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仙医第273章 为病人着想

  刹那间的功夫,张文仲就被这些蜂拥而至的病人们给团团的围住了,并不算大的校内医院也被挤了个水泄不通,许多没能够挤进校内医院的人,只能是围拥在医院的四周,等待着医院里面的病人离去后,方才能够挤得进去。而刚刚那些围在张文仲和苏晓玫周围的医生和护士,则是如狂风暴雨中的孤舟,瞬间就被挤散了,其中更有两位医生是被拥挤的人潮直接给挤出了医院。

  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就只有拥有了养气中期修为的苏晓玫,还能够抵挡住蜂拥而来的人潮,寸步不离的守在张文仲身侧。

  眼看着这场面隐然有失控的迹象,张文仲眉头一挑,猛的提了一口真元,厉声喝道:“都别挤了!”

  这一声蕴含着真元的厉喝,如同是一道惊雷在众人的耳畔炸响,让众人的心为之一颤。除开声音震耳之外,在这一声厉喝中海蕴含着祝由术的催眠效果,所以众人下意识的就停止了拥挤,齐刷刷的望向了张文仲。

  张文仲朗声说道:“今天我会在这里给你们看病的,只希望你们能够遵守秩序排队,别再这样乱挤了,不管是挤伤了自己还是挤伤了别人,都不是好事。”

  因为祝由术的效果,这些病人们全部都按照张文仲的吩咐,开始排起了队来,不过偶尔还是会因为谁先谁后的问题产生点儿小纠纷。见状,张文仲连忙又叫了几个年轻的医生过去帮忙维持秩序,免得这好不容易才规范起来的秩序,又会变的混乱不堪。

  胡强这会儿也从二楼的院长办公室里面跑了出来。当他见到这条从校内医院里面蜿蜒而出,瞧不到尽头的病人队伍时,立刻就觉得头皮发麻,甚至是连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丝丝的颤音了:“张副院长,这么多的病人,你今天怕是看不完的吧?而且看着这架势,应该还有不少的病人,正在赶来的途中吧……”

  张文仲很清楚,这么多的病人,别说是一天,就算是一个月,仅靠他一个人也不见得能够看完。更何况,在往后的日子里,肯定还会有不少得到消息的病人,从全国各地、乃至是全球各地赶来。同时张文仲也是很明白,在这样的情况下,单单只靠他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还得多培养一些高水准的医生出来才行。

  张文仲抬头看了眼悬挂在墙壁上面的石英钟,这会儿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在这深秋的季节里,只要是一过傍晚六点,天色就会完全变黑。他想了想,吩咐道:“陈娴,你和子蔓赶紧准备一百张号牌发给排在队伍前面的这一百个病人,这会儿的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和小妹一起上,大概也只能够看一百个病人。至于那些排在一百个之后的病人,除非是危重急症,否则就都好言劝他们离开吧,一直在这儿排着也是受罪。你们去告诉他们,在明天和后天,我都会在雍城医院展开义诊的。此外,每周三,我也会前往雍城医院展开义诊,以后除非是危重急症,否则要么在每周三前往雍城医院找我看,要么就去找其他的医生看,别再随便的跑到雍城大学来,扰乱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了。”

  “好。”陈娴和林子蔓齐声应道,连忙是按照他的吩咐,将一百张号牌发了下去,同时也将他交代的那番话,向着病人们转述了一番。

  大部分的病人对此都表示理解,他们也都瞧出来了,这么多的病人蜂拥而至,就算张医生有三头六臂,懂得分身之术,也绝对不可能在今天就能够全部看完,只要以后还有机会能够找他看病就成了。

  蜂拥而来的病人们,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而就在离开的时候,他们还纷纷是感慨的说道:

  “真是没有想到,张医生不仅是医术超卓,这医德竟然也是极佳的,真正的是在为我们病人着想……”

  “就是,就是,虽说今天没能够排上号,但是明后天还有机会。就算我的运气真的是差到了姥姥家去,明后天都没有轮上,以后每周都还有机会。你们看,张医生这会儿都还提着行李箱呢。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是刚刚回来,就马不停蹄的赶来给我们这些病人看病了。”

