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青年  “就是纯粹的Party?”

  “是。”

  “肯定没让警察感兴趣的东西?”

  “警察又不买票,干吗让他们感兴趣呵?”

  “我可以帮你问问我这几只狗的主人。”

  “不够,再想想咱们怎么把这票卖出去?卖票可就归你管了,咱们酒吧能不能开下去就靠你了。”

  “卖一张票拿五块提成?”

  “行呵。咱要能卖一千张票……”

  “你不能把咱酒吧当地铁那么往里塞人。”

  “行,就算五百张票,”何北说,“哼,跟你们在一起我就干不成大事儿,这五百个人第二天再带五百个人来,这五百人再带五百人来,哇,咱们就发啦!”

  忽悠完何西,何北又去忽悠何南。何南坐梁怡楼下看手提,旁边还竖一小牌子:乐宝多功能拐棍招商。

  何北坐他旁边说:“咋样儿哥,你帮咱们设计票?”

  “什么时候要?”

  “今天晚上要能弄出来最好。”

  “行呵。”

  “你明天就可以拿去印。”

  “我可没钱了。”何南说。

  “你把钱给三伯应该跟我商量,这钱说是都分到大家手上,其实还是得统一支配。唉,怎么说也晚了,从何东何西那儿拿,现在就他俩有钱。哎,你能不能把票设计得那样……”

  “哪样儿?”

  “也不是票,就是票上写的那样……”

  “哪样儿呵?”

  “反正就让人一看那票上的话就特想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