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237章 王子访华

  “你好,查尔斯先生,我是张文仲。”张文仲对查尔斯王储打来的这个电话并不感觉意外,因为这一切都是在他的预料之中。想当年尤天海也曾在欧美各个知名的医疗机构寻医问药,但最终却也只能是怏怏而归。毕竟,像篾片蛊这样的蛊毒,并不是靠着普通的医疗技术就能够治愈的。“怎么样,你母亲的腿疾,可有好转了吗?”

  “完全就没有好转的迹象。”查尔斯王储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满腔无奈的说道:“不仅是我们王室的御医和皇家医学院的医学专家们对我母亲的腿疾束手无策、无计可施,就连欧美各国的知名医学专家,在经过了数次的联合会诊之后,依然是对我母亲的腿疾毫无头绪。虽然他们也曾尝试着制定了几个治疗方案,但是却没有一个治疗方案能够真正起效,甚至还让我母亲的腿疾出现了恶化的征兆……”

  “恶化?怎么个恶化法?”张文仲颇有些惊诧。按理说,在符文简伏诛之后,这只没有了主人的篾片蛊,就只能是靠着本能的驱使来活动。虽然它也会暴起伤人,但是只会寄生在人的双腿之内,绝对不应该引发大的恶化。

  查尔斯王储说道:“除了最开始出现在双腿的症状之外,现在我母亲的身上竟然还生出了一个古怪的小包块。这个小包块并非是固定在某处,而是会在她的全身各处游走不定。虽然我们采用了最为先进的检查仪器,给她进行了最为全面细致的检查,但却依然是毫无收获……”

  “哦?居然出现了这样的变化?”张文仲眉头微皱。从查尔斯王储描述的情况来看,那只寄生在伊丽莎白二世体内的篾片蛊,应该是产生了变异。但是这种变异究竟是因何而起,最终又会演变成为什么样,在没有亲自给伊丽莎白二世做检查之前,他还不能怪确定。

  查尔斯王储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和态度后,方才是以诚恳的语气说道:“张先生,在这里,我首先得为上次对您缺乏诚意的邀请,以及对您医术水平的怀疑,而向您道歉,还希望您能够宽宏大量,原谅我犯下的这些错误。此外,我也希望您能够不计前嫌,屈尊来一趟英国,为我的母亲治疗腿疾。当然,这一次我会拿出诚意来的。我已经和我的弟弟安德鲁,登上了专机,准备亲自到雍城市来请您……”

  张文仲惊讶的说道:“什么?你们要到雍城来?”

  恰巧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走在楼道里的张文仲,听见了从某户人家电视里面传出来的早间新闻:“外交部发言人昨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应外交学会的邀请,英国女王次子、英国国际投资和贸易特别代表安德鲁王子将于九月二日至十一日访华。访华期间,安德鲁王子将与国务院领导、相关部委及企业会面,就扩大中英贸易等问题交换看法。此外,安德鲁王子还将作为英国代表团团长,出席在沪上举办的世博会英国国家馆日的活动……”

  查尔斯王储也在这个时候说道:“是的,我们准备来雍城市。因为只有亲自上门拜访恳请,才能够表达出我们的诚意来。如果不是因为我们母亲的病情,害怕经受车马劳顿的话,她就亲自前来雍城市找您,上门求医来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埃里克曾经给他说过,张文仲的性格比较低调,并不喜欢张扬。所以他立刻就猜想,张先生会不会是在担心,因为自己和安德鲁的登门拜访,会给他惹来大堆的媒体记者,从而打扰他原本平静安详的生活呢?

  想到这里,查尔斯王储的心情顿时变的忐忑了起来。现在,张文仲已经成为了英国王室最后的希望,他可不想因此而得罪了张文仲,从而延误伊丽莎白二世的病情治疗。所以,他连忙对此进行解释:“张先生,我们知道您的性格比较低调,不太喜欢张扬。所以在和贵方政府进行了沟通之后,此次访华都是用的我弟弟安德鲁的名义。到时候,安德鲁会负责出席各种外交的场合,而我则会秘密的、在不惊动任何一家媒体的情况下,前往雍城亲自拜访您。所以,您大可不必担心,会因为我的登门拜访,而影响了您平静安详的生活……”

  张文仲问道:“你现在已经在来华的飞机上了吧?”