  “我以前也曾在一些大医院里面,找过一些所谓的专家、名医看病。那些家伙不仅是收取高昂的挂号费,还不见得就会乐意给你看。好几次我都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给了高昂的挂号费,排了大半天的队伍,等到好不容易轮到我了,那些个什么专家、名医却说什么今天的病人已经看够了,不再继续看病了。你们说,这不是坑人吗?你既然不看这么多的病人,就别让挂这么多的号,搞得我一整天的时间都耗费在了医院里面,而且还没能够看上病。哪像人家张医生,刚刚才回来,连水都没顾上喝一口,就要给一百个病人看病。哎,这个世界上,如果能够多一些像张医生这样的医生就好了。”

  “是呀,在当今这个世界上,如果能够多几个像张医生这样,既有高超医术,又有高尚医德的医生,那我们这些病人可就有福了。”

  雍城大学医学院的院长吴守志,在听说张文仲回来了的消息后,连忙是从医学院赶到了校内医院来,正好是看见这些病人离去。当他听见这些病人在离去之时说的话后,不禁很是感慨的对跟随着他一起来的那几位医学院的专家教授说道:“我们国家的老百姓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人,只要你善待他们,他们就会以十倍、乃至是百倍的善意来回报你。这几年,我老是听到有人在我的耳边抱怨,说现在的病人一个比一个还要难伺候。但是在今天,在看到了这样的情景后,我只想说,这些人抱怨病人难伺候的时候,是不是也应该想一想,你有没有付出真心实意,来关怀这些病人呢?”

  “是啊。”吴守志身后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教授点了点头,感慨的说道:“想当年,在我年轻的时候,医生和病人之间的关系,是多么的和睦啊。那时候,我们这些做医生的,都是真心实意的在为病人着想,从来就没有考虑过回报之类的事情。而对此,病人们也都是瞧在眼中,并且会以百倍来回报的:他们经常都会给我们送一些自家栽种的蔬菜来,有时候还会送几枚鸡蛋……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鸡蛋可是十分难得的。”

  “老百姓的心里面都是有杆秤的,孰好孰坏清楚得很啦。哎……说起来,我们国内的医学院校,这么多年来,对医学伦理学都不太重视,无论是学校里面的考试,还是以后医师资格的考核,医学伦理学占的比例都很轻,这也是医德医风沦落的原因之一啊……”

  吴守志和几位白发苍苍的专家教授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校内医院。

  校内医院里面,张文仲和苏晓玫都已经忙碌了起来,两人的诊桌前面都已经排上了长龙。虽说这些病人都是来找张文仲看病的,但是当他们知道张文仲刚一赶回雍城市就到了这儿给他们看病后,都是非常的感动,也就遵从张文仲的吩咐,分成两列,一列由张文仲来看病,另外一列则是由苏晓玫来看病。

  当苏晓玫在快速而又准确的给前面几个病人诊治完毕之后,其余的病人也都信服了这位看起来非常年龄的女医生的医术,心甘情愿的让她给自己看病了。

  吴守志在走进了校内医院后,并没有和张文仲及苏晓玫寒暄,而是直接问道:“张副院长,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

  “喔,是吴院长来了呀。”张文仲抬起头来看了眼吴守志,点头说道:“的确是有点儿事情,想邀请吴院长帮忙。”

  吴守志连忙说道:“别这么客气,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尽管吩咐就是。”

  张文仲回答道:“那么我就不客气了,麻烦吴院长替我们找一些凳子来。”

  “凳子?”吴守志愣了下。

  “是呀,凳子。”张文仲点头说道:“你瞧,这近百位病人都还在等着呢,前面的还好,后面的恐怕得等上一两个小时。我们校内医院的凳子有限,无法供给这么多病人坐,所以还请吴院长替我们找点儿凳子过来,让大家伙都能够坐着。”

  “没问题。”吴守志用力的点了点头,随后感慨的说道:“张副院长,从这些细节就可以看出来,你果真是在为病人考虑啊。”他立刻拿出手机,拨打了电话,片刻之后,就有人送来了近百张凳子,让这些排队等着看病的病人们,都能够坐着等,不必站着受累。

