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113章 吴守志的好奇和惊讶

  “当然是真的,作为一名绅士,诚实就是我的座右铭。”埃里克爵士微微挑了挑眉头,显然是对陈凯的话有些不满。

  “不是,不是,我并不是在质疑你的诚实,只是那个……呃……”陈凯想要解释,却发现自己蹩脚的口语真的是很难将自己的意思给表达清楚。心头一紧张,这英语也就变的更加的结巴了。

  周围走过的人,都好奇的打量着他和埃里克爵士。虽然他并没有听见,这些人究竟是在说些什么。但是他下意识的就认为,这些人是在笑话他。

  这一次,我算是丢尽了颜面。都是那个叫做张文仲的校医!都是他害的!

  陈凯并不是一个大肚量的人,相反他的性格比较阴沉,最喜欢记仇。平日里,和同事之间的小纠纷、小摩擦,他都能够记恨半天,就更不消说是这一次了。

  他这次是真正的将张文仲给恨上了!

  吴守志在这个时候,笑呵呵的走了过来,替他解了围:“好了,陈副主任,你也不需要再向埃里克爵士解释什么了,其实他也并没有要怪你的意思。但是,如果你还在这里浪费时间,不领着他去见张文仲的话,恐怕他就真的要怪你了。”

  陈凯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他对张文仲的记恨,却并没有因此减弱多少。不过,他虽然喜欢记恨,但是脑子并不愚笨,他不会傻兮兮的直接去找张文仲的麻烦,更不会将自己对张文仲的不满表露出来。有些事情,只需要在暗中做点儿手脚,就能够收到效果。

  “埃里克爵士,请随我来吧。”陈凯吸了一口气,谄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遂转身走在前面,领着埃里克爵士前往校内医院。让他惊讶的是,跟随在他身后的,不仅是有埃里克爵士,同时还有吴守志。

  “院长,你怎么也……”陈凯惊讶的问道。

  吴守志笑眯眯的回答道:“喔,我突然对这个叫做张文仲的人产生了兴趣,再加上他又是咱们医学院的助教,所以就想要跟着一起去看看他了。”

  一行人走进校内医院的时候,尚未到下班的时间。不过,按照校内医院的惯例,这会儿已经是有医生护士偷溜了。

  此时校内医院里面也没什么病人了,清闲下来的张文仲,坐在自己的诊室里,一边品着苏晓玫带来孝敬他的香茗,一边给她讲着‘温病学’。

  在做苏晓玫实习老师的这段日子里,张文仲虽然并没有传授给她什么高深的医术,但是对于这些医学方面的基础理论知识,却是毫不吝啬,只要是有机会,就会给她详细的讲解一番。

  苏晓玫也是格外的珍惜这样的机会,因为她发现,虽然自己以前也曾是学过这些,但是张文仲讲的,却是比她以前学的更深。乃至她每次听完课后,都会感觉获益良多。同时她还惊讶的发现,对于这些枯燥的、甚至是有些玄妙难解的理论知识,张文仲总是能够深入浅出、旁征博引,讲解的极为生动有趣,让人一听就能够理解。

  张文仲能够讲解的这么好,也并不奇怪。首先,他对这些理论知识的理解,可谓是无人能及的。其次,在从古至今的这千余年里,无论是他在人间修炼的时候,还是得道成仙后在人间游历之时,他都曾收过一些品行端庄、头脑聪慧的弟子,向他们传授医术,并且皆是将他们给培养成为了一代名医。

  久而久之,张文仲这教学的能耐,自然也是非常人所能及的了。

  陈凯本来是想要领着吴守志和埃里克爵士,直接走进张文仲的诊室。可就在他们刚刚走近张文仲的诊室,尚未到达门前的时候,就听见了张文仲给苏晓玫讲课的声音。

  陈凯学的是西医,虽然对中医也有所涉猎,但是并没有深入研究,所以也就听不懂张文仲讲的这些东西。但是吴守志却是这方面的行家,在听见了张文仲的讲课后,脸上顿时闪过了一丝惊诧的神情,他连忙是拉住了陈凯和埃里克爵士,将右手食指竖在嘴巴前面,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并且就在这走廊里面,停下了脚步。

