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198章 宗祖两家的秘闻

  洪城高档别墅小区,一栋三层欧式别墅内。

  在今天下午伪装成为警察,企图在祖局长的办公室里,用荡神香迷倒张文仲并割下他首级的那三个人,此刻正围坐在一楼客厅的那张水晶玻璃茶几旁,一边吃着肯德基的全家桶,一边看着悬挂在电视墙上的那台等离子电视。

  电视里面,播放着的是新闻联播。

  冷峻女子手里面拿着一只新奥尔良鸡翅,不满的说道:“新闻联播有什么看头?永远都是千篇一律的模式。前面十分钟,说的是领导们都很忙;中间十分钟,说的是全国人民生活的都很幸福;后面十分钟,说的则是世界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痛苦之中……”她腾出一只手来,拿起了放在水晶玻璃茶几上面的电视遥控器,换到了一个正在播放娱乐新闻的频道,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魁梧男子和清秀男子相互看了对方一眼,不约而同的摇头苦笑了起来。

  “那个叫做张文仲的家伙,果真是厉害的紧,难怪连磊哥那样的家族精英,也死在了他的手中。今天要不是祖寿来的及时,只怕我们三个人的性命也都得葬送在他的手里。唔,说起来,直到现在,我的小腹也是隐隐作痛呢。也幸亏当时我向后避了一避,要不然,我裤裆里面的那个玩意儿可就废了。”魁梧男子放下了手中的那杯可乐,双手轻抚着隐隐作痛的小腹,叹息着说道。

  “是啊,这个张文仲,的确是很厉害……”清秀男子摸了摸自己的左肋,张文仲的那一记凌厉手刀,直接震断了他的两根肋骨。现在他的左肋已经是缠起了绷带,一股浓郁的中药气味从中散发了出来。

  幽幽然的叹了一口气后,他方才说道:“不过,对张文仲的实力,我倒是早就做出了预判,所以也并不是很惊讶。但是他不惧荡神香的体质,却是让我感到非常的震惊。也不知道,他仅仅只是对荡神香这一种毒药免疫呢,还是对所有的毒药都免疫?要是后者,那我们想要杀了他给磊哥报仇,就会变得相当困难!”

  “是啊……”魁梧男子无奈的长叹一声。一股淡淡的悲观气氛,笼罩在了两人之间。

  冷峻女子终于是将目光从等离子电视上给收了回来,皱着眉头教训起了自己的两位同伴来:“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一次出任务的,又不是仅仅只有我们三个人。在我们上面,还有三长老和祖家那一脉的祖寿。这两个人,可都是家族内出了名的阴谋家。有他们两位负责策划行动方案,这个张文仲就算是再厉害,也是必死无疑的!再说了,以前我们又不是没有遇到过比他更厉害的天级高手,还不是顺利的完成了任务。而且在那个时候,你们俩从来都是斗志昂扬的,怎么到了现在,却是变的如此悲观了?”

  “小茜说的没错,这一次有三长老和祖寿坐镇,我们一定能够顺利的完成任务,将张文仲的首级带回去祭奠磊哥。”魁梧男子用力的一拍手,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该死的张文仲,差点儿就让我变成了太监。哼,等到在割下他的首级之前,我一定要先割下他裤裆里面的那件玩意儿来……”

  “割下裤裆里面的那件玩意儿吗?嗯,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呢……”

  魁梧男子得意的笑了起来,说道:“你也认为不错?嘿嘿,光是想着那小子有可能会露出的惊恐、痛苦及绝望的神情,我就觉得会是很爽很过瘾的……”他的话声,到此戛然而止。因为他惊讶的发现,清秀男子和被称作小茜的女子,都是一脸惊愕的望着他。

  “怎么了……”魁梧男子下意识的问道,随后他的脸色蓦然一变,因为他反应了过来,刚才的那句话,好像并不是他身边的这两个人说的。

  刚才那句话,如果不是他们两人说的,又会是谁说的呢?关键是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耳熟……

