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257章 无缘?

  在大英博物馆专门陈列中华文物的永久性展厅——33号展厅里面,尤佳、尤晴俩姐妹,还有自告奋勇跑来充当导游的阿兰·斯密斯,正一起缓步其中,他们的目光四顾,打量着一个又一个陈列在此处的中华文物。

  首先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尊由匈牙利人斯坦因从中国西北敦煌偷运到欧洲的观音石像。这尊代表着敦煌佛教文化艺术高峰的观音石像,表面早已经有些斑驳了,它微眯着双眼,宝相庄严。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它却是没有双手。其实它本来是有双手的,但是在当初偷运的过程中,为了图方便,斯坦因和他的手下就将观音石像的双手齐腕斩下。而在展厅中央墙上,还有着一块几十平方米的敦煌壁画,在这幅色彩鲜丽的菩萨壁画上面,一道道的野蛮的割痕清晰可见。现在陈列在中国馆内的这尊观音石像、这面敦煌壁画、以及所有的展品,除却在向世人展示着中华文明的璀璨之外,同时也在向世人诉说着那段屈辱的、不堪的历史。

  走在这个专门陈列中华文物的展厅里面,尤佳的表情平淡,一言不发的看着陈列在其中的各式文物。尤晴则无法做到像她这样的喜形不露于色,这会儿正是满脸的愤慨神情,嘟着的小嘴里面更是不停地在小声咒骂着‘强盗英国’。让站在她身边的阿兰·斯密斯显的很有些尴尬,挠了挠头,最终却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是闭紧了嘴巴,小心翼翼的陪在这位明显正处在气头上的姑奶奶身边,生怕她会因此而迁怒自己。

  好一会儿之后,尤晴终于是停止了咒骂,冲着身旁正在仔细打量着一只九龙青花瓷碗的姐姐,好奇的问道:“佳佳姐,在来之前,我曾听人说过,在大英博物馆中藏着一件我们中华文物,堪称是他们这儿的‘镇馆之宝’,你知道是哪一件吗?放在哪儿呢?”

  虽然也是第一次前来参观大英博物馆,但是尤佳在此之前曾经看过一些介绍大英博物馆及其藏品的书籍,同时那位对古玩文物颇有研究的尤老爷子,也曾向她说过一些有关大英博物馆内藏品的事情。所以相比起尤晴,她知道的也就更多一些。此刻听见尤晴发问,她收回了打量九龙青瓷碗的目光,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说的那件文物,是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的唐代摹本。该摹本并没有放在这里展出,而是存放在馆内的斯坦因密室中,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看的。除了花钱之外,还得有一定的身份地位才行。我记得以前曾看过一篇报道,说南京师范大学敦煌学研究中心艺术研究室主任谢成水在2002年的时候,曾经偶然的在该密室看过这幅有着极高艺术价值的摹本。当时在登记册上,只有上个世纪20年代两个日本人来现场临摹过的记录。”

《女史箴图》是当今存世最早的中国绢画,无论是在中国美术史还是在世界美术史上,都具有里程碑的意义。现在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了两幅摹本,其一是宋代的摹本,现在被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但它的笔意和色彩皆非上品。另一幅就是被大英博物馆给收藏的唐代摹本,它本来是藏在圆明园中,但是在1860年英法联军入侵北京的时候,被英军大尉基勇从圆明园中盗出并携回了英国。在1903年的时候,被大英博物馆收藏,成为了这里最为重要的东方文物。尤晴将它称为大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可以说是一点儿也不为过的。

  而所谓的斯坦因密室,则是大英博物馆内专门用来存放中国古画的藏室。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是为了纪念当初那个以科学考察为名,深入中国西北地区达数十次,掠走了大量文献文物的匈牙利人斯坦因。因为他替大英博物馆、替英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用大英博物馆的话来说,斯坦因当初的所作所为,其实是在协助他们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对艺术、自然历史和科学的理解和认同。

  这样的逻辑,是何等的强盗?!