  陈凯虽然不解,但是却不敢开口询问,只能是静悄悄的站着不动。而埃里克爵士却是压低了声音,用英语询问道:“怎么了,吴院长,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停下来?我已经听见了张医生的声音,他就在这间诊室里面。”

  吴守志也压低了声音,用英语回答道:“张医生正在给人讲课,我们等等再进去。”他的英语发音极为标准,比起陈凯那蹩脚的英语,不知道是好了多少倍。

  “原来如此,那我们就再等等吧。”埃里克爵士点头同意。

  陈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一个是国内的医学权威,雍城大学医学院的院长,在国际上都是赫赫有名的医学家;另外一个则是英国皇家医学院的院士,英国的爵士,同样是在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医学家。两个医学界里的权威泰斗,现在居然是屏息静气的站在一个校医的诊室外面……

  这……这他妈的究竟是算怎么一回事啊?!

  就在吴守志、埃里克爵士、陈凯以及埃里克爵士的翻译四个人在走廊中静悄悄的站了有十来分钟的时间后,林子蔓拿着她的水杯从她的诊所里面走了出来,准备去接点儿水喝。然而她怎么也没有料到,在这个走廊中,竟然是静悄悄的站了四个人。在被吓了一跳之后,她也回过了神来,惊讶的看着吴守志,说道:“吴院长?你怎么会在这儿?”

  林子蔓认得吴守志并不奇怪,在雍城大学里面,认不得吴守志的人,只怕并不多。就算不是医学院的人,也都是听闻过他的名字,见过他的照片。毕竟,这是雍城大学里面屈指可数的几位顶级大师之一。

  听见林子蔓的话,张文仲也停止了讲课,站起了身来。

  吴守志先是笑眯眯的向林子蔓点头致意,随后才跟随着埃里克爵士,走进了张文仲的诊室。

  “张医生,你好,我们又见面了。”看见张文仲,埃里克爵士非常的高兴,脸上竟是笑容。

  “你好,埃里克爵士。”在用英语和他打过招呼后,张文仲的目光投在了吴守志的身上,微笑着用汉语问道:“这位老先生是……?”

  陈凯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正好是听见了张文仲的问话,顿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说道:“不是吧?你居然不认识他?他可是咱们雍城大学医学院的院长,获得‘国医大师’荣誉称号的吴守志吴院长啊!”

  “我就是一个糟老头子,小张你不认识我,也是正常的。”吴守志却是毫不在意,笑眯眯的说道。

  “吴老说笑了。”张文仲向他拱了拱手,行了个礼。

  “嗯?”吴守志微微一愣,因为张文仲向他行的这个礼,是旧时大夫们见面时行的‘同行礼’,现在已经很少见到,也几乎不会有人再用这样的礼节了。吴守志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今天,在张文仲这个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身上,见到这样的‘同行礼’。笑了笑,他也向张文仲回了一个这样的‘同行礼’。心头对张文仲的好奇,却是因此而越发的强烈了。

  埃里克爵士在这个时候说道:“张医生,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我不知道你今天在给人看病,贸然的让人来请你去参加学术交流研讨会。你说的对,医生应该是以病人为先的。所以,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希望能够获得你的原谅。”

  张文仲笑着说道:“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不知者无罪’。更何况,你让人来请我参加学术交流研讨会,也是为了我好,不用道歉的。”他用眼角的余光瞄了眼站在旁边的陈凯,毫无疑问,埃里克爵士一来就道歉,定然是和这个人有关的。

  “看来,他是没有少给我的话里添加佐料啊!”张文仲在心头暗道。

  埃里克爵士来找张文仲,除了是要向他道歉之外,就是想要从他这里更多的了解、学习中医。前天在和张文仲分别之后,埃里克爵士也曾找过一些英文版的中医书籍来看,然而却是看的一头雾水,远远没有张文仲向他讲述的那样清楚明白。

  听到了埃里克爵士的请求,张文仲不由的笑了起来。他也没有拒绝,还真就用英语向埃里克爵士讲解起了中医的理论来。

  在听见了张文仲用英语讲解中医理论,并且还能够讲解的清楚明白,甚至是让埃里克爵士这样的外国人,这样的中医门外汉,都能够听得懂,吴守志心头的惊讶和好奇,也就更加的炽烈了。没有少去欧美国家参加医学交流会的他,自然是明白向一个外国人讲解中医理论,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别的不说,要让外国人理解中医的‘气血阴阳’、‘脏腑经络’、‘天人感应’等等理论,简直是比登天还要难。但是现在,这些困难的事情,在眼前这个年轻校医这儿,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题。

