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117章 精彩绝伦的一课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流逝着,九点五十五分的时候,开始有学生陆续的走进了这间阶梯教室,并且在最后的两三分钟内,赶来的学生数量,达到了一个高潮。

  这些学生,不仅是有医学院的学生,同时还有着另外几个学院的学生。他们来这里听课,也并不是指望能够学到些什么,纯粹就是为了来给张文仲捧场的。张文仲之前的那几件事情,已经是在这些学生们之间广为流传,被他们给奉为了偶像。现在偶像有难,他们自然是要鼎力相助的。

  王晓这会儿也领着一票身强体壮的体院肌肉男走进了阶梯教室,笑吟吟的和张文仲及苏晓玫打着招呼。他会认识苏晓玫也并不奇怪,他的那个舞蹈学院的女朋友,正好是苏晓玫的高中同学兼好友。

  苏晓玫向他招了招手,让他走到近前低语了几句。王晓点头表示明白,随后就一脸坏笑的领着拿票身强体壮的肌肉男,坐到了陈凯的四周,刚好是将他给围在了里面。

  “你们想要做什么?”陈凯明显是感觉到了这些肌肉男身上散发出来的敌意,心惊胆战,色厉内荏的质问道。

  “来这里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听课啦。当然啦,如果有人企图搞什么小动作,影响张哥的讲课,我们也会让他爽一爽的。”王晓嘿嘿的坏笑着说道。

  陈凯恨得直咬牙,质问道:“你们几个,应该不是我们医学院的学生吧?跑来凑什么热闹?”

  王晓冷笑着说道:“谁规定,这堂课就必须得是医学院的学生才能听?我们向往医学,所以就来听课了,有什么不对吗?”

  “这……”陈凯一时语塞,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来。正如苏晓玫猜测的那样,陈凯的确是打算,如果张文仲讲课讲的好,就采取点儿小动作,来影响他的讲课。但是现在,被体院的这些肌肉男给包围起来的陈凯,根本就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九点五十九分。

  偌大的阶梯教室,几乎已经是坐满了。

  就在这个时候,学生们之间出现了一阵骚动。因为十几个白发苍苍的老者,鱼贯而入,坐在了阶梯教室后面几排的座位上。在这些老者中,张文仲认识的,只有吴守志和岳子敏。

  这些老者,都是医学院里面的老教授。他们听吴守志和岳子敏说起过张文仲,也都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好奇,所以就在今天相约而来听课了。他们的出现,也让到场的医学院的学生、尤其是中医系的学生,对张文仲的这堂课,产生了一些期待。

  有人悄悄的掏出了手机,将这一幕给照了下来,准备回去后上传到校内网论坛上去。另外也有人打电话发短信,将这件令人震惊的事情,告诉了他们的朋友。因此,越来越多的人,朝着阶梯教室赶来。以至于在张文仲开始讲课后,都还络绎不绝的有人前来。阶梯教室里面的座位没有了,这些人就蹲在过道走廊上面。

  十点整。

  张文仲从讲台的粉笔盒里,取出了一截粉笔,抬手就在黑板上面写下了‘精、气’两个大字。

  看见张文仲写出来的这两个字,坐在后排的十几个老教授,顿时是眼睛一亮,交头接耳的赞叹了起来:

  “好字!好漂亮的瘦金体啊!”

  “真是没有想到,用粉笔居然也能够写出这样漂亮的瘦金体来!”

  “光是看见了这一手漂亮的板书,今天这堂课,就算是没有白来!”

  “板书都能够写出这样漂亮的瘦金体来,想必这课也应该是讲的不错,我真是充满了期待啊!”

  张文仲中指轻轻一弹,就将手头的那截粉笔,给弹回到了粉笔盒里,动作极尽潇洒,令坐在前排的学生们倍感惊艳。有好事者,早就已经掏出了手机,打算将张文仲讲课的整个过程,都给录下来。

  “在天为气,在地成形,形气相感而化生万物矣。”张文仲以《素问·天元纪大论》中的一句话,拉开了整堂课的序幕,滔滔不绝的讲解起了精气学说来。

  张文仲讲的内容,并非是照本宣科,全部都是他自己的感悟,再结合历代方家的精华淬炼而成的。其内容,比之教科书中编撰的,好上了不知道多少倍。

  普通的学生,或许是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坐在阶梯教室后排的那十几个老教授,却是听的齐齐动容。他们之中,有人是参加过教材编撰的,自然是知道,他们编撰的这份教材,已经算是国内最好的中医学教材了。可是跟张文仲此刻讲的内容一比,顿时就黯然失色了。