  张文仲不仅是拜托吴守志搬来了凳子给病人们坐,同时还吩咐林子蔓和陈娴等人,给这些等待着看病的病人们送上了茶水。

  这些事情虽然都很细微琐碎,但是病人们都从中感受到了关切之意,其中有几位上了年龄的大妈,更是不住的抹着眼泪,嘴巴里面不住的嘀咕着:“好人呀,真的是好人呀,你们全部都是好人呀……”

第274章 深秋冷,人心暖

  深秋的夜晚总是来的很快,这才是晚上六点半,天色就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并且还刮起了阵阵刺骨的寒风,颇有点儿秋风扫落叶的凄凉潇洒。所幸的是,张文仲和苏晓玫也在这个时候将一百个病人给看完了,避免了让人在这寒凉的夜里苦等。

  在将最后一个病人给送走了之后,苏晓玫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说了句“总算是完了”,整个人就瘫软了似的,趴在了身前的那张诊桌上面。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给这么多的人看病,对苏晓玫来说还是头一次,她也因此而被累的够呛。这种累,更多的还是在精神上,而不是身体上。因为在给病人看病的时候,除了要保持精神高度集中之外,还必须得快速的思索考虑,根据四诊收集到的信息来进行综合分析、辨证论治。

  相比起疲惫的苏晓玫,张文仲在这会儿却是要显得轻松许多。虽然他看的病人数量,远比苏晓玫要多,但他无论是在医术、经验、还是在修为等各个方面,都要比苏晓玫高出许多倍,所以他在一番忙碌之后还能够表现的游刃有余,也就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看着疲惫不堪的苏晓玫趴在诊桌上动也不动,张文仲微微的一笑,起身拿着她的那只马克杯,走到饮水机旁去替她接了一杯热水,并敲了一支葡萄糖注射液倒入这杯热水之中。

  葡萄糖是脑部及中枢神经系统的唯一的能量来源,不少科学研究均显示,葡萄糖的确是有着提高记忆及集中力,令反应更敏捷的效果。可以说,葡萄糖正是精神不振者的‘醒脑好帮手’,效果要比咖啡及浓茶来得好。这会儿,瞧着苏晓玫一脸的萎靡,张文仲自然是要弄点儿东西,让她能够消解疲惫。

  在将马克杯交到苏晓玫手中的时候,张文仲也不忘关切的说道:“怎么样,被累坏了吧?来,将这杯糖水给喝了,你会舒服许多的。”

  “谢谢老师。”苏晓玫这会儿本来是在用双手按揉着阵阵发痛的太阳穴,见到张文仲居然是替她弄了一杯糖水过来,连忙伸出双手接了过来,心头更是涌起了丝丝的小甜蜜,暗暗在心中说道:“老师还是挺关心我的嘛……”

  张文仲却不知道这个小妮子的心头在想些什么,笑着说道:“谢什么?快点儿喝吧,喝了之后你就能够舒服点儿了。”

  “嗯。”苏晓玫点了点头,双手捧起马克杯就灌了一大口下去。她这会儿是真的给渴坏了,刚刚一直都在忙着给病人看病,根本就顾不上喝水,嗓子眼早就已经干的快要冒出火来了,这会儿抱着满满的一杯糖水,一仰头,咕噜噜全部都给灌进了嘴巴里面。

  张文仲也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清茶,润了润略微有些干涩的嗓子。

  一直待在校内医院里面帮忙的吴守志和几个医学院的专家教授,在这个时候走到了张文仲和苏晓玫的身旁,满怀感慨的说道:“张副院长,苏晓玫,你们两人今天可是给我们这些老家伙又上了一堂记忆深刻的课啊。”

  苏晓玫放下空空的马克杯,笑嘻嘻的说道:“吴院长,你可别这么说,否则我会骄傲的喔。”

  她的这番话,顿时就将吴守志及另外几位专家教授给逗乐了。

  笑了一会儿之后,吴守志神色一正,说道:“张副院长,可以预料,在明后天,以及是在以后每周三的日子里,都会有不少的病人涌向雍城医院找你看病,甚至还会有不少的病人从全国各地、乃至是全球各地赶来……在这样的情况下,仅靠你和苏晓玫两个人,怕是难以应付的吧?”