  “是张文仲?!”三人齐声惊呼,脸色同时大变,都在第一时间将手伸向了腰间,想要将配在腰间的改装手枪给拔出来。

  可是,就在他们拔出配枪之际,数道银芒突然闪现,以极快的速度射向了他们。三人虽然都带着伤,但反应却是不慢,连忙避开了这几道银芒。然而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张文仲竟然提前一步,就将他们的反应给猜透了。他们虽然是避开了这几道银芒,但是却主动的撞上了隐藏在暗处的另外几道银芒。顿时,一种气血翻腾的感觉在他们的身体中出现。

  就在他们竭力的想要运用内劲压制翻腾的气血之时,张文仲却是大踏步的走到了他们身前,淡然的说道:“你们也都别费劲了,这些刺中了你们的银针中,都蕴含着荡神香之毒。你们越是催动内劲,就越是容易走火入魔。”

  三人虽然是不愿意相信张文仲说的话,但是此刻出现在他们身体中的这些症状,却是让他们不得不相信张文仲的话。

  这三个原本就受了伤,此刻又一次中了荡神香之毒的人,再也没有力量坚持站着了,在接连三声‘扑通’的轻响声中,纷纷是倒在了地上。而在他们的脸上,也是再度浮现出了惊恐和畏惧的神情,各自暗道:

  “这个可恶的家伙,不怕荡神香之毒、还能够将荡神香之毒转嫁给旁人也就罢了,怎么还能够将荡神香之毒给储存在银针里面啊?这……这也太变态了吧?”

  “现在距离我们燃放荡神香,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了。按理说,这荡神香早就应该挥发光了,怎么还能够被储存在银针里面啊?他……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得想办法通知三长老和祖寿……可是,以我们现在的状态,要怎么做,才能够通知到他们啊?”

  就在他们惊慌未定的时候,张文仲的声音,再度在他们的耳边响了起来:“现在,就让我们来继续下午没有完成的那件事情吧……”这一次在他的声音中,隐隐然的蕴含着一种奇特的韵律。三人的神识,因为他的这句话,开始变的恍惚了起来。

  很快,这三个因为惊慌失措而导致心神失守的人,就被张文仲的祝由术给催眠了。

  “你们的姓名。”在确定三人都已经被祝由术给催眠了之后,张文仲方才开口问道。

  由魁梧男子开始,三人陆续的回答道:“宗峰、宗刑、宗茜。”

  “都姓宗?”张文仲眉头微挑,问道:“这么说来,你们都是淮南宗家的子弟了?”

  三人齐声回答道:“是的,我们三人,都是淮南宗家的嫡系子弟。”

  张文仲又问道:“那个姓祖的警察局局长,和你们是什么关系?”

  三人回答道:“那个人叫做祖寿,是祖姓那一脉的嫡系子弟。祖姓和我们宗姓,乃是同宗同族。他们负责经营白道上的势力,我们则是负责发展黑道上的生意。双方相互配合,相互发展……”

  被祝由术给彻底催眠了的三人,根本不知道隐瞒为何物,在张文仲的询问下,他们遂将自己知晓的,关于宗家和祖家的秘闻,娓娓的道了出来。

  原来这宗祖两家,在百年之前原本都是姓宗的。而在当时,宗家乃是横行淮南的悍匪之家,打家劫舍、杀人越货无所不作。他们这样的残暴行为,不仅是惹来了当地官府的围剿,同时也引来了武林正道的围攻。在这样的形势下,宗家悍匪被打散了。一部分人纠结在一起,改姓做祖,瞒过了当地官府和武林正道,苟延存活了下来。另外一部分虽然保持着宗姓,却转入了地下发展,不敢再像以前那样的狂妄嚣张了。

  而这百年的发展下来,宗祖两家都发展成为了大家族。不过,因为两家人都是同宗同族,所以他们一直坚持着相互帮衬、互利互助的理念。而到了现代,宗祖两家更是分工明确。一个专门经营黑道,一个专门发展白道。黑白勾结,将这互帮互助的理念,发扬到了极致。

