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208章 奇怪的症状

  刚刚还在冷笑嘲讽张文仲送的礼物很老气、很过时、值不了几个钱的三高人才们,这会儿简直是恨不得撕了自己的嘴巴。这样一条能够化为璀璨银河的钻石项链,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为漂亮、最为神秘的钻石项链。不知道有多少的女性,会为它而疯癫痴迷。

  这,根本就是一件无价之宝!

  “真美……”尤佳低头望着粉脖上的那道璀璨银河,整个人不由的痴了,许久之后,方才呢喃的叹道。随后,她又像是突然醒过了神来,一脸娇羞含嗔的凑到了他的耳边,用只有他才能够听得见的声音,小声的埋怨道:“仲哥,这条钻石项链,怕是花了你不少的钱吧?虽然你最近靠着养颜丹很赚了一笔,可是也不能够这样浪费呀。其实,无论你送我什么礼物,哪怕就是不送礼物,只要人到了,我都会很高兴、很满足的……”

  如果是其他人,或许就会把握住这个机会,拍着胸脯的说出诸如‘只要是为了你,别说是这么一条钻石项链,就算是月亮,我也会想方设法的给你摘下来。’之类所谓浪漫的话来。但可惜的是,在榆木疙瘩张文仲的词典里面,似乎就根本没有‘浪漫’这个词。所以在这个时候,他的回答颇有点儿煞风景。

  “放心,这条钻石项链,并没有花多少钱,也就是几千块而已。”张文仲淡然一笑,据实回答道。

  然而他的这番大实话,却是没有几个人肯信的。甚至还引得周围那些三高人才,一致向他投来了鄙夷的目光,更是不约而同的,在心中窃窃私语道:

  “这样一条钻石项链只要几千块?你是在骗鬼啊?别说几千块,就是几万块、几十万块、上百万块,你也买不到呀。”

  “几千块?后面少了一个万字吧?娘的,装逼泡妞也不是你这样装的吧?”

  “你真以为自己是淘宝之王呀?几千块就能够淘到这样一条钻石项链?要不这样,我给你百万的价,你再给我掏一条这样的钻石项链来……就算是比它稍差一些的也成啊。”

  周围人的这些心里话,张文仲和尤佳显然是听不见的。但是尤佳的心中所想,却是与他们差不多,并不相信这条能够化作璀璨银河的钻石项链,就是张文仲以几千块的超低价买来的。不过她并没有生气,反而是嫣然一笑,含嗔的说了句:“你呀……”

  手里面还拽着世爵C8车钥匙的尤晴,在这个时候又挤到了尤佳的身前,近距离的观察着戴在她粉脖上的钻石项链,在长吁短叹了一番后,方才转过身来拉着张文仲,询问道:“仲哥,这条‘璀璨银河’,你是从哪里买来的?那儿还有类似的钻石项链吗?就算是比它差些的也成啊!这条钻石项链真的是太美了!我也想要拥有一条……”她擅自的就给这条钻石项链取了一个‘璀璨银河’的名字,不过倒也是挺贴切的。

  在场的女士,谁又不想要拥有这样一条既美丽又神秘的项链呢?在场的男士也想要拥有这样一条项链,因为只要是有了它,以后泡妞估计就是无往而不利了……

  所以就在尤晴好奇的发问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等待着张文仲的答复。

  张文仲自然不会告诉大家伙,这条项链其实只是个普通货色,只是在经过我的炼化之后,方才是变成了现在这种模样。他眼珠一转,微笑着回答道:“这条钻石项链,是我在锦金城的地下拍卖会中,从一个同样参加拍卖会的人手里买来的。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将这条钻石项链拿来拍卖,而是私底下卖给了我。”

  在地下拍卖会中,类似的情况并不少见。因为地下拍卖会往往会抽取很高的佣金,虽然最终拍出的价钱也是很高,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接受的。所以在地下拍卖会中,从来就不乏这种私底下兜售宝贝的现象。当然,在这些私底下兜售的宝贝中,既有真的也有假的。究竟是淘到宝贝还是上当受骗,就得看你自己的眼力和运气了。

  “你的运气可真好,我怎么就没有这样的好运呢?”尤晴叹了一口气,感慨的说道。众人齐齐点头,脸上都涌现出了一派心有戚戚然的神情来。在他们的眼中,张文仲简直就是一个运气好到爆表的幸运儿。

