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荆轲第三节 唇战

  一间破败的陋室,窗户棂儿类似监牢的铁窗。室内摆着一几一床。

  明月光辉,照耀着坐在窗前的吕雉。墙上悬挂一面铜镜,她对镜自赏,发出一声叹息。

  吕雉:时光如箭啊,岁月无情,青春将逝,美人迟暮。刘邦啊刘邦,今夜你宿在何处?谁家的女儿躺在你的枕边,做你的一夜新娘?

  虞姬披一件锦绣披风,与一侍卫上。她将披风抖下,侍卫接住。她一人走近室内,侍卫退下。她凝眸注视着铜镜前的吕雉。

  吕雉:(目光仍然注视着铜镜,冷冷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身后伫立者,就是名满天下的虞美人了。

  虞姬:(稍感慌乱)吕夫人过奖。

  吕雉:(嘲讽嫉妒地)怪不得霸王对夫人百依百顺,如此艳色,别说男人了,连我这半老的女人,也为之怦然心动。

  虞姬:(惶惶然)夫人言过其实。

  吕雉:(嘲讽)听说夫人闺房专宠,与霸王如影随形,如此良辰美景,为何一人独行?不会是霸王另有新欢了吧?

  虞姬:(羞恼地)夫人何必唇枪舌剑,冷嘲热讽?我来看你,原本是一片好意,你何必步步紧逼?

  吕雉:(冷笑)一片好意?我实在猜不出你的好意是什么,是吃饱的猫儿,戏耍老鼠的好意吗?

  虞姬:(恼怒地)怪不得人说吕雉心狠嘴毒,果然是个老辣角色。

  吕雉:(大笑)论青春美貌,雉不如虞;但要比处世经验嘛,你还是个雏儿。你不愿说,那就让我猜猜你的来意吧!

  虞姬:你不要太自信了,夫人。

  吕雉:(冷笑)女人经多了男人,就像男人见多了女人一样,虽不敢说料事如神,但也是洞若观火——你来看我,是因为项羽率军去追赶汉王,明月皎皎照空床,夫人耐不住闺房寂寞,便前来戏耍于我,聊以解忧?

  虞姬:(冷笑道)按夫人的逻辑推论,那天下最有见识的当是青楼女子和花街少年了?!

  吕雉:你说得未尝不对。青楼女子重实利;花街少年知享乐。打天下时重实利;打下天下知享乐。这正是古今帝王之道啊!

  虞姬:(大笑)物以类聚,有其夫必有其妇。

  吕雉:(大笑)人以群分,有其妇必有其夫!

  虞姬:早就听说吕夫人放浪不羁,心黑手毒,胜过男儿,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吕雉:虞夫人的名字也是如雷贯耳,今日得见,果然是小家碧玉,天生尤物。

  虞姬:你对我言多讥刺,难道不怕我让人将你凌迟处死?

  吕雉:那样你就不是虞姬,我也不会用这样的态度待你!

  虞姬:如果我现在就下令让人将你拉出去呢?

  吕雉微笑不语。

  虞姬:来人!

  侍卫急上:夫人有何吩咐?

  吕雉:你家主母让你把我拉出去杀了!你可敢动手?!

  侍卫:(犹豫地看着虞姬)夫人……

  虞姬:没事了,你退下去吧!

  吕雉:(大笑)我早就知道你是菩萨心肠,不会妄杀阶下之囚。汉王和项王曾经结为兄弟,你我何不姐妹相称?今日一见,我还真有点爱上了你。

  虞姬:你不配。

  吕雉:我不配吗?几年之后,我也许就是大汉朝的开国皇后哩。

  虞姬:(大笑)你那丈夫,正被我的丈夫追赶得像丧家的野狗!

  吕雉:胜败乃兵家常事。

  侍卫提一食匣奔上,跪报:夫人!大王追杀汉军至睢水,汉军死伤十万,尸体堵塞了河水!

  虞姬:大王呢?

  侍卫:大王正率队追击刘邦!

