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250章 可怕的变异篾片蛊

  理查德用相同的方法,趁着这个凸起的小包块移动到伊丽莎白二世右小腿处的时候,将藏在小包块中的蛊毒幼虫,给卡在了两条金丝带之间,随后向泰森报出了这只蛊毒幼虫潜藏的准确位置:“皮下1.12厘米。”

  “明白。”泰森点头应道。因为只剩下了最后这一个凸起的小包块,所以他原本紧绷的心弦,也是微微有些松懈。甚至还抽空扭头冲着站在角落处的张文仲咧嘴冷笑了笑,用八分得意两分讥讽的语气说道:“嘿,年轻的中医小子,你瞧见了没有,女王的体内就只剩下了这最后的一只邪物了。只要将它给除掉,那么女王的身体就能够痊愈了。”说罢,他回过头来,握着手术刀的右手扬起落下,带起一道凄厉的刀光,划开了凸起小包块上。

  张文仲淡然一笑,很是大度的没有将泰森的这点儿讥讽给放在心头,甚至还打算好心的提醒他们一下,这些在伊丽莎白二世身体表面游走的,只不过是蛊毒的幼虫罢了。真正的成年蛊毒,是藏在伊丽莎白二世的各个脏腑之中。而那个具备繁殖能力的母体蛊毒,则是盘踞在了她的心脏上面。如果不能够将成年蛊毒,尤其是母体蛊毒给除掉的话,那就只能算是治标而不治本。要不了多久,伊丽莎白二世的身体表面,还是会再度出现这些游走的小包块。而她的身体状况,也将会比现在差上数倍。甚至,还会危及到她的生命。

  然而就在张文仲准备开口提醒两位主教的时候,却突然是敏锐的洞察到了伊丽莎白二世身体中的变化。他先是眉头一挑,随后连忙冲着已经划开了凸起小包块的泰森厉声提醒道:“小心!向后退!”

  泰森对张文仲这声突如其来的厉喝甚为不满,要不是因为他的手够稳,只怕就会因为张文仲的这一声厉喝失手伤及伊丽莎白二世了。不过,他这个时候正忙着将最后的那只蛊毒幼虫给捉出来,所以就并没有扭头怒视张文仲,只是极为不满的冷哼道:“年轻的中医小子,你究竟是在胡乱嚷嚷些什么……”他的语气在这个时候陡然一变,变的充满了惊惧:“噢,上帝呀,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一只变异的篾片蛊成虫从被划拉开的小包块中钻了出来,浑身沾着殷红鲜血的它,看着就像是一个袖珍版的怪兽。它猛的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鸣,张开背上的那对浴血的翅膀就飞了起来,疾速的射向了泰森。

  泰森好歹也是有着天级修为的武者,在大惊之下的反应也是相当的快,他左手的镊子和右手的手术刀齐齐刺向了这只变异的篾片蛊,想要用这种双管齐下的方式,来将它给弄死。与此同时,他脸上的惊恐表情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兴奋,他甚至还在心头暗道:“原来在女王的体内,还藏了你这么一个小怪物吗?很好,这一次,可是你自投罗网的……”

  然而,后续事情的发展,却并不是像泰森预料的那样。

  这只振翅飞行的变异篾片蛊,突然是扬起了类似螳螂般的镰刀状前足,迎向了刺向它的手术刀和镊子。只听到‘当’‘当’的两道金属撞击声突然响起,泰森手中握着的镊子和手术刀就不约而同的断成了两截。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又能够相信,这只仅有拇指大小的变异篾片蛊的前足,竟然是比钢铁都还要来的锋利坚固呢?!

  泰森骇然大惊,连忙向后急退。

  站在手术台另外一侧的理查德,也是反应迅速,第一时间就扬起了右手,将一条金丝带弹射向了变异篾片蛊。这条原本柔韧的金丝带,在被他给灌注了灵气之后,瞬间就变的坚硬了起来,宛如是一根坚硬锐利的金针,瞬间就射到了变异篾片蛊的身上。

  然而,金针刺穿变异篾片蛊的景象却并没能够出现。

  就在这根金针刚刚接触到变异篾片蛊的时候,蕴含在金针中的灵气就被变异篾片蛊给瞬间吞噬。坚硬锐利的金针立刻就变回了金丝带的模样,飘落在了地上。而吸收了灵气的变异篾片蛊,飞射向泰森的速度则是在陡然间提升了一倍有余。闪避不及的泰森,眼看着就要被这只变异篾片蛊给射入颅内了。

