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191章 永绝后患

  尤谭两家的人齐齐扭过头来看着躺在病床上面的张文仲,脸上皆是惊讶与愕然的神情。

  “张先生,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谭文龙皱着眉头说道。显然,他并不相信张文仲说的话。

  想想也是,张文仲从始至终都躺在这间病房里面,甚至就连符文简的尸体被人给盗走一事,也是听谭青青说的。可是现在,他却突然说自己知道了符文简同伙的藏身所在。这样的事情如果是真的,那可就太诡异离谱了!

  张文仲说道:“我没有开玩笑。”

  虽然和张文仲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其实谭文龙早就已经从女儿谭青青那里,听说过有关张文仲的一些事情。而就在这短短的数个小时的接触之中,谭文龙也可以肯定,张文仲虽然年龄还很年轻,但是他表现出来的那种成熟稳重,却是让他们这些中年人都自愧弗如。所以他也知道,以张文仲的性格,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拿这样的事情来开玩笑。可问题是,他一直就藏在病床上面,动都没有动过,又是如何知晓符文简同伙藏身所在处的呢?

  “你真的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就连一向沉稳的谭文龙,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出言询问道。

  “你们难道不觉得,张先生现在说的这些话,挺不正常的吗?他明明就一直躺在病床上面,又怎么可能知道符文简同伙的藏身之处呢?”尤朝琳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张文仲,提出了自己的猜测:“你们说,张先生他会不会已经被符文简的那个同伙,用神奇的手段,在神不知鬼不觉中给催眠了?他现在说的这些话,会不会是符文简的那个同伙让他说的呢?目地就是想要分散我们的力量,以便他能够各个击破,最终成功的刺杀老爷子?”

  尤朝琳的怀疑,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张文仲说的话,的确是让人感觉到难以置信。所以,病房里面尤谭两家的人,都忍不住用警惕怀疑的目光,开始打量起了躺在病床上面的张文仲来。要不是因为张文仲接连救了尤天海和尤佳,要不是因为他现在还是力竭躺在病床上面,只怕刚刚摁着王钰的谭文凤和谭文鹤两姐妹,就会将他也给摁在病床上面了。

  张文仲直面着众人怀疑的目光,沉声说道:“我并没有被催眠,我的思维也很清晰。另外,我的确是知道符文简同伙的藏身之处,但是很抱歉,我不能够告诉你们,我究竟是怎么知道的。现在,我只需要你们回答我一个问题:信不信我说的话?”

  “这……”谭文龙有些迟疑,在这样的情况下,除非是极其信任张文仲的人,否则都很难相信他说的那番话。

  就在谭文龙迟疑不决的时候,高级病房的门突然被人给打开了,一个身着唐装,须发皆白但是精神抖擞,全身精气内敛的老者,大步的从门外走了进来,并且冲着躺在病床上面的张文仲说道:“我相信你!”

  看着这位径直走到了张文仲躺着的那张病床前面的老者,无论是谭家的人还是尤家的人,都恭恭敬敬的向他行礼问好。因为他就是谭文龙的父亲,谭家上一任的家主谭永志。虽然年迈已高,但他仍然是谭家最强者。

  “谭伯,你真的相信他吗?”在恭恭敬敬的和谭永志打过了招呼之后,尤朝琳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就不怕他是被符文简同伙给催眠了的吗?”

  “一个拥有天级修为的高手,岂是那么容易被催眠的?”谭永志用一句反问,回答了尤朝琳的问题。随后,他的目光就落在了张文仲的身上,笑着说道:“你就是张文仲吧?青青常在我的面前提起你,说你非常的厉害。本来我还以为她有夸大的嫌疑,现在看来,她非但没有夸大,反而还低估了你的实力呢。如此年轻,就跨入了天级的境界,真不知道你将来的修为,将会达到何种惊人的地步。说不定,你还能够达到传说中的武修成圣的境界呢。”

  张文仲淡然一笑,不亢不卑的说道:“前辈过奖了。”

  谭永志笑着说道:“呵呵,小张呀,你也别叫我前辈了,这样子太生分了。你是青青那个野丫头的好朋友,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不妨就叫我谭爷爷吧。现在,就请你将符文简同伙的藏身之处,告诉我们吧。”

  张文仲说道:“符文简的这个同伙,现在就易容成为了厨师,藏身在高级病房楼的特护厨房里面,正在给我们烹制特殊的早餐呢。在这些早餐中,藏有不易被人发现的蛊毒。一旦蛊毒入体,在一个小时之内,就会让人陷入昏迷。”

  谭文龙当即说道:“他易容成的厨师是什么模样?我们现在就去将他给逮住!”