  “是的。”查尔斯王储回答道。

  张文仲苦笑着说道:“既然都在来华的途中了,那我还能够让你重新飞回去吗?罢了,来就来吧。”

  “多谢张先生。”查尔斯王储大喜,连忙说道:“我再次向您保证,我的来访绝对不会影响到您的正常生活,请您大可放心。”

  挂断了电话之后,张文仲在心头默默的计算了一下。如果九月二号就启程前往英国的话,这往返的时间、再加上给伊丽莎白二世治病的时间,应该是能够赶在迎新生晚会之前,回到雍城市的。今年雍城大学的开学时间是在九月八号,迎新生晚会应该就是在开学后的一个星期左右举办。不过和大家伙一起排练舞蹈的时间,却是会因此而没有了,这让张文仲略微感到有些遗憾。因为这几天的舞蹈排练,都是充满了欢声笑语的。这样的生活,张文仲还真是不舍得放弃呢。

  不管怎样,九月二号这一天还是来了。

  不过,一大早就出现在张文仲诊室里面的人,却并不是查尔斯王储,而是许久未见的孙巍。

  在身体彻底康复了之后,孙巍天天都在习练张文仲传授给他的健身功法,现在看着,也算是身姿挺拔了。虽然和身材魁梧、器宇轩昂等等形容词相去甚远,但是和以前比起来,却要阳刚了不少。

  此时的孙巍,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穿着奢华的名牌服饰,而是穿着美特斯邦威、真维斯这一类普通品牌的休闲衣裤,在走进了张文仲的诊室,看见就坐在诊桌旁捧着一本《玉医十三卷》在读的张文仲时,立刻就含笑打起了招呼来:“张哥,好久不见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帅气。”

  “孙巍?你这小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油嘴滑舌的。哎,你不在京城待着,跑到雍城市来做什么?”张文仲放下了手头的这本《玉医十三卷》,抬起头来望着孙巍,目光颇有点儿惊诧的意味。

  孙巍并没有和张文仲拐弯抹角,而是微笑着直说道:“我这是来和张哥你商量一件事情的……”话说到这里,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而是用目光扫了眼就坐在张文仲正对面的苏晓玫。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要让苏晓玫出去。毕竟他要说的事情,不太适合让不相干的人听见。

  苏晓玫毕竟是拥有七窍玲珑心的人,一看孙巍的这副神情,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当即就站起身来说道:“老师,你和这位孙先生谈,我去给你的茶杯换点儿热水。”

  “小妹,你坐着,不必走。”张文仲先是冲苏晓玫点了点头,随后方才扭过头来,对孙巍说道:“孙巍,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叫做苏晓玫,是我的徒弟,同时也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你有什么话,直说无妨。我想,你要说的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和我这次去英国给伊丽莎白二世治病有关吧?”

  在此之前,张文仲并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此事,所以在听见了他的这番话后,苏晓玫甚至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啊?老师,你要去英国给英女王治病?这……这是真的吗?你也太厉害了吧?!”

  张文仲向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说道:“小妹,别嚷嚷,我并不希望有太多的人知晓此事。这次,我打算让你陪我一起去。一是我需要一个合格的助手,二是我想要借此机会再传授你一些医术。”

  苏晓玫没有料到张文仲肯带她一起去,倍感惊喜的说道:“哇,太好了,我也能够去英国的白金汉宫给英国女王治病?这可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呢!”

  孙巍则是在犹豫了片刻后,反身将诊室的门给关上,然后才走到了张文仲和苏晓玫的身前,小声的说道:“张哥,你说的没错,我这次来找你商量的事情,就是和英国女王的病情有关。我希望能够和你一同前往英国。”

  张文仲皱着眉头说道:“你去英国做什么?别是想要充当间谍吧?”

  孙巍不禁大窘,苦笑着摇头,自嘲的说道:“张哥,你看我这样子,像是间谍吗?别的不说,间谍该会的本事,我可是一样都不会。真要让我去充当间谍,还不得让那些英国佬们笑掉大牙?”

  张文仲好奇的问道:“那你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孙巍的表情瞬间变的严肃了起来,回答道:“我也不瞒张哥,我是奉命来和张哥你交涉,希望你能够在给英国女王治病的这件事情上面,稍微的配合我们一下,让我们能够趁此机会,从英国佬的手中,要回几件本该属于我们的东西……”

第238章 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张文仲隐约已经猜出了孙巍的目地,但还是需要得到他的亲口证实。

  孙巍并没有直接回答张文仲提出的这个问题,而是反问了他一个问题:“张哥,你应该听说过位于英国伦敦新牛津大街北面的大罗素广场上的那座大英博物馆吧?”

  “自然是听说过的。”张文仲微微颔首,在心中暗道了一声果然如此。随后方才问道:“你们可是想要借着这次伊丽莎白二世患病的契机,要回那些流落在大英博物馆内的中华文物?”

