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268章 求您开个价吧!

  直到中午艳阳高挂的时候,这场笼罩了整个伦敦、让交通几近瘫痪的浓雾方才散去。

  没有了浓雾迷阵和风雷火石阵的阻碍,苏格兰场的特警们总算是能够顺利的进入到大英博物馆内,开始忙碌的进行起了维护现场及调查取证的工作。而英国圣公会派遣的异能者,也在此刻方才姗姗来迟。因为不愿意招惹那位能够一口气吞掉不列颠群岛一半灵气的超强修士,又不愿意在此事上和英国女王、英国政府闹的太僵,所以英国圣公会此前一直是找借口推说无法靠近大英博物馆,直到此刻确认那名超强修士已经离去,方才在长松一口浊气的同时,派遣了几个擅长追踪寻迹的异能者,前来协助苏格兰场调查取证。

  除此之外,各家报社的记者也都在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赶到了罗素广场。不过,在苏格兰场警察们不讲情面的阻止下,这些高喊着‘新闻采访权’的记者,根本就无法越过警戒线,进入到大英博物馆内采访。

  负责大英博物馆失窃案的,是在苏格兰场中有着‘猎狗’绰号,曾侦破过无数大案、要案的警务总监阿拉斯嘉。但是这位功绩显赫的警务总监,这会儿却是眉头紧锁,满脸都是一筹莫展。

  因为这桩案子实在是太古怪了,到目前为止,除了知道失窃的文物全部都是日本的之外,就再也没有其它的线索了。

  阿拉斯嘉不由的将目光投向了一旁那几个身着修士袍的圣公会修士,在这种毫无线索的情况下,他也只能是指望这些圣公会的修士们能够找出点儿线索,为他们破案提供帮助了。作为苏格兰场的高级官员,他也是有资格接触到有关异能者文件的人之一,所以他知道,这些修士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可怕力量。

  阿拉斯嘉转身,大步的走到了这几位修士身前,尽量是在脸上挤出了笑容,询问道:“几位,怎么样,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有!”这几位修士的回答让阿拉斯嘉惊喜万分。

  一位修士拿起了一只塑料袋,里面装着的正是张文仲在击杀了画中精灵格温娜维尔后,焚烧剩下的那点儿符纸残渣,不等阿拉斯嘉发问,这位修士就已经解释了起来:“这是我们在画中精灵格温娜维尔被击杀的地方发现的,根据我们所掌握的资料推断,这张符纸应该是一张用来召唤式神的符纸。使用者,很有可能是日本的阴阳师。”

  另外一位修士则是拿出了一只数码录音机,说道:“我们刚刚对打斗现场进行了还原,可惜因为能量干扰的原因,没能够获得影像图案,但是我们却获得了这样一段录音……”说罢,他按下了数码录音机的播放键,张文仲和画中精灵格温娜维尔的对话,立刻就从数码录音机里传了出来。

  听完这段录音之后,阿拉斯嘉习惯性的用右手捻起了胡须,说道:“这人说的英语,明显是发音不标准。嗯……这样的发音错误,倒是和很多日本人是一样的。难道说,这次大英博物馆失窃的事情,真是日本人干的吗……”在皱着眉头思索了几分钟后,他拿出了手机,拨通了苏格兰场最高负责人的电话。

  三天之后,日本东京,东京国立博物馆。

  装饰典雅的贵宾间里面,盘膝而坐着四个身着和服、闭目养神的老人,他们全部都是日本国内最为顶尖、最为权威的文物鉴定大师,并称为日本文物鉴定界的四大天王。寻常时间,能够请动他们中的某一个,都已经是殊为不易的事情了,像现在这样,四个人齐聚一堂的情况,实属少见,若是传了出去,定然会引起日本文物界的轰动。

  然而,从这四个人的神态来看,他们应该是在这儿等人,而且还等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让他们四个心高气傲的老家伙,心甘情愿的在这儿等候着呢?

  一片脚步声响了起来,由远及近,打破了贵宾间里面的这种静默气氛。

  “来了。”四个人不约而同的睁开了眼睛,望向了贵宾间的入口处,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贵宾间的门‘吱呀’的一声被推开了,率先走进来的是东京国立博物馆的馆长,他站在门后,点头哈腰的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满脸掩不住的卑躬屈膝,陪着笑,迭声说道:“请进,快请进,詹姆士先生,瑞格女士,快快请进。”

  一个金发碧眼、身着笔挺西装的外国人,昂首阔步的走进了贵宾间,看到他空着一双手什么东西都没有,四个在日本文物界里享有盛名的老人都是不由的为之一愣,直到看见跟随在这个外国男人身后的那个金发外国女人手里面提着的那只两米来长的合金密码箱时,方才是齐齐的松了一口气,并且是不约而同的直起了身子,四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只两米来长的合金密码箱。

