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韦小宝第三章 管理无间道——小宝的三国演义

  当上司跌进粪坑里的时候,你身上决不能够干净。

  有时候,小聪明和大智慧的区别十分微妙,三国时代的厚黑学何尝不是举目皆见呢?

  老妈带来的烦恼

  康熙怒气冲冲地从会议室里出来,正见康亲王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过来:“康董……”康熙大吼一声打断了他:“狗屁康董,我又不姓康,你康董康董的叫来叫去什么意思?是你不学无术,还是你别有用心?”康亲王吓了一大跳:“董事长,我当然知道你全名,可是董事长……大家不是这么叫着习惯了吗?”康熙呸了一口:“习惯个屁!”一脚踢开办公室的门,走进去又重重地把门关上。

  康亲王莫名其妙碰了一鼻子灰,也不敢吭气,扭头正见韦小宝端着一盘子酱猪手走了过来,急忙伸手阻止:“韦经理,你现在不要进去,董事长正在气头上……”话还没说完,康熙砰的一声打开门冲了出来:“康亲王,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康亲王吓得脸色煞白,支吾了一句:“没……没说什么……”忙不迭地抱头鼠窜了。

  韦小宝见这光景不对头,躲又躲不过去,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来,点头哈腰地道:“康董。”

  “康董你个头!”康熙劈手把韦小宝手中的酱猪手打落在地,“韦小宝你这个目不识丁的混混,除了吃吃喝喝还有乱泡公司的女文员之外,你还有什么本事?”

  韦小宝摸了摸鼻子:“康董,你这么批评我是不公正的。”

  康熙大吼:“怎么就不公正了?”

  韦小宝道:“康董,看着你为了公司的事情早也忙晚也忙,我心急如焚啊!现在我每天阅读大量的管理类书籍,努力提高自己的管理能力,希望能够帮得上你的忙,我这么努力你还批评我,我冤啊!”

  康熙听了大奇:“韦小宝,你不是不认字吗,怎么阅读管理类的书籍?”

  “这个……”韦小宝支吾道,“虽然我不认识字,可我这种克服困难努力学习的精神,总应该是肯定的吧?”

  “别扯蛋了,”康熙伸手揪住韦小宝的衣领,“你跟我进来。”

  二人进了康熙的办公室,康熙烦躁不安地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不管见什么东西都气愤愤地踢一脚,好长时间,他的气才慢慢地平息下来:“韦小宝,你老妈对你怎么样?”

  “我老妈对我好啊!”韦小宝回答道,“小时候,我老妈不管工作多么劳累,临睡前都要给我讲故事。”

  康熙哦了一声:“那你妈是做什么工作的?”

  韦小宝眨眨眼,撒谎道:“我妈是扬州城最大的连锁洗脚店丽春院的董事长。”

  康熙又哦了一声,坐了下来:“小宝,你有一个多好的老妈啊,可是我……”

  知道问题出在康熙老妈黄太后身上,韦小宝不敢乱说,只是劝解道:“康董,你老妈也不错啊,就算是有点小小的冲突,也不必放在心上。”

  康熙又叹息一声:“韦小宝,有件事你不清楚,咱们这家大清集团,最初时是有八个大股东,也就是八旗,后来八旗将他们的资产全部委托给了我爷爷管理,后来我爷爷又将授权委托书转让给了我老爸。我老爸这个家伙不爱江山爱美人,因为他喜欢的一个女歌星死掉了,一伤心就跑到五台山清凉寺做了和尚,他走的时候我还吃奶,所以就把那些股权授权管理文件放在了我老妈手里。现在我年纪大了,可是,我老妈她却说什么也不肯把授权书交给我,还动不动就在董事会的会议上提出一些莫名其妙的项目,我要是反对的话,她就不依不饶地大吵大闹……她好歹是我老妈,我要是和她吵起来的话,人们只会说我不孝。唉,小宝,你知道我是多么地羡慕你啊!”

  韦小宝听了,劝解道:“康董,你也不要跟你老妈赌气,她这么做也是为了你。”

  “你知道个狗屁!”康熙火了,“就在刚才,她提出来购并一家名为神龙岛教育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项目,我只是说了句这件事咱们再研究研究,先弄清楚这家公司是不是真的存在,如果存在的话又在什么地方,我老妈就说什么也不干了,当场暴跳如雷,还威胁我说要召开全体董事会议,重新改选董事长。小宝你说,我老妈这样对我,我能不生气吗?”

  韦小宝听了感到不解,就问道:“康董,那这事就奇怪了,不过是为了一家皮包公司而已,你老妈竟然会因此不认你这个儿子了,至于这么严重吗?”

  “你知道什么?”康熙狠狠地瞪了韦小宝一眼,“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你可千万别给我说出去。”

  韦小宝依言走近,就听康熙压低声音说道:“小宝,你不知道,我老妈啊,她最近赶时髦,学人家玩黄昏恋,爱上了神龙岛公司的一个部门经理。那家伙模样长得就甭提多么古怪了,是一个胖得像圆球一样的瘦子,现在我老妈疯狂地爱上了他,他要什么,我老妈就给什么,现在他想霸占我这家大清集团,所以我老妈情迷心窍,为了野男人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要了。”

  “胖得像圆球一样的瘦子?”韦小宝听得眼睛瞪好大,“你老妈怎么会爱上这么一个怪人?”

  “爱情这么个玩意儿吗,说起来也跟企业管理差不了太多,都是非理性的因素占的比例太高。”口中说着,康熙眼睛阴晴不定地盯着韦小宝,“韦小宝,你老妈开那么大一家公司,情人肯定也不会少吧?”