  “原来是这样,宗祖两家之间,竟然是有着这样的秘闻。如果不是听你们说起,恐怕我还真的很难猜想到这方面来呢。”张文仲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方才继续问道:“这一次,你们来到雍城的目地,应该不仅仅只是为了杀我吧?还有其它什么目地,一并说出来吧。”

  三人继续老老实实的回答起了张文仲的问题:“我们这一次来雍城市,除了要杀你为宗磊报仇之外,还肩负着让家族势力根植在雍城的任务……”

  原来,中央和淮南现在都对宗家盯的非常严,如果不是有祖家在暗地里帮衬的话,宗家在淮南的势力只怕早就已经被清扫干净了。可是即便有祖家的帮衬,宗家也是损失惨重。甚至在淮南的那些非法生意,也都被迫的停了下来。无奈之下,他们只能是期望进军外省城市,在淮南之外发展。

  之前,宗家曾企图进军锦金城。在他们的发展规划中,锦金城乃是发展家族势力的第一选择。但可惜的是,他们在锦金城遭到了杨三姐的全力阻击,甚至还在张文仲的手下,折损了一个天级高手。损失惨重的宗家,只能是放弃了锦金城这个在他们看来是最佳选择的城市,将目光投向了西南部的雍城市。

  虽然在雍城市中,有着谭家这样一个传统的武学世家存在。但是因为谭家的人,一直都过着类似隐士般的生活,所以宗家的人也并不怎么将他们放在眼里。更何况,这次祖家还下了大力气,将祖家少壮派里面最为出色的人物——祖寿,给调到了雍城市来担任警察局长,为宗家的发展提供便利。

第199章 一个电话,就让两家覆灭

  宗家和祖家想要在雍城市发展势力,对于张文仲来说,可不算是什么好消息。虽然以他现在的修为,单挑天级初期的高手或许是没有问题的。如果再加上他现在拥有的那些法器,就算是对上了一两个天级中期的高手,也是具有一战之力的。再不济,脱身总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他现在要面对的,并不是两个天级高手,而是两个势力庞大的武学世家。就算在宗家和祖家中,没有几个天级高手,但就仅仅只靠着一批地级中后期高手的骚扰,也足以将张文仲给折腾的身心疲惫。一旦他是露出了破绽,宗家和祖家就会毫不犹豫的给予他雷霆一击,用他的脑袋来祭奠死去的宗磊。

  所以,张文仲必须得想办法阻止宗家和祖家在雍城市内的势力扩散,最好是能够将他们一网打尽,从而永绝后患。但是仅靠张文仲一个人,仅靠他现在炼体期的修为,想要对付宗家和祖家这样的武术世家,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过,张文仲也并不打算亲自对宗家和祖家下手,他自有办法来对付这两个势力庞大的家族。早在用祝由术催眠了宗家三兄妹之时,他就已经掏出了手机,开启了录音功能,从而是将他和宗家三兄妹之间的问答,一字不漏的全部都给记录了下来。

  此时,结束了录音的张文仲,从手机的名片薄里,翻出了白光明的手机号码,并且给他打了过去。

  身处在京城的白光明,对于张文仲打来的电话很是惊诧,但他还是在第一时间按下了接听键,笑着询问道:“张先生你居然会给我打电话,这可真是难得呀,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

  张文仲说道:“我这儿有一段录音,我想,你应该会感兴趣。”

  “录音?什么录音?”白光明不由的一愣,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张文仲突然打个电话过来,竟然只是为了给他听一段录音。然而,就在他准备详细询问的时候,录音已经开始播放了,他只能是暂且闭口,静听这段录音究竟是有什么重要之处。而当他听见宗家三兄妹自报姓名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从最开始的迟疑和不解,变成了严肃和凝重。尤其是当他听见宗家和祖家的秘闻之后,眉头就更是紧锁到了一起。