  张文仲讲的是口沫横飞,埃里克爵士听的是如痴如醉,时间也就在这个时候,悄悄的流逝了。

  吴守志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转身走出诊室接了个电话,片刻的功夫后就回到了诊室,笑着说道:“他们打电话来催咱们了,让咱们赶紧的赶到玉桥酒家,他们这会儿,正在玉桥酒家等着咱们开宴呢。小张,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吧。”

  张文仲摇头说道:“这样不太好吧?我还是不去了。”

  “去,去,一定要去,我还想要多多的向你讨教一些中医知识呢。”埃里克爵士连忙说道。自从上次在尤家别墅里面,看到了他给尤天海治疗篾片蛊时所用的医术,他就迷上了神秘的中医。可惜的是,那些英文版的中医书籍,他根本就看不懂。因此,也就只能是从张文仲这儿,才能够更多的学到中医知识了。其实,埃里克爵士也已经动了学习汉语的念头,只是这年头,想要找一个英语老师或许不难,但是想要找一个好点儿的汉语老师,却是并不容易。

  张文仲忍俊不禁,这个埃里克爵士,虽然年龄已高,但是好学的劲头,却并不比年轻人低,甚至还是有过之的。

  “既然如此,那好吧,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张文仲笑着说道。

  一直在旁听的苏晓玫,突然是在这个时候,开口询问道:“我能不能也跟着一起去呀?我的午饭还没有着落呢。如果能够跟着一起去搓一顿的话,可就省了午饭的钱了。”

  “嗯?”吴守志在走进了诊室后,注意力就一直放在张文仲的身上,直到此刻方才是发现了苏晓玫的存在。他显然是认识苏晓玫的,笑呵呵的问道:“小妹,你怎么也在这儿?”

  “我是张老师带的实习生,自然是要在这儿的了。”苏晓玫笑嘻嘻的回答道。

  “你家里的那个老家伙,居然愿意让你拜在别人的门下?”吴守志的脸上,再次闪过了一丝惊讶的表情。

  “我还没能够拜在张老师的门下呢。”说到这个,苏晓玫就显的有些不高兴,她撅着小嘴儿,说道:“我现在还处在考验期呢,所以只能算是张老师带的实习生,却不是他的入门弟子。不过,我早晚会成为他的入门弟子!”

  “喔?”吴守志更加的惊讶了,他可是很清楚苏晓玫家里面的情况。

  看了眼张文仲,吴守志心头的好奇,更加的强烈了。不过他并没有将此表露出来,而是笑着对苏晓玫说:“既然你想去,那就一起去吧。如果让你家里面的那个老家伙知道我拒绝了你的要求,只怕是会和我闹上半天,十天半月不肯和我下棋了。哎,说起来,我好像真的很久没有和他一起下棋了呢。改天一定得约他出来会会。”

第114章 当讲师?抱歉,我没兴趣

  在玉桥酒家用餐的时候,埃里克爵士就坐在张文仲的身边,就连这吃饭的时间,他依然是在孜孜不倦的向着张文仲讨教着中医知识。而张文仲也是有问必答,将他心中的疑惑一一解开。

  看着埃里克爵士和一个年轻人从午宴开始到结束,都在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开始猜测并打听起了张文仲的身份来。而当他们听说,这个和埃里克爵士很熟络的年轻人,居然只是雍城大学校内医院里面的一个小小校医的时候,脸上都是压抑不住的惊讶之色。

  这一顿饭,就在埃里克爵士问,张文仲答的过程中度过了。

  虽然从始至终,吴守志都没有插话,只是笑呵呵的给苏晓玫夹菜,但是张文仲早就已经发现,他一直是在竖起耳朵听自己和埃里克爵士之间的谈话。

  午宴结束之后,埃里克爵士因为事先有约,还得抓紧时间前往另外一个医科大学做演讲。所以只能是满心遗憾的和张文仲道别。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和张文仲交换了联系方式,方便以后能够更多的、更方便的向张文仲讨教中医方面的知识。

  等到埃里克爵士离去之后,张文仲也想要告辞。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吴守志却叫住了他,笑眯眯的问道:“小张,我听说,你是咱们医学院里的一员助教?”

