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权商  第353章 多能手

  孙泽生一边说着,一边把遥控器递给宋嘉依,“宋姐,你来试试,很好玩的。有了这个,你我的人身安全都能得到大幅度的提高。即便是遇到广富高尔夫球场那样的场面,你也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了。”

  蛋式激光飞行器看起来挺萌挺可爱的,但这玩意儿是个杀人利器,对亲手操控蛋式激光飞行器,宋嘉依有一定的排斥心理。不过,宋嘉依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遥控器接到了手中,如果能够亲手掌握一些自卫的手段,也可以在相当程度上,让孙泽生减轻压力。

  蛋式激光飞行器是个很危险的武器,孙泽生一开始也不敢把所有的权限都开放给宋嘉依,他先把遥控器有关激光发射器发射的部分锁定,然后才开始告诉宋嘉依如何用遥控器操控蛋式激光飞行器,包括如何让蛋式激光飞行器飞行,盘旋,隐蔽,将激光发射管瞄准目标等等。

  钱少华和李英明在一旁看着,刚经历了初始的震惊之后,两个人这会儿更多的还是跃跃欲试的念头。这么新奇的武器,根据他们的了解,只怕还是全球第一例,控制起来,一定很过瘾。

  蛋式激光飞行器操控起来没有太大的难度,孙泽生仅仅花了半个小时左右,就教会了宋嘉依。

  宋嘉依手拿着遥控器,一会儿让蛋式激光飞行器往高处飞,一会儿让蛋式激光飞行器在低空盘旋,就像是得到了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玩的不亦乐乎。

  孙泽生又拿出两个遥控器来,丢给钱少华和李英明,“你们也来试试吧。”

  钱少华、李英明又惊又讶,他们虽然非常想第一时间尝试操控蛋式激光飞行器,但是他们也知道,蛋式激光飞行器不是宠物,而是杀人利器,碗口粗细的铁柱虽然没有打穿,但是打穿防弹衣,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孙泽生肯让他们操控蛋式激光飞行器,这等于是把他和宋嘉依的人身安全,完全而又彻底地交付到了孙泽生的手中。这得是多么大的信任呀?

  “多谢孙总。”钱少华和李英明有些感激地说道。

  他们俩虽然没有异心,但是能够获得孙泽生的信任,他们还是觉得心里面暖暖的。

  他们俩不知道孙泽生之所以肯让他们操控蛋式激光飞行器,信任他们只是其中一个很不起眼的原因,更主要是孙泽生在蛋式激光飞行器的植入程序中,专门有一大段的程度代码是对蛋式激光飞行器做出限定。

  其内容有很多,包括在燃料将要耗尽的时候,蛋式激光飞行器会强制性自降;落到敌人手中会自爆;防碰撞等多方面的限制性条款。

  这里面最重要的一段内容,是一段豁免性的条款。

  当蛋式激光飞行器的激光发射管的对准孙泽生,宋嘉依,荣晶莹、徐云津,张立还有他的父母等人的时候,蛋式激光飞行器会强制性的切断对激光发射器的动力供应,使得蛋式激光飞行器的武器系统失效。

  如果有人操控蛋式激光飞行器对他们进行撞击的时候,蛋式激光飞行器还会强制性坠毁。

  换言之,孙泽生已经提前把蛋式激光飞行器可能造成的对他和周围的人的威胁,尽最大可能地排除掉了。在这样的前提下,把蛋式激光飞行器交给钱少华和李英明操控,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钱少华和李英明用在学习操控蛋式激光飞行器的时间,明显要少于宋嘉依,他们俩毕竟都受过专业的训练,对这方面也有一定的天分。两人学习完了之后,就开始练起了协同合作,如何让两架蛋式激光飞行器相互配合好。

  玩了一会儿,孙泽生率先停了下来,蛋式激光飞行器对他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他把它们造出来,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

  见孙泽生停了下来,宋嘉依也停了下来,紧跟着钱少华和李英明也操控着蛋式激光飞行器缓缓地降落在了地上。

  “你们说说吧,对蛋式激光飞行器有什么想法?”孙泽生问道。

  宋嘉依说道:“小生,我觉得用遥控器操控蛋式激光飞行器,有些不太方便。如果蛋式激光飞行器离开了视线,就不知道它的飞行姿势了?我们生活在燕京,到处都是高楼林立,想找个空旷点的地方都不容易。这让蛋式激光飞行器的应用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孙泽生点了点头,“这个问题,我已经考虑到了。你们注意看蛋式激光飞行器上的那两个圆灯,那里留着安装摄像头的位置,在我的设想中,蛋式激光飞行器的操控器不是像我们现在用的这么简陋,而是应该像无人机那样的遥控器,带显示器的那种。只是时间太仓促了些,那种遥控器还没有加工出来。宋姐,除了这个问题之外,你还有什么意见吗?”