  没过多久,这段录音就结束了。

  “怎么样?”张文仲拿起手机问道。

  “张先生,我希望你能够如实的回答我,这段录音中说的事情,是否属实?”白光明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语气严肃的反问道。

  白光明的反应,在张文仲的预料之中,他淡然的回答道:“宗峰、宗刑和宗茜这三个宗家的兄妹,这会儿已经是被我给制服了,你可以派人过来,亲自审问他们。”

  “你的地址是?”白光明连忙问道。

  张文仲回答道:“雍城市洪城高档别墅小区3片区12栋。”

  在记下了张文仲说的地址后,白光明立刻说道:“好的,我这就将此事转告给国家安全部的相关部门,相信他们很快就会与你取得联络。张先生,我要说的是,如果此次的事情的确属实,那么你可就真的是帮了国家一个大忙,国家一定不会忘记你的这份功劳!”

  “功劳不功劳的倒是无所谓,你还是让国家安全部门的人快点儿过来吧,我这都还没有吃晚饭呢。”张文仲的这句话,让白光明彻底的无语了。原本的那种肃穆和凝重的气氛,也在瞬间被破坏的干干净净。

  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的白光明,最终是挤出了这样一句话来:“好的,张先生,我会催他们赶紧过去找你的。另外,要不要让他们给你带份外卖?”

  张文仲婉拒了他的好意:“不必了,他们带的外卖,我不一定就喜欢吃。还是等他们来接手了之后,我再去吃吧。”

  “那好,我这就通知他们。”说完这句话,白光明赶紧挂断了电话。

  张文仲将手机揣进了兜里,也不管躺在地上、依然还处在催眠状态的宗家三兄妹,拿起电视遥控器随意的按了起来。在此期间,他也曾从全家桶中拿出了一只香辣鸡翅,不过只咬了一口就给扔在了旁边。

  一刻钟之后,张文仲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却是一个来自雍城市的陌生手机号码。

  刚刚按下接听键,一个爽朗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就从手机里面传了出来:“喂,请问你是张上校吗?我是国家安全部在雍城市的负责人,我姓姚叫做姚筱,是总参谋部警卫局的白光明将军让我们来找你。现在,我和我的人,就在你说的这栋别墅门外。”

  因为张文仲还有着一个总参谋部警卫局特勤组副组长、上校军衔的身份,所以这个自称是姚筱的人,才会称呼他为张上校。

  张文仲说道:“进来吧,可别告诉我,你们连这栋别墅的门都打不开。”

  “这栋别墅的门倒是难不住我们。”姚筱笑呵呵的说道:“如果不是担心,在没有和你取得联系的情况下就进入别墅,会引起你的误会从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烦的话,我们早就已经进入到别墅中来了。”在说最后这句话的时候,姚筱和他的五个下属,已经是打开了别墅的门,进入到了别墅客厅里。

  这栋别墅的门锁,也算得上是好品质了。但是在姚筱那个擅长开锁的属下面前,却还是被轻而易举的打开了。

  “张上校,你好。”有着一脸憨厚笑容的姚筱,走到了张文仲的身前,笑眯眯的问好。

  看着姚筱,张文仲就不由的想起了白光明来。虽然这两个人,无论是从容貌还是身材来说,都是相去甚远的,但实质上他们却是同一类人,都是极善隐藏真实情绪、心思细腻、观察入微、精明能干的笑面虎。

  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材,姚筱都是大众化的。如果是将他给扔到人堆里面,绝对是很难再找出来的。同时在他的脸上,时刻都还挂着业务员式的职业笑容。这样一个平凡到不能够再平凡的人,让人实在是很难将他和国家安全部挂上钩。甚至就算他将自己的证件掏出来,都会被人给怀疑是造假的。但实际上,就是这种看似平凡的人,才是最为可怕的。至少,张文仲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满脸谦卑笑容,看似有些懦弱的中年男子,实际上是一个地级后期的高手。论实力,只怕是和白光明也不相上下。同时,在他双手的虎口处还遍布着老茧,显然是常年练枪所致。他的目光看似谦卑游离、实则凌厉敏锐。这样的人,应该是一个武艺高超,同时又精善枪械的高手!