  看着康熙那双怪怪的眼睛,韦小宝的心里咯噔一下,想起了小时候他老妈给他讲的一个故事。

  跌进粪坑里的上司

  话说三国年间,东汉实业开发集团公司的总裁曹操势力日益壮大,原区域公司老总袁绍看不惯了,就注册了自己的新公司,利用自己手中所掌握的客户资源,与东汉集团争夺市场。曹操听说了这个消息大为恼火,当即亲率部门经理及营销精英们南下,准备在官渡与袁绍展开一场空前的商业战役。

  眼看市场唾手可得,曹总志得意满之际,就设下酒宴,犒劳在这场商战中出力最多的部门经理们。没多久,就喝得小腹憋痒,膀胱酥麻,曹操就起身去厕所,不想酒喝得太多,头晕目眩,脚下不稳,一头栽进了臭哄哄的茅坑里,想爬也没力气爬出来,只好躺在粪坑里不停地呻吟。

  部门经理们还不知道曹总跌进了茅坑,兀自相互灌酒,大吵大闹个不停。这时候宣传部经理杨修也感觉有些内急,就也跑到了厕所,发现曹总躺在粪坑里呻吟不止,杨修大吃一惊,急忙跑出来叫人。恰好遇到保卫科长许褚,许褚听了之后,急令杨修不得声张,他却直冲进茅厕,一头扎进粪坑里,肩托手推,将曹操搀了上来。

  然后许褚扶着曹操出了厕所,对着闻讯赶来的经理们大声说道:“多亏了曹总您啊,救了我的一条命,要不是曹总你不顾肮脏亲自把我从茅坑里捞出来的话,我许褚现在肯定早已被尿淹死了。”让他这么一说,好像刚才跌落茅坑里的是他许褚,而曹操身上的粪便,却成了为了救许褚而沾到身上弄脏的。

  这件事情发生了之后,曹操就借口杨修工作不力,将他炒了鱿鱼,而许褚,却从此成为了曹操的心腹。

  当上司跌进粪坑里的时候,你身上决不能够干净。

  职场大禁忌:你不可以比上司更完美,不可比上司更能干!

  那么现在既然连董事长的老妈都有了情人,韦小宝的老妈岂能没有?除非他不想混下去了,才敢说自己老妈是个冰清玉洁的良家贞女。

  于是韦小宝嘻嘻笑着说道:“那当然了,我老妈泡过的男人数都数不过来,康董我也跟你说实话了吧,我就连我爹是谁,都弄不清楚。”

  康熙听了,倏地睁大眼睛,问了声“真的?”然后放声大笑起来,韦小宝也跟着放声大笑起来。韦小宝的笑只是随声附和,而康熙的笑声,却是如释重负。刚才他实在忍不住把老妈的隐私说了出来,说完就马上后悔了,现在一听韦小宝跟他也差不多,甚至比他还要惨,那种后悔的感觉顿时就淡了许多,反倒是觉得大家都一样,彼此彼此。

  听着康熙释怀的笑声,韦小宝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当上司跌进粪坑里的时候,你身上决不能够干净。在上司一时失言,向你泄露了他不该泄露的私隐之后,你一定要投桃报李,也将自己的把柄交到上司手上,惟其如此,才能让上司不对你疑忌并信任你。

  笑过了之后,康熙说道:“韦小宝,还是你老妈有魅力啊,搞那么多的情人,这一点比我老妈强多了……对了,你刚才不是说你老妈总是给你讲故事的吗?现在我心里烦,你就把你老妈讲的故事给我讲一个听听吧。”

  “好的康董,”韦小宝打起精神,“康董,今天我就给你讲一个《三国大志》中青梅煮酒论英雄的故事。”

  煮酒论英雄:培养一个对手出来

  话说东汉末年,最大的跨国集团东汉实业因为陷入董事会权力之争而导致管理上的混乱,一些有实力的区域公司趁机坐大,反客为主,进一步削弱了董事会的权力,历经一番倾轧之后,最具雄才大略的实业家曹操终于挫败董卓,如愿以偿坐上了总裁的高位。

  这个总裁的位子可不是那么好坐的,先不说还有众多的区域老总压根不服曹操,像什么资历最老的袁绍袁总,坐镇江东日益坐大的孙权孙总等,都对曹操这个总裁不感冒,根本不理会曹总的话。就是在董事会之内,也一直酝酿着一股反扑的力量,在以董事长汉献帝为首的资产所有者之中,始终存在着加强董事会垂直管理的呼声。

  为了实现董事会垂直管理的目标,汉献帝悄悄找了包括刘备在内的十几个部门经理,吩咐他们起草一份强烈要求弱化管理层非理性冲动、加强董事会领导的意见书。这件事很快就被曹总知道了,他快刀斩乱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些个不自量力挑战他的权威的部门经理全部解聘,却故意留下了一个刘备。

  刘备正纳闷曹操为什么偏偏要放过他,这时候曹操突然上门来了,邀请刘备参加一个青梅煮酒企业管理研讨会。刘备不知是喜是忧,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了,等到了研讨会上,却发现参加这次会议的,只有他和曹操两个人。

  在这次秘密会议上,曹操问刘备:“阿备啊,你说说看,现在咱们实业界,称得上有能力的企业家,能有几个人物?”

  刘备回答道:“我看袁绍袁总不错,他德高望重,手下又是人才济济。”

  曹总摇头:“袁绍不行,他差得太远了,管理就是用人,人才济济却不会使用,这种人算什么实业家?”

  刘备又道:“那我看江东区域公司的孙权孙总不错,孙总这家伙长得碧眼黄须,血统可疑,多半是读过MBA的欧美管理学专家混进咱们三国里充数来了。”

  曹总听了仍然摇头:“孙权不过是接承了他老爸和哥哥的职位,算不了什么人物。”

  刘备又一连猜测了几个人物,却全被曹总一一否定了,最后刘备实在是猜不到了,就说:“曹总,我太笨了,实在是猜不到,还是你告诉我吧。”

  曹操哈哈大笑,拿手一指刘备,再一指自己:“我告诉你,阿备,这天底下,称得上真有能力并吞天下的英雄人物,只有你和我两个人。”

  刘备一听,吓了一跳,急忙说道:“曹总你真会开玩笑,怎么拿我跟您比啊!我只不过是抓住商机搞了个草鞋项目而已,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有我不多,没我不少,可曹总你为咱们东汉实业的管理立下了汗马功劳,这可是有目共睹的。我阿备再笨,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怎么敢跟曹总您比呢?”

  这时候曹操探过头来,悄声说道:“阿备,你知道最好,但是,假如我现在给你一笔资金,让你去开发荆州一带的市场,你会怎么做?”

  听到曹总这个诱人的建议,刘备大耳垂忽悠晃动了一下,回答道:“那我一定给曹总你好好干,决不辜负曹总你的信任。”

  “不!”曹总的声音压得更低了,“你不是给我干,而是跟我对着干。听着阿备,你拿着我给你的这笔资金,到了荆州徐州一带,先自己注册一家公司,然后拼命到市场上和东汉实业争夺订单,你抢得订单越多越好,明白了吗?”

  刘备诧异地望着曹操:“不明白。”

  曹总叹了口气:“阿备,你还是不愿意相信我。好吧,你先说说看,我曹操眼前最需要的是什么?”