  这一男一女两个外国人,正是易容后的张文仲和苏晓玫,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要狠狠的敲诈日本人一笔。

  东京国立博物馆的馆长在恭恭敬敬的将张文仲和苏晓玫给请进了贵宾间后,开始交替着用日语和英语,替双方介绍了起来:“渡边大师,佐佐木大师,山中大师,今川大师,这位就是从英国远道而来的詹姆士先生和他的助手瑞格女士。詹姆士先生,瑞格女士,这四位就是我们日本文物界里,最为顶尖的鉴定大师。”

  在一番装模作样的寒暄之后,满脸皱纹和老人斑的渡边,就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用微微有些颤抖的声音,用蹩脚的英语说道:“詹姆士先生,请将文物拿出来给我们鉴定吧。”

  张文仲讥讽的笑了笑,说道:“你就是渡边大师吧?麻烦你还是说日语吧,你这浓厚关西口音的英语,想要听懂还真不容易,不如我们还是说日语吧。”

  从来就是生活在恭维声中的渡边,闻言不由的挑了挑眉头,本来是想要当场发怒的,但是就在即将发怒之时,他的目光又落到了苏晓玫提着的那只两米来长的合金密码箱上,最终不仅是强忍下了心头的怒火,反而还要挤出一脸的谄笑,说道:“詹姆士先生真会开玩笑,我们还是赶紧开始处理正事吧。”

  张文仲也懒得和他多说,抬起右手招了招,苏晓玫立刻就将她提着的那只两米来长的合金密码箱放到了四个日本文物鉴定大师的面前,打开之后,从里面取出了一幅长约291公分的画卷,以及一对高约170公分,宽约64.5公分,厚度在11公分左右,镶嵌着金箔的屏风来,随后就退到了张文仲的身后,静静的站立着。

  一看见这两样东西,无论是东京国立博物馆的馆长,还是四个在日本文物界享有盛名的鉴定大师,全部都睁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呼出的气稍微重了,就会伤及这两件堪称是日本国宝的珍贵文物。

  相比起他们的慎重,张文仲则是显得无所谓,他随手就将那幅画卷给拿了起来,在手里面颠了两下,笑着说道:“我这次带来给你们鉴定的,是谷文晁的云龙图和琳派的花鸟圆屏风。是真是假,相信仅凭我的一张嘴来说,你们是不会相信的。所以你们可以自行鉴定,看看它们到底是真是假。”

  看到张文仲居然用这样漫不经心的态度来对待这两件堪称是日本国宝的文物,无论是东京国立博物馆的馆长,还是四个在日本文物界享有盛名的鉴定大师,全部都是既不敢怒又不敢言,生怕会惹恼了张文仲,就会让他们这五个人成为大和民族的罪人。他们心惊胆战的一番劝说,好不容易才让张文仲将那幅云龙图给放了下来。

  四个鉴定大师立刻分成了两派,渡边和佐佐木开始鉴定起了这幅云龙图,山中和今川则是围着花鸟圆屏风开始转悠了起来。相比起信心满满的张文仲,站在他身后的苏晓玫,则是要紧张的多,生怕这四个看着极其猥琐的老头,会瞧出这两件文物都是赝品,不过她掩饰的很好,而五个日本人的注意力又都在这两件文物上面,所以并没有察觉到她偶尔流露出来的异样神情。

  四个在日本文物界享有盛名的鉴定大师围绕着这两件文物足足折腾了两个多小时,随后又凑到一起窃窃私语了起来,最后方才由佐佐木出面,小心翼翼的询问道:“不知道,詹姆士先生想要多少钱,才肯将这两件文物转让给我们呢?”

  苏晓玫惊喜的暗叫道:“他们居然真的将这两件赝品当真了?!”

  张文仲则是说道:“你们确定这两件文物是真品吗?要不要再找几个人来鉴定一下?万一它们是假的呢?”

  今川笑了起来,说道:“詹姆士先生真会开玩笑,我们四个人虽然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本事,但是这点儿眼力还是有的。这两件,正是真品谷文晁的云龙图和琳派的花鸟圆屏风,无论是历史价值还是艺术价值,都能够称得上是我大和民族的瑰宝,是我日本国的国宝级文物!詹姆士先生,我们也不管您究竟是从哪儿得到的这两件文物,只请您务必将这两件文物转让给我们,您将会因此而获得我们大和民族珍贵的友谊!请您……开个价吧!”

  贵宾间里面的五个日本人,齐齐的跪在了张文仲的身前,脑门在地板上面磕的‘砰砰’直响。

  站在张文仲身后的苏晓玫,这会儿是真的看傻了眼。

  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竟然还有人磕头求着要买只能够保存四十九天的赝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