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185章 媚毒

  就在符文简的鹰爪即将抓到张文仲的时候,张文仲终于是动了起来。

  然而就是这一动,深深的吓了符文简一大跳。因为张文仲的速度,比起之前来,要快出了不少。他瞬间就侧身避过了符文简的鹰爪,右手闪电般的探出,想要抓住符文简。左手则是握拳,击向符文简的左侧肋部。一旦是被他这一拳击中,纵然符文简有内劲护体,肝脏也会被瞬间震破。

  符文简对张文仲的速度在瞬间得到了提升深感不解,他甚至是忍不住怀疑,张文仲是不是在之前隐瞒了速度,就是想要在这个时候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但同样让他不解的是,在此之前还有好几个比现在更好的反击机会,张文仲为什么都不把握,而是偏偏选择了现在呢?

  符文简深知,和张文仲硬拼是极不明智的,所以他想要故技重施的摆脱张文仲,连忙是纵身向着银杏树跃去。然而,这一次事情的进展,却并没有按照着他的构想来进行。

  这一次,张文仲竟然是如影随形的跟上了他。

  符文简大惊,连忙是张嘴发出了一道古怪的叫声。霎时之间,无数的蛇虫就从周围的银杏树上掉落了下来,如同是疾风骤雨般的,向着张文仲席卷而至。

  符文简知道,想要靠这些蛇虫来击败张文仲,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他只希望,这些蛇虫能够缠住张文仲片刻,让他能够有一个喘息调整的时机。

  张文仲自然是不能够让符文简如愿以偿的。

  面对着如疾风骤雨般袭来的蛇虫,张文仲不闪不避,只是闷哼了一声,催动起了体内全部的真元,使之外放,在他的身体周遭化作了一道无形的屏障。所有席卷向他的蛇虫,全部都被这道无形的屏障给弹开了。

  眨眼间,张文仲的左手已经抓住了跃起的符文简的右脚,并用力的将他给扯了下来。

  虽然右脚被张文仲给拽在了手中,但是符文简依然显的很冷静,他的腰身猛的一用力,整个上半身立刻就扭了过来,双手捏成鹰爪,以雷霆之势,向着张文仲的面目抓去。

  张文仲左手不松,右手握成拳头,猛击向符文简的面庞。

  看起来,张文仲这是打算要和符文简以命搏命了。

  符文简见状冷笑了起来:“想要和我同归于尽吗?那就来吧!我还能够怕了你这个后生仔不成?”

  然而,就在符文简的鹰爪即将抓到张文仲面庞的时候,张文仲却是突然张口,喷出了数道银芒。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符文简就算是想要闪避,却也是来不及了。他双手上的数个穴位,顿时就被张文仲口里喷出的银针给刺中。刹那间,强烈的酸麻感觉就从他的双手处传来,让他捏成鹰爪的双手,无力的垂耷了下去。

  符文简大惊失色,方才知道是上了张文仲的当。但是事已至此,他纵然是有心闪避,却也来不及了。张文仲的右拳,已经是重重的轰击在了他的面庞之上。

  符文简明显是感觉到自己的眉骨、鼻梁骨以及额骨,全部都因为张文仲的这一拳而碎裂了。强烈的疼痛及窒息感顿时侵袭着他,让他差点儿就要昏迷了过去。然而,一招得手的张文仲,却并没就此罢休。一套刚猛凌厉的组合拳,如同是疾风骤雨一般,轰击在了符文简的身上,将他全身上下的骨骼,都给轰碎了。

  ‘扑通’

  符文简的身体,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压死了不少的蛇虫。这位实战经验丰富,但是因为年迈而力量有所下降的苗巫,最终还是死在了张文仲的手里。

  在临死之前,符文简在心头暗道:“我虽然死了,但是这些蛇虫还会源源不断地从四面八方涌来。你想要收拾这个残局,只怕是不容易。除此之外,那个尤家的小丫头,也是中了我的毒……”

  在成功的击杀了符文简之后,张文仲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来。不过他也明白,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必须得赶紧将这些蛇虫给弄走才行。毕竟这里是人口密集的生活小区,而且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沉睡。这些蛇虫一旦开始伤人,那么伤及的人将会是极多的。

  张文仲虽然没有学过苗巫的巫术,但是对于驱赶蛇虫的办法,还是掌握了一些的。此刻,他催运起了身体中残存的真元,口中快速的念诵出了一段简短的咒语。

  一道土黄色的光晕出现在了张文仲的身前,随后,这道光晕化作了无数颗细小的光粒,飞射向了华航小区内的所有蛇虫,使得这些蛇虫,纷纷是转身,向着自己来的方向快速的撤离。就在短短的一刻钟的时间里面,原本爬满了整个华航小区的蛇虫,就如海水退潮般的,撤离的干干净净了。