  张文仲说道:“只怕他早就已经通过王钰的嘴巴,将我们每个人的容貌特征都给了解的一清二楚了。而且我还可以肯定,他百分之百是在我们这间高级病房外面,藏下了蛊毒以监视我们的行踪。一旦你们走出这间高级病房,他就会在第一时间收到消息,并且做出应对。”

  谭文龙皱着眉头说道:“那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够就待在这儿坐以待毙吧?”说到这里,他的眼睛里面骤然闪过一道精芒,原本皱着的眉头顿时就舒展了开来,恍然大悟的说道:“张先生,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守株待兔?”

  张文仲说道:“没错,就是守株待兔。想要逮住符文简的同伙,就必须得按照他写的剧本来做……”

  谭文龙眉头一挑,连忙问道:“你的意思是?”

  “我们不妨这样做……”张文仲淡然一笑,将自己在这瞬间想出来的计划,向着尤谭两家的人娓娓道出。

  清晨七点,一位护士推着餐车走进了这间高级病房。

  在这辆银灿灿的餐车里面放着的早餐,是以米粥、牛奶、鸡蛋、馒头、包子和小菜为主。虽然早餐的花式很简单,但是无一例外的都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香味,让人一闻之下就食指大动,想要好好地饱餐一顿。

  护士在将餐车推进了高级病房后就离开了,半个小时之后方才回来,将空空如也的餐车给推出了这间高级病房。

  早上八点,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女医师,出现在了这间高级病房的门外。在环顾四周,确定了走廊上并没有旁人之后,她方才打开了高级病房的门,闪身钻了进去,并且快速的将高级病房的门给关上了。

  此时此刻,在这个高级病房的客厅里面,尤谭两家的人或是躺着、或是趴着,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屋。所有的人都紧闭着双眼,陷入到了昏迷的状态。

  “你们怎么了?醒醒,快醒醒。”中年女医师装模作样的摇动了几个人,见他们对自己的摇动和呼唤都没有反应,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在她那张看似和蔼可亲的脸上,霎时就出现了一丝狰狞的冷笑。“你们这些人,全部都得死!我要用你们的鲜血和灵魂,来祭奠我义父的在天之灵!不过,在杀你们之前,我得先去手刃了杀害我义父的仇人,以报杀父之仇。当然,还有尤家的那个老头子。我要将他们俩的首级,放到我义父的坟前……”

  中年女医师径直走进了病房,在看了眼躺在病床上面的四个人后,她迈步走到了张文仲的病床前,用冰冷的目光,打量着这个紧闭着双眼,陷入了昏迷状态的年轻男子。

  “真是没有想到,杀害我义父的,居然是一个这么年轻的人。不过,你的生命也到此结束了……”中年女医师说到这里,扬起了右手,一柄闪烁着寒光的短刀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就要砍向张文仲的脖颈,将他的脑袋给砍下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紧闭着双眼的张文仲,却突然睁开了眼睛,并对她诡异的一笑,吐出了四个字:“你上当了。”

  中年女医师骇然大惊,不过她并没有急着逃离,而是用尽全力的挥刀砍向张文仲的脖子。就在这短短的一刹那,她已经明白,自己是中计跑不掉了。既然只剩下了死路一条,那么,再怎么样都得拉一个垫背的,陪着自己共赴黄泉。

  中年女医师挥刀的速度很快,但是另外一个人的速度却比她更快。

  谭永志一把就握住了中年女医师的右手,将短刀从她的手中夺了过来。在夺刀的同时,他一指就点在了中年女医师的天突穴上,让她的呼吸一窒,神智出现了数秒的恍惚。谭文龙和他的兄弟姐妹们,则是趁此机会一拥而上,将她给摁倒在地。在当前这种局势下,他们也没有必要和对方讲什么武德,搞什么单打独斗了。

  “怎么处置她?”在擒下了中年女医师后,谭文龙扭过头来,向自己的父亲以及张文仲询问道。

  “杀了他!”谭永志的眼睛里面闪过一道杀机,冷声说道:“精通易容,擅长蛊术和催眠术,并且还拥有着地级中期的修为……这样的敌人,简直是比天级高手都还要可怕。如果是将她交给警方,会判什么样的刑,还真是很难说。与其给自己留下后患,还不如杀了她,永绝后患。至于警方那边嘛……我会去和他们交涉的。”

  “是。”谭文龙应道,立刻就拔出了自己的那柄军用匕首,捅进了中年女医师的心窝里。

  中年女医师挣扎了一下,当场毙命。在临死之际,她用怨恨的目光,瞪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让除了张文仲的所有人,都不由的心生寒意。

  “就算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们这些人的……”中年女医师在留下了这么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后,永远的闭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