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荆轲第六节 别姬

  本节实际上是第一节的继续。舞台布置与第一节完全一样。开场时,定格在舞台上的演员突然“活”起来。

  虞姬:(见到项、吕的亲近状,如雷击顶,痛苦地)你们……(晕眩)

  项羽:(扑上去,抱住虞)虞啊,我的亲人!

  我是不是见到了你的鬼魂?

  虞姬:(悲愤地)放开我,你这负心的人!

  项羽:不,我再也不放你走了,你我分离已经三年,三年的苦相思啊,已让我的两鬓染上了白霜……

  虞姬:放开我!(挣扎出项羽怀抱)

  吕雉:(走上前去,挡住项羽)妹妹别来无恙?

  虞姬:夫人身体安康?

  吕雉:自从大王将我送回汉营后,我天天锦衣玉食,养得身强力壮!

  虞姬:夫人身强力壮就更不像个女人了!

  吕雉:为了你我把自己养得身强力壮——

  虞姬:为了我?

  吕雉:你可曾记得三年前欠下我的那笔旧账?

  虞姬:你我之间确有笔旧账,但债主是我!

  吕雉:三年前你设下迷魂的圈套,让我在霸王面前出尽了洋相。你践踏了我的尊严,你污辱了我的爱情,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专门等你的(拔出剑,猛地向虞姬刺去)

  项羽:(格开吕雉的剑)贱人,你竟敢拔剑刺我的夫人!

  虞姬:你这阴险毒辣的女人!(拔剑刺向吕雉,吕雉闪身躲到了项羽身后)

  吕雉:(撒娇地)阿籍,看在你我恩爱的份上,替我挡住这个疯婆娘!

  虞姬:(痛苦地问项羽)你们恩恩爱爱?

  项羽:(转身,但吕雉随着他转)你这荡妇满口胡言!

  吕雉:三年前妹妹将我推上大王的婚床,姐姐我自然是当仁不让!那一夜可真是风情万种啊,至今日还让我心驰神往……

  虞姬:无耻啊,你这荡妇!

  吕雉:告诉你吧,阿籍是我的人,你休想把他夺走!

  虞姬几近疯狂,仗剑乱刺,吕雉在项羽背后机灵躲闪,项羽大怒,回身时被虞姬刺中了胳膊。

  虞姬:(抛剑在地,痛哭着)子羽,我的亲夫……

  吕雉:阿籍,我的情郎……

  两个女人每人抱住项羽一只胳膊,都是泪流满面,项羽左顾右盼,不知所措。

  虞姬:子羽,如果你还爱我,就替我杀了这个贱人!

  吕雉:阿籍,杀了我吧,姐姐愿意死在你的手上……

  项羽:(振臂将吕雉甩出)滚!你这花言巧语、口蜜腹剑的女人!

  项羽拥抱住虞姬。

  吕雉:(躺在地上欠起半身,阴险地)虞姬妹妹,汉军围困万千重,不知你是怎么进来的?

  虞姬:是汉王派人护送我进来。

  项羽:(推开虞姬,嫉恨地)你果然是从刘邦那儿来的?!

  虞姬:是的,刘邦让我进来对你劝降。

  项羽:你真的上了那流氓的牙床?

  虞姬:我亲眼看到你们抱到一起,在这万军围困之中做成了野鸳鸯!

  吕雉:(刻毒地)妹妹不在,姐姐当然可以安慰弟弟。

  虞姬:大王啊,你真令我失望!

  项羽:我杀了你们!我要把你们全杀光!(抡剑将桌几劈烂,最后仗剑直指虞姬)你忘了我们的十年恩爱,你忘了我们的海誓山盟!你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样地想你吗?你知道在这重围之中我是怎么样地盼你吗?三年里我两鬓染霜,一夜中我满头飞雪……可是你……却陪着那刘邦上床……

  虞姬:(悲愤交加,有口莫辩)大王……妾身是干净的……我只能以死来证明我的清白……(拔剑欲自刎)

  项羽:(夺出虞姬的剑)我的虞……你死了我还能活吗?

  吕雉:(站起身来,讽刺地)多么感人的戏剧!

  项羽:阴险的妇人,给我闭嘴,我差点中了你的诡计!

  吕雉:项王啊,我对你是一片真情,上可对天,下可对地。

  项羽:虞,我的贤妻,你不要听这条毒蛇胡言乱语,这都是她和刘邦设的毒计。她先说你今夜要和刘邦同床共枕,又说你已在彭城自缢身死。她还说要与我突围归隐,去山野荒村做一对贫贱夫妻。(转对吕雉)你这个卑鄙的女人!

  吕雉:(阴毒地)在爱情面前,没有卑鄙!

  项羽:如果你再不住嘴,我就把你砍成两段,你不要把我的善良,当做软弱可欺!