  张文仲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仅靠我和苏晓玫两个人的力量,的确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打算带一批学生。”

  “张副院长打算带学生?这可是好消息啊!我相信,这样的消息一旦是散布出去,咱们医学院里的学生们可都会为之疯狂的!”吴守志顿时激动了起来,在他看来,张文仲无论是理论知识还是临床技能,都出出类拔萃、堪称神奇的,至于他教导学生的水平,也不需要质疑,只要看看苏晓玫现在的医术,就能够一目了然。

  吴守志等人可都是有着眼力的,他们自然是能够瞧的出来,苏晓玫现在的医术水平,甚至是比国内一些享有盛名的专家教授都还要来的高明!

  激动之余,吴守志也不忘问道:“张副院长,不知道你挑选学生,有些什么要求吗?”

  张文仲回答道:“品德和资质,这两者都要好。我既不想培养出高品德的庸医,也不想培养出贪得无厌的名医。”

  “咱们医学院里面还是有些不错的好苗子。”吴守志笑着说道,随后又问道:“对专业、年龄和性别之类的,还有什么要求吗?”

  张文仲摇头说道:“这些倒是没有什么要求。”

  吴守志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待会儿我就回去替你挑选出一批好苗子来,再由你来看看,到底哪些人能够入得了你的法眼。”

  张文仲说道:“有劳了,谢谢吴院长。”

  吴守志连忙摆手道:“张副院长,你可别谢我,我可是承受不起。要谢的话,也应该是由我来谢你才对。”说罢,他和张文仲一起笑了起来。

  “喔,对了……”笑过之后,吴守志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连忙说道:“张副院长,你之前曾答应过,在新学期开始之后,讲几堂公开课的。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够开始讲呢?”

  张文仲想了想,说道:“明后天是肯定不行的,要不,就定在下周星期一吧?”

  “好,就定在下周一,我们也好有个准备的时间。”吴守志回答道,随后他又开起了玩笑来:“自从新学期开始以来,就有不少的人向我打听,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讲课。可以说,如果你再不讲课的话,我这个医学院的院长,大概就要被他们给弹劾下去了。”

  张文仲笑着说道:“吴院长,你也说的太离谱了吧?”

  “不离谱,一点儿也不离谱。”吴守志也笑了起来,说道:“要知道,张副院长你现在在医学院里面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可是比我们这些老家伙要大多了。”

  说笑了片刻之后,吴守志抬头看了眼悬挂在墙壁上的石英钟,说道:“喔,已经是到饭点儿上了,不如就由我来请大伙儿吃顿便饭吧?也算是犒劳一下大伙儿,毕竟你们今天都辛苦了。”

  不等张文仲答话,跟随在吴守志身旁的胡强就已经是笑着应下来了:“吴院长请客?这可甚是难得,我们自然是要去的。”说罢,他又回头冲着校内医院里面其他的医生和护士们问道:“都会去吧?没人不去吧?”

  “去!自然要去!”

  “吴院长请客怎能不去呢?”

  “顺便也就给张副院长和苏晓玫接风了,真是一举两得啊!”

  校内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们纷纷笑着回答道。

  张文仲也笑了起来,说道:“这顿饭还是由我来请吧。”

  吴守志摆手说道:“张副院长,你就别和我争了,今天这顿晚饭我是请定了,你要是想请客,以后再请就是了。我想,大家伙应该是不会反对我的这个建议吧?”