  宋嘉依摇了摇头,“你还是问问钱少华和李英明他们吧。”

  孙泽生转过头,看着这两个他花费重金雇佣的保镖。

  钱少华说道:“孙总,我觉得蛋式激光飞行器从外观上很时尚,也很卡通,但是它似乎有点不太适合实战。它有三个缺点,是我觉得很有问题的。”

  孙泽生笑了笑,说道:“竟然有三个缺点,你说说,都是哪些呀?”

  钱少华肃容道:“第一,它的体型太大,距离远点,还没有关系,如果近了,很容易成为攻击的目标。

  第二,它的噪音太大。它的飞行是喷气式的,完全靠涡轮发动机提供飞行动力,它在天空飞行的时候,噪音就算是比不上老式的拖拉机,却也差不了太多。如此大的噪音,可能在还没有接近敌人的时候,就已经让敌人抢先发现了。

  第三,它的杀伤力太大。我不太清楚蛋式激光飞行器上的激光发射器的功率是多大,但是根据我的推断,应该能够比得上大口径狙击步枪,连轮式装甲车的装甲都能够打透,用在个人防护上,是不是有点大炮打蚊子的意思呀?”

  孙泽生点了点头,他把视线转移到李英明身上,“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李英明说道:“孙总,除了宋董和钱少华说的之外,我个人比较关心两点,第一,就是蛋式激光飞行器的外壳是否足够的坚固,如果有人近距离开枪,是否能够将其打坏?第二,它的续航能力是多少?”

  孙泽生笑了笑,“蛋式激光飞行器的体型大,这是个问题,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里面要装填很多东西,凭借现在的技术条件,很难再把其缩小了,除非是降低它的各项指标。

  当然,体型大,只是相对而言,一个西瓜大小的蛋式激光飞行器,其体型再大,也打不过人,更打不过车辆、直升飞机等车辆设备。

  至于它的噪音太大,这不要紧,首先蛋式激光飞行器的飞行速度很快,其最高速度能够达到七八十公里每小时,等到将来制作工艺提升上去,这个速度还能够提升,这么快的速度,留给敌人的反应时间是很短的。其次,噪音大,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敌人形成威慑,迫使他们藏起身来,不会轻易露头,这也算是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对雇主的保护。

  威力大的问题,这个是一定要的。钱少华、李英明你们两个或许不太清楚,就在不久之前,我在辽京市,遇到了黑社会,他们手中就掌握着一辆轮式装甲车,虽然那是一款比较简陋的警用四轮装甲车,但是这就足以说明把激光发射器的功率搞大一点,是非常有必要的。

  至于李英明说的两个问题,你们以后多多熟悉一下蛋式激光飞行器,就能够搞明白了。”

  宋嘉依、钱少华和李英明一了点头。

  孙泽生吩咐道:“钱少华,李英明,你们俩继续熟悉蛋式激光飞行器。宋姐,咱们俩去办公室,我跟你说点事情。”

  孙泽生和宋嘉依一起到了董事长办公室,前者坐在沙发上,先给孔天顺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明天到亚美日化厂这边来一趟,然后他又给荣晶莹打电话。

  荣晶莹正跟臧永晨聊得起劲,还以为孙泽生是想她了,让他不要打扰她向臧永晨请教。

  孙泽生苦笑着摇头,“荣荣,你明天到亚美日化厂这边来一趟,让臧永晨也过来。我有些东西要安排到木鹞精工进行生产。”

  之后,孙泽生又给张立打了一个电话,让张立做好准备,孙氏戒毒法的培训可能马上就要开始了。

  张立接到这个电话,显得有点慌,新文化培训中心在这方面的准备基本上就是空白,总不能公安部和卫生部组织的受训人员到了新文化培训中心之后,却什么都学不到吧?

  孙泽生笑了笑,“张立,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已经安排好了。我不是给你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吗?你按照邮件上的目录采购设备,然后将其安装起来,组成一件多功能电教室,这就行了。剩下的,我来安排。”

  张立忙道:“好,我马上安排人在明天把所有的设备采购回来。”

  等孙泽生挂断电话,宋嘉依端了一杯水放在了他面前的茶几上,“老公,你业务挺繁忙呀?小晶打过了,张立打过了,还要不要给小津打个电话?对了,还有那个MadamJin,也不能错过。”

  孙泽生用手指夹了宋嘉依的鼻子一下,“怎么,你吃醋了?”

  宋嘉依皱了皱鼻子,“我才不吃你的醋呢?要不然,我恐怕得被你的醋酸死。”

  孙泽生呵呵一笑,“好宋姐,你可不能酸死,要不然,我岂不是后半生都要在对你的思念中,郁郁而终吗?你就等我那天为你精尽人亡之后,你才酸死吧。”

  “呸呸呸,百无禁忌。”宋嘉依连忙啐道,“不许说这种不吉利的话。还要,什么叫做精尽人亡,这种色狼的话也能说吗?”

  孙泽生笑了笑,“我不说就是了。宋姐,你说我要不要跟靳媛媛打个电话,让她明天也过来?”