  什么叫做扮猪吃老虎?这个叫做姚筱的人,就是典型的扮猪吃老虎!所有轻视了他、忽视了他的人,只怕最终都得在他身上吃大苦头。

  “你好,姚警官。”张文仲站起身来,身手和姚筱握了握。随后指着躺在地上的宗家三兄妹,说道:“宗峰、宗刑、宗茜,宗家的三兄弟,都在这里了。”

  在张文仲的面前,姚筱感觉到了阵阵的不自在。他的伪装,仿佛是轻而易举的就被张文仲那道敏锐的目光给洞察识破了。最后,姚筱干脆也在张文仲的面前收起了伪装。

  在收起了谦卑的笑容,直起了微曲的身姿之后,姚筱就跟换了个人似的,给人一种极为精明的感觉。现在的他,无论是谁看了,都是心生戒备、暗自警惕的。由此,也可以看出姚筱的演技之高,足以去竞争影帝的称号了。

  “他们的确是宗峰、宗刑、宗茜,我曾经带人和他们交过手,可惜被他们突围逃走了。”姚筱的目光在三人的身上一扫而过。

  张文仲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说道:“距离他们的催眠结束,还有四十五分钟的时间。我给白光明听的那段录音,想必你们也都听过了。现在,你们如果还有什么需要问他们的,就赶紧问。在催眠期内,他们对你们的问题,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过了这催眠期,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谢谢你,张上校。”姚筱一脸诚恳的感激道。

  国家安全部曾经也抓到过一些宗家的子弟,但是这些宗家的子弟,一个个嘴巴都是硬的很。无论是用什么样的方法,都没能够撬开他们的嘴巴,问出有关宗家的事情。现在张文仲用祝由术催眠了这三个宗家的嫡系子弟,让姚筱他们能够轻而易举的问出想要的情报,这无疑就是帮了他们一个大忙,难怪姚筱会是发自内心的感激他了。

  张文仲淡然的一摆手,说道:“不用谢,他们三个就交给你们了,我就先告辞了。喔,对了,等到他们的催眠时间到了之后,他们就会对这段时间以及之前发生的事情,都给遗忘干净的。如果你们不想打草惊蛇的话,大可将他们继续留在这儿。”

  “张上校,请允许我再一次向你表达谢意。”见张文仲要走,姚筱连忙说道:“这一次的事情,我们国家安全部欠你一个人情。以后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只管吩咐,只要不违反原则,我们都将竭力而为。”

  这一次,张文仲没有拒绝,而是点头答道:“好的,我记住你这句话了,再见。”

  有了国家安全部门的介入,宗家和祖家的末日,也就此宣告来临了。毕竟,这两个家族的势力就算再大,也是大不过国家的。除非,他们早已经不再是世俗中人……

第200章 两个电话,两件事情

  自从国家安全部门介入宗、祖两家的事情之后,已经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面,国家安全部门一直保持着缄默,并没有急着采取行动,而是调遣了部门中的精英高手,暗中布网,等待着机会,以便能够将宗、祖两家的人,给一网打尽。

  宗、祖两家对这看似平静的表象下面隐藏着的汹涌暗流浑然不觉,他们在全力的发展着雍城的势力。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里的事务太过繁琐,又或者是他们还在等待最佳的时机,反正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面,他们倒也没有来纠缠张文仲,这让张文仲乐的轻松。

  宗、祖两家的人怎么也不可能想到,他们两家的秘密,以及未来数年的发展计划,都已经悉数被国家安全部门给掌握了。他们更加不可能想到,宗、祖两家的末日,即将来临。

  这天上午,就在张文仲刚刚替一个因为打篮球而崴到脚的同学敷上膏药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上面显示的名字就只有两字:姚筱。

  看来,国家安全部门已经对宗、祖两家采取行动了!