  校内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们,纷纷是笑着说道:“今天就由吴院长请客,改天再由张副院长请客,有人请客吃饭的事情,我们不嫌多。”

  张文仲也不多做坚持,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好吧,今儿就让吴院长你破费了。”

  “哈哈,早该如此,我们走吧。”吴守志笑着说道。

  就在大家伙刚刚准备走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校内医院的大门口出现了几十个人影。

  “怎么回事?难道还有人跑来找张副院长看病?”众人有些惊讶。

  就在众人惊讶的时候,这些人也都走进了校内医院里来。直到此刻,众人方才发现,这些人居然都是张文仲和苏晓玫刚刚看过的那些病人。然而更令人惊诧的是,在这些人的手里面,竟然或是端着大碗,或是抱着铁锅,还有几个人是抓着大把的筷子。

  “这些人究竟是要做什么?”

  包括张文仲在内,所有的人都看傻了眼,不明白这些病人究竟是什么意思。

  一个大妈将手中端着的锅给放在了地上,擦了擦手,说道:“张医生,苏医生,还有诸位医生,你们今天都辛苦了。我们这些人琢磨着,你们忙了一个下午,大概也都累坏了、饿坏了,所以我们就做了点儿饭菜送来给你们。虽说这些饭菜不是什么珍馐佳肴,却都是我们的家乡菜,也算是代表了我们的一片心意,还请诸位医生不要嫌弃……”说罢,大妈就将锅盖给打开,一股浓郁的香气顿时就从里面弥漫扩散了出来。

  大妈说道:“我是单县的,我们那儿的羊肉汤可是全国闻名的,这天气渐寒,我特地做了这么一大锅的羊肉汤,给各位医生去去寒。”

  “还有我的,我这可是正宗的蓉城夫妻肺片啊!”

  “这是我们陕西的羊肉泡馍……”

  “我这是猪肉炖粉条……小鸡炖蘑菇……”

  “串串羊肉串,好香好香的羊肉串,你是回族的好朋友,我请你吃羊肉串……”

  校内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们都被惊呆了,这样的情况他们可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一时之间,绵绵响起的他们,竟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吴守志在心头感慨了一番后,凑到张文仲的身边,小声的说道:“张副院长,这事儿还是由你来做决定吧。”

  张文仲想了想,笑了起来,朗声说道:“大家伙的好意,我们又怎么能够拒绝呢?今儿晚上,我们就在这儿,和大家伙一起吃晚饭!那位回族大叔,将你的羊肉串给我两串,闻着那香味,我都快要掉口水了……”

  张文仲表了态,校内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们,也纷纷是欢呼了起来,当即就去搬来了桌椅板凳,大家伙一起坐在校内医院的院子里吃喝了起来。

  虽然深秋夜晚的寒风颇为刺骨,但是所有人的心中,却都是暖洋洋的。

第275章 进化,三足金乌

  这一顿饭吃的是很热闹,也很温馨。虽然并没有喝酒,但是张文仲和校内医院的医生、护士们却都有些醉了,这是他们的心醉了。

  吃过晚饭之后,大伙纷纷散去,张文仲也回到了他在华航小区中租住的那个房屋。

  上楼的时候,张文仲忍不住在心头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换一个独门独院的别墅了?这并不是说有钱了之后就应该享受,而是因为他作为一个修真者,住在这样一栋人口密集的老式楼房中,的确是有些不方便。而且他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伤害到这栋楼房中的其他人。

  在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张文仲也做出了最终的决定,在心头暗自说道:“反正现在也有钱了,等过几日有空了,就抽个时间四处去转转,如果是碰见了合适的房子,就给买下来吧。住在这个地方,的确不是很方便。”

  走进房屋内,张文仲将行李箱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只小瓷瓶,取了一枚灵气丸握在右手心里,左手则是拿起了‘黑云沙’、‘淬铁炎石’等几样灵材料。停歇在他肩头的三足乌,一见他这个架势,就明白他是想要强化设置在这个房屋内的禁制了。

  当初在房屋内的禁制设置的时候,张文仲的修为还比较低,所以他设置的这个禁制,也是以幻象阵法为主,并没有太大的威力,对付天级巅峰期修为以下的武者还成,要是遇到天级巅峰期修为的武者,又或者是修真者、异能者的话,那么这个禁制可就难以起效了。张文仲可不希望有人会闯进到他的屋里来,毕竟在这里还放着不少的灵材料,要是被盗走,这损失可就大了。