  “没错。”张文仲点头承认。

  吴守志笑着问道:“有没有兴趣做讲师?我刚才听了你用英语给埃里克爵士讲解的中医基础理论,真的是很不错,比许多英语版的中医理论教程都要好。”

  陈凯震惊的张大了嘴巴。他在雍城大学医学院里,也是干了有些年头的了。自然是知道,吴守志虽然经常都是笑容满面,就好像是一尊弥勒佛,但是他很少会夸人。就陈凯所知,吴守志这么些年里,就只夸过三个人。其中一个,自然是张文仲。而另外两个,现在也都是国内医学界里,最为炙手可热的人物。

  “这个叫做张文仲的小小校医,竟然能够和那两位翘楚相媲美吗?这……这怎么可能!”陈凯看了眼张文仲,又看了眼吴守志,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见的。

  这个张文仲,现在的身份还只是一个校医和助教,就已经是这么的嚣张,敢当着那么多的学生顶撞自己,让自己难以下台。如果真的是让他成为了讲师,那尾巴还不得翘到天上面去呀?

  一想到张文仲就要成为讲师,陈凯的心头就是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但是因为这番话是吴守志而不是别人说的,所以陈凯纵然是心有不满,却也是不敢表露出来,只能是在心头干着急。

  一道灵光,突然是在陈凯的脑海中闪过,他想到了一个对策。

  陈凯小心翼翼的说道:“院长说的没错,以小张的水准,的确是应该升任讲师。只是我担心,以小张的学历和资质,突然就成为讲师,会不会引起其余助教的不满?虽然小张的水准是不错,但是别人也并不知道呀。如果他们看到小张突然就从助教升为了讲师,很有可能就会心生怨气,从而惹出一些麻烦来的。毕竟在咱们学院,有很多助教都在眼巴巴的等着机会升任讲师呢……啊,当然了,就我个人来说,是非常赞同院长你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决定。”

  陈凯非常的聪明,他将这番话说的是滴水不漏。不仅是把所有的问题都推到了‘影响学院安定团结’的大问题上面去,同时还借机拍了吴守志的马屁。如果不是张文仲和苏晓玫见过他之前的嘴脸,只怕真的会是被他的这番表演给骗了,将他当成是一个为了医学院集体利益考虑的大好人。

  吴守志‘嗯’了一声,突然是扭头盯着陈凯的眼睛。这突然的举动,让陈凯顿时有些慌了手脚,不敢确定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是否被吴守志给瞧出了什么端倪来。他努力的想要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却发现,在吴守志目光的逼视下,自己想要镇定下来,真的是很难,很难。

  “你说的也有些道理。”吴守志在盯着陈凯看了四五秒后,方才是含笑说道。

  看来,他并没有瞧出什么端倪。陈凯暗地里松了口气。

  吴守志转过头来看着张文仲,笑呵呵的说道:“要不这样吧,小张你过几天讲一堂公开课,到时候我们都来旁听。我想,在听了你讲的课之后,应该没有人会跳出来质疑你的水准。到时候,我也就能够顺理成章的,升你为讲师了。你觉得如何?”

  谁也没有想到,张文仲却是在这个时候,摇头拒绝:“很抱歉,我对成为讲师一事,没什么兴趣。”他的确是对讲师没有兴趣。因为在他看来,想要成为他的学生,就必须得通过他的考验才行。就算是苏晓玫这样的天纵之才,都尚且还在考验期。要是成为了讲师,开了课,那就是任由别人来挑选他这个老师,而不是他去挑选学生。

  “没兴趣……?”

  陈凯震惊的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的望着张文仲。甚至就连吴守志和苏晓玫,也是满脸惊诧的望着张文仲,不约而同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每年,不知道有多少的助教,为了能够升为讲师,四处托关系走人情。可是到了张文仲这里,一个破格提拔的机会已经是摆在了他的面前,他却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狂妄!这个小子实在是太狂妄了!

  如果不是因为吴守志在,只怕陈凯已经是指着张文仲的鼻子开骂了。

  想到吴守志,陈凯偷偷的瞄了眼他的脸色,却发现常年都在他脸上的笑容,居然是在此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人猜不透的古怪表情。

  这表情是什么意思?