  虞姬:(明白过来,对吕雉)吕雉,你与刘邦同样地阴险毒辣!(转对项羽)大王啊,你觉悟吧,再也不要受人愚弄。

  吕雉:只可惜已经身陷绝地。

  项羽:虞啊,你来到我身边,我空虚的心灵便有了依托,只要还有你,世间的一切我都可以舍弃。走吧,我要抱着你突出重围。这仗,我打烦了,就让刘邦去做他的皇帝吧,我们回到那会稽山中,过我们的太平日子。

  吕雉:(冷笑)大将军韩信指挥八十万大军,设下了十面埋伏,方圆百里,尽是汉家旗帜。项王即便是勇力过人,怀抱着女人,与其说是突围,毋宁说是送死。奉劝项王及早投降,我担保汉王会善待你们夫妻!

  虞姬:吕雉,我家项王与刘邦不共戴天,怎会屈下铁打的双膝?!我们的事用不着你来操心,想想你自己吧,刘邦爱的是戚夫人,他早晚要杀掉你们母子!

  项羽:虞,别跟这下贱的弃妇白费口舌,走,我们趁着这月夜,突破这韩信小儿纸扎的障壁。

  吕雉:(冷笑)我愿你肋下生出双翅。

  帐外传来楚歌阵阵。

  鼓角齐鸣。

  汉军齐声呐喊:项羽小儿,快快投降!项羽小儿,快快投降!

  项羽暴怒,一手持铁戟,一手夹起虞姬,狂呼着欲往外冲。

  虞姬:(挣脱项羽怀抱)大王,先让妾身为你做一剑舞,鼓起你的万丈豪气。

  虞姬抽出项羽鞘中剑,翩翩起舞。音乐声起,慷慨悲壮。

  幕后男声独唱: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奈若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虞姬:(且歌且吟且舞)这是一个流传千古的故事/这是一个历久常新的话题/桃花三月江南雨/东风吹皱春水池/情从风里来/爱自浪里起/游戏着青梅竹马/缠绵着柔情蜜意/情哥哥铿铿锵锵高唱远征曲/俏妹妹凄凄切切低吟别离词/甲光向日斗牛寒/泪眼婆娑长相思/满腹怨恨/为一爱字/破涕成笑恩情在/青春做伴月圆时/爱是一个猜不透的谜底/爱是一个打不破的禅机/红粉消磨英雄志/夕阳残照霸王旗/风从天外来/浪自心头起/抛弃了儿女情长/割断了恨缕愁丝/好男儿轰轰烈烈烧透碧云天/好女子堂堂皇皇遮盖黄花地/长袖连云月光舞/剑气纵横鬼唱诗/满腔热血/写一爱字/长歌当哭泪滂沱/爱到极致是死时。

  虞姬自刎倒地。

  项羽扑上去,跪在美人尸前,哭喊:虞啊!

  灯光重新照耀着项羽、虞姬、吕雉,定格。

  项羽:(缓缓站起来,脱下战袍、撕下壁帐扔到虞姬身上)虞,我的亲人!就让我用楚国的风俗,用熊熊的烈火,送你走上天国之路吧!

  侍卫持火上,点燃,熊熊火起,虞姬像凤凰般从火中站起,她满面辉煌,格外美丽。

  项羽:(对侍卫)传令三军,准备突围!

  吕雉:大王真要以卵击石?

  项羽:滚,去告诉刘邦,这锦绣的江山,最终还是要姓项!从前我跟他半是认真半是游戏,从今之后,我决不对他讲手软心慈。

  吕雉:(跪地)项王,我的亲兄弟,虞姬妹妹已死,就让姐姐为你叠被铺床吧!

  项羽:(对幕后)弟兄们,拔出剑,举起戟,跨上战马!

  吕雉:(膝行趋前,抱住项羽的双腿)项王,求求你,带上贱妾吧。我现在还是汉军的主母,可以当你突围的盾牌。谅那韩信有天大的胆量,也不敢把我拦挡。

  项羽:(大笑)我项籍堂堂男子,难道还要借一个女人的力量突围,滚开!

  吕雉顺势抱住项羽,一边喊着:项王,我是真心爱你呀!一边摸出匕首,猛刺项羽。

  项羽打掉匕首,把吕雉踢出去。

  项羽:你这条毒蛇,我要把你剁成肉酱!(举起剑来)

  吕雉:(躺着,媚态惑人)大王,下手吧,贱妾能死在你的剑下,也是三生造化。

  项羽:(终究不忍下手)我不愿让手中的宝剑,沾上女人的鲜血!

  吕雉:(叹息)项羽啊,你连一个想杀你的女人都不忍心杀,还想成就什么帝业!

  定格,灯光渐暗。舞台上只有虞姬在火焰中站着。

  吕雉:(爬起来,两手撑地,凄厉地)虞姬,你这有福的女人,你这一生值了,你用真情换来了真爱,我忌妒你,我羡慕你,我不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