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265章 谁干的?!

  在看到兰斯洛被九朵妖艳的紫金色莲花瞬间给轰成了齑粉的这一幕后,格温娜维尔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寒意从心头涌了起来,瞬间就遍布在了她的全身上下,让她深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遍体生寒。虽说被她复活的这个兰斯洛,算不上是真正的兰斯洛,只是一个拥有了兰斯洛部分记忆的死亡骑士而已,可是它拥有的实力,好歹也是有着巅峰时期兰斯洛的三成左右,在当今这个灵气稀薄的世界上也算得上是非常强横的了,可是却依然栽倒在了那九朵看似娇柔的紫金色莲花上面。

  格温娜维尔忍不住猜想了起来,如果刚刚那九朵妖艳的紫金色莲花不是冲着兰斯洛去的,而是冲着她来的,那么又将会有怎样的结果呢?

  “恐怕是不会比兰斯洛的下场好吧……”

  猜想的结果让格温娜维尔感到了绝望,她感觉就算自己是竭力的鼓动起体内全部的魔力,也是绝无可能抵挡住这九朵能能够化为雷电的紫金色莲花的轰击。

  “这究竟是什么魔法,威力竟然是如此的可怕?!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这种能够化为莲花状的雷系魔法。还有,这个人究竟是谁?”在绝望之余,格温娜维尔也忍不住猜测起了张文仲的来历。

  就在这个时候,一片‘的的的的’的清脆撞击声,却是突然响了起来。刚开始的时候,格温娜维尔还在惊诧这究竟是什么撞击声,但是很快她就发现,这居然是她上下牙齿打架时发出来的声响。

  “我居然害怕成了这样?这可真是太丢人了……不,不能这样,我要拿出勇气来!”格温娜维尔紧紧的咬住了牙关,以此来避免牙齿再度打架,同时她颤颤悠悠的举起了右手中的那只黑色十字架,准备念诵咒语和张文仲做最后的一搏,就算不能够逃得性命,也好和他拼个鱼死网破。

  可是,就在她的口中刚刚念诵出了第一个咒语的音符后,一道切肤的寒意就出现在了她的脖颈处,让她不敢再继续念诵咒语来。侧头看了眼架在自己脖子上的三尺剑,满身冷汗的格温娜维尔再也顾不上什么尊严或名誉了,扑通的跪在了张文仲身前,哀求道:“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在真正面临着死亡威胁的这一刻,她是彻底的想通了,只要不死,那么一切就还有希望,但要是死了,那可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张文仲根本就不理会格温娜维尔的哀求,只是冷冷的询问道:“存放日本文物的密室在哪儿?”本来英语说的极为顺溜的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故意出现了几个发音错误。

  格温娜维尔的眼睛里面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仿佛是猜出了什么,一闪即逝。张文仲虽然是将此看在了眼里,但是却并非说什么,反而还装出了一副毫无察觉的表情。

  在短暂的犹豫之后,格温娜维尔壮着胆子,说道:“我……我不知道。”张文仲冷冷的笑了笑,也不和她废话,直接就用三尺剑在她的粉颈上面划拉出了一道口子,泊泊的鲜血顿时就从她的伤口中流淌了出来,吃痛的她顿时就惨叫了起来,连声说道:“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我知道,我知道存放日本文物的密室在哪儿。”

  张文仲喝道:“还不快说!”

  “我说了的话,你能够饶我不死吗?”格温娜维尔仰起头望着张文仲,泪眼朦胧,一派楚楚可怜惹人疼的表情。她这种妩媚众生的表情,足以让许多的男人缴械投降,但可惜的是,她现在遇到的,是一个自控能力极强,对女色有着极高免疫力的人。

  张文仲冷笑着说道:“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如果你不肯说,那么我就一个密室接一个密室的找,虽然会费点儿时间,但是仍然能够找得出来。”说罢,他就要挥动手中的那柄三尺剑。

  “我说,我说。”格温娜维尔脸色惨白,不敢怠慢,连忙是将存放日本文物的密室位置告诉给了张文仲,只希望这个家伙能够发发慈悲,在听取了自己老实的回答之后,放自己一马。然而她最终还是失望了,就在她刚刚回答完毕之后,张文仲就挥起了手头的三尺剑,将她的脑袋给斩了下来。

  就在格温娜维尔的脑袋落地之时,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从她的脑袋和身体中窜了出来,瞬间就将她给烧成了灰烬。这种从身体内部烧出来的火焰,正是三昧真火!且不说这个身着修女袍的女人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格温娜维尔,但是从她使用的术法来看,她十有八九是一个亡灵法师。要对付一个亡灵法师,仅仅只是将她的头颅斩下来,那是远远不够的。只有使用三枚真火这样的仙家术法,才能够将她彻底消灭。

