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171章 广寒花和靛青寒石

  在张文仲走进了这个砖瓦窑后,男子就启动了这辆黑色的奥迪车,驶到了左侧的那片树林外。刚刚才将车停稳,一个身影就出现在了主驾驶座的窗户外,抬手敲了敲车窗。

  男子的脸上并没有惊诧或疑惑的表情,他仿佛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微微一笑,就将车窗给降了下来,同时从兜里拿出了一包香烟,抖出了一根,递给站在车窗外的那个人。等到她将香烟给叼在嘴巴里面之后,男子又取下了车上的点烟器,替她将烟给点着了。

  出现在男子车窗外的不是旁人,正是之前去机场接张文仲的杨冬儿杨三姐。

  用力的吸了一口香烟,随后悠悠然的吐出了一团烟圈,杨三姐以一种极为高贵优雅的姿态,将这根香烟夹在了她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微眯着眼睛望向砖瓦窑的方向。虽然那个方向是一片的漆黑,但是她仿佛能够透过黑翳,看见砖瓦窑中的张文仲。

  “你怎么看?”杨三姐突然问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虽然杨三姐问的很突兀,但男子还是懂得了她的意思。在沉吟了片刻之后,他方才回答道:“一个非常沉得住气的人。”

  “仅此而已吗?”杨三姐吐出了一口烟圈,斜眼瞄着男子,摇头叹道:“没想到,跟了我这么多年,你看人的眼光,还是没什么长进。”

  男子笑着说道:“反正我就是一个保镖,没有必要学着怎么看人吧?”

  杨三姐叹了一口气,略带无奈的说道:“你呀,每次和你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你就用类似这样的借口来搪塞我。你总是这样,让我怎么能够放心的将生意交给你?”

  男子的表情在这个时候变的严肃了起来,望着杨三姐的脸,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没有掌舵的本事,更不是当船长的料。三姐,我们可是离不开你的。”

  “离不开又能怎么样?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了的。”杨三姐笑着回答道。只是她的笑容,在这个漆黑的夜里,显得有些凄凉惨淡。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气氛一时变的很沉默。在一根烟抽完了之后,杨三姐将烟蒂随手扔在了地上,对男子说道:“我先走了,你好生的招待他,千万不要怠慢了他。”

  男子点头应道:“好的,我知道了。”

  杨三姐摆摆手,转身向着停放在不远处的那辆悍马车走去。

  就在杨三姐走出了数步之后,坐在奥迪车里面的男子,突然开口问道:“你又是怎么看的呢?”

  “深不可测。”杨三姐转过身来,对男子说道:“只可为友,不可为敌。”

  “比我还厉害?”男子对杨三姐给予张文仲这么高的评价,显得有些惊诧。

  “比你还厉害。”杨三姐点头说道,随后又皱着眉头叮嘱道:“你可别千万犯了牛脾气,去和他比斗,否则吃亏的人指挥室你。”

  男子笑了起来,回答道:“放心吧,我的脾气,虽然有时候的确很鲁莽,但却还是能够分得清楚事情的轻重缓急,不会给你添乱子的。”

  “我自然是对你放心的,否则也不会让你来接待他了。”杨三姐说罢,登上了她的那辆悍马车,发动汽车扬长而去。

  在目送了杨三姐的悍马车离去之后,男子望向了黑夜中的砖瓦窑,轻声的自语道:“比我还要厉害吗?如此说来,你也应该是一个天级高手了?这么年轻的天级高手,可真是不多见。也不知道是哪个家族门派培养出来的精英子弟……”虽然杨三姐从来没有修炼过武术,但是她拥有着令人啧啧称奇的眼力。所以,男子并不怀疑她对张文仲下的定论,而是惊诧于张文仲的实力和年龄。

  ……

  就在刚才男子启动奥迪车驶往树林之时,张文仲也迈步走进了这个漆黑寂静的砖瓦窑。

  虽然在这个黑漆漆的砖瓦窑里面,除了偶尔响起几声蟋蟀的鸣叫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但是张文仲凭借着自己超凡的感知力和洞察力,还是轻而易举的察觉到了,在这个看似废弃的砖瓦窑里,正潜伏着十三个实力不弱的武者。此时,这些武者的气机,全部都已经锁定在了他的身上。