  虞姬:知道了。

  侍卫:大王让传令兵带来了一只睢水镇脱骨烧鸡和一瓶睢水大曲,请夫人享用。

  虞姬:让来人回报大王,速速回兵,就说我正在盼他回来。

  侍卫把食匣献上,弓身退下。

  虞姬打开食匣拿出两个酒杯,往杯中倒了酒,说:吕夫人,来呀,干一杯,庆贺我的夫君的胜利!

  吕雉:你夫君的胜利就是我夫君的失败,吕雉不贤,也不会干这杯酒!

  虞姬:那就为了我们夫妻恩爱干一杯!

  吕雉:我对天下的恩爱夫妻满怀着妒忌,这杯酒我不干!

  虞姬:那就为我们今晚的相识干一杯。

  吕雉: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女人的相识干杯!

  两人端起杯相碰,一饮而尽。

  虞姬:好酒!这酒喝到口里,甜到心里,因为这是我夫从百里之外送来的一片爱意!

  吕雉:可惜路途遥远,这酒已经酸了!

  虞姬:酒没酸,是你的心先酸了。

  吕雉:只有目光短浅的小女人才会以酸当甜!

  虞姬:只有心怀妒忌的女人才会以甜当酸。

  吕雉:酸做甜,甜当酸,甜中本来就有酸,酸中原本就有甜,酸酸酸,甜甜甜,酸酸甜甜,甜甜酸酸,这杯酒的滋味可是不一般呐!

  吕雉大笑不止,虞姬很是被动。

  虞姬:我的夫君于百里之外,战阵之中,还不忘记给我飞马传送美酒佳肴,这酒,即便是真酸了,喝到我的嘴里也是甜的!夫人,汉王可曾这样对待过你?

  吕雉:汉王想的是天下大事,从不把这些小恩小惠的事放到心上!

  虞姬:你认为夫妻恩爱是件小事?

  吕雉:与帝王之业相比,一切都是小事!

  侍卫飞奔来报:报夫人!大王派人送来一匹锦缎,让夫人披在身上挡挡寒气!

  虞姬:大王在何方?

  侍卫:大王已经渡过睢水,正在追赶汉王。

  虞姬:告诉来人,让大王速速回程,就说我在这里翘首相望!

  侍卫退下。虞姬展开大红锦缎,披在身上,在镜前打量着自己的身影。

  吕雉坐在案前,自己往杯中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又倒了一杯。

  虞姬:夫人,您虽然自命不凡,但并没有猜到我今晚的来意。我并不想像猫儿戏鼠一样戏耍于你,我发现,如果我是猫,你就是一匹狼!我来看你,是想放你回去,劝说你那刘邦,让他退回汉中,安分守己,好好做他的汉中王,不要因为他一个人的野心,搞得天下不得安宁。

  吕雉:(倒酒入杯,自饮)妹妹,如果我是你,我就要让我的丈夫穷追不舍,把敌人一网打尽,奠定帝王基业,永享富贵,而不是用儿女情长牵他的后腿!

  虞姬:你那刘邦,奸诈刁滑,背信弃义,重色轻友,混账赖皮,这样的人,怎么能当皇帝?

  吕雉:(冷笑)唯其如此,他才能当上皇帝。你那项羽,倒是忠厚仁义,谦恭有礼,心地坦荡,英勇无比,但他充其量是个奇男子,离皇帝的宝座,还差相当的距离,更何况,他娶了你这样一个妻子——几年前他本可以定都咸阳,君临天下,但可惜错失了这天赐良机。我想,项羽舍弃关中,定都彭城,多少也是听了妹妹的主意吧?

  虞姬:(深受震动,语塞片刻)即便刘邦当了皇帝,即便您做了皇后,可我听人说,刘邦帐中早有了戚夫人、八夫人,一群夫人,他与你只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做这样的皇后还有什么意思?

  吕雉:(被勾动心事,但外强中干地)小女子才追求男欢女爱,大女人要的是流芳百世!

  虞姬:既然想流芳百世,为什么还要私通审食其?

  吕雉:这难道也值得你惊奇?妹妹,人最大的弱点是不彻底。难道有朝一日汉王得了天下,霸王一败涂地,妹妹心中就平静如水?

