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215章 离奇的治疗方法

  阿兰·斯密斯患上的并不是普通的疾患,而是要从一个人类转变成为吸血鬼。想要化解他体内的吸血鬼血脉,让他摆脱准吸血鬼的身份重新变回人类,就不能够采用普通的方法。

  现在张文仲将他放进混沌炉内熬煮,目地就是想要将他当做丹药来炼煮。只有借助混沌炉的威力,再借助药材的作用,以及自己精纯的真元,才有可能让阿兰·斯密斯体内的吸血鬼血脉被强行抹除,让他从一个准吸血鬼变回人类。

  但是这样做,风险也是极高的。因为人毕竟是血肉之躯,不像金石土木那样没有感觉和生命。如果将人就这么放在鼎炉沸水中烹煮,势必会将人给活活的烹死煮熟。而这就成了武则天时期的‘烹煮之刑’,同时也是‘请君入瓮’这个成语的来源。

  张文仲自然不希望阿兰·斯密斯被烹死煮熟在混沌炉内,所以他才会切下一小块的靛青寒石放入阿兰·斯密斯的口中,以抵抗混沌炉内令人难以忍耐的灼热高温。

  这靛青寒石乃是大寒之物,普通的人若是将其含在口中,用不了几秒钟就会感觉到全身上下泛起了彻骨的寒意,如果不赶紧将其取出来的话,甚至就连全身的血液都会被冻住结冰。此时,阿兰·斯密斯口中含着这一小块的靛青寒石,再加上他现在血脉觉醒,身体各方面的素质都要远超常人,所以在两相结合之下,他堪堪的抵挡住了混沌炉内升腾起来的灼热高温,并没有被烹死煮熟。

  但是对阿兰·斯密斯来说,此刻这种活着的感觉,却是比死了都还要让他难受。

  身体之外,是令人难以承受的灼热高温;身体之内,则是让血液都快要为之冻结的彻骨寒意。这一外一内、一热一冷的两个极端,让阿兰·斯密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所谓的冰火两重天,究竟是个怎样的感觉。如果不是因为他吸血鬼的血脉已经觉醒,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的话,只怕他早就因为承受不住这冰火两重天的超强刺激而毙命了。

  站在混沌炉旁边的张文仲看着好像是没有动作,但实际上他却是在全力的催动着真元,以控制混沌炉内灵气变化的状况。

  直到混沌炉内的汤药沸腾了足足三十分钟,张文仲这才取出了银针盒,取出了八根银针来,扣在了手指缝间。随后他微眯着眼睛,以观气八法审视着阿兰·斯密斯体内气血运行的情况。等到那一闪即逝的最佳时机来临,他毫不犹豫的就扬起了手,以释放暗器的手法,将扣在手中的八根银针,疾速的射入了阿兰·斯密斯身体中的八脉交会穴。

  混沌炉内,一直都在咬牙坚持、硬扛着没有吭声的阿兰·斯密斯,在这八根银针刺入了八脉交会穴后,就再也扛不住了,张口发出了嘶声裂肺、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惨叫。还好张文仲租住的这间房屋,是早就设下了禁制的,要不然的话,这凄厉的惨叫声一旦是给传达了出去,定然就会引来大群的好事者和警察。到了那个时候,张文仲对阿兰·斯密斯的诡异治疗法,也就难以再继续下去了。

  “阿兰,你怎么了?”斯密斯夫人听见了自己儿子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大惊失色,当即就想要跑向混沌炉,将自己的儿子从痛苦折磨中给拯救出来。然而斯密斯现在在这个时刻却是表现出了惊人的冷静,他连忙张臂抱住了自己的太太,冲她厉声喝道:“亲爱的,冷静,一定要冷静,千万不要冲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阿兰的治疗应该是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你可千万不要因为这一时的冲动,就彻底的破坏了阿兰的治疗啊。”

  斯密斯先生说的没错,张文仲对阿兰·斯密斯的治疗,的确已经是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就在扬手射出了八根银针之后,张文仲又操起了放在旁边桌上的一只小瓷瓶,从里面取出了两枚大道如意丹来。其中一枚被他给扔进了口中,以补充自己刚才消耗的灵气。另外一枚则是扔进了混沌炉内滚烫的汤药中,以加强汤药中的灵气强度。随后他再度全力的催动起了真元,以鼓动混沌炉内的灵气,沿着插在阿兰·斯密斯八脉交会穴处的八根银针,狂涌进入到了阿兰·斯密斯的身体之内,开始与吸血鬼血脉,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阿兰·斯密斯的容貌,在这个时候开始出现了剧烈的变化。时而是他正常的容貌,时而却又变成了脸色苍白、呲着獠牙的吸血鬼的容貌,这两种容貌在不停的往复变化着,让人看的是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看到这一幕,斯密斯夫人也相信,这会儿的确是到了阿兰·斯密斯治疗的关键时刻。她就此屈膝跪在了地上,双手不住的在胸前划着十字架。口中也不停的在向着上帝祷告,祈求上帝保佑他的儿子能够顺利的度过难关。