  张文仲示意苏晓玫来替这位同学缠上绷带,他则是拿着手机走出了校内医院,在一个四下无人的地方,按下了接听键。

  “姚警官,你们已经收网了么?”张文仲问道。

  姚筱笑呵呵的回答道:“呵呵,果然是什么事情都休想瞒过张上校呀。没错,我们是在昨天晚上八时许开始的全面收网。在淮南、雍城、以及其它几个盘踞着宗、祖两家势力的县市一起出击,经过一个晚上的奋战,总算是彻底的将宗、祖两家的势力给铲除殆尽了。”

  “恭喜你们。”张文仲说道。

  虽然姚筱在电话里面说的很简单,但是张文仲却知道,从昨天晚上到今天凌晨,在姚筱说的这几个县市中,定然是爆发过无数次激烈的拼杀。也不知道,在这一次铲除宗、祖两家的行动中,有多少的人成为了烈士……

  姚筱说道:“这次能够顺利铲除宗、祖两家,都是多亏了张上校你的鼎力相助。如果没有张上校你的帮忙,我们还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将他们两家给铲除呢。”

  “姚警官过誉了。”张文仲淡然一笑,说道:“姚警官这次打电话过来,应该是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对我说吧?不会真的就仅仅只是为了给我道个谢吧?”

  “没错,我的确是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说。”姚筱说话的语气在这个时候变的严肃了起来。“我们这次的行动,虽然是将宗家给一网打尽,但是祖家却有两条漏网之鱼逃到了国外。一个是祖家的家主祖貅,另外一个是他的孙女祖芩。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这个祖貅应该是天级中期的高手。至于祖芩的情报资料,则并不详细。仅仅只知道她是祖貅的孙女,今年八月刚满的十六岁。”

  略微停顿了片刻,姚筱继续说道:“虽然此次的行动,只有总参谋部警卫局的白将军,我们国家安全部的部长,以及我和我手下的那几个家伙在内的寥寥数人,知道有你参与到其中,其余的人都并不知情。但是我们也不能够排除,祖貅和祖芩这祖孙俩会来找你的麻烦。所以我这次打电话过来,除了要告诉你之前的好消息,还要将现在这个坏消息一并告诉你,让你能够提前做出准备。”

  “天级中期的高手吗?好的,我知道了。”张文仲淡然一笑。虽然以他现在炼体期的修为,想要以一己之力硬抗宗、祖两个势力庞大的武学世家是不可能的。但若仅仅只是应付一个天级中期的高手,却并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祖貅和祖芩这对祖孙俩,现在都还在国外避风头。等到他们偷溜回国的时候,自己的修为说不定都踏入了炼体期最后一个境界——炼脉境了。到了那个时候,别说是天级中期的高手,就算是天级后期或巅峰期的高手,他也是能够手到擒来的。

  张文仲的这种淡然态度,让姚筱很是惊讶。不过他转念一想,这个张文仲的身上可谓是处处透着古怪的。说不定,人家还真是不怕祖貅、祖芩的报复呢。于是他笑着说道:“我也知道,张上校你修为精深、本领超凡,自然是不会将祖貅、祖芩给放在眼中的,实在是我太过紧张了。好了,张上校,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挂电话了。哎……我真的就是一个劳累命呀。虽然我们已经成功收网了,但还是有许多琐事需要处理。这下子,不光是我的假期没有了,就连平时也得加班熬夜了。最为可恶的是,这加班居然还没有加班费……”

  此时姚筱说的这些话,根本就不像是国家安全部门的人应该说的。他说的这些絮絮叨叨的牢骚话儿,更像是普通的公司小职员们在私底下发的抱怨。唯一不同的是,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态轻松,明显是带着一种调侃的心情。

  张文仲不由的哑然失笑,没有再继续听他说的这些牢骚话儿,摇了摇头,直接就摁下了结束通话键。

  整个世界顿时就清净了。

  转身,张文仲向着校内医院走去。然而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却又再度响了起来。这一次打来电话的不是别人,而是尤佳。

  张文仲刚刚才按下接听键,尤佳的声音就从手机里面传了出来:“喂,仲哥,你这会儿还在上班是吧?”