  刘备搔了搔头:“曹总名气这么大,职位这么高,什么也不缺啊!曹总你让我猜,可真是难为我了。”

  曹操摇了摇头:“不行,你一定要猜。”

  刘备眨了眨眼:“好,那我就猜一猜吧,猜错了曹总可不要骂我,我看曹总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美女了……”

  “美女你个头,你这个没出息的色鬼!”曹操气得咬牙切齿,“阿备,你和董事长他们秘密起草那份建议书的事儿,当我不知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把别人全部干掉了,就留了一个你吗?”

  刘备伸了伸脖子:“曹总,我不知道。”

  曹操狠狠地瞪了刘备一眼:“阿备,你说,我现在面临着董事会的猜忌与不信任,那么,在这种情形下,我最需要的是什么?”

  刘备望着曹总,若有所思:“曹总最需要的,当然是董事会的信任与倚重了。”

  “那么,”曹操追问道,“我怎么样才能够让董事会信任并倚重我呢?”

  刘备脱口而出:“只有当公司面临着重大危机的时候,董事会才有可能对管理层有所依赖。所以,曹总你现在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挑战者。”

  “没错!”曹操兴奋地说道,“只有当公司面临着强大的外部竞争压力的时候,他们才会信任我并倚重我。你,阿备,就是公司行将面临的巨大压力。”

  刘备慌了神:“曹总,我可不成,你看我最高的职位也只不过做到部门经理,根本没有管理大型企业的实际经验,再说我又哪是您的对手啊,你还是换个人吧,我真的做不来。”

  “做不来也得做!”曹操怒气冲冲地说道,“阿备,你有意和我为难我却放过了你,这个人情你得还我,所以你无论如何也要帮我这个忙,否则的话,我现在就炒你的鱿鱼,而且还要追究你侵吞公司资产的刑事责任,你就自己看着吧!”说完这句话,曹操掷杯于地,用凌厉的眼神逼视着刘备。

  一个强有力的高管,需要同样强势的对手,没有对手的高管,就永远也不可能创造出什么惊人的业绩!

  在曹操的强迫之下,刘备被迫带着曹操秘密拨给他的巨款奔赴徐、荆一带,开始了他的创业历程,从此形成了三家大型财团鼎足相抗的历史局面。

  给康熙老妈找个情敌

  听了韦小宝转述的故事,康熙的眼睛一亮:“小宝,说得没错,雄才大略的英雄人物就是需要强势的对手,你看我不是面临着当初鳌拜的压力被迫抗争,终于把自己磨练出来了吗?”

  “没错,”韦小宝吹捧道,“连鳌拜都不是你康董的对手,更不要说眼前这点小事了。”

  康熙牙痛似的吸了一口冷气:“小宝啊,你应该明白,我老妈跟鳌拜是不同的,在跟鳌拜的政治斗争中咱们是占有道义的,无论如何做都有道理;可是跟我老妈就不同了,咱们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吗,叫什么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有这句话垫底,我老妈可就是立于不败之地了,她要求的事情哪怕是我稍微拖延一下,这都被别人戳脊梁骨,更不要说反对她的无理要求了。”

  “那要不……咱们想个法子,去五台山把你老爸请回来,让他管着你老妈点。”韦小宝建议道。

  康熙摇了摇头:“小宝,你也不想一想,我老爸要是对我老妈还有哪怕一点感情的话,怎么会撇开她不管跑到荒山野岭当和尚去?”

  “那总得有个人管住你老妈啊,”韦小宝苦思冥想着,“要不然……咱们再给你老妈找一个情人,把那个胖得像圆球一样的瘦子撵走。”

  康熙气得狠狠地踹了韦小宝一脚:“你出的都是什么馊主意?我还指望你做我的诸葛亮呢,看你这些馊点子,你简直比猪还笨!”

  韦小宝搔了搔头:“找你老爸也不成,再给你老妈找个情人也不成,要不然依我说咱们干脆给你老妈找个情敌算了。”

  “给我老妈找个情敌?”康熙听得瞪起了眼睛。

  “对啊,”韦小宝道,“这一招叫围魏救赵,说明白了就是给你老妈的情人再找个情人,让你老妈后院起火,陷入争风吃醋之中就再也顾不上跟你捣蛋了。”

  “你这一招……这一招……”康熙若有所思地沉吟着,“韦小宝,你在咱们公司的基层员工里,有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

  “这个……”韦小宝转着眼珠,“有倒是有,可是……可是他们都是男的,做你老妈的情人还差不多,做你老妈的情人的情人就有些不符合条件了。要不这样好了康董,你给我两天时间,我替你老妈物色一个漂亮点的情敌出来,保证让你老妈的情人一见就动心,让你老妈一见她们就失恋,这总成了吧。”

  “你别胡说八道了,”康熙踢了韦小宝一脚,“你那些朋友,都叫什么名字?”

  “这个……”韦小宝继续支吾道,“其实我的朋友也不多,也就一个张康年,一个赵齐贤,都是咱们公司的保安。”

  康熙走到韦小宝面前,直视着他:“小宝,我记得你不是跟咱们公司的两个女员工谈过恋爱的吗?听说你追她们追得很紧,她们两人却根本不愿意睬你。”

  “根本没有那么一回事!”韦小宝红了脸,“是她们主动追我的,我没有答应她们才是真的。”

  “那她们都叫什么名字?”康熙温柔地问道。

  “她们叫……”韦小宝躲不过去了,只好招认道,“一个叫沐剑屏,一个叫方怡。”

  “噢,”康熙点了点头,“这不是咱们公司公关部最漂亮的两个司花吗,我还记得她们都是云南人。到底是谁追谁,韦小宝,咱们用不着多说了吧。”

  韦小宝眼睛红了,哀求道:“康董,她们两个真的不合适,你想她们连我韦小宝这样的帅哥都看不上眼,怎么会瞧上一个胖得像圆球一样的瘦子呢?依我看咱们还是再换两个人吧。”

  “你少跟我废话,”康熙呵斥道,“韦小宝,你马上把他们四个人给我叫到会议室去,这件事就由你来对他们说。”

  韦小宝站了起来:“康董,我不能。”

  康熙诧异地问道:“为什么?”

  韦小宝失声地呜咽了起来:“康董,把自己心爱的女人送给色狼蹂躏,这种事实在是太过分了,牺牲也太大了!虽然我对公司忠心耿耿忠贞不贰,可是康董,要是让我亲手撕碎我纯洁的爱情的话,我真的做不到。康董你要知道,这可是我的初恋啊,呜呜……”

  康熙目瞪口呆地望着韦小宝,好长时间才哈哈大笑起来:“韦小宝你这个混蛋,满脑子龌龊念头,谁说我要把他们送给色狼了?我让你召集他们,是商量组建监事会的事情。”

  “监事会?”韦小宝眼皮一跳。

  “没错,是监事会!”康熙兴冲冲地说道,“就像曹操要培养刘备,使其成为一支威胁着东汉集团的力量一样,我也要培养一个监事会出来,使其和董事会相抗衡。让我老妈去跟监事会胡闹去吧,我康熙还有正事要做!”