  在三昧真火即将熄灭之时,张文仲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符咒扔向了三枚真火。这张符咒瞬间就被烧毁了大半,只剩下了些许的残渣,散落在了地上。

  做完这一切,张文仲俯身拾起了那只黑色十字架。格温娜维尔的身体都被烧成了灰烬,但是这只黑色十字架却完好无损,由此可见,这应该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

  抚摸着这只黑色十字架,感受着它释放出来的温润灵气,张文仲恍然大悟的自语道:“原来是黑曜石精,难怪能够在三昧真火的焚烧下保存完好。嗯,这倒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仙灵材料,正好可以用来炼制法宝。”

  在将这件仙灵材料收进了兜里之后,张文仲纵身一跃,就从这个展馆的二楼跳了下去。

  果然是如张文仲所言,就在格温娜维尔毙命之时,三个石像鬼和四个青铜傀儡就轰然崩塌,化作了七堆石铜废墟散落一地。引着它们兜圈子的苏晓玫虽然是累的气喘吁吁,但是精神的兴奋明显要强过身体的疲惫,见到张文仲跳了下来,她连忙迎上去,问道:“老师,我们现在做什么?”

  看着苏晓玫,张文仲点了点头,显然是对她刚才的表现甚为满意。这会儿听见她的询问,含笑回答道:“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去搬东西了。怎么,小妹,难道你还没有打过瘾么?”

  张文仲本来是开玩笑的一问,未曾料想,苏晓玫居然是笑嘻嘻的点头回答道:“是呀。老师,刚刚我在引着它们跑的时候,结合以前的理论知识,又摸索出了几个切实有效的风筝流技巧。本来我是打算借它们来历练一下刚刚摸索出来的这几个风筝流的技巧,可惜它们却全部化为了碎渣。”

  看到苏晓玫这一脸遗憾的表情,张文仲就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并没有开玩笑。

  “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张文仲苦笑着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叹道:“好了,小妹,你也甭想那些有的没的了,还是赶快办正事要紧。”说罢,他转身就朝着存放着中华文物的密室走去,苏晓玫吐了吐舌头,连忙紧随在他的身后。

  张文仲昨天看似在大英博物馆内闲逛,实际上却是通过广散真元,将大英博物馆内的布置给摸了个一清二楚,尤其是几个存放着中华文物的密室,更是被他调查的一清二楚。这会儿,他领着苏晓玫,很快就抵达了这几个有着严密防护措施的密室。

  这几个密室虽然都有着世界上最为先进的高科技防护措施,但是这些措施对于张文仲和苏晓玫这样的修真人士来说,威胁并不算大,甚至还比不上刚才的格温娜维尔、兰斯洛以及石像鬼和青铜傀儡的威胁大,在道术的作用下,这些高科技的防护措施,很快就失去了应有的效果。

  然而在解除了这几个密室的防护措施之后,张文仲却并没有急着通知孙巍等人进来搬运中华文物,而是先将混沌炉给取了出来,变回了本来的大小,随后就将真元灌注到了混沌炉内。

  在真元的作用下,一片五彩的迷雾从混沌炉中释放了出来,将所有的中华文物全部都给覆盖在了五彩迷雾之内。足足过去了一刻钟的时间,这片五彩的迷雾方才翻滚着回到了混沌炉里面。

  “老师,你这是在做什么?”一头雾水的苏晓玫,好奇的询问道。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张文仲笑了笑,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随后,他就掏出手机通知了孙巍,让他带着人进来搬运中华文物。

  十余辆装载着大型密封箱的大货车,在浓雾中驶入了大英博物馆,同时,数十个早就潜伏在这周围,等待着命令的人员也在浓雾的掩护下进入到了大英博物馆,开始在难忍的激动心情中,有条不紊的将存放在大英博物馆内的这两万三千余件中华文物,搬运到那十余辆大货车中。

  就在这个时候,在伦敦泰晤士河畔威斯敏斯特区议会广场中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内,原本处在熟睡状态的英国圣公会坎特帕雷大主教,突然被一阵嘈杂声给吵醒了。

  “发生了什么事?”坎特帕雷大主教沉声问道。

  “大主教阁下,有人闯入大英博物馆,击杀了画中精灵格温娜维尔!”回答者的声音中透着惊慌。

  坎特帕雷大主教顿时睡意全消,震惊的叫了起来:“什么?!千年画中精灵竟然死了?究竟是谁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