  虞姬:那我们就去做一对男耕女织的恩爱夫妻。

  吕雉:(冷笑)你懂不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你懂不懂骑虎背上,身不由己?不过,如果那时你沦为我的阶下囚,我也许会让汉王把你封为贵妃。

  虞姬:你不怕我让霸王杀了你?

  吕雉:霸王心慈手软,这就是他的悲剧所在。

  虞姬:你等着吧,也许明天早晨,你就会看到刘邦的首级。

  吕雉:汉王虽然一时难抵霸王的勇力,但他的帐下,收纳了天下的英才奇士,羽翼已成,他必将取得最终胜利。我的美貌的妹妹,你就准备与姐姐共事汉王,同享富贵吧!到那时,我要将那戚夫人剁成人彘,对你嘛,自然是优待有礼——因为,如果项羽帐中的美人是我而不是你,那任凭刘邦有天大的本事,也当不了一统天下的皇帝,从某种意义上说,你是未来的大汉国的第一功臣。你是男人床上的尤物,也是祸国的妖精!

  虞姬:(大怒)呸!你这无耻的淫妇!

  吕雉:当然,如果项羽活着,我更愿意让他代替审食其。皇后的尊位我要,男人的肉体我也决不放弃。

  虞姬大怒,将身上的红色锦缎扔到吕雉头上,然后怒冲冲地坐在几旁。

  吕雉身披锦缎站起来,走到镜前打量着自己。

  虞姬倒酒自饮。

  吕雉:(已有醉意,对镜叹息)嗨!时光如梦,人生易老,一转眼间,我已是三十八岁,这鲜艳的红绸,更显出了我容颜的憔悴。妹妹,你也许不知道,想当年,姐姐也是沛县城里有名的美人!我与那刘邦,也曾像你与霸王一样,卿卿我我,片刻也不能分离……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想做帝王后,就要割舍儿女情!青春易逝,帝业永存!

  虞姬:(自斟自酌)听你的意思,是我毁了项王的千秋基业?

  吕雉:你也不必过分自责。项王毕竟从你身上尝到了千种温存,万般风流,你毕竟是天下第一美人嘛!但你要知道,男人的身体里天生就流淌着争强好胜的血,当有一天,他从你的怀里醒来看到大好江山已经有主,他就会恨你!他甚至会亲手杀了你!如果我是男人,我也会亲手杀了你!

  虞姬:(猛地干了一杯酒,神经质地大叫着)你们不会得逞的!

  侍卫飞跑进来,跪道:报夫人,大王追赶刘邦,刘邦为了轻车速逃,三次将亲生儿女推到车下……

  吕雉:(动容)我的盈儿啊!

  虞姬:后来呢?

  侍卫:大王说,他看到那一双小儿女哭得实在可怜,就放了他们。

  虞姬:大王呢?

  侍卫:大王挂念夫人,正在飞马回奔。

  虞姬:速去告诉大王,让他勿以我为念,一定要把刘邦捉住,碎尸万段,以绝后患!

  吕雉:妹妹,晚了!你那项王骑的是千里马,我那汉王坐的是追风车,南辕北辙,追不上了!

  虞姬:(挑战地)不知夫人听到刘邦的禽兽之行时有何感想?

  吕雉:为我的汉王感到骄傲,为了至高无上的帝位,连亲生儿女也能舍弃!

  虞姬:(步步紧逼)那你为什么还要痛呼盈儿?

  吕雉:(坦率地)我毕竟也是一个女人。就像你也是一个想让项羽当皇帝的女人一样。你不是让侍卫传令项王把刘邦碎尸万段吗?

  吕雉:(与虞姬对面而坐,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又为虞姬倒了一杯酒)妹妹,我身上有你,你身上也有我,我们是难姐难妹!

  虞姬:(端起酒杯)干杯!

  吕雉:为了什么?

  虞姬:(沉思片刻,猛地将杯中酒泼到吕雉脸上)为了你让我清醒!

  吕雉:(也把酒泼到虞姬脸上)为了你让我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