  “原来是这样!”韦小宝如释重负,“康董你果然厉害,有了这个监事会,就可以管着你老妈,这就相当于你老爸,而且监事会会对你老妈的权力形成有效制衡,这就相当于你老妈的情人的情人。不错不错,康董你真是个诸葛亮。”

  “你别胡说八道了,”康熙一脚把韦小宝踹了出去,“快去办事吧!”

  你是一只大老鼠

  韦小宝出了康熙的办公室,悄悄叫来保安张康年、赵齐贤,和公司两个最漂亮的女员工沐剑屏、方怡,进会议室之后坐下,看着两个漂亮女孩子在前面,韦小宝眉飞色舞,丑态百出。从他一进大清集团起,就喜欢上了这两个美女,所以吩咐食堂的大师傅每顿饭都要让她们吃好,食堂采购进来的新鲜时蔬,他总是先给她们送去尝一尝;只不过这两个女孩子都搞不太懂这个小朋友老是找她们干什么,让韦小宝满腔柔情无处倾诉。

  现在,韦小宝终于逮住了和她们亲近的机会。

  “方姐姐,剑屏妹妹,”韦小宝开口了,“两位姐姐如花似玉、美貌迷人,这个这个这个我韦小宝虽然刚刚断奶没多久,但好歹也算是个帅哥,我喜欢两位姐姐喜欢好久了,今天康董终于答应了给我这么一个机会,让我向你们表白,张康年和赵齐贤两位大哥也在座,他们都可以做证,我韦小宝目前确实是独身,还没有娶老婆,我要是撒谎,就让老天一个雷把我劈个稀里哗啦……所以呢,两位漂亮姐姐,你们无论如何也要答应我,这可是康董事长的意思,如果你们不答应我的话,那后果你们自己是知道的,康熙一旦不高兴了,到时候怕连我说情也不管用的了……”

  韦小宝就这么乌七八糟地乱说一气,说得两个女孩子面红耳赤,可听到最后,才弄明白韦小宝的意思是让她们考虑起草一份大清集团监事会章程草案,以及关于监事会的架构组织,听明白了之后她们狠狠地白了韦小宝一眼,回自己办公室工作去了。过了几天,公司的监事会章程起草完毕,韦小宝急忙捧着给康熙送去,康熙拿在手上,立即吩咐召开公司高管会议,商量监事会竞选的问题。

  监事会与董事会不同,董事会是资产所有者,代表着全体股东履行对管理层的监督工作;而监事会是由公司的普通员工组成,成立的目的是对董事会实行监督,防止其损害员工权益的事情发生,同时监事会的成员又是在公司管理层的领导下工作的。就这样,董事会监督管理层,管理层监督监事会,监事会监督董事会,形成了一个三角连环的制衡机制,这样的超稳定结构确保了企业的稳定发展,非理性行为就会被压抑到最低限度。

  当然,这样的连环制衡架构,是以牺牲企业的效率为前提的。

  虽然企业的效率受到了影响,但是,没有哪一家企业会因为某一个英雄人物而一夜之间做大,而这种巧妙的制衡却避免了企业因出现过激的行为而倒闭。

  监事会成员的选举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着,韦小宝忙得不可开交,正在忙乱之际,忽然太后派人来找他,说是让他过去一趟。韦小宝的鼻尖顿时淌下了汗,事情很明显,他秘密筹划成立监事会的事情被太后知道了,所以太后找他肯定是没好事。可是,太后终究是董事会的实权人物,连康熙在太后面前都不敢吭一声大气,他韦小宝又有什么胆子抗拒?没办法,韦小宝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太后正坐在办公室里的大班椅上看一份不知谁给她送来的监事会章程,一个胖得像个圆球一样的瘦子站在她身后,一只手搂着太后的腰,笑眯眯地指着章程说着什么,显而易见,这个模样长得极为矛盾的怪男人就是太后的情夫了。想不到这一对男女竟然毫不避嫌,就在办公室里搂搂抱抱,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看得韦小宝不敢抬头。

  见韦小宝进来,太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就是韦小宝?”

  韦小宝偷偷瞄了那个胖得像圆球一样的瘦子一眼,急忙回答道:“是,我就是韦小宝。”

  太后又从鼻子里喷出一股冷气来:“这份章程草案,是你写的?”

  “这个……”韦小宝瞟了一眼拿在太后手里的章程草案,不敢说是,也不敢说不是,正在尴尬之间,就听太后又说道:“小宝啊,你这份章程草案写得还行,但是缺乏操作性。比如说,监事会的人选问题,这个问题很重要的啊,怎么样才能够把最有责任心的员工选进监事会,让监事会真正起到规范董事会领导的作用呢?如果你不解决这个问题的话,你这个监事会就算是选举出来了,也不过是一个橡皮图章,不起作用啊。小宝,不知道对这个问题你是怎么考虑的?”

  “这个……”韦小宝还以为太后叫他来会大发雷霆,却没想到太后问起的是这么一个问题,他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顿时语塞。

  这时候太后的情人直起腰来,用粗大的嗓门儿说道:“韦小宝,你无师自通,闭门造车,能搞出这么一个东西来已经不错了;可是监事会的选举是一件重大的工作,不是几个人关在房间里相互许愿暗箱操作就能够完成的,你这样做的后果只会给企业的发展埋下更大的隐患,也是对你自己极不负责的表现。韦小宝,你这么胡搞,就跟董卓家里的大老鼠一样,迟早有一天会自食其果,到时候连累了康熙董事长不说,你自己也是后悔不迭。”

  “董卓家的大老鼠?”韦小宝听得满头雾水,不明所以。

  “没错,”胖得像圆球一样的瘦子走过来,沉声说道,“董卓家的大老鼠!”