  “没错!”孙巍用力的点了点头,表情很是严肃,咬牙切齿的说道:“流落在大英博物馆内的我中华文物,总共数量竟是达到了惊人的两万三千余件!从远古时代的石器,到商周时期的青铜器;从魏晋南北朝的石佛经卷,到唐宋时期的名家书画,还有那明清两朝的精美瓷器……可谓是种类繁多。而这些珍贵的文物,每一件都堪称是国宝,都代表着我华夏一族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创造的璀璨文化!”

  因为受到了孙巍的影响,苏晓玫的神情在这个时候也变的严肃了起来。她轻咬着嘴唇,接过孙巍的话题,说道:“说起来,我也曾看过一些相关的资料介绍,在大英博物馆内的中华文物中,有部分是在1900年的八国联军侵华事件中,被那些强盗国家给洗劫走,并最终辗转流入大英博物馆的。有的则是在1856年到1932年间,被多个所谓的‘西方探险家’从我国的西北地区、诸如莫高窟等地掠走,或卖或送给了大英博物馆的。可以说,大英博物馆获得的许多中华文物,都是通过敲诈、勒索、欺骗、抢劫等等强盗的手段方式获得的。整个过程可谓是充满了我们华人的热泪和鲜血。在此之前,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曾无数次的要求大英博物馆归还这些遭受劫掠的中华文物,然而却都遭到了对方的断然拒绝。他们甚至还恬不知耻的说:‘大英博物馆的所有中国文物,都是通过合法途径收集而来的,不论是通过捐助还是购买’。同时还无耻的宣称,他们是绝对不会归还这些文物,就算是有人肯出高价购买也不可能!”

  “苏小姐说的没错。”孙巍说道,“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所以我们才想要借着张哥给英国女王治病的契机,要回一些中华文物。”

  张文仲说道:“只怕这件事情也并不容易,英国政府不见得就会在这件事情上面松口退步,哪怕是关系到他们女王的健康和性命……”

  孙巍自然是知道这件事情的难度系数极高,但他依然是回答道:“事在人为,如果不试试看的话,又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究竟能不能成呢?”

  张文仲沉默了片刻,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答应你的请求了。”

  “谢谢你,张哥。”孙巍感激的说道。

  “别谢我。”张文仲摇头说道,“毕竟,在我的血管里面,流淌着的也是炎黄之血。如果有机会能够要回这些属于我华人的文物瑰宝,我自然是义不容辞的。”与此同时,他也在心中暗暗做出了决定。如果孙巍不能够通过谈判的途径,要回一些中华文物的话。那么他也不妨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来要回一些属于全世界华人的珍惜瑰宝。

  有那么一句话说的好:拿了我的,总归得给我还回来!

  在得到了张文仲的获准之后,孙巍也换上了一身白大褂,拖了张椅子坐在了苏晓玫的身旁,并且还装模作样的拿起了放在诊桌上面的一本《唐本草》,滋滋有味的看了起来。不过,他究竟是真看得懂这本书呢,还是仅仅只是装装样子而已,那就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了。

  在此期间,也曾有几位校内医院的医生走进张文仲的诊室来请教一些医学上的问题,当他们看见身着白大褂正襟危坐的孙巍时,都有些惊诧。不过在听了张文仲的介绍,说孙巍是他带领的第二个实习生时,这些人也就释然了,并没有再继续追问孙巍的身份和来历。

  没多时,张副院长新收了一个实习生的消息,也就传遍了整个校内医院。至此,孙巍的身份也就算是落实了。

  临近中午快要下班的时候,埃里克出现在了张文仲的诊室里面,他先是热情的和张文仲寒暄了几句,随后方才是满怀歉意的说道:“张先生,很抱歉,本来王子殿下是想要和我一起赶来雍城市请您的,但是他必须得出席一个外交场合,所以得等到下午才能够赶到雍城市来了,他让我提前赶来雍城市见你,就是想要问问你,可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器具或药物?”

  张文仲摇头说道:“暂时没有,等我检查过了贵国女王的病情之后再说吧。”他抬手指了指孙巍和苏晓玫,说道:“这两个人,我想要带着一起前往英国,没问题吧?”

  埃里克看了眼苏晓玫,又看了眼孙巍。对于苏晓玫,他还是有点儿影响的。上次的雍城之行,苏晓玫一直就跟随在张文仲的身边。而对于孙巍,他就没什么影响了。不过看孙巍穿着一袭白大褂和苏晓玫坐在一起的模样,想必身份就算不是张文仲的弟子也应该是助手。

  埃里克也没多想,点头应道:“这当然是没有问题的了。”

  张文仲点了点头,随后问道:“我听查尔斯王子说,贵国女王的病情出现了恶化?不过他也说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这段时间,应该一直都在关注贵国女王的病情吧?能否给我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埃里克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含笑说道:“这会儿已经到了午饭的时间,不如我们找个地方,一边吃午饭,一边来说这件事情吧?”