  “英国佬真不是好东西!”尤晴咬牙切齿,忿忿不平。

  一直没敢开口的阿兰·斯密斯,也不知道是从哪儿获得了勇气,突然是开口说道:“虽然存放在大英博物馆内的文物,大多都是掠夺来的。但不能否认的是,咱们英国人对这些文物的保护工作还是做的很不错,而且对公众也是挺开放的……”

  尤晴还没有答话,尤佳就已经忍不住冷笑了起来,说道:“保护工作做的好?这话你糊弄别人还成,却是糊弄不到我。我可是有幸看过一份大英博物馆近年的报告。在这份报告中显示,至少有30%的中国藏品,都没有得到适当的保管。甚至,一件有着数百年历史的中国香炉,居然是被用来充当募捐箱!这样的保护方式,也能够当得上‘好’吗?至于你说的对公众挺开放,那也仅仅只是看到了表象而已。在大英博物馆内的中华文物足有两万三千件之多,然而真正展出的有多少?放眼就能够数的清楚。其余的那些中华文物,全部都像那幅《女史箴图》一样,被收藏在了储藏室里。想看?可以!拿钱来就成!以前曾看过一篇老先生写的文章,里面就曾提到过,我国敦煌研究院的那些研究敦煌艺术的专家学者们,只能是靠着花钱从这儿买来的敦煌文献的微缩胶卷来研究敦煌的文化、敦煌的历史。这样的事情,真正的是耻辱……”

  尤晴冷哼一声,斜眼瞪着阿兰·斯密斯,说道:“听见了没有?你就少替自己的那些强盗祖宗和同胞说好话了。要不是看你这个人还算实诚,没有沾染上强盗的习气,我才懒得搭理你呢!”

  阿兰·斯密斯被尤佳的这番话给说的是哑口无言,又被尤晴的挤兑给折腾的面红耳赤。最后他很明智的选择了闭上嘴巴,不敢再轻易的说一句话。

  看了眼满脸委屈的阿兰·斯密斯,尤佳暗暗的在心头叹了口气。如果抛开国籍不论的话,以阿兰·斯密斯的人品和能力,还真的是配得上尤晴。但可惜的是,他是一个英国人而不是中国人,所以他对尤晴的追求,注定了就只能是既不开花更不结果的下场。要知道,当初在冰天雪地的朝鲜战场上,尤老爷子既是手刃过两个来复枪团的英国兵,也曾是被一个藏在暗处的来复枪团的狙击手给射中了胸膛。要不是命大,只怕早就交待在了冰天雪地的朝鲜,他们这些个后辈晚生,自然也就不会在这个世界上活蹦乱跳的了。

  正是有了这些前因在,尤佳就突然觉得阿兰·斯密斯这个苦苦追求自己妹妹,却又注定不会有好结果的男人,很是有些可怜。

  尤佳很清楚尤晴的性格,虽然这个小妮子平日里说话做事疯疯癫癫,甚至是很有点儿非主流的做派,可她在大事上面就从来没有忤逆过尤老爷子的心思。说出来恐怕都没有几个人会相信,就连前来英国留学也都是尤老爷子的意思。最开始的时候,尤晴一门心思的就想要考北大,甚至是连清华都看不上。用她的话来说,清华没有北大的文化底蕴,没有蔡元培,没有胡适,没有茅盾,她去了也没有多大的意思。但是就在她高三的时候,尤老爷子却突然发话,要让她去英国留学。‘师夷长技以制夷’,尤老爷子当时用了魏源的这句话来解释自己为什么要让尤晴前往英国留学。而尤晴也在这个时候爆发出了老尤家的狠劲来,英语成绩很普通的她,愣是抱着英语书籍、光盘一通猛啃,最后竟是在雅思考试中,获得了九分的最高分数档次,顺利的前往了英国留学。

  看了看尤晴,又看了看站在她身边的阿兰·斯密斯,尤佳在暗中感慨叹息的同时,也忍不住悄然的在心头问自己:如果自己是尤晴,而张文仲是阿兰·斯密斯的话,自己又会怎样选择,会不会忤逆爷爷的意思,毅然决然的和张文仲私奔呢?随后,她摇了摇头,有些哑然失笑,搞不懂自己的心绪为什么会突然变的有些多愁善感。

  微微的摇了摇头,尤佳冲着尤晴和阿兰·斯密斯说道:“我们走吧。”

  “不逛了?”尤晴问道。

  尤佳摇了摇头,说道:“看着这些文物就心痛,还是不逛了。”

  尤晴点头说道:“那好吧,我们走。”

  三人随着人流,走出了中国馆,向着大英博物馆的大门走去。也就是在他们走出中国馆的时候,一派闲庭信步模样的张文仲,这才缓缓的走进了中国馆。目光不由自主的,就落在了尤佳刚刚打量着的那只九龙青花瓷碗上面。

  两人,竟是又一次的错过了。

  有人曾经这样说过:错过一次是偶然,错过两次那就是无缘。

  张文仲和尤佳,难道就真的是无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