知道汉王现在在干什么?

  项羽:你休要提起他的名字,对这背信弃义的小人,我恨不得将他剁成肉酱!

  吕雉:(冷笑)不,你想知道,我也必须让你知道。(趋前两步,目光炯炯,逼视项羽)在这围外的安全地方,扎起了汉王高大的军帐,帐中铺敷了厚厚的毛毯,一盆炭火烧得很旺。汉王享用着羊羔美酒,有一个绝代佳人在他身旁,他二人交杯换盏眉目传情,今夜就要共枕同床——

  项羽:(厌烦地)住嘴吧,妇人,我不想听那刘邦的流氓行状。

  吕雉:汉王他喜好醇酒美人,见一个爱一个习以为常,但这次的欢爱非同以往,说出来只怕大王要怒火万丈——

  项羽:(厌烦,警觉)你这巧舌如簧的妇人,到底要耍什么花样?

  吕雉:我的大王,我的……傻大王啊!你难道还没听出我的弦外之音?那美人就是你的虞姬娘娘!

  项羽:(如雷贯耳,目眩状,片刻,觉悟,仰天大笑)你以为我项籍是三岁小儿吗?给你出这毒计的是陈平还是张良?你们用楚歌动摇了我的军心,又妄想用这样的谎言来瓦解我的斗志。我的虞她远在彭城,怎能到了那刘邦的军帐?!滚吧,你这心如蛇蝎的女人!

  吕雉:大王难道不知,韩信已于半月前攻破了彭城?

  项羽:即使韩信攻破了彭城,我的虞她宁愿杀身成节,也不会奴颜婢膝去服侍刘邦。

  吕雉:(从怀中取出一块玉佩,递给项羽)大王想必认识这块美玉?

  项羽:(震惊)这是我和虞的定情之物,怎能到了你的手边?

  吕雉:(冷笑)我当然知道这是你们的定情之物,我更知道你为思念她对着月亮发狂。但是,我的傻大王,当你在这里想断肝肠时,她已经把这美玉献给了汉王。

  项羽:(暴怒)毒辣的妇人!无耻的刘邦!一定是你们杀害了我的虞姬,抢走了她的美玉。(拔剑)刘邦逆子,你害了我的虞,我也要让你的吕雉碎尸万段!

  吕雉:(大胆地迎上去,双目如电,逼视项羽)大王,能死在你的剑下,吕雉将含笑九泉,汉王也会拍手称快。

  项羽:(将剑回抽)唔?

  吕雉:你知道汉王为什么派我来?

  项羽:(冷笑)劝降!

  吕雉:那么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

  项羽:(看看手中的玉佩)造谣,撒谎!

  吕雉:我的傻大王啊,你不了解刘邦。你只知道刘邦对敌人奸诈狡猾,反复无常,但你不知道他毫无人性,对妻子儿女也是肆意损伤。他的心中只有帝位和他自己,为了那顶王冠,他可以出卖亲爹亲娘。三年前他在彭城轻车出逃,两次把我那两个娇儿从车上推下……他身边有成群的女人,我们的夫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他这次派我来,明着是让我劝降,实则是想借大王的手,取我的性命,为扶正他的宠姬扫清障碍。

  项羽:(冷笑)那你为什么要来?

  吕雉:(怨恨地)大王,你不了解我……我这颗女人的心……我虽然贵为汉王正室,但心中存着一个幻想。大王啊,楚汉争斗,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为了什么?就为了你们二人争一个帝位?大王啊,你是用情专一的美男子,天下的下的女人都把你向往。我吕雉虽然得不到你的身体,但死在你的剑下,也不枉了为女人一场,我的傻大王……你难道看不出吗?我是为了爱你而来,我要你舍弃这虚幻的王位,带着我远避他乡,去过一种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我愿把这干渴的身体献给大王,我愿把颗滚烫的心化在你的身上。

  项羽:(大笑)你编造了一篇多么动听的谎言!我有我的誓同生死的虞,怎会携上仇人的妻子——你这半老的女人私奔,荒唐!

  吕雉:(尖利地,羞恼地)我虽然比不上你的虞年轻貌美,但她死之后,这普天之下,也只有我才配做你的新娘。

  项羽:(惊愕)你说什么?你说我的虞死了?!

  吕雉:(故作掩饰状)没有,我没说……

  项羽:你这贱人!快说,我的虞到底在哪里?

  吕雉:(故作掩饰状)她……她在汉王的军帐……

  项羽:(左手抓住吕雉的背,右手将剑横在吕雉颈前)她在哪里?!

  吕雉:(故作悲伤)我那可怜的妹妹,倾国倾城的美人,她……她已经自缢身亡……

  项羽:(痛极,手中宝剑落地,身体一软,跪在地上)虞……

  吕雉:(试试探探地伸出手,抚摸着项羽的头。温柔动情地)大王……阿籍……子羽……你这可怜的孩子……人死不能复生,红颜终究薄命,就让姐姐的手,代替妹妹的手,抚去你脸上的泪痕,就像我的胸膛,代替她的胸膛,温暖你的心房……

  幕后传呼:夫人到——

  虞姬身着一袭红裙,宛如一团移动的火焰,踉踉跄跄地上。

  项羽猛地推开吕雉,怔住。

  吕雉大惊失色。

  虞姬:(不相信眼前情景,痛苦万端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