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220章 风石幡

  庞家的这三名天级高手,年龄皆是在五十岁左右,虽然他们的须发都已经斑白了,但身子骨却还是健硕硬朗的很。此刻,在深秋寒风的吹拂中,他们斑白的须发和身着的长袍,皆是随风飘了起来,颇有一种高手的风范。在他们的手中,都握着一柄狭长锋利的唐刀。无一例外,刀尖都是直指着张文仲的。三道森然刺骨的寒彻刀气,从这三柄唐刀中释放了出来,竟是让这片宅院中的温度,隐隐然的又下降了那么几度。

  庞家的这三名天级高手,在道上可都是赫赫有名的主,他们凭借着强悍的实力以及狠辣的性格,共同闯荡出了一个庞氏三狼的称号来。

  正对着张文仲,左眼上有着一道骇人疤痕的人,叫做独眼狼庞世峰;左侧那个身材魁梧的人,叫做青狼庞世铎;右侧身材瘦削的人,则是叫做鬼狼庞世民。他们三人都是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杀死过不少人的狠角色。当年尚处在壮年时期的三人,为了能够突破地级境界的瓶颈跃升成为天级高手,曾经满世界的游历过,也曾参加过不少赫赫有名的地下黑拳赛,无一败绩。由此也让他们的进攻招数,被淬炼的狠辣致命。

  因为长年累月都是在一起修炼的,所以庞家的这三个天级高手相互间培养出了极高的默契。他们此刻摆出来的三才杀阵,或许算不上什么精妙高深的阵法,但是因为有了极高的默契,所以就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出威力来。

  虽然是在人数上占着优势,但是庞家的这三个天级高手并没有急着向张文仲发起进攻,而是继续保持着这种威压的势态,缓步的向着张文仲逼近。虽然他们此刻的心情,都是恨不得能够立刻将张文仲给剁成肉酱,但是无数次生死搏杀的经验却告诉他们,越是在这个时候,越是不能够着急。他们就这样耐心的,逐渐的提升对张文仲的威压,以逼迫张文仲露出破绽。而一旦张文仲真正露出了破绽,他们立刻就会发动最为凌厉的攻势,争取能够在数息之间将其击毙!

  虽然庞家的这三个天级高手不着急发动进攻,但是张文仲却是耗不起的。从这三个人表现出来的态度,张文仲就明白了他们的打算。如果是真的让这场搏杀的节奏,进入到了庞家的这三个天级高手的掌控之中,他的性命可就是岌岌可危的了。

  所以他必须得抢攻,要让这场殊死搏杀的节奏,重新回到他的掌控中来。只有这样做,他方才会有获胜的可能!

  手握三尺剑的张文仲,微眯着眼睛用敏锐的目光在庞家的这三个天级高手身上一一扫过。但凡是阵法,无论是由几个人构成,皆是有阵眼存在的。只要能够击破阵眼,那么这个阵法就算是再厉害,也都会在瞬间破败。

  在短暂的观察之后,张文仲发现,庞家这三个天级高手构成的三才杀阵,阵眼就是正前方的独眼狼庞世峰。毫无疑问,能够作为阵眼,这个庞世峰的实力,应该也是三人中最强的。

  既然明确了阵眼所在,那么张文仲现在要做的,就是以雷霆之势,击杀身为阵眼的庞世峰,破了他们的三才杀阵,随后再以凌厉攻势,将庞世铎、庞世民两人分而杀之!

  张文仲双足在地上用力的一点,整个人顿时如出膛的炮弹,急速的射向了庞世峰。他手中的那把三尺剑,瞬间就抖出了三朵凄然的剑花,如同是毒蛇口中吞吐的信子,向着庞世峰的眉心、咽喉、膻中三处疾刺。

  身为三才杀阵的阵眼,庞世峰还担负着调度阵法的重任。此刻见张文仲气势汹汹的冲来,他非但不惊慌,嘴角边反而还浮现出了一抹嘲讽的冷笑。他在心头狞笑暗道:“你终于是被我们给逼急了,竟然是愚蠢到不顾一切的向我们发起了抢攻……不可否认,你的确是很厉害。但是想要击破我们庞氏三狼的三才杀阵,却还是不可能的,你注定了是要死在我们庞氏三狼的手中!”

  眼看着张文仲已经要冲到了自己身前,庞世峰双手紧握着唐刀,迎着张文仲摆出了一个‘力劈华山’的架势,同时口中厉声喝道:“三才杀阵——合围杀敌!”

  左右两侧的庞世铎、庞世民立刻冲向了张文仲,他们手中紧握着的唐刀在这一刻都挥了起来。一个是从上至下的直劈向张文仲,另外一个则是从左向右的横斩向张文仲。

  张文仲早就料到只要自己一发动进攻,势必就会引来庞家的这三个天级高手的联袂一击,所以在他的脸上并无惊慌之色,依然是保持着沉着冷静之态。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两道绿幽幽的寒芒立刻就出现在了庞世铎、庞世民的身后,向着他们背部的命门穴刺去。命门穴乃是人体要穴,一旦是被附着了澎湃真元的阴阳二气钉给刺中,即便不死也会重伤!

