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190章 诡异的催眠术

  就在谭文凤和谭文鹤两姐妹将王钰给摁倒在地的时候,正在客厅里面商议对策的尤谭两家的人,在听见了病房内传出的异常动静后,不禁都是脸色一变,连忙在第一时间赶进了病房之内,正好是瞧见了闪烁着寒芒的锋利手术刀,从王钰右手的衣袖中掉落出来的这一幕。

  “难道他就是符文简的同伙?!”谭文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他两步就走到了被摁倒在地的王钰身前,右手一伸就抓住了王钰的手腕,一道内劲立刻就从他的手中释放了出来,涌进到了王钰的体内。

  两分钟之后,谭文龙皱着眉头望向张文仲,惊诧的说道:“张先生,这事情有点儿不对劲呀,这家伙的体内并没有内劲,而且全身的肌肉也比较松散,根本就不是一个习武之人。难道说,符文简的同伙,竟然还是一个普通人不成?可是,一个普通人,又怎么可能当着那么多警察的面,神不知鬼不觉的盗走符文简的尸体呢?”

  “原因很简单……”张文仲看了眼被摁倒在地、不停挣扎着的王钰,沉声说道:“他根本就不是符文简的同伙!”

  “什么?”尤谭两家的人齐齐一愣,都是惊愕万分的望着张文仲,弄不清楚他这葫芦里面,究竟是卖的什么药。

  尤晴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询问道:“仲哥,你说这个人不是符文简的同伙?那他为什么要藏一柄手术刀在衣袖里面,跑来刺杀我爷爷呢?我爷爷的性格随和,除了那个符文简之外,就没有再得罪过其他人了呀。”

  “因为他被催眠了。”张文仲说道:“你们仔细看看,他的精神状态并不正常。”

  “催眠?”尤谭两家的人在惊讶之余,也纷纷是仔细的查看起了王钰的情况来。这仔细的一看,还真是让他们发现了不少的问题。首先,王钰的目光迷离,眼神显得很呆滞;其次,王钰面部的表情也缺乏变化,一直都是木木愣愣的。即便他现在是被摁倒在地,即便他是在拼命的挣扎反抗,他的眼神和表情,却都一直是呆滞木讷的。

  看着王钰的这种诡异离奇的神态,谭文龙的眉头不由的一挑,说道:“他还真是有点儿像是被催眠了呢。可恶,这个符文简的同伙,竟然还精通催眠术。这可不好对付啊……”就在他的这句话都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原本是被谭文凤和谭文鹤给摁在地上、不住挣扎着的王钰,却是突然停止了挣扎,并且竭力的仰起了头来,用一种毫无感情、近乎呆板的声音说道:“没想到,我的催眠术居然被你给看穿了,真不愧是杀死了我义父的人呢……”

  王钰这番突如其来的话语,让尤谭两家的人如临大敌。谭文龙更是在第一时间,就从腰背后拔出了一柄军用匕首,抵在了王钰的颈动脉处。而谭家其余的人,虽说还没有拔出武器,但是却都已经全神贯注的警戒了起来。此刻这间高级病房内外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休想瞒过他们的眼耳。

  张文仲见状,连忙说道:“大伙别紧张,这只是符文简的同伙在催眠王钰时,玩的一个小把戏而已。他这是将自己要说的话,事先‘录制’在了王钰的脑海中,并且潜藏在了他的意识深处。一旦他刺杀尤天海的行动失败,就会触动符文简的同伙‘录制’在他脑海中的这段话,从而借由他的嘴巴说出来。别紧张,让我们来听听,对方究竟是托王钰,带了怎样的话给我们。”

  听张文仲这么一说,尤谭两家人紧绷的弦,才又松弛了下来。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掉以轻心。既然王钰被催眠了,那么也就是说明符文简的同伙来过雍城医院。甚至有可能现在都还藏在医院内的某个角落里,等待着机会,给予己方致命一击。在这样一种敌暗我明的情况下,尤谭两家的人怎么也不敢放松警惕。

  神情呆滞的王钰,用没有半点儿感情波动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说道:“尤家的老头子,还有杀死了我义父的凶手,你们都给我等着,我会用自己的方式来杀死你们的。虽然你们能够看穿我这一次的催眠术,但是我就不相信,你们能够看穿我每一次的催眠术。我不妨是好心的提醒一下你们,从现在开始,你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被我给催眠了的……”