  虽然对张文仲来说,这十三个武者虽然很强,但是却难以对他构成实质性的威胁。不过,他来这里的目地,并不是踢馆树敌,而是来参加底下拍卖会的。所以,他虽然是判断出了这十三个武者藏身的位置,但是却并没有冲他们发起进攻,而是将男子交给他的那张黑色卡片拿了出来,高举过了头顶。

  一束强光射了过来,照亮了张文仲及他手中的黑色卡片。紧接着,一个全身肌肉绷得紧紧的男子,从阴暗的角落中走了出来,满眼警惕的望着张文仲。从始至终,他的右手都放在腰间。张文仲毫不怀疑,一旦自己在这个时候有异常举动,这个斯瓦辛格一般的肌肉男,就会立刻把枪射击。

  肌肉男接过张文仲手里的黑色卡片,用一种特殊的仪器在上面轻轻一扫,顿时就听见了一声清脆悦耳的短鸣从仪器中响起。

  肌肉男收回了仪器,并将黑色卡片还给了张文仲,然后举起手来,比划出了一连串的手势,最后方才是向张文仲说道:“客人,请随我来吧。”

  张文仲明显的感觉到,就在肌肉男比划出了一连串的手势之后,潜伏在黑暗角落处的另外十二个武者,都已经取消了对他的气机锁定。

  跟随在肌肉男的身后,张文仲步入了这家废弃的钻瓦窑的工房内。在这里面,竟然是被人给挖掘出了一条地下通道。

  跟随着肌肉男走进地下通道,张文仲方才发现,这地底下居然还是别有洞天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费了多大的功夫,才在这个废弃的钻瓦窑的地下,挖掘出了一个宽阔的地下广场来。此刻当张文仲进去后,这个略显阴暗的地下广场中,早就已经是坐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人。

  还真不愧是地下拍卖会呢,果真是在地底下举办的!

  张文仲虽然知道,进入这个地下拍卖会,需要持有那张黑色的卡片。但是他并不知道,办理这样一张黑色卡片,竟然是要花五十万块钱。这笔钱,杨三姐之所以没有像张文仲提及,并不是因为她大方的替张文仲垫付了,而是因为尤佳偷偷的打了一笔钱给杨三姐,请她帮忙办理到的。

  在将张文仲给领进了地下拍卖会后,肌肉男便离开了,继续去地面做他很有前途的潜伏、监视的工作了。接替他来招待张文仲的,是一个气质典雅,穿着一身OL套装的女子。她面带微笑的将张文仲给引领到了座位上,随后又询问道:“先生,不知道您是否需要来点儿酒水饮料,或者是水果甜点呢?”

  张文仲客气的说道:“谢谢,不必了。”

  “好的,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请叫我一声,我会在第一时间来为您服务的。另外,祝您能够在此次的拍卖会中,买到自己心仪的东西。”女子在态度恭敬的说完了这番话后,就站在了旁边不远处,闭口不再言语了。

  地下拍卖会很快就开始了,一件件稀奇古怪的东西,被拍卖师给展了出来,在进行一番相应的介绍之后,便开始竞拍。

  头几个拍卖的东西,都是一些比较珍贵的古玩字画。这些东西,对于张文仲来说,毫无用处。所以他的兴致也并不大,倒是有好些前来参加地下拍卖会的豪商,为了这些既不吃、又不能用的古玩字画,洒出了大笔的钱。只是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懂得欣赏呢,还是仅仅只为了附庸风雅?

  在经过了一番无聊的等待之后,张文仲总算是等来了他感兴趣的东西。

  一株地级五品的灵药材——广寒花!拍卖的底价是两百万。

  由广寒花炼制的数种丹药,都是张文仲现在正好用得上的。别说是两百万,就算是六百万、八百万,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举起手中的竞拍牌。

  就在张文仲举起了竞拍牌的时候,又有几个人也相继举起了竞拍牌。不过,相比起之前那些古玩字画竞拍时的火爆场面,这株广寒花的竞拍场面,就要冷清沉闷了许多。而在这株广寒花的价钱,飙升到了四百五十万的时候,不少的竞拍者都退出了竞拍的行列。仅仅只剩下了张文仲和另外一个中年男子,还在相继加价。

  看见这一幕,前来参加地下拍卖会的人们,忍不住是窃窃私语了起来:

  “四百五十万了,这株花的价钱已经飙到了四百五十万!”