  在震惊之余,这些老教授纷纷是从周围赶来听课的学生们那里,借来了笔纸,认真的做起了记录来。因为,张文仲除了最开始写下了‘精气’两个字后,就再也没有板书过一个字了。如果不赶紧将他讲的东西记录下来的话,这些老教授还真怕自己会记错、或是记漏了张文仲讲课的内容。

  老教授们之所以这样认真的记录张文仲讲解的精气学说,为的就是能够将其编撰到中医基础理论学的教材中去,让广大的中医学生能够受益。当然,这些老教授,都是真正的学者,并非是哪些靠着盗用他人论文的叫兽所能够比拟的。在半年后出版的那本新版的《中医基础理论学》的《精气学说》这一章里,只有唯一的一个作者名,那就是:张文仲。

  看着这些老教授们都在认真听讲,仔细的做着笔记,周围的这些学生,在惊讶之余,也忍不住认真的听起了张文仲的课来。想要弄清楚,他讲的这堂课究竟是有什么神奇之处,竟然是让这些老教授们,都摆出了一派正襟危坐,认真听讲的模样来。

  这其中,有中医系的学生,听出了张文仲讲课的精彩,连忙是掏出了笔纸,加入到了做笔记的行列中来。

  张文仲讲课的时候,并非是一味的讲解理论。因为这中医的精气学说,有些内容是极为晦涩的。所以他是旁征博引,将理论和实际相结合,由此来讲解精气学说。同时,他还会牵出许多的历史故事、神话传说。这就使得整堂课,既是有令人赞叹的专业知识,同时又显的趣味横生,就算是对中医毫不了解的人,在听了之后,也不会觉的枯燥。

  这次赶来给张文仲捧场的学生,有很多都不是医学院的。即便是医学院的,有很多也是其他系的,真正中医系的学生并不多。但是现在,在这个阶梯教室里面的所有人,无论他是哪个学院,是哪个专业的,居然都能够听得懂张文仲所讲的这精气学说。同时,也都是非常的喜欢听。并没有出现像其他老师上课时的那种,老师在上面滔滔不绝,学生在下面或是睡觉、或是玩手机的情况。

  当人在遇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或者是在集中注意力的时候,往往就会觉的时间过的很快。比如说现在,这些在阶梯教室中听张文仲讲课的学生和老教授们,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当张文仲宣布下课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是意犹未尽,都想要再继续的听下去。因为张文仲讲的课,实在是太精彩了,精彩的让他们忍不住感叹,原来这课,竟然也是能够讲的这样好的。他们渴望着,张文仲在讲完了精气学说之后,还能够继续的讲阴阳学说、五行学说……

  “求求你,不要下课,继续讲下去吧……”

  就在张文仲准备走下讲台的时候,不知道是谁突然叫了一声,打破了阶梯教室里面的寂静。

  这一声,就像是点燃了炸药桶的导火线。瞬间,所有的人都开始七嘴八舌的叫了起来:

  “是啊,继续讲吧!”

  “这课真是讲的太好了,我这个计算机系的,居然都能够听的懂,居然都能够听得如痴如醉,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继续讲吧,一定要继续讲啊!”

  “别下课!不能下课!我们都还没有听够呢!继续讲!一定要继续讲!”

  刚开始的时候,学生们还是七嘴八舌的胡乱嚷嚷,但是渐渐的,从所有人嘴巴里面冒出来的,就都只有三个字了:

  “继续讲!”

  “继续讲!!”

  “继续讲!!!”

  按理说,学生们一般都盼望着能够尽快的下课,巴不得老师能够不压堂,提早的下课。但是现在,在阶梯教室里面的情况,却是截然相反的。所有的学生,竟然都在主动的要求加课。

  此时此刻,陈凯的脸色惨白的吓人,就算他再不愿意,却也不得不承认,张文仲讲课的水准,的确是超一流的。甚至是比许多在讲台上面干了数十年的资深讲师,都还要讲的好。不用别的理由来证明,仅仅只用现在这样的场面,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陈凯颤颤悠悠的站起了身来,想要趁着这个没人注意到他的大好时机,赶紧溜走。他觉着眼前这样的场面,简直就是在抽他的脸。如坐针毡的他,只想要赶紧离开此处。

  幸运的是,围坐在他周遭的王晓和体院的学生们,这会儿都在激动的跟随着众人一起大叫‘继续讲’三个字,完全就已经是将他给遗忘了。陈凯得以能够顺利的,颤悠悠的走出阶梯教室。

  然而陈凯并不知道,他逃跑的这一幕,竟是被人用手机给拍摄了下来……

  讲台上,张文仲看着陈凯逃走的背影,并没有叫住他,只是淡然的一笑。随后他抬起双手,示意大家安静。

  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等待着张文仲讲话。

  “你们不饿吗?”张文仲微笑着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