  陈凯忍不住揣摩了起来。

  难道……院长他是对张文仲不满了?

  陈凯越想越觉的事情就是如此。在他看来,张文仲刚才说的那句‘没兴趣’,无疑就是在顶撞吴守志。就算吴守志的涵养再好,估计也是被气的够呛。吴守志脸上的笑容消失,就是最好的佐证。

  陈凯看着张文仲,嘴角涌起了一丝冷笑,暗道:别怪我落井下石,这都是你自找的!

  觉得自己已经猜透了吴守志想法的陈凯,冷笑着对张文仲说道:“没兴趣?小张,你还真是狂妄呢。院长要破格提升你,那是你的造化,你不感谢院长也就罢了,居然还拒绝?啊,我知道了,你之所以会拒绝,恐怕并不是因为你没兴趣,而是因为你没能耐吧?想想也是,你只是一个专科生,刚刚才参加工作,无论是从学历还是资质上面来讲,你作为助教都已经算是破格任用了,又怎么能够做讲师开课呢?就你这水准,会讲课吗?能讲课吗?会有人愿意来听你讲课吗?所以照我看,你这并不是什么没兴趣,而是没能耐啊……”

  张文仲依然是一脸的平淡,但是苏晓玫却是忍不住要发火。虽然张文仲现在还没有正式答应要将她收为正式弟子,但是在她的心头,却是一直将张文仲当做自己的恩师来对待的。此刻听见陈凯竟然敢阴阳怪气的诋毁自己的恩师,她心头的怒火腾腾的就燃烧了起来,就想要张嘴替张文仲找回公道。

  然而她刚刚才张开嘴巴,张文仲却挥手阻住了她。

  张文仲理都不理陈凯,只是看着吴守志。

  “你确定?”吴守志终于开口说话了。令人意外的是,在他的嘴角处,再度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我确定。”张文仲点头答道。

  “那好吧,就依你。”吴守志的脸上,再度恢复了笑容。

  “谢谢你能够尊重我的意见。”张文仲笑着向吴守志点了点头,随后又转过身来,对苏晓玫说道:“小妹,麻烦你一件事情。”

  苏晓玫在狠狠的瞪了陈凯一眼后,方才转过身来,答道:“张老师,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只管吩咐。”

  张文仲说道:“替我告诉你的同学,就说我三天之后,我会在医学院的篮球场上讲一堂课。如果他们有兴趣的话,可以来听听。”

  苏晓玫呆了呆,不解的说道:“张老师,你不是说没有兴趣的吗?”

  张文仲微笑着回答道:“我没有兴趣的,是讲师这个职位。然而,这并不代表着,在有人质疑我水准的时候,我就会保持沉默,而不选择反击。”

  更何况,我只是讲一堂基础理论课,并不是收徒。这句话,是他在心头暗暗说的。

  “原来是这样呀。”苏晓玫恍然大悟,笑着拍掌道:“张老师,你放心,我一定会将这件事情,告知我所有的同学,让他们都来听你讲课!你讲的课,可比咱们医学院里的那些讲师教授讲的好多了!”

  “你……”陈凯不由的大怒,因为在他看来,张文仲的这句话,简直就是在抽他的脸!而且还是抽的‘啪’、‘啪’作响,让他格外的难堪难堪。

  吴守志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何必在篮球场里面讲呢?如果你愿意的话,三天之后,到咱们医学院的阶梯教室来讲吧。”

  “那就多谢了。”张文仲微笑着答道,随后拱手告辞:“我还有事得回家一趟,就先告辞了。”

  “院长,这小子实在是太狂妄了。”看着张文仲远去的背影,陈凯恨的直咬牙。

  “依我看,狂妄的人是你而不是他。”吴守志突然说道。

  “院长,您……您这是什么意思?”陈凯给吓了一跳。

  “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明白。你这个人呀,能力还是有的,就是这个性格要不得。所以这么多年了,你都一直没能够转正。说起来,你也应该好好的反省一下了。”说完了这么一句话,吴守志抛下发呆的陈凯,向着停靠在酒家门前的那辆奥迪车走去。

  “这个叫做张文仲的年轻人,还真是有趣呢。和我年轻的时候,却是有几分相像……”

  坐在奥迪车里,吴守志脸上的笑容,格外的慈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