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209章 吸血鬼病

  尤晴奔跑的速度很快,这都要得益于她在英国的大学中参加了跑步社的缘故。数分钟之后,她就跑到了张文仲的身前,气喘吁吁的说道:“仲哥,不好了,阿兰他突然犯病了,你赶紧过去给他看看吧。他的那个病,真的是很古怪、很吓人的……”

  “晴儿,阿兰·斯密斯他究竟是患了什么病?”虽然在刚开始的时候,尤佳对尤晴跑来打搅自己和张文仲好不容易才有的独处机会而略感不满。但是当她听清楚了原因之后,心头的那点儿不满顿时就烟消云散了。转而是焦急的追问起了阿兰·斯密斯的病情来,毕竟她也不希望阿兰·斯密斯真就在她的生日宴会上面出什么意外。

  尤晴摇头答道:“我也不知道他患的是什么病,反正他突然就喊小腹绞痛……啊,还有,最为古怪的是,他居然还怕光!一旦是接触到了阳光,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面,就会生出大片的水疱或血疱来!”

  “他在什么地方?我这就去给他看看。”张文仲从石凳上弹身而起,甩开大步就走向别墅。

  “就在别墅三楼的一个房间里面。”紧随在他身后的尤晴,连忙回答道。

  看着两人大步的走向别墅,尤佳也连忙提起了自己的公主裙,紧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当张文仲三人跑到了别墅三楼的时候,尤良、谭青青以及其余三个人,已经是先他们一步赶到了这里。尤良和谭青青一脸焦急愁容的围在了阿兰·斯密斯的身边。其余三个人则是蹲在地上,正忙着给阿兰·斯密斯检查身体。

  见到这些人也在,尤晴不由好奇的询问道:“大哥,青青姐,你们怎么也来了?”

  尤良回答道:“刚才见你慌慌张张的从楼上跑了下来,叫你也没反应,我就估摸着是出了事儿,于是就和小谭一起跑了上来想要看看情况。结果却是发现这个英国佬满脸痛苦的躺在了地上,正好我的这三个朋友都是医生,所以就请了他们先上来给这个英国佬看看情况。”

  谭青青则是看着张文仲,说道:“张哥,我就知道晴儿是去找你了,你来了就好。”

  就在他们说话的这会儿功夫里面,原本蹲在地上给阿兰·斯密斯检查病情的三个医生,已经是站了起来,皱着眉头讨论了起来:

  “腹部剧烈绞痛,同时伴随着恶心想吐的症状,而且他的脸色和眼白也有些微微泛黄。综合这几个症状,我认为,这个英国人患的,很有可能是胆石症!我建议,暂时给他进行止痛治疗,然后尽快的转送到就近的医院进行详细的检查,以确认他患的,是否真的就是胆石症……”

  “也不能够排除是溃疡病的急性发作,毕竟他的腹痛,痛无定所。而且在发病之前,也曾饮过酒,算是有了诱因……”

  “那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一旦是接触了阳光,就会生出大片的水疱和血疱,又是什么原因呢?难道是过敏性皮炎?对阳光过敏?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对阳光过敏的呢……”

  这三个医生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浑然忘记了站在他们身边的尤良和谭青青,更加没有注意刚刚才赶来的张文仲和尤佳、尤晴两姐妹。所有的精力和心思,全部都放在了阿兰·斯密斯的身上。在这一刻,他们三人就好像是处在医院里面,正在为这个痛苦的病人进行着会诊一般。

  在短暂的讨论之后,三个医生并没能够达成一致的共识。随后,又有一个医生凑到了阿兰·斯密斯的面前,用英语吩咐他张开嘴巴,想要检查一下他的口腔和舌象。

  然而,就在这个医生开口吩咐阿兰·斯密斯张嘴的时候,阿兰·斯密斯那张原本就痛苦不堪的脸上,竟然是涌现出了惊恐的表情。他一边惊恐的向着后方挪动,一边挥舞着双手想要驱散弥漫在他面前的空气。同时还厉声质问道:“喔,上帝呀,你吃了什么?嘴巴里面散发出来的味道,竟然是让我的小腹更加的绞痛了,甚至还让我有了一种窒息感……”

  “嗯?”这个医生不由的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并不是在医院,而是在参加尤佳的生日宴会。回想了一下他刚才吃过的东西,呢喃的说道:“我好像也没有吃什么东西呀,就是喝了两杯酒,吃了一块配了蒜蓉汁的烤牛排……”

  阿兰·斯密斯顿时尖叫了起来:“蒜?喔!没错!从你嘴巴里面散发出来的,就是大蒜的气味!该死的,我讨厌这种气味,它让我的病情加重了……加重了……”他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来,情绪开始变的有些暴躁不安。

  “脸色苍白……怕光……怕蒜……”旁边另外一个医生皱着眉头,随口嘟囔道,“这个英国佬的这些毛病,怎么就跟《刀锋战士》(Blade)里面的那些吸血鬼一样了呢?”