  虽然阴阳二气钉的出现极为诡异突兀,但庞世铎和庞世民好歹也是天级高手,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它们的存在。在震惊张文仲究竟是怎么将暗器绕到了他们背后发动猝袭之时,已经来不及闪避了的他们,也顾不上再扑向张文仲了,只能是暂且放弃进攻,连忙使出了一个类似‘苏秦背剑’的招式,反手将唐刀给背在了背上,挡下了阴阳二气钉的这一波偷袭。

  张文仲知道,在天级高手惊人的洞察力和反应力面前,以目前阴阳二气钉的威力,是很难真正起到杀伤效果的,所以他也没有指望阴阳二气钉能够杀伤庞世铎和庞世民,只是希望能够纠缠住他们,让他们在短时间内,腾不出手来帮助庞世峰。

  所以这一次阴阳二气钉的偷袭攻势虽然是以失败而告终,但是张文仲并没有就此将它们收回,而是以真元驾驭着它们,让它们如同是两枚袖珍版的飞剑,靠着‘咫尺之间’的特殊能力,不断的出现在庞世铎、庞世民两人的要害部位袭扰,让他们俩一时之间疲于应付,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再做到庞世峰所说的‘合围杀敌’了。

  不过张文仲很清楚,阴阳二气钉只能够在短时间内纠缠住庞世铎、庞世民。时间一久,这两人就会挣脱阴阳二气钉的纠缠。所以他必须得抓紧时间,争取能够在庞世铎、庞世民腾出手来之前击杀庞世峰,让三才杀阵彻底崩溃。

  这一系列动作看似繁杂,其实都是在短短的一刹那间完成的。就在庞世铎、庞世民被阴阳二气钉给纠缠住了的时候,张文仲手里的三尺剑,刚好是攻到了庞世峰的面前。

  虽然看到自己的两位同伴都被张文仲释放出来的古怪暗器给纠缠住,无法及时赶来与自己合围击杀张文仲,但是庞世峰并不惊慌,因为他对自己这两位同伴的实力有信心,相信他们能够很快的摆脱阴阳二气钉的纠缠,赶来与自己合围击杀张文仲。此刻见张文仲攻到了他的面前,他也毫不退缩,立刻将手中的唐刀一摆,就要和张文仲来个硬碰硬。

  在庞世峰看来,剑走轻灵,刀势威猛。两者若是硬拼的话,毫无疑问将会是刀胜出的。而且他手中的这柄唐刀更是品质极佳,可谓是吹毛可断、削铁如泥的宝刀。必然能够轻松的斩断张文仲手里握着的三尺剑,而后再一鼓作气的将其人也给斩成两截!

  “当当当当当……”

  一连串密集的刀剑撞击声骤然响起,就在这短短的一秒钟的时间里面,张文仲的三尺剑和庞世峰的唐刀,竟是激烈的交击了不下十次。无数的火星从交击的刀剑上绽放了出来,煞是美丽。

  在一番激烈的刀剑撞击之后,果然是出现了‘咯噔’的一声断裂声。然而断裂的却并不是张文仲手里的三尺剑,而是庞世峰手中握着的那柄唐刀!

  张文仲的三尺剑,好歹是在混沌炉中炼制过的,它的坚硬程度,又岂是这些凡兵所能够比拟的?

  在斩断了庞世峰的唐刀后,张文仲乘胜追击,剑如银蛇,直探向庞世峰的咽喉。

  庞世峰怎么也没有想到,被自己寄予了厚望的唐刀竟然是如此的不给力。仓惶之间,他也顾不得其它,将手中的半截断刀向着张文仲一扔,随后上半身向后急仰,使出了一个铁板桥的姿势,企图避过张文仲的这一击。

  张文仲不闪不避,就这么鼓动起了真元护卫在体表,硬抗下了庞世峰扔来的断刀。虽说依然是被断刀给伤了,但却只是皮外伤,纵然鲜血淋漓却并不算什么。与此同时,他将手中的三尺剑改前刺为下劈,继续逼迫庞世峰。

  庞世峰没有料到张文仲竟然会豁出受伤也要收拾自己,顿时大惊失色,连忙是施展了一个千斤坠,让自己的身体急速坠到地面,随后双手在地上一撑,整个人就要向着一旁翻滚。

  张文仲自然是不会让他如愿以偿,前踏一步,左脚正好是踩在了庞世峰的右脚踝上,让他无法翻滚,同时手中三尺剑下劈的速度陡然加快,‘噗’的一声,就劈入了庞世峰的体内。可怜这个赫赫有名的天级高手,竟是在一个照面间,就被张文仲给劈杀了。

  “大哥!”

  庞世铎和庞世民见状既惊又怒,凄厉的咆哮了起来。在此之时,庞世民右手持刀逼退阴阳二气钉的纠缠,左手飞快的伸入怀中,掏出了一面暗红色的三角旗来。

  “小子,算你狠,竟然逼我使出了这件宝贝!”庞世民面目狰狞的低吼着,猛的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张口就喷出了一团滚烫的鲜血在这面三角旗上。随后,他拿着这面三角旗,迎风一展。

  霎时间,庞家宅院里面寒风大胜,光线骤暗,无数的沙石凭空出现,席卷着砸向了张文仲。

  端是一派飞沙走石的景象!

  张文仲一眼就瞧出了这面三角旗的来历,眉头一挑就叫了出来:“风石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