  “你们说,这两个人该不会是疯了吧?居然肯花四百五十万买一株花?!”

  “四百五十万买一株随时都可能会死掉的花……我靠,这两个人简直是比我还要败家!”

  张文仲和那个中年男子,对周围这些人的窃窃私语,置若罔闻。就在这些人感慨之时,他们俩已经将价钱加到了六百万。此时,张文仲依然显的气定神闲。而那个中年男子的情绪,则是显得有些紧张,不住的用纸巾擦着额头上涌出来的汗珠。

  “六百四十万!”中年男子在犹豫了片刻后,咬着牙给出了一个新的价钱。

  “七百万!”不等拍卖师询问,张文仲就再度加了六十万。

  中年男子的脸色瞬间变的惨白,看他这样的脸色,张文仲就明白,他已经是拿不出更多的钱了。果然,在经过了拍卖师的一番询问流程之后,这株地级五品的广寒花,以七百万的价钱,被张文仲给拍到了手。

  地下拍卖会中的大部分人,都用看着白痴时的那种眼神看着张文仲。因为他们很难理解,张文仲为什么会一掷千金的去购买一株并不怎么好看的花。

  对于这些世俗人的看法,张文仲全然没有放在心上。此时他的心中很是高兴,这一次的陇泉省锦金城之行,果然是没有白来。就算在后面都拍不到自己心仪的东西,仅凭这一株广寒花,就已经是不枉他赶到陇泉省锦金城来了。

  拍卖会继续进行着。

  接下来拍卖的好些东西,都是张文仲不敢兴趣的。眼看着这一次的地下拍卖会,就要进入到了尾声的时候,一块石头引起了张文仲的注意。

  这块石头,如果仅仅只是从外型上来看的话,很像是普通的青石。但是张文仲清晰的感应到了,从中散发出来的那股纯粹的仙灵之气。

  拍卖师滔滔不绝的说道:“这块石头,是一块奇石。虽然它貌不惊人,但是只要将它放在家宅之中,生活在家宅之内的人,就能够消灾免病。这样的镇宅奇石,起拍价是三百万。有谁愿意出三百万吗?有谁愿意出吗?”

  奇石?

  张文仲哂笑了起来。

  这块看似青石的石头,本名叫做靛青寒石,既能够用来炼丹,又能够拿来炼器。用来炼丹,它是地级六品的灵药材,比起张文仲之前买到手的那株广寒花的品级,都还要高出一级。而用来炼器的话,它又是地级五品的灵器材,若使用混沌炉来炼制法器的话,很容易就能够炼制出高品的法器,或者是低品的法宝。

  这样既能炼丹,又能炼器的材料,真的是不可多得!

  然而,还没等到张文仲举起竞拍牌叫价,之前和他竞拍广寒花的那个中年男子,抢先一步,举起了手中的竞拍牌,说道:“我出五百万!”

  “七百万!”张文仲举起了手里的竞拍牌,直接报出了一笔在中年男子承受范围之外的价钱。

  “你……”中年男子瞪大了眼睛,怒视着张文仲。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只怕他早就已经将张文仲给杀死了上百次了。

  这块靛青寒石最终也是落入了张文仲的手中。

  中年男子在这次竞拍失败之后,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干脆是拂袖离去。临走之前,还给了张文仲一个恶狠狠的瞪视。嘴唇微动,分明是在说:小子,你给我等着,有你好瞧得!

  毫无疑问,在张文仲又掷出了七百万,买回了一块所谓的奇石后,地下拍卖会中的大部分人,都不再是将他当做白痴,而是将他给当成了脑残分子。

  这要何等的脑残,才会连续掷出两个七百万,只为购买一株花和一块石头?

  然而,这些嘲笑张文仲脑残的人,怎么也没有想到,真正脑残的,却是他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