  虽然他随口嘟囔的这句话声音很轻,而且还是用的汉语,但还是被阿兰·斯密斯给听见了。虽然阿兰·斯密斯的汉语有些蹩脚,却还是听懂了他的这句话。顿时,阿兰·斯密斯的神情就变的狰狞了起来,喉咙中更是发出了‘呜呜’的骇人声响。

  一道阴森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从阿兰·斯密斯的嘴巴里面传了出来:“吸血鬼吗?没错……我他妈现在的这幅模样,可不就是吸血鬼吗?血……吸血……对,没错,身为吸血鬼的我,就是应该吸血!或许,在我吸了血之后,这些折磨着我的痛苦,就会离我而去……”

  三个医生的英语水平都是不错的,所以他们都听懂了阿兰·斯密斯此刻说的这番话。不由的面面相觑,异口同声的说道:“这个英国人该不会是疯了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因为小腹中剧烈绞痛而蜷缩在地上的阿兰·斯密斯,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得到了力量,突然是从地上弹了起来,张牙舞爪的扑向了其中一个医生。看他的架势,竟像是真的打算要咬破这个医生的脖颈,吸他的血……

  “啊……”这个医生被吓了一跳,连忙是尖叫着后退。另外两个医生和尤良,也都是被吓了一大跳。在脸色苍白中,齐齐向后退走。只有站在他们身边的谭青青处变不惊,在这个事发突然的时刻,非但没有选择后退,反而还以极快的速度向前踏出了一步,扬起左脚,就是一记凌厉的鞭腿,抽向了阿兰·斯密斯。

  ‘砰!’

  阿兰·斯密斯顿时就被谭青青的这一脚给抽倒在地。

  张文仲在这个时候,一个箭步就冲到了阿兰·斯密斯的身前,将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他,给强行的摁在了地上。同时从兜里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银针盒,取出了数枚银针,分别刺入了:人中、百会、大椎、内关、神门、后溪等六个穴位,并且以重手法行针。在这么六根银针的作用下,原本已经是陷入了癫狂状态的阿兰·斯密斯,神识开始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张哥(仲哥),他刚才是怎么样了?”谭青青和尤佳异口同声的问道。此时此刻,还敢站在张文仲身后的,也就只有这两个女人了。其余的人,早就已经是躲得远远的了。尤其是之前差点儿被阿兰·斯密斯给咬到的那个医生,更是已经跑到了楼梯口处。只要情况稍有不对劲,他立刻就会夺路而逃。

  谭青青和尤佳相视一眼,都冲着对方露出了一个微笑,随后就都将目光重新投向了阿兰·斯密斯。虽然她们两人敢留在这儿,都是因为对张文仲有着很强的信心,但谭青青还是挺佩服尤佳的。因为她好歹还是一个人级后期的高手,手底下还是有着点儿功夫的。但尤佳根本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却依然还敢留在这里,着实是让人佩服。

  还没等张文仲开口回答呢,已经是给吓的跑到了后方很远处的尤晴,同样也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出言询问道:“仲哥,阿兰他该不会真的是吸血鬼吧?”

  “他可不是什么吸血鬼。”张文仲头也不回的答道,“他这是患上了一种名为卟啉症(Porphyria)的疾病!他刚才之所以会突然说自己是吸血鬼,并且想要暴起咬人,正是因为这种疾病让他出现了精神异常,产生了幻觉的缘故!”

  “卟啉症?这是什么疾病?”尤晴好奇的询问道。

  “是吸血鬼病!”三个医生在听见了张文仲的回答后,心中的恐惧顿时消散的干干净净。他们虽然害怕吸血鬼之类的妖魔鬼怪,但是却并不害怕病人。更何况,卟啉症乃是极为少见的疾病。身为医生的他们,又怎么能够错过呢?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三人又快步的返回到了张文仲的身边。

  “吸血鬼病?那是什么病?”尤晴还是一头雾水。

  之前那个差点儿被咬到的医生回答道:“卟啉症的许多症状,都和传说中的吸血鬼很相似。比如:面色苍白,因为绝大多数卟啉症患者都伴有严重的贫血症状;惧怕阳光,因为阳光会让他们的肌肤生成大片的水疱、血疱,从而导致肌肤糜烂;需要血液,输血和血红素能够有效缓解他们的症状。据说古代的卟啉症患者甚至是通过吸食或饮用鲜血来使自己感觉舒服一些,当然这只是传说,不过却很有可能是吸血鬼故事的起源;还有尖利带血的獠牙,卟啉接触阳光后会转化为可以吞噬肌肉和组织的毒素,主要的表现之一就是它会腐蚀患者的嘴唇和牙龈,使他们露出尖利的獠牙。腐烂的牙龈看上去总是血淋淋的,就好像是刚刚吸了血似的……所以在欧美民间,就有了将卟啉症给称为吸血鬼病的说法。在历史上,患此病最为出名的人,就是英国的‘疯子国王’乔治三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