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侦察兵第077章 断后的侦察兵

  “啪!啪啪!”鬼子巡逻队侧面突然响起了枪声,正在朝前追的鬼子跟头把式的摔倒十好几位,剩下的鬼子立刻调转射击方向,追击的速度可就降下来了。

  这里是鬼子大部队当中,可是停不得的!石磊打了几枪之后,带领战士们往后就撤。侦察任务已经完成了,石磊现在只想尽快把这些战士安全地带出去!

  身后边的枪声自从响起来之后就没有停过,从鬼子打过来的子弹来看,有超过一百名鬼子在后头紧紧追着不放!

  “下路,到那边去!”本来石磊领着这一队化妆战士走的是公路,现在再走到公路上就目标太大了,石团长干脆领着战士们下了公路,去左边和背着电台的那一路战士一起走了。

  “团长来了!”看见石磊领着人过来了,有个战士忍不住喊了一嗓子,本来因为伤亡而有点沮丧的战士们立刻来了精神,脚下的步伐更加有力了。

  身边的战士身子一晃,脚下一个踉跄,步伐有点乱,显然是中弹了!石磊横跨一步扶住了他,“怎么样?哪儿受伤了?”

  “好像是腰上让咬了一下。团长,别管我了,你快走吧!”那战士说着话,大口喘着气,显然伤得不轻。

  “别废话,快走!”石磊拉着他走了几步,结果不但速度没快起来,反而差点把他绊倒。石磊一着急,干脆弯腰把人背起来了,背着比扶着他走得还快。又有两个战士从旁边过来帮忙扶着,几人快速在黑暗中穿行着。

  “嗯!”背上一声闷哼,显然那战士又中弹了!石磊觉得手臂上有温热的液体流过。

  “团长,求求你了,放我下来吧。”背后的声音已经很虚弱了,“背着我咱们谁也走不了。我是侦察兵,我知道该怎么做!让我留下来给大伙儿打个掩护吧!”背上的战士轻轻挣扎了一下,石磊脚下一个踉跄。

  背着人跑路,在这样的黑夜里,背后又有日寇的追兵在开着枪追赶,就算是侦察团长,到了现在体力也下降的厉害了。石磊不是个冷酷无情的人,但他更不是个感情用事的人。在残酷的抗日战争中,感情过于丰富的话他也活不到现在,干不了侦察兵!

  知道背后战士说的都是事实,石磊找到一块大石头的后面把背上战士放了下来。“梁满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石磊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点变调了。他可以用最残忍的手段杀掉多名鬼子而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抛弃重伤的战友,这在年轻的侦察团长来说还是第一次。

  “没啥。俺家里就有一个老娘,跟着姐姐呢。给我留支枪,再留颗手榴弹就行了。”侦察兵靠到石头上望着团长和周围的战友们咧嘴笑了笑。

  旁边战士从肩膀上取下德制冲锋枪,又拿了两个弹夹给了梁满仓,石磊取了两颗小甜瓜手榴弹塞到了侦察兵怀里。

  “兄弟,你娘就是我娘,我会去看她老人家的!”石磊给梁满仓敬了个礼,旁边的几名战士同时抬手敬礼。“走!”石磊放下敬礼的手,最后看了梁满仓一眼,带着战士们匆匆奔向了前方的黑夜。

  “哒哒哒!哒哒哒!”身后响起了德制冲锋枪清脆的连射,隐隐传来梁满仓大声地喊叫:“小鬼子,老子就在这儿!有种的都冲老子来!”

  鬼子追击的脚步果然停了,石磊带着战士们加快速度往前跑。连五分钟都不到,身后传来“轰隆!轰隆!”两声响,枪声,喊声全都消失了,整个世界仿佛突然间静止了一样。

  石磊往前跑的速度不减。又跑出去连二十步都没有,背后的枪声再次响了起来,鬼子又追上来了!

  “我留下断后!”又有一名负伤战士主动留下了,一支枪,两枚手榴弹。

  就这样,一路不停的有负伤战士留下打掩护,竟管明知道留下来就是个死,这一刻却没有一个人有丝毫的犹豫。石磊铁石一样的心肠此刻却是五味杂陈,一股酸酸涩涩的感觉在口鼻间隐现,心里已经被一腔怒气填得满满的了。如果不是还有部队在等着他去指挥,如果不是有军座在等着他去汇报,石团长现在就想回身和鬼子拼个痛快!战死也比这样落荒而逃舒服!

  “啪!啪!啪!”斜刺里突然响起了枪,前面出现了拦路的鬼子!

  回头是肯定不行,冲过去吗?石磊看了看身边的战友,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右边那个排不知道,他这两个排和连部加起来一百一十几号人,经过这一路的拼死逃亡,现在连六十人都不到了!不到最后关头,侦察兵从来都不是和敌人血战死拼的兵种。正面不行,转向!

  “到右边去!”右边那个排肯定没有全灭,右边的枪声可是一直在响着的。部队伤亡过大,把所有人集中到一起也是一个增加力量的好办法!

  “跟我来!”石磊带着他的战士朝右边跑了过去。

  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满眼都是到处乱跑的日军。有往南跑的,也有往北跑的,往东,往西,各个方向都有鬼子兵在跑动。有鬼子从村民宅子里跑出来的,也有破门而入闯进宅子里的。反正现在村子里已经没有老百姓了,全部都是鬼子,随便他们怎么折腾吧。

  小泉信一郎从指挥部里跑出来,看见的就是这么个混乱的场面。

  离指挥部不远有个小广场,这里原来是村民的晒谷场。此时的晒谷场上,聚集着一群鬼子,最当中一个鬼子军官挥舞着指挥刀,正在兴奋地大喊大叫:“山田君带着你的中队由村东向村北巡查;寺内君的中队从村西向村南巡查;小林君,小林君呢?小林一夫?八格牙鲁!小林一夫到哪里去了?”

  被他点到名字的两名鬼子中队长答应一声,各自领着几个鬼子转头跑了,剩下这位拿着指挥刀的跳着脚地大骂小林一夫。周围的鬼子们一个个像看耍猴戏一样,好奇地看着中间这个活蹦乱跳的鬼子军官。

  “少佐,少佐阁下,我来了。”一名鬼子军官捂着指挥刀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