  话说东汉末年,区域公司总经理董卓趁东汉集团董事会内讧之际,抢占了集团公司总裁的宝座,然后他大肆任用亲信,排斥不属于自己嫡系的管理人员,在把公司搞得乌烟瘴气的同时,强化了他自己手中的权力;尤其是在他得到了当时能力最优秀的项目经理吕布的支持之后,更是不可一世,为所欲为,恶意经营,将公司获得的利润一股脑地划到自己开办的私家公司的账户上,却只给东汉集团留下了巨额的亏损。

  集团公司入不敷出,惨淡经营,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董总裁的身家却越来越富,家里盖起了十几座米仓,金银粮米却只进不出,天长日久,董卓自己也吃得肥头大耳,肚皮大得拖在地上,连走路都要有几个员工替他捧着肚皮。

  这一天董卓正捧着大肚皮狂追女员工貂婵,突然感觉到地面一阵乱晃,董卓急忙站住,正想问一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就听轰隆隆一片巨响,漫天的尘埃纷纷飞扬而起,遮迷了大半个天空,吓得董总惊慌失措,到处乱窜。

  那一声巨响过后,地面就恢复了安静,再也不见什么怪异的动静,董卓爬起来,拍了拍脑袋上溅到的尘土,定睛细看,不由得目瞪口呆。只见他府中的那一座座米囤,不知什么原因竟然都陷进了地表层里,所以才会发出了那么大的声响,震动得地面微微晃动。好端端的米囤怎么会陷到地下去呢?董卓想不明白,就命人将地面挖开来看看。

  地面一挖开,出现的情景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只见米囤下面的土地中,是纵横交错的老鼠洞,此时洞中,被米囤压死了不计其数的大老鼠,那些老鼠一只只吃得又肥又胖,每一只都有一只成年猫那么大小。原来,因为董卓家里的米囤只进不出,天长日久,生活在米屯中的老鼠们无节制地繁衍,无节制地嚼咽,越吃越肥胖,越吃老鼠数量越多,于是老鼠们就在米囤下面筑起洞来,就这样一日又一日,终于将米囤下方掏空,米囤因其自身的重量跌陷入巨大的鼠洞之中,把那些挖米囤墙角的老鼠们也都砸死了。

  当胖得像圆球一样的瘦子讲完这个故事之后,太后说话了:“没错,韦小宝,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你就是钻进我们公司米囤下面的大老鼠。我最憎恶的就是你这种只知道阿谀奉承的小人,当你为自己捞得盆满钵满,把公司的米囤搞得塌陷的时候,第一个遭到报应的就是你!”一番话骂得韦小宝冷汗津津,直翻白眼,却回答不出一个字来。

  看着韦小宝难堪的样子,胖得像圆球一样的瘦子哈哈大笑起来:“太后言重了,我看这个韦小宝啊,其实也不见得就那么坏,关键是这孩子太小,不辨是非不明事理,特别容易上坏人的当。这样好了,太后,关于选举监事会成员的这项工作,就由我和韦小宝一起来负责吧,也免得让太后放心不下。”听了瘦子的话,太后眉开眼笑:“瘦头陀,你愿意辅导韦小宝,那我就放心了。”

  韦氏管理学语录精选

  凡是人与人的利益交割与争夺,就是政治。

  有人的地方不一定有政治,但是有利益的地方,就一定有政治。

  政治就是妥协。

  非妥协,不足以双赢。

  双赢不是目的,赢才是目的。

  管理是赢的方式之一,但未必是双赢的方式。

  企业的管理是政治,企业的沟通更是最典型的政治。

  所谓管理,是通过他人的劳动实现自己的目标,这就决定了管理中的冲突的必然性。

  冲突及冲突的解决,向来是依靠政治手腕而非其他。

  沟通是化解冲突的必要途径之一。

  所谓沟通,不过是在确保各方的利益不受到损害的前提下,谋求群体利益的最大化。

  因此,所谓沟通,不过是向别人的利益妥协。

  如果不是寻求妥协,又何必沟通?

  如果沟通的结果不是妥协,那么沟通的意义又何在?

  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分权与制衡,目的只有一个——兼顾到更多人的利益。

  所以,在制衡框架之下的冲突与沟通就更为普遍。

  所以,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不过是政治游戏的一种新的玩法。

  政治是人与人之间的斗争,讲求的是用心的艺术,而不是单纯的用脑。

  用脑的艺术可以很好地解决自然问题,但在社会问题面前,脑的功能就无能为力了。

  用心就意味着运用人性的弱点,用脑则是单纯的技术性操作。

  完成一个监事会章程草案,用脑就足够了。

  建立一个有利于自己的监事会,就必须用心才行。

  用心的目的,是要考量到他人的利益与欲求。

  如果你能够了解到人类的欲求,那么你就能够在职场上无往而不胜。

  人类的欲求是动态的,但目标指向却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

  人类的欲求指向只有一个方向:利益。

  利他主义与趋利行为并不矛盾,这就像是一个胖得像圆球一样的瘦子,取决于行为者的经验与智慧。

  数学上的无穷大与无穷小是同一个东西,在经济上的利他主义与极端自我也难以区分。

  只有自我的,才是利他的。因为,无论你是谁,你都是公司最具价值的资产。

  只有你的利益最大化,才会有集体的利益最大化。

  这是米囤下老鼠的哲学,也是现实的哲学。

  题外话:小老鼠韦小宝

  米囤下面的老鼠们数量越来越多,挖的洞窟越来越庞大,米囤已经开始发出颤抖的声音,随时都有可能倾塌下来。一只名叫韦小宝的小老鼠跑来了,对大家说道:“大家不要再挖洞了,不要再挖了,再挖下去的话,米囤坍塌下来,我们大家就全都会没命的。”

  听了韦小宝的话,老鼠们哈哈大笑起来:“你是谁?是老鼠公司的董事长吗?你不过是一只小老鼠而已,有什么资格让我们停止打洞?”

  这时候米囤又颤抖起来,韦小宝急得大叫:“我是一只小老鼠不错,可我说的是对你们大家都有利的事情,为什么你们不肯听从呢?”

  这时候一只大老鼠说道:“韦小宝,不是我们不肯听你的,问题是,如果我不在这里挖洞的话,别的老鼠也会挖,别的老鼠挖了洞,就会挤压了我的生存空间。韦小宝,你想一想,无论我是否继续挖洞,都改变不了米囤坍塌的结果,如果我挖洞,至少我的孩子们还能吃得饱,而如果我不挖洞的话,在米囤坍塌之前我的孩子们就会饿死,饿死了我的孩子却无法改变米囤坍塌的结局,那我为什么要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呢?”

  韦小宝听了,急切地说道:“你也不肯停止打洞,他也不肯停止打洞,难道我们大家为了自己的私利,就这么眼睁睁等待着灭亡的结果吗?”