  张文仲回答道:“是啊。怎么,有什么事儿吗?”

  尤佳嗔道:“瞧你这话说的,要是没事儿我就不能够给你打电话了吗?”

  张文仲苦笑着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觉得,你打这个电话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给我说的。唔……或许,是我猜错了吧?”

  “不,不,这一次你可没有猜错,我的确是有事情要给你说。”尤佳连忙说道。而就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她的心中还有点儿小甜蜜,俏脸儿上面也有点儿小泛红。她忍不住在心头暗暗猜测道:“仲哥是怎么会猜到我打这个电话,就是有事情要找他的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心灵感应吗?”

  尤佳这一次却是猜错了。

  张文仲之所以能够猜出她打电话来是有事情,并不是因为什么虚无的心灵感应,而仅仅只是因为很了解她的性格。尤佳的性格,是典型的实干派。她绝对不会像其他的女人那样,在电话中关怀你有没有吃早饭、天冷了有没有加衣服。她会做的,是直接将营养早餐或温暖的衣服送到你的面前。

  所以,张文仲就觉得,尤佳打电话过来绝对就是有事要说,不可能是平白无故的。

  张文仲并不知道尤佳这会儿的心里面是在想些什么,他微笑着说道:“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事情?”

  尤佳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含笑反问道:“你知道,后天是个什么日子吗?”

  张文仲闻言不由的一愣,他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都没能够想出后天是个什么节日,只能是开口询问道:“后天?离着中秋节还有些日子吧?我就只知道后天是周日……怎么,尤佳,后天难道还是个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听见张文仲的这番话,尤佳就不停的在心头骂他是个榆木疙瘩,真正的是不解风情到了极点。最后,当她听见了张文仲的询问后,她只能是满怀无奈的回答道:“后天是我的生日啦。”心里面,她忍不住暗道:“以后我干脆是叫你张疙瘩得了,因为你简直就是一个大大的榆木疙瘩!”

  “喔?那我可得祝你生日快乐了。”张文仲说道。在内心深处,他却是在想:“生日?说起来,我的生日却是在什么时候呢?这么几千年过去,我早就已经记不得我的生日是在什么时候了……”

  “仲哥,你该不会是打算用一句‘生日快乐’就将我给打发了吧?我可是要生日礼物的喔!”手机里面,传来尤佳银铃般的笑声,“后天正好是星期天,所以我打算办一个生日宴会,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参加呀。”其实,相比起举办生日宴会,尤佳更想要一个和张文仲共进烛光晚餐的机会。可惜的是,她妹妹尤晴非得要替她办一个热闹的生日宴会。尤晴那个小妮子,天生就是一个喜欢热闹、喜欢折腾的人。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名正言顺的热闹、折腾的机会,她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呢?最终,尤佳拗不过她的妹妹尤晴,只能是答应由尤晴来策划安排,举办一个热闹的生日宴会。而她第一个亲自打电话邀请的人,就是张文仲了。

  “好的。到时候,我一定会到。”张文仲先是应了一声,随后又问道:“喔,对了,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生日礼物?”

  “仲哥,你看着办就好了,只要是你送的,无论是什么东西,我姐姐她都喜欢的紧。”手机里面,突然传来了尤晴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了一阵争夺手机的声音。看来在电话那边,尤佳和尤晴正闹得不可开交。

  好不容易抢回了手机的尤佳,生怕尤晴又会抢过手机,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连忙说道:“仲哥,我们就说定了,后天你可一定要来。至于生日礼物嘛,你看着办就好了。就这样,我挂电话了。晴儿这个小妮子一直在旁边闹腾,我得去收拾收拾她。”话刚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

  张文仲可以预料的到,电话那边,肯定是在上演着一场热闹的‘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