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233章 女王生病了

  “出大事了?出什么大事了?”虽说埃里克说话的语气显的很焦躁,但是张文仲还真是没有将他的话给放在心上,反而是用一种略带调侃的语气问道。

  这并不是说张文仲就对埃里克的事情一点儿都不关心,其实是因为在此之前,埃里克也曾给他打过好几次的电话。每次说话的语气,不是烦躁就是忿怒。刚开始的时候,张文仲还是很好奇的,会忍不住询问一下究竟是什么事情惹恼了这位风度翩翩的英国绅士。不过埃里克的回答,却是让他有些哭笑不得。原来,之前几次埃里克打电话给张文仲,都是抱怨欧洲的那几家顶级医学杂志刊物,不肯刊登他记录的张文仲给尤天海治疗腿疾的文章。如果不是因为他在欧洲医学界还是有点儿名气威望的话,只怕这几家顶级医学杂志刊物的编辑,就不会是客气的退稿,而是用‘胡思乱想’、‘白日做梦’甚至是‘受东方神秘文化腐蚀过深’等等的词句来讥讽他了。

  对于埃里克的遭遇,张文仲在表示同情之余,却也并不感觉意外。中医虽然在东亚及东南亚这个圈子里面的认可度还算是挺不错的,但是要放到欧美去,那么认可度就是呈直线陡降的了。在欧美,也就是按摩及针灸的认可度稍微高那么一些。不过这两者都是被当做康复理疗技术来看待的,而并非是真正的治疗技术。

  更何况,张文仲那天对尤天海体内篾片蛊的治疗方式极为特殊,甚至可谓是匪夷所思的,就算是放在国内的中医界里,也鲜有人会相信这是真的。所以埃里克的病例报告会在欧洲的这几家顶级医学杂志刊物中碰壁,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难道又是哪家医学杂志刊物,将你的这份病例报告给退回来了吗?”张文仲笑着问道。

  “不是的,张先生,这次是真出大事了。”埃里克的语气十分的焦躁不安:“女王陛下……女王陛下她生病了!”

  “女王陛下?”张文仲先是微微一愣,随后方才反应过来,埃里克口中说的‘女王陛下’,指的应该就是现任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那位住在白金汉宫,有着八十四岁高龄的妇人。“你们的伊丽莎白女王已经有八十四岁了吧?这样的高龄,生病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话刚刚说到这里,张文仲的脑海里就闪过了一道精光。虽然接触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他对埃里克的性格也算是比较了解的了,知道埃里克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起伊丽莎白女王生病的事情。现在埃里克既然是提起了此事,那也就是说明,伊丽莎白女王的病,十有八九是和被埃里克给带到英国去的那只篾片蛊有关!

  果然,就在张文仲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埃里克就已经说道:“女王陛下患的可不是普通的疾病,她是中了篾片蛊!”

  张文仲眉头一挑,说道:“我不是让你将篾片蛊给小心看管起来的吗?你怎么就让它窥见机会寄生在人体内了呢?唔……等等,这个事情有点儿不对劲呀。就算是篾片蛊伤了人,也不该伤到你们的伊丽莎白女王吧?你究竟是在哪儿研究的这只篾片蛊?别告诉我,你是在白金汉宫里面研究的!”

  埃里克连忙解释道:“不是的,我并没有在白金汉宫里面研究篾片蛊,我是大英帝国皇家医学院里面研究的篾片蛊。因为我是皇家医学院的博士生导师,所以我在皇家医学院里面拥有一间属于个人的研究室。事情是这样的,就在昨天,我正在实验室里面研究这只篾片蛊的时候,恰好女王陛下到了我们皇家医学院来视察……”

  埃里克在电话里面,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中了篾片蛊的经过,向着张文仲娓娓的道出。

  原来,埃里克也曾给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担任过一段时间的御医,当伊丽莎白二世在皇家医学院里面视察的时候,突然就想要见见自己的这位前御医。所以她就在相关人员的陪同下,前往了埃里克的实验室。恰巧,埃里克正在研究那只从遥远的东方带回英国的篾片蛊,见到女王陛下驾临,他连忙是吩咐自己带的博士生将篾片蛊给小心的放入试管密封起来,而他自己则是迎向了伊丽莎白二世。

  埃里克带的这几个博士生,都是第一次在电视机外面看见活生生的女王陛下,所以心情不免有些激荡,从而导致了他在将篾片蛊给封入试管之内的时候,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没能够及时的将试管塞给塞上。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的是,这只自从来到了英国后,就一直不动弹、跟死了没什么区别的篾片蛊,竟然是把握住了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猛的振翅就从试管中飞了出来。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伊丽莎白二世的身上,没有人会去注意一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虫子。直到伊丽莎白二世离开之后,重新返回实验桌旁,准备开始继续研究篾片蛊的埃里克方才是震惊的发现,本该封着篾片蛊的试管,竟然是空空如也的。

  那只篾片蛊……竟然失踪了!?