  张文仲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果然已经是过了下班的时间,他站起身来说道:“也好,你远来是客,这一顿饭就由我来请吧。”不等埃里克拒绝,他又笑着冲苏晓玫和孙巍说道:“走吧,小妹,孙巍,我带你们去吃药膳。”

  “吃药膳?难道是去汪伯家常菜馆?”苏晓玫眼睛一亮,立刻就站了起来,兴奋的说道:“自从上次在汪伯家里吃了一回药膳后,我就一直在回味那美妙的滋味。只可惜,汪伯家常菜馆的生意越来越好,想要吃到那几样药膳也是越来越不容易。这一次,沾老师的光,我又可以大快朵颐一番了。不过,那道叫做什么‘龙马精神’的药膳,我可是万万不会再吃的了……”说到最后这一句话的时候,她的俏脸儿上面不由的泛起了一丝红晕,显然是回忆起了那天晚上羞人的一幕来。

  “就你嘴馋,走吧。”张文仲不由的笑了起来,脱去了身上的白大褂,换上了外套,迈步就向着医院外走去。

  下午三点左右,雍城市卫生局的那位分管办公室、人事处和国际合作事务等等工作的副局长李军,突然是接到了一个从英国驻雍城市领事馆打来的电话。就在他惊诧英国领事馆究竟打电话来做什么的时候,对方用流利汉语说出来的话,竟然是将他给震得目瞪口呆。

  足足呆了有十来秒钟,李军方才追问道:“你们打算请我们雍城市的一位医生,前往英国去给英女王看病?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对方笑着回答道。

  虽然查尔斯王储答应了张文仲,不会声张此事。但是一些必要的程序,还是必不可少的。所以英国驻雍城市领事馆的领事,才会专程就此事给李军打来一个电话。毕竟张文仲属于雍城市卫生系统内的人,如果不先给雍城市卫生局打个招呼的话,只怕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

  李军在一愣之后,不由的兴奋了起来。这可不是给别人治病,而是给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治病啊!在他看来,这样的事情,对一个医生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殊荣。同时,如果真的能够促成此事,那么他的履历上面无疑将会留下重重的一笔,甚至还有可能成为他升迁的强大助力!

  激动的李军连忙问道:“不知道你们想要请的医生是哪位?是雍城医院的岳子敏吗?还是雍城大学的吴守志?又或者是中医院的肖先林?”他说的这几个医生,全部都是雍城市医疗系统内赫赫有名的人物。无论是医术还是医德,都是一等一的好。

  “都不是,是一位叫做张文仲的医生。”英国领事说道,“副局长先生,我方和这位张医生,都不希望有媒体知道此事。所以,还请你能够代为保密。”

  “张文仲是谁?”在此之前,李军还真是没有听过张文仲的名字。在挂断了英国领事打来的电话之后,他将手底下一个负责人事的家伙给叫到了办公室,向他询问起了张文仲的资料来。

  “雍城大学校内医院的校医。”这人回答道。

  “校医?你确定?”李军再度惊讶了。

  “不会错的,在我们雍城市卫生系统内,叫做张文仲的,就只有他一个。”在回忆了片刻后,这人肯定的点了点头。

  在挥手让这人离开办公室后,李军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这些英国佬到底是怎么想的?放着岳子敏、吴守志和肖先林这样的名医不请,居然跑去请一个年轻的校医……不管怎么说,这可是一个宣传我雍城市卫生系统的大好机会。不过我得先敲打一下这个叫做张文仲的校医,免得他到时候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丢了我们雍城市卫生系统的脸面。”他拿起了放在桌上的电话,找出了雍城大学校内医院的号码,拨了过去。

  很快,电话就被接通了。

  “我是卫生局副局长李军,让张文仲来接电话。”李军沉声说道,声音很有点儿威严。

  电话那头传过来的话,却是吓了他一跳:“很抱歉,李副局长,张副院长这会儿正和市长在一起聊天。你有什么事,我替你转达一下?”

  “市长?哪个市长?”李军大吃一惊,连忙问道。

  对方回答道:“就是我们雍城市新来的那位潘文涛潘市长。”

  “什么?潘市长现在就在雍城大学校内医院?”在挂断了电话之后,李军再也坐不住了,立刻起身走出了卫生局,乘车赶往了雍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