  大老鼠听了就道:“韦小宝,办法还是有的,只要你能够说服董事长下达让大家停止打洞的命令,米囤就不会坍塌,大家的性命也就保住了。”

  听了大老鼠的建议,韦小宝就跑去找老鼠董事长,他的运气不错,见到了寻常老鼠很难见到的鼠董。鼠董听了韦小宝让大家停止打洞的建议,就说道:

  “韦小宝,你想啊,我是董事长,对大家的关心比你更甚,米囤坍塌的事情我早就注意到了,我也早就在董事会议上提出了让大家停止打洞的建议,可是,董事会其他成员不同意啊!”

  韦小宝诧异地问道:“这是救我们大家性命的事情啊,为什么他们不同意?”

  鼠董苦笑道:“他们不同意,是因为这个决策损害到了他们的利益,更主要是他们根本认识不到米囤会坍塌的现实,即使他们意识到了,也未必肯把私利放在公益之下,所以,每次股东大会都是吵得一塌糊涂,可问题却总是得不到解决。”

  韦小宝急了:“那董事长,这时候你一定要拿出权威来,否则的话,我们大家就全完了。”

  鼠董一听这话就火了:“权威权威,我要是不顾公议的话,你们又该说我专横霸道了,这个股东大会,不就是你们为了制约我的权力才设立的吗?我的手脚被你们捆住了,权力被牵扯了,却又要求我大刀阔斧雷厉风行,这怎么可能?”

  “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呢?”韦小宝茫然了,“难道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眼睁睁地看着米囤坍塌下来不成?”

  鼠董想了想,叹息道:“惟一的办法,就是要说服董事会的股东们,让他们认识到局势的急迫性,韦小宝,你有什么好主意没有?”

  韦小宝眨了眨眼:“鼠董你瞧,我这不是琢磨着搞个监事会出来,让他们规范一下董事会的非理性行为吗?”

  鼠董一听,急忙道:“那你要快,一定要在米囤坍塌之前完成这项工作,只有这样才能够拯救我们大家。”

  意外的结果

  关系重大的大清集团监事会筹建工作开始了,公司的员工全都感受到了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气氛。

  康熙和韦小宝没有办法不紧张,原以为太后会坚决反对建立与董事会相抗衡的监事会,可是没想到,太后在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却表示了极大的支持,而且她在第一时间推出了代表着太后系利益的监事会主席人选:那个与太后关系暧昧、胖得像一只圆球的瘦子瘦头陀。

  原本是想利用这个监事会牵扯太后帮的势力,太后却借力使力,反过来试图用这个监事会将康熙的手脚捆住。太后这一招应变之术,让康熙措手不及,连呼老妈厉害。所以康熙再三叮嘱韦小宝,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瘦头陀得逞,不管花费多么大的代价,也要拿下这个监事会主席的位置。

  康熙这边紧张地排兵布将,为大家打气,不停地出谋献策,太后那边也是忙得一塌糊涂,两派势力各自为政,不停地召开员工会议,对他们申明监事会选举对员工们的重大意义。公司前所未有的热闹,附近的大小酒楼全都坐满了公司的员工,到处都是秘密拉选票的地下活动。以张康年、赵齐贤、方怡、沐剑屏为代表的小宝派员工拼命地对大家做说服工作,许诺韦小宝一旦当选,就会要求董事会给所有的员工提高一级工资。而瘦头陀一方更是信誓旦旦,声言如果他做了监事会主席的话,所有员工增加工资不说,还要实行带薪休假制。总之,只要能够拿下这个监事会主席的位子,谁也顾不上理会空头支票到时候能否兑现的问题。

  热热闹闹的员工动员大会过后,就开始了正式的监事会筹委会选举工作,这仍然是一个预热的过程,但是,就是瞎子也能看出来,将来的监事会主席肯定是从这个筹委会中脱颖而出,所以康熙与太后双方对此都是极为关注。

  筹委会是以部门员工推选自己信任的代表所组成,人数是单数,以便在投票表决的时候不至于搞出来一个一半对一半,根据方怡和沐剑屏起草的监事会选举章程,人数应该是九个人,韦小宝这边有他自己、保安张康年、赵齐贤、沐剑屏和方怡,此外还有四个与他私交不错的朋友,原本韦小宝是想把自己这些朋友一股脑地塞进监事会,从此监事会就成为他韦小宝的天下。可眼下这个情形,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太后方面的瘦头陀也有一帮支持他的新员工,一个名叫胖头陀的瘦得像根竹竿似的胖子,一个名叫苏荃的美女,一个名叫陆高轩的男人,谁也不知道这几个家伙是什么时候被公司招聘进来的,现在他们一个个的也全都盯上了这九个位置,谁胜谁败,还很难讲。

  经过各部门员工动员、员工自荐、主管提名、候选人资格确定等一系列工作过后,康熙派与太后党的搏杀进入了白刃战阶段,几乎每一个人选提出来,都会遭到反对派的强烈攻讦,好多天真傻冒的员工不了解公司的政治斗争格局,出于对公司的责任心,主动报名参加监事会的选举,随即就被康熙派怀疑为太后党,被太后党怀疑为康熙派,生生地把这些个不知深浅的员工上八代家谱都翻遍,连小时候在幼儿园偷看女生撒尿的流氓行径都被揭发出来,最终落得个身败名裂、哭求无地的可悲下场。

  最终,获准资格进入监事会的九个人终于尘埃落定。

  食堂主管韦小宝:他入选的原因是年龄太小,太后党的人马拿出他耍流氓的证据让大家看,大家在激动不已之余,出于逆反心理都投了他的票,这才勉强过关。

  保安张康年、赵齐贤:他们当选的原因是大家都不认识他们,谁能叫得出来两个小保安的名字?不了解他们也就无从知道他们有什么缺点,所以蒙混过关。

  美女员工沐剑屏、方怡:她们是美女,这条理由就足够了。

  新员工瘦头陀、胖头陀、苏荃和陆高轩:新员工,无从了解,所以当太后提名的时候大家也就无从反对。

  就这样,政治博弈的结果,是新成立的监事会阵垒分明,由韦小宝率领的康熙派VS由瘦头陀率领的太后系,双方的实力对比是五比四,康熙派略占上风。

  监事会主席是轮流制,人选是从目前的九名监事会成员中胜出,这就意味着新成立的监事会内行将展开一场更为激烈的拼杀。韦小宝按照既定方针,打铁趁热,抓住己方略占优势的大好机会,提出了立即要求推举监事会主席的议案,此一议案甫一出台就遭到了以瘦头陀为代表的太后党的打压,于是韦小宝要求全体监事会成员投票表决。果然不出所料,投票的结果,康熙派的五个人全都赞同立即推选监事会主席,而太后系的四个人却想再把事情拖一拖,他们不仅要拖,而且还异想天开地提出来一个监事会有必要再增加两名成员的议案,明摆着,他们无非不过是想再搞几个同党进来,到时候反客为主,韦小宝如何能够给他们这种机会?当即否决,并依照监事会章程进行执行主席选举。