  因为‘璀璨银河’的缘故,原本围在尤佳周围献殷勤的那些三高人才,都是自感惭愧。再加上尤佳这会儿明显表现出了对张文仲的好感,所以他们这些人纵然是心有不甘,却也只能是选择暂时撤离。因为死皮赖脸的留在尤佳身边,只会惹得她反感,还不如暂时撤离等待新的时机。反正,只要尤佳还没有结婚,他们这些人就都不会放弃对她的追求。

  身边没有了惹人烦的苍蝇,尤佳总算是能够重新的和张文仲面对面的待着了。不过在这大厅里面的人还是太多了些,那些人时不时投来的好奇目光,让她感觉有些不太自在。

  尤佳将手中的那只水晶酒杯,放到了旁边一位佣人端着的托盘里,嫣然笑问道:“仲哥,陪我到花园里面去走走,好吗?”

  “好。”张文仲想了想,遂点头和尤佳一起走出了别墅,前往了别墅前的那个花团锦簇的美丽花园。

  在他们的身后,谭青青幽幽的轻叹了一声,暗道:“佳佳姐,今天是你的生日,就让张哥陪你一天。等到今天过了,我可也要向张哥发起进攻了。到时候,你我谁能够俘获张哥的心,可就得各凭本领了。”

  花园里面,虽然也零星的有着几个前来参加尤佳生日宴会的客人,但是和大厅内熙熙攘攘的情况相比,却是要清净了许多。张文仲和尤佳在花园里面缓步的转了一圈,最后是联袂坐在了鱼池旁的石凳子上,含笑窃窃私语着。

  在尤家别墅三楼的一扇窗户后,尤晴正透过窗户,注视着坐在鱼池旁的张文仲和尤佳。她的脸上洋溢着的,是一抹替尤佳感到高兴的笑容。

  “我姐和仲哥,还真的是很般配呢。阿兰,你说是吧?”尤晴头也不回的问道。

  “嗯……”阿兰·斯密斯的回答很是简练。他的声音听着有些不太对劲,隐隐然的竟是透着一种痛苦。

  尤晴对他的这种回答很是不满,尤其是对他声音中透着的痛苦不满,她眉头微皱的转过身来,瞪视着阿兰·斯密斯,就想要向他质问道:“阿兰,你的语气是什么意思……”就在这个时候,她看清楚了站在自己身后的阿兰·斯密斯的情况。

  阿兰·斯密斯的脸色在这个时候变的极为苍白,他整个人早已经是无力的蹲在了地上,双手紧紧地捂在了小腹上面,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眉头也是紧锁到了一起,额头上更是有着数道青筋暴起,让人一眼就能够看出他现在是非常的痛苦。

  尤晴不由的大吃一惊,失声惊呼了起来:“喔,天啦……阿兰,你这究竟是怎么了?”

  阿兰·斯密斯这会儿已经是痛的冷汗淋漓了,他无力的喘息着,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的小腹中突然出现了剧烈的绞痛,就好像是有千万把刀子,在我的小腹里乱切乱割。这和急腹症的疼痛有些相似,但是痛无定所,整个小腹都在痛……喔,上帝呀,我要死了,我就快要活活痛死了……”

  “你是吃错什么东西了吗?”尤晴一边问道,一边快步的走向了他。

  阿兰·斯密斯无力的回答道:“没有,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只是喝了一些酒而已。”

  因为尤晴的移动,使得一道光线从窗户外面透射了进来,照在了阿兰·斯密斯的身上。

  刚开始的时候,阿兰·斯密斯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但是就在尤晴看了眼他的情况,然后说‘我这就去给你叫医生’的时候,他却是突然感觉到,自己裸露在衣服外面的那些肌肤,竟是产生了一片刺痛。他低头一看,在这些肌肤上面,竟然是出现了大片的水疱,甚至还有一些是血疱!

  “上帝呀,我的身体,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虽然阿兰·斯密斯是英国皇家医学院的学生,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也搞不清楚自己患上的,究竟是什么病。

  阿兰·斯密斯的古怪症状,也是吓得尤晴花容失色,她连忙说道:“阿兰,你坚持住,我这就去叫仲哥过来。”转身就向着楼下跑去。

  大口喘息着的阿兰·斯密斯,强忍着剧烈的痛楚,等待尤晴去请张文仲。

  而就在他等待的时候,却是突然惊讶的发现,原来只要躲藏在了光线照耀不到的阴暗角度,那么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生成水泡和血疱的势头,就会自然的减弱。

  这一发现,让他连忙鼓起了体内残存的力量,赶紧是挪到了房间的阴暗角落里面藏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