  宋嘉依问道:“你是不是打算明天就把蛋式激光飞行器推出去?”

  孙泽生点了点头,“那是当然。既然造出来了,自然要卖钱了。这玩意看起来个头不大,但是每一个都是赔钱货,平均下来,每一个的加工费和材料费都超过八十万。四个就是三百多万,我以后还想搞个蛋式激光飞行器的连队出来,到时候,百八十个,造价就得大几千万,上亿都有可能。这钱,得让别人替我们掏。”

  宋嘉依说道:“赚别人的钱,发展自己的安保力量,我不反对。但是,小生,你想过没有,蛋式激光飞行器里面牵涉到的几项关键的技术,是不是适合暴露在军方的眼前?”

  孙泽生耸了耸肩膀,“适合如何?不适合又如何?我既然把蛋式激光飞行器造了出来,早晚有一天会泄露出去的。就算是咱们现在不说,要不了多久,想知道的人也就知道了,就算是我下了封口令,也不能让蛋式激光飞行器的消息不泄露出去。到时候,军方找上门来,我说还是不说?”

  “这个。”宋嘉依默然,亚美日化厂这边还没有改造完毕,未来之光公司的旧厂还在生产,人多嘴杂,只要有一个嘴快的,外面马上就会有人知道。何况,钱少华和李英明是从中央警卫团出来的,他们会不会把蛋式激光飞行器的存在,告诉旧时的战友、上司什么的,真的很难说。

  孙泽生说道:“算来算去,还是主动跟靳媛媛说一声比较好。靳媛媛不会害我,至少从我们俩认识到现在,靳媛媛都没有害过我,还帮过我们很多次。她背景成谜,在军中拥有着非凡的影响力,提前跟他说,可以把影响降到最小。”

  宋嘉依沉默半晌,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吧,那就给靳媛媛打个电话吧。”

  孙泽生拨通了靳媛媛的电话,这次等了好久,靳媛媛才接通她的手机。“什么事?”靳媛媛的声音压得很低。

  “我又搞出来点小玩意儿,打算明天搞个小型的推广会,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过去看看?”孙泽生笑道。

  “明天?能不能换个时间?我爸爸明天生日,我还打算给他过生日呢。”靳媛媛说道。

  “啊,明天伯父生日呀?靳老师,这么久以来,承蒙你的照顾,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要不,我明天去你家给伯父拜寿吧?借此,表达一下我的谢意。”孙泽生说道。

  “你要来给我爸爸拜寿?”靳媛媛的笑声有些不自然,“算了,我们就是一家三口在一起,一起吃顿饭,你就别过来凑热闹了,我怕你连我家的门都进不来。你明天要搞推广会,大概什么时间?地点在哪里?我看我有没有时间,要是有的话,就过去看看。”

  “明天上午九点,就在亚美日化厂。”孙泽生说道。

  “我记下了。对了,你这又是要推广什么?又搞出什么化妆品了?”靳媛媛随口问道。

  “这可不是化妆品,是蛋式激光飞行器。”孙泽生直言相告道。

  “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是什么?”靳媛媛惊诧地问道。

  “蛋式激光飞行器,具体是什么,一两句也说不清楚,一会儿,我给你发张照片过去吧。”孙泽生说道。

  “那就这样。”靳媛媛挂断了电话。

  孙泽生很快就把蛋式激光飞行器的照片发了过去,片刻之后,孙泽生收到靳媛媛发来的短信,短短的一句话,“明天,我准时去。”

  第二天是周末。孙泽生和宋嘉依八点多就赶到了亚美日化厂,随即,荣晶莹、臧永晨也赶了过来。他们等了没多长时间,孙泽生就接到了靳媛媛的电话,说她马上就要到亚美日化厂了,让他出来接一下。

  孙泽生不知道靳媛媛是什么意思,靳媛媛又不是不知道亚美日化厂在什么地方,不过他还是带着宋嘉依、荣晶莹、臧永晨等人一起赶到了亚美日化厂的大门外。

  片刻之后,几辆挂着军车牌照的红旗车开了过来,靳媛媛从第一辆车中探出半个头,朝着孙泽生招了招手。

  车队停在了厂门口,然后几辆红旗车的车门依次打开,眨眼之间,下来十几个人,他们当中,无一例外,都穿着军装。其中为首的一个肩上扛着一颗金豆豆,乃是一名少将。

  靳媛媛朝着孙泽生招了招手,“傻站着干什么?快过来。”

  孙泽生和宋嘉依、荣晶莹、臧永晨连忙走了过去。

  那名少将主动伸出手来,“你就是孙泽生孙总吧?我听说过你。前段时间,我们有个同志让人下了催眠术,是你最早发现的,避免了我们一次情报泄密事件。我还听说你搞了几样很不错的小玩意儿,专门见了一个公司,生产这些小玩意。呵呵,你还真是多能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