  “呼……终于是全部搞定了。”张文仲不由自主的吐出了一口浊气。说实话,这一次和符文简之间的搏杀,远比之前在锦金城内,和追魂剑宗磊的搏杀,要惊险的多。虽然他现在已经是成功的击杀了符文简,但是只要回想起刚才的经历,都会觉得后背发凉。

  等到所有的蛇虫都撤离了之后,张文仲转身走到了红色的宝马七系车旁,打开了副驾驶室的车门,正待开口说话,却发现尤佳的情况有些不太对劲。

  “怎么回事?”张文仲问道。显然,他这句话是在询问守护在尤佳身边的三足乌。

  三足乌立刻振翅飞到了他的肩头,将鸟嘴凑到了他的耳边,用细微的、只有他才能够听见的声音说道:“主人,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从始至终在,我都守护在她的身边,没有让一只蛇虫伤害到她。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从几分钟之前,她的情况就变的不太对劲了,就仿佛是中了毒一样……”

  “中了毒?”张文仲的眉头微皱,连忙是坐进了车里,拿起了尤佳的右手,替她诊脉。

  “体温好高,难道真的是中毒感染,引发了高烧?”刚刚触碰到了尤佳的右手,张文仲就感觉到了一股灼手的温度。显然,尤佳此刻的体温,已经是超过了正常的体温。而且,她颜面泛红,还真的很像是中毒感染引发高烧呢。

  不过,在替尤佳诊脉之后,张文仲的表情却是变的古怪了起来,更是忍不住咬牙暗骂道:“这个符文简,还真是无耻之尤,他对尤佳下的毒,竟然是媚毒!”

  所谓的媚毒,它的作用是和春药差不多的,但是功效却要比春药大上数倍。它能够极大的催动起人的性欲,让人丧失理智、丧失思维能力,满脑子只会想着情欲之时。就好像是发情期的野兽似的,除了交配,还是交配。它能够让贞洁烈妇瞬间化作荡妇淫娃,能够让坐怀不乱的柳下惠顷刻间化作用下半身来思考的禽兽。

  在此之前,符文简坚信自己能够杀死张文仲,所以他在讲述往事、召唤蛇虫的同时,也悄悄的对尤佳下了媚毒,为的就是能够在杀死尤佳之前,玷污了她。而他下毒的手法极为隐秘诡异,所以张文仲和三足乌都没能够察觉到。直到此刻,尤佳的媚毒发作,张文仲方才知道,原来那个符文简,竟然是如此的卑鄙无耻!

  张文仲松开了给尤佳诊脉的手,叹道:“还好我懂得媚毒的化解之法,要不然的话,尤佳必死无疑。”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在中了媚毒之后,都会无休止的渴求交欢云雨之事。一旦是不能够和异性进行交欢云雨,就必然会因为满身的欲火得不到发泄,而被欲火给活活的烧死。而就算是和异性进行了交换云雨,也会因为这种无止尽的交欢云雨,导致身体机能承受不住,最终暴毙身亡的。

  从这一个角度来看,媚毒还真的是十分歹毒。

  就在张文仲松开了给尤佳诊脉的手,准备取出怀中的银针盒,以针灸之术,先暂时封住媚毒,延缓它的毒效,以便能够及时的配药给尤佳化解媚毒的时候,尤佳那只原本是软弱无力的手,突然抬了起来,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竟像是拥有了极大的力气。

  张文仲知道,这是尤佳的媚毒开始发作的迹象。

  “尤佳,别着急,我这就为你针灸,以封住媚毒!”张文仲说着,就想要挣脱尤佳的手,去取银针盒。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体之内的力量,如同是潮水般的退去。一股强烈的乏力感,突然是涌上了他的心头。伴随着乏力感的,还有全身各处传来的阵阵刺痛。

  使用仙鹤神行丹的副作用,竟然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发作了!

  全身力量尽失的张文仲,只能是无力的瘫坐在了副驾驶座上。别说是挣扎,就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是不住的用眼神示意三足乌,赶紧想点儿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满脸通红,媚眼如丝的尤佳,嘤咛的一声就钻进了张文仲的怀里,两只洁白娇嫩的手臂,环搂在了他的脖子上面,那张娇艳欲滴的樱唇,顿时就吻在了张文仲的嘴唇上面。那条香滑娇嫩的舌头,轻轻松松的就撑开了张文仲的嘴唇和牙齿,进入到了他的口中,和他的舌头抵死的缠绵在了一起。与此同时,她还如水蛇般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用那对弹性十足的胸部,不停的磨蹭着张文仲的胸膛以及小腹……

  “我喜欢你。”媚眼如丝的尤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