  瘦头陀找不到理由拖延,只好阴沉着脸答应了下来,然后九个人开始推选执行主席,张康年提名韦小宝,胖头陀提名瘦头陀,双方争执不下,只好举手表决,首先表决的是韦小宝,只要超过半数,瘦头陀就一败涂地了。

  韦小宝先举手投自己一票,张康年和赵齐贤也举手赞同,接着是沐剑屏,这已经是四票了,只差方怡一票,就功德圆满了。韦小宝得意地笑着,把目光移向了方怡,突然之间他怔住了。

  方怡静静地坐在那里,两只手放在桌子上,丝毫也没有举手赞同的意思。对她这种不可理解的行为表示不解的不只是韦小宝,张康年、赵齐贤和沐剑屏也都怔住了,还没等大家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听瘦头陀哈哈一声怪笑:“很遗憾,韦经理,连你自己在内只有四票,现在,该轮到我了。”说完这句话,就见五只手举了起来,瘦头陀、胖头陀、苏荃、陆高轩,除了他们四人之外,还有方怡的一只手。

  瘦头陀当选为本届监事会轮值主席,得意地怪笑起来,韦小宝却犹如坠落了万丈冰窖之中,一颗心空荡荡的没有着落:“方怡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瘦头陀大笑而起,“现在告诉你也不妨,韦小宝,方怡她早已是我们神龙岛的人了,感谢你为我们神龙岛兼并大清集团做出了这么重要的贡献。相信我吧,你的老板康熙也和我一样会因此而兴奋不已的。”

  像阿斗那样制服诸葛亮

  “会有这样的事?竟然会有这样的事?”康熙目瞪口呆地望着韦小宝,那满脸欲哭无泪的苦相,看了让人心生酸楚。

  “康董,这事都怪我考虑不周。”韦小宝检讨道,“神龙岛公司为了吞并我们大清集团,早已是蓄谋已久。他们首先利用你老妈太后孤居多年渴望关爱的心理弱点,施展美男计挑起你老妈与你的董事会之争,而后,他们借着这个从太后处撕开的缺口,派遣大批商业间谍混入我们公司。康董,我已经打听清楚了,胖头陀、瘦头陀、苏荃和陆高轩,都是神龙岛的高管人员,其中那个苏荃,还是神龙岛公司董事长的老婆。这些人谋划已久,抓住我们成立监事会这个机会,首先将原本是我们阵营的方怡进行了收买,然后趁机发难,将监事会控制在他们的手中。康董,他们是有备而来,我却是毫无察觉,康董,请批评我吧,这都是我没有做好工作才导致的。”

  康熙苦笑着,摆了摆手:“小宝,你无须自责,这件事,责任还是在我,是我低估了这次事件的危急程度,所以才会受制于人,被太后用监事会缚住了手脚。”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呢?”韦小宝焦急地问道。

  “别急,别急,”康熙嘴上说不急,身体却急得直哆嗦,“我这不是正在想法子吗,问题与法子总是成双成对出现的,所以总会有法子解决问题的,总是会有法子的。”

  正说着,太后那边来人,通知康熙去参加董事会会议,康熙大吼一声,将来人轰走,然后他抱着脑袋在办公室里团团乱转起来:“天,老妈和我为难已经够让我难过的了,现在那个瘦头陀居然也登堂入室了,这伙人可比鳌拜要难缠得多,韦小宝,你有没有好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一边无意识地说着,他走到椅子前坐下,“难道我真是扶不起来的阿斗,才惹得老妈如此无情无义,竟然和外人联起手来对付她的儿子吗?”

  “扶不起的阿斗?”韦小宝沉吟着,“也许,康董,我们现在遇到的问题,只有阿斗才能够解决。”

  “阿斗才能够解决?”康熙茫然地望着韦小宝。

  “没错。”韦小宝点头道。

  三国年间,西蜀集团董事长刘备刘玄德的儿子大名刘禅小名阿斗,因为老爹当年摔孩子收买人心,将阿斗摔成了弱智,天天傻乎乎的除了吃吃玩玩,正经事一件也搞不来。到了刘备晚年行将就木的时候,刘董事长知道儿子无论如何也不会是人精诸葛亮的对手,只怕自己前脚上了西天,诸葛亮后脚就会强行推动董事会改选。

  事实上刘备并不是不信任诸葛亮,作为纵横商场的一代人杰,刘备心里明明白白,诸葛亮对公司的忠诚是没有丝毫疑问的,问题在于,诸葛亮不是一个人,他手下有着许多精明强干的项目经理。

  对于诸葛亮来说,承蒙刘董事长赏识,让他坐到了西蜀集团的总裁位置上,已经是心满意足了,然而,这个位置就已经到顶了,换句话说,诸葛亮再也不会升职了;而他手下那些才干过人的项目经理们,终其一生最多也不过熬到副总级,这个结果,是经理们绝不愿意接受的。

  所以,经理层有着一种强烈的改组董事会的冲动,只有让诸葛亮坐到了董事长的位子上,他们才有可能获得总裁的职位。事实上,这种事情也是经常发生的,后来大周柴绍董事长手下的赵匡胤赵总,就是在部门经理们的强力推动之下,被迫进行了董事会改选,赵匡胤取代柴董升任了董事长,腾出了总经理的位子让手下的经理们过足了瘾。

  正因为这样,所以,刘备绝不会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个人忠诚上,诸葛亮越是忠诚,他改组董事会取代傻儿子阿斗的可能性就越大,因为他要为大多数人着想,这是无庸置疑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深谋远虑的刘董事长决定釜底抽薪,彻底断绝诸葛亮手下人改组董事会的希望。

  这个问题是刘董事长躺在床榻上解决的,他以退为进地对诸葛亮说道:“阿亮啊,你看看我这儿子阿斗,他要是能成气候,你就帮帮他,要是他实在不行的话,就干脆改组董事会算了!”

  诸葛亮一听,吓得全身冒冷汗,一个劲地指着天发誓:“刘董,你就放心好了,我阿亮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来,无论阿斗表现得怎么样,我都会肝脑涂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既然阿亮你这么想,我也不勉强你,”刘董心里冷笑着,“可是只有你这么想也不成啊,你手下的部门经理们可未必愿意这样做,这个问题你打算怎么解决呢?”