  在将这番话给说完了之后,王钰的嘴角处流淌出了一道唾涎,随后他双眼一闭,就这样躺在了地上。既不再挣扎,也不再说话,就跟突然昏迷了一样。不过,负责摁住他的谭文凤和谭文鹤却不敢掉以轻心,依然是将他给紧紧的摁在地上。

  张文仲说道:“放开他吧,不必再摁着了,他的催眠效果已经过去了。”

  现如今,尤谭两家的人,对张文仲都是十分的佩服。所以在听到了张文仲的这番话后,谭文凤和谭文鹤没有犹豫,立刻就松开了摁着王钰的手。

  张文仲又说道:“你们谁会针灸?给他的内关穴、人中穴和关元穴各扎一针,免得他在苏醒之后,精神和身体都遭到损害。”

  作为武学世家,谭家对于人体的经络穴位,颇有涉猎。同时,作为一个武者,或多或少也都学过一些医术。虽然算不得精通,但勉强一用还是可以的。所以,就在张文仲的话声刚刚落下之际,就有一个谭家的中年男子,伸手将王钰给扳了过来,让他仰躺在了地上,随后操起了银针,按照张文仲的吩咐,刺入了王钰的内关穴、人中穴和关元穴三个穴位。

  就在这位谭家的中年男子给王钰行针之际,眉头紧锁的谭文龙叹道:“没想到,符文简的这个同伙,居然是一个精擅催眠的人。如果他一直藏身在暗处不肯现身,仅仅只是催眠普通人来偷袭我们,虽然并不一定能够伤到我们,但是这样的折腾,也足以让我们疲于应付。而一旦我们真正的露出了疲惫或破绽,势必就会引来他的雷霆一击。”

  “还有一点,被他给催眠了的都是普通人,如果我们没有处理好,伤害到了这些被催眠的普通人。一两个的话,或许还好处理。但如果是经常如此的话,势必就会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尤其是现在的那些小报记者,说不定就会借着此事编造出‘尤氏集团仗势欺人’之类的新闻来。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尤氏集团的声誉,必然会遭到很大的损害……”

  病房里面,尤谭两家的人,都用惊愕的目光望着侃侃而谈的这个人。如果说,这番话是从尤朝贵四兄妹的口中说出来的,又或者是从尤佳、尤良口中说出来的,或许在场的这些人并不会感到惊讶。但问题是,现在的这番话,居然是从尤晴的口中说出来的。

  尤谭两家的人都很了解尤晴,别看她现在都已经二十岁了,可是她的言谈举止、乃至是那任性的性格,一直都表现的跟个小孩子似的。可是现在,从尤晴的口中,居然说出了这样一番成熟的话来,难怪尤谭两家的人会感觉到惊愕了。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发现所有人都望着自己,尤晴一脸的困惑。

  “不,你说的很对,没有说错。”尤朝琳说道,脸上洋溢着欣慰的笑容。

  “尤晴你说的没错。”谭文龙也在这个时候说道:“我们必须得尽快找出符文简的同伙,否则必将后患无穷。”

  尤朝贵摇头叹道:“但现在的情况是: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我们想要找出符文简的这个同伙,只怕并不容易。”

  谭文龙也叹了一口气,颇有些无奈的说道:“是啊,如果这个家伙一直藏在暗处不露面,只是不停的催眠普通人来骚扰我们。我们想要找出他,还真不容易。”

  就在尤谭两家的人苦恼着究竟该怎么办,才能够找出这个潜藏在暗处的符文简的同伙的时候,三足乌突然从窗户外飞了进来,停歇在了张文仲的枕头旁边。趁着所有人都在皱眉苦思的时候,它将鸟嘴凑到了张文仲的耳朵旁边,用只有张文仲才能够听见的声音,向他密语了几句。

  早在王钰被谭文凤和谭文鹤两姐妹给摁倒在地的时候,三足乌就已经振翅飞出了窗户,去寻找符文简的同伙了。因为他用来催眠王钰的方法,并不是普通的催眠术,而是一种由蛊术改良而来的特殊催眠术。

  这种特殊催眠术的催眠效果极佳,但是却会将自己独特的气息残留在被催眠者的身上。虽然普通人是察觉不到这种气息的,但是作为曾经的仙医,现在的修真者,张文仲却是清晰的察觉到了这种气息。而三足乌,同样也察觉到了这种独特的气息。所以,张文仲就在第一时间,让它按照这种气息,去寻找符文简的同伙。现在它既然飞回来了,那也就是说明,符文简的同伙已经被它给找到了。

  就在尤谭两家的人苦恼不已的时候,张文仲突然开口说道:“我知道符文简的同伙藏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