  理查德虽然竭力的想要救援他,但他的速度显然没有这只变异篾片蛊来得快。

  “完了……没想到,我泰森一世英名,竟然就栽在了这只不起眼的邪物身上。”泰森在心中绝望的叹息着。此刻,他甚至已经放弃了闪避,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在见识过了变异篾片蛊轻而易举就将镊子和手术刀给斩断的情景后,他毫不怀疑这只变异篾片蛊会用它的镰刀状前足会划开自己的颅骨,钻进颅内啃噬自己的大脑。

  一秒……

  两秒……

  三秒……

  闭着眼睛的泰森,足足是等待了五六秒钟的时间,却依然是没有感觉到头颅上有任何的疼痛感或异样感袭来,这让他感觉非常的惊诧。因为按照那只变异篾片蛊射向他的速度,应该是在一秒钟之内就袭击到他的。可是现在,分明已经过去了五六秒钟,可为什么还是没有任何的感觉袭来呢?

  泰森的心中突然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难道说,是理查德帮我挡下了这只邪物?”他连忙睁开了眼睛,却是看见了那只浑身浴血的‘邪物’恰好就悬停在他的鼻尖前方。

  “噢,上帝,真是该死的……”泰森被眼前这一幕给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向后退走。或许是因为太过紧张,他居然是犯了一个十分低级的失误——他的两只脚竟然是绊在了一起,随后就‘噗通’的一声,直挺挺的向后仰倒在了地上。也就是在倒地的这一刹那,他方才是看见,在那只变异的篾片蛊背上,竟然是插着一根纤细的银针。而银针的尾端,正是被张文仲给捏在了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之间。

  “上帝呀,是这个年轻的中医小子救了我?”泰森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虽然他不愿意相信,但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却让他不得不信。

  理查德在这个时候走到了张文仲的身前,向着他深深一鞠躬,恭敬的说道:“张先生,十分感谢您能够不计前嫌,在刚才那个万分危急的时刻,出手救了泰森主教的性命。”和刚刚紧闭着双眼的泰森不同,他可是睁大了眼睛,将张文仲用银针刺死了变异篾片蛊的那一幕,给清楚的看在了眼中。

  就在刚才,就在变异篾片蛊以令人猝不及防的速度射向泰森,眼看着就要射进他的颅内,将他的大脑吞噬掉的时候,手持着银针的张文仲,用并不算快的速度,从斜向刺来,竟是轻而易举的,就刺入了这只将泰森给逼入了绝境的、宛如微型魔兽一般的变异篾片蛊体内,并让它在瞬间毙命。

  “他杀死刚才那只邪物,靠的是运气,还是实力?他到底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人呢,还是真就只有地级初期的修为?”就在感激张文仲的同时,理查德也忍不住在心中猜测。不过,无论他怎么审视张文仲,却都难以看穿张文仲的真实修为。

  泰森在这个时候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因为刚才曾经出言讽刺过张文仲,所以他这个时候显得特别不好意思。不过,他还是向着张文仲鞠躬致谢,并且就刚才不善的言语,郑重的向张文仲道了歉。

  “你们也不用道谢,我总不能够见死不救吧?”张文仲淡然一笑,伸手就将这只用银针插着的变异篾片蛊,扔进了旁边护士端着的那只不锈钢托盘里。看着这只尚在抖动着肢体的变异篾片蛊,这位金发碧眼、容貌颇有点儿靓丽的女护士,脸色瞬间就被吓的惨白。

  “别害怕。”张文仲冲她微笑着说道:“它已经死了,现在之所以还在抖动着肢体,是因为反射信息尚且存在所致。现在麻烦你将它给端出去,同样用大火给焚烧掉。”

  “是。”金发碧眼的女护士闻言不禁松了口气,虽然还没有完全的放下心来,但是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的惊恐畏惧了。她就这么小心翼翼的端着这只不锈钢托盘,将插着银针的变异篾片蛊给端了出去。

  理查德目送着女护士走出门,他关注的当然不是这个丰胸翘臀的女护士,而是被她给端在托盘里面的那只变异篾片蛊。这会儿,他收回了目光,微皱着眉头,低姿态的向张文仲请教道:“冒昧的问一下,张先生,你可知道,刚才那只偷袭泰森主教的邪物,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吗?”

  “那是变异篾片蛊的成虫。”张文仲回答道:“你们刚才除掉的那几只,都是变异篾片蛊的幼虫。”

  “变异篾片蛊的成虫?”理查德和泰森相视一眼,都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理查德更是震惊的自语道:“上帝呀,为什么我刚才都没有察觉到它们的存在?”

  张文仲说道:“它们都寄生在伊丽莎白女王的脏腑中,你没有察觉到也是正常的。除了六只变异篾片蛊成虫之外,还有一只变异篾片蛊母虫,这会儿正盘踞在她的心脏上!”

  “什么?还有这么多?!”理查德和泰森都傻了眼,而在震惊之余,他们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询问道:“张先生,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