  “这个……”诸葛亮翻了白眼,“刘董,这个问题我没有想过啊!”

  “没有想过不要紧的,”刘董事长谆谆指导道,“这样好了,阿亮,我替你把后面的工作都想到吧。你既然无力约束你的部门经理,最好的办法,就是你亲自到市场上去,到营销第一线去,不要碰人力资源和财务这两块了;阿斗宝贝虽然笨得像只猪,但搞搞这两个东西嘛,还是可以胜任的,阿亮啊,你看这个建议如何啊?”

  诸葛亮听了,目瞪口呆:“刘董,可这样一搞,我就成了公司的大推销员了,还算什么总裁?”

  “总裁这个位置,肯定是你的,”刘董事长耐心地指导道,“只不过,你身处营销第一线,就不会再有哪个部门经理想入非非地强迫你搞董事会改组了,只要你不开口,别的人也没能力推动这件事情。所以呢,我这个建议可以说是一举三得啊,一是保住了你的清白,大家都知道你诸葛亮对公司是最忠诚的;二是防止了部门经理的胡思乱想,避免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三是市场营销的力量加强了。阿亮啊,我在九泉之下,可是等着你拿下曹、孙两家公司占有的市场呢。”

  诸葛亮悻悻地望着刘董事长,好长时间才闷声答应道:“好吧,我听刘董的安排就是了。”

  就这样,刘备蹬腿之后,诸葛亮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六出祈山,九伐中原,试图与魏国实业有限公司争夺市场,大家知道,在这一过程之中,由于他手下缺少能力出众的项目经理,最后落得个“蜀中无大将,廖化为先锋”,最惨的是他手下连个文员都没有,连起草个策划方案都得自己动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累得他两眼发黑、四肢麻木,一直到他星殒九丈原,阿斗仍然稳坐在董事长的宝座之上。

  听完了韦小宝讲的故事,康熙若有所思,站起来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后来他拿起文件夹,翻看了一下里边的资料文件,拔腿向门外走去,韦小宝急忙追上:“康董,你要去哪儿?”

  “哦,我去参加董事会会议。”康熙漫不经心地回答着,大步流星走远了。

  伤心监事会

  康熙来到会议室,走到座位上坐下,太后和监事会主席瘦头陀早就到了,正在会议室里嘀嘀咕咕,一见康熙进来,瘦头陀顿时兴奋起来:“康董,你这样不成啊,董事会议这么重要的事情还要三番五次地叫你,你作为董事长,怎么可以对公司的事情如此漫不经心?我代表监事会向你提出警告,希望你下次不要再犯类似的错误。”

  康熙哦了一声,好像没听见,问太后:“老妈,突然召开董事会议,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啊?”

  “当然有了!”瘦头陀抢先叫道,“我们监事会负有对董事会的监督之责。康董,我代表监事会问你一个问题,对于神龙岛教育产业开发有限公司的并购项目,你是如何考虑的?”

  康熙不理会瘦头陀,仍然是谦恭地问太后:“老妈,你叫我来到底有什么事啊?”

  见康熙不理睬他,瘦头陀悻悻然,向太后使了个眼色,太后就欠了欠身,对康熙说道:“你耳朵没出毛病吧?瘦头陀已经一再向你重复,叫你来就是研究神龙岛并购项目。”

  康熙大为诧异:“老妈,这不对吧?监事会有什么资格介入公司的经营?公司购并不购并神龙岛,监事会也有权力诘问?”

  瘦头陀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只是把目光移向太后,太后怒道:“监事会是监督董事会的,当然有资格介入到公司的经营中来,要不然我们搞这个监事会干什么?”

  康熙哈哈大笑起来:“老妈,你弄错了,监事会要是像你说的那样,那岂不成了董事会了?哈哈哈,公司已经有了董事会,不需要再设立一个。”

  瘦头陀急了,脱口问道:“那你说,监事会到底是干什么的?”

  康熙冷冷一笑:“瘦头陀,这话应该我来问你,你才是监事会主席,居然连自己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我看你这个主席啊,也有点马马虎虎。”

  瘦头陀终究是个人物,毫不示弱地反唇相讥:“我当然知道监事会是干什么的,否则又如何对你进行监督呢?”

  “你要监督我什么?”康熙冷笑。

  瘦头陀语塞,太后见状,急忙替瘦头陀圆场:“既然你不允许我们对你监督,那你自己说,公司的监事会设立又有什么意义?”

  “公司设立监事会,有两个基本职能,”康熙笑道,“一是核对由董事会准备的、将送交股东大会审阅的公司财务报表和其他财务资料;二是监督董事长、董事、首席执行官和其他高级管理人员的行为,以防止他们在履行公司义务过程中违反法律法规或本公司章程或以其他方式损害公司利益。所以,监事会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核对报表。”

  “核对报表?”瘦头陀眨眨眼,还没醒过神来,康熙已经站了起来,拍了拍手,门应声而开,韦小宝带着张康年、赵齐贤等几十名员工,推着几十车满满的报表资料,进了办公室,然后康熙哼了一声:“瘦头陀,这是公司董事会准备在股东大会上提交的部分资料,请你们认真核对,仔细审阅,并按规程在报表上签字,如果出现了什么问题的话,瘦头陀,你要负法律责任的!”

  “法律责任?”瘦头陀看着那正像小山一样堆积起来的报表,茫然地后退了一步。

  “一点没错,就是法律责任。”康熙大笑着,推门离去了。瘦头陀大急,正要追出,韦小宝已经拦在了他的面前:“瘦主席,这是监事会的公司财务报表审阅接管一览表,请签个字,如果发生丢失的话你要负责的。”

  瘦头陀急忙把手背到身后:“我不签,谁知道你这么一堆都是什么?”

  “什么,你不签字?”康熙又从门外走了进来,“韦小宝,马上通知所有高管开会,监事会主席拒绝履行其对董事会的监督职责,管理层要求对此进行弹劾,对此次监事会的选举提出重大质疑,并要求重新选举。”

  瘦头陀见此情形,大为惶急:“别别别,就别浪费资源重新选举了,我签,我签字还不成吗?”一边拿过笔来,满脸晦气地在单据上签了字。然后康熙和韦小宝把瘦头陀和那小山一样的报表关在屋子里,出了门相视而笑。

  哈哈哈,事无巨细,悉以咨之,纵使是诸葛亮那样的天才人物也会累得吐血身亡,更何况这个胖得像圆球一样的瘦头陀呢?如果瘦头陀足够聪明的话,趁早辞职逃回神龙岛,否则,他就会累死在那无穷无尽的数字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