  埃里克可是见识过篾片蛊的可怕之处,在发现这只篾片蛊消失之际,他顿时就大吃一惊,全身上下是一片的冷汗淋漓。立刻就在实验室内外,寻找起了这只篾片蛊的影踪来。然而,令他倍感担忧及失望的是,一番仔细的寻找下来,竟是毫无收获。

  当时,埃里克就在猜测,这只脱困的篾片蛊,会不会是已经寄生到了人的体内?回想起刚才出现在他实验室内的那些人,大多都是英国的皇室成员及政界高官。如果篾片蛊真的寄生在了他们的体内,那么后果可就是不堪设想的了!

  因为有尤天海这个先例在前面摆着,所以埃里克知道,篾片蛊寄生在人体内,是无法通过仪器检测出来的。如果没有张文仲那样神乎其神的诊脉之术,就只能够等着症状发作,才能够确定这只篾片蛊究竟是寄生在了哪个人的体内。

  无可奈何之下,埃里克只能是焦急的等待着篾片蛊症状的发作。与此同时,他也曾不止一次的向着上帝祈求,祈求这只篾片蛊并没有寄生在人体内,哪怕是被某个人给一脚踩死也好啊……

  可惜的是,上帝并没有让他的这位虔诚信徒如愿。就在今天清晨,辗转反侧一夜难眠的埃里克得到了一个确切的消息:女王陛下生病了,症状十分的古怪,现任的御医对此毫无办法……

  “女王陛下……中了篾片蛊的竟然是女王陛下……噢,上帝呀!”在听闻了这个消息之后,埃里克整个人都震惊了。他嘴巴里面翻来覆去的,也就只剩下了这么一句话。一直到半个小时之后,他方才从震惊的状态中醒过神来,并且在第一时间就赶往了白金汉宫。因为曾经担任过伊丽莎白二世的御医,并且和王室的许多成员都保持着良好的私交,所以他得以进入白金汉宫,诊察了伊丽莎白二世的病情。而现在的这个电话,就是在伊丽莎白二世的寝室外,打给张文仲的。

  “我已经给女王陛下诊察过了,她的病情和尤天海的病情十分相似。同样也都是双腿出现了疾病。毫无疑问,这就是篾片蛊在作祟!我已经向查尔斯殿下建议,希望能够请你到英国来一趟,替女王陛下治疗这因为篾片蛊的寄生而引起的该死腿疾……”说到这里,埃里克停顿了片刻,听声音好像是在和旁边的人交谈。很快的,他就又对张文仲说道:“喔,张先生,请稍等片刻,查尔斯殿下想要和你谈话。”

  电话很快就被埃里克交到了另外一个人的手中,一个沉稳的男子的声音很快就在电话中响了起来。相比,这就是埃里克所说的查尔斯王储了。

  “你好,张先生,我是查尔斯·菲利浦·亚瑟·乔治·蒙巴顿·温莎,你可以称呼我为查尔斯。”查尔斯王储说道。

  “你好,查尔斯先生。”张文仲说道。

  查尔斯王储语气不变,继续说道:“埃里克爵士刚才已经向我说起过有关你的事情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够来英国一趟。当然,往来的路费、食宿费都是由我们全包的,你完全不必操心。另外,无论你是否能够为我的母亲治病,我都将代表英国王室给予你一笔丰厚的诊金,以答谢你不远万里的赶来英国……”

  虽然查尔斯王储的这番话说的很客气,但张文仲还是从中听出了一些问题来。他不由微微的笑了起来,淡然的说道:“查尔斯先生,请恕我说话有点儿直接。从你的这番话、以及你说话的语气,我就可以听的出来,你应该是并不相信我能够治好你母亲的腿疾吧?我如果是来了英国,说不定是连你母亲的面也见不上,就更不要提给她治病了。如此看来,我到英国,更像是在出国旅游……我很好奇,既然你不相信我,为什么又肯花钱请我去英国旅游一圈呢?不可能是仅仅看在埃里克的面子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