  祈祷上帝来保佑吸血鬼……

  斯密斯夫人还真是病急乱投医呢。

  张文仲的心这会儿也是高悬了起来,紧紧的盯着阿兰·斯密斯的双瞳。这个英国人双瞳的颜色,时而正常,时而血红,正是反映出了他体内灵气和吸血鬼血脉之间的争斗情况。

  这样令人揪心的情况,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之久。在一个小时之后,阿兰·斯密斯双瞳正常的时间逐渐的增多,呈现血红色的时间逐渐减少缩短。显然,在混沌炉、药材以及张文仲真元的三重作用下,阿兰·斯密斯体内的吸血鬼血脉,正在逐渐的减弱。

  看情况,应该是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又过去了半个小时,阿兰·斯密斯的双瞳已经彻底的恢复了正常,那片象征着吸血鬼血脉的血红色,已经完全的消失了。见到这一幕,张文仲徐徐的吐出了一口浊气,原本悬着的心,也是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张文仲转过身来,冲着斯密斯夫妇咧嘴一笑,用纯正的英语说道:“治疗成功,阿兰觉醒的吸血鬼血脉已经被强行的化解了,现在的他已经从准吸血鬼的身份恢复到了人类的身份。”

  斯密斯夫妇顿时大喜,双手不住的在胸前划着十字,不住的说道:“喔,感谢上帝保佑,这是我这辈子里听过的最好的消息……”

  张文仲微微一笑,就待回身结束治疗,将阿兰·斯密斯从混沌炉内给弄出来。然而,就在他将要转身还未转之际,斯密斯先生的眼瞳猛然一缩,脸上顿时出现了惊骇的表情,厉声叫道:“阿兰……阿兰的情况有点儿不对劲!啊呀,张医生,快点儿闪开!闪开啊……”

  张文仲并没有按照斯密斯先生说的,赶紧闪避,而是以极快的速度转过了身去。

  原本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阿兰·斯密斯,在这个时候竟是变作了一个双眼通红、嘴巴里面呲着尖利獠牙的吸血鬼,正作势要从混沌炉里面跃出来,扑向张文仲咬食他的血液。

  然而混沌炉并非是普通的鼎炉,它本身就是一件二品的灵器。而阿兰·斯密斯现在化作的吸血鬼,仅仅只是比‘初拥’的吸血鬼强那么点儿罢了。以他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摆脱混沌炉,从里面跃出来。但是因为张文仲就站在混沌炉的旁边,所以他差点儿就被张牙舞爪的阿兰·斯密斯给抓到。

  “嗯?这是……?”张文仲先是一愣,随后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阿兰·斯密斯体内的吸血鬼血脉不甘心就这样落败消亡,所以企图进行最后一搏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原本已经没有了悬念的事情,又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如果处理不当,之前的治疗就会付诸流水,阿兰·斯密斯最终还是会沦为吸血鬼。

  在这个最为关键的时刻,张文仲也顾不得其它的什么了。他一口就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含了一口滚烫的热血,向着已经吸血鬼化了的阿兰·斯密斯‘噗’的一声喷了出去。

  人类舌尖处的鲜血,本身就是纯阳之物,对于阴邪的妖物最有杀伤力。而张文仲舌尖的鲜血,不仅是纯阳之物,同时还蕴含着极为澎湃精纯的真元灵气。此刻吸血鬼化了的阿兰·斯密斯,根本就抵挡不住他的舌尖鲜血,刚刚才被喷到,立刻就发出了极为痛苦的凄厉惨叫。

  趁此机会,张文仲将右手食指给咬破,抬手就刺向了阿兰·斯密斯的眉心处。从他食指伤口处流淌出来的殷红鲜血,竟然自行在阿兰·斯密斯的脑门上面,绘制成为了一道鲜血符咒。

  “纯阳符——破邪!”张文仲横眉竖目,厉声喝道。

  阿兰·斯密斯脑门上面的鲜血符咒,顿时绽放出了一团刺眼的血色光芒来。

  “啊——!”从他嘴巴里面发出来的凄厉惨叫,也在瞬间达到了最大分贝。

  张文仲这会儿是汗如雨注,后退了两步,大口的喘息了起来。刚才的那口纯阳鲜血,以及那道鲜血符咒,不仅是耗尽了他身体内残存的真元,同时也耗尽了他的体力。

  阿兰·斯密斯究竟是能够重新变回人类,还是保持着吸血鬼的身份被符咒给彻底‘净化’,就在这一两秒钟的时间内见分晓了!

  无论是张文仲,还是斯密斯夫妇,都绷紧了心弦,忐忑的等待着结果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