  根本不需要张文仲的吩咐,懂事的三足乌立刻就张嘴喷出了一道熊熊燃烧的太阳精火,而张文仲也是在同一时间,就将左手的灵材料和右手的灵气丸全部给抛了起来,刚好是被这道熊熊燃烧的太阳精火给罩在了其中。

  在抛起了灵材料和灵气丸的同时,张文仲双手还各自掐起了一个法诀,口中更是快速的念诵起了一句晦涩的咒语来。

  伴随着咒语声,一片彻骨的寒气陡然出现,并且瞬间凝结成冰,居然是将三足乌喷出来的那道太阳精火给冰封了起来。这样的景象,显然是违反物理常识的,但却又是真实存在着的。

  被冰封住的太阳精火非但没有熄灭,反而还燃烧的更加炽烈了。被太阳精火给包在里面的灵气丸和灵材料,这会儿也全部都被炼化成为了黑白相间的药液,不停的在半空中翻滚着。数分钟之后,这些黑白相间的药液,居然是化作了一幅阴阳太极图。

  ‘砰’

  封住太阳精火的寒冰,在清脆的声响中迸裂,化作了一道寒气融入了这幅阴阳太极图中的阴鱼之内,与此同时,太阳精火也化作了一道火气融入进了阳鱼之内。刹那间,这幅阴阳太极图竟然是活了过来,开始快速的旋转了起来。在旋转了七七四十九周之后,这幅阴阳太极图化作了一片甘霖,向着房屋四周飞溅,融进了设置在房屋内的这道禁制中。

  一道剧烈的能量波动骤然荡漾了起来,很快又回归平静。此时此刻,设置在房屋内的这道禁制,威力获得了极大的提升。

  一片荧荧的光点出现在了张文仲的面前。

  张文仲伸出右手,这片荧荧的光点就落到了他的手心里,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凝聚成形,化作了一枚阴阳鱼玉佩。

  这枚阴阳鱼玉佩,就是设置在房屋内的这道禁制的灵器,张文仲将它带在身边的话,就能够随时知道房屋内的情况,并且可以随时根据房屋内的情况,操控这道禁制。而且,以后张文仲若是真的换了一个地方居住的话,那么只要有这枚阴阳鱼玉佩在,就能够随时将这道禁制从这里搬运到新家去,可以说是相当的方便。

  在将这枚阴阳鱼玉佩给佩戴在了身上之后,张文仲略作收拾后,就走进了寝室,盘膝坐在床上,准备开始凝炼自己的真元。

  这一次的英国之行,让张文仲获益匪浅。尤其是通过梅林之戒,吞噬了半个不列颠群岛的灵气,更是让他的修为一举跃升到了养气境的第一层‘气吞山河’。不过,张文仲也知道,靠着这种方式提升的修为并不牢靠,必须得经过一番凝炼才行。否则,真元不稳的话,将会影响到以后的修为进展,甚至还会走火入魔。

  就在张文仲准备开始运转医鉴心经,凝炼自己体内的真元之时,停歇在他肩头的三足乌,却是将脑袋凑到了他的面前,说道:“主人,能不能够也给我一枚灵气丸?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又要升阶了,如果能够服下一枚灵气丸的话,我的能力一定能够获得更大的提升。”

  “没问题。”张文仲立刻就取出了一枚灵气丸,扔给了三足乌。对自己人,他从来不会吝啬。

  “谢谢主人。”三足乌大喜,连忙是用鸟嘴儿一口叼住了张文仲扔出的这枚灵气丸,紧接着囫囵吞枣似的咽进了肚子里,然后就振翅飞到了一旁,开始吸收起了这枚灵气丸中蕴含着的灵气,以帮助提升自己的灵能,从而获得升阶的效果。

  张文仲也闭上了眼睛,开始运转起了医鉴心经,凝炼起自己的真元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张文仲的真元也越发的凝炼了起来,医鉴心经对于凝炼真元,有着极佳的效果,别的修真者需要花费数月甚至是数年才能够凝炼的真元,张文仲只需要数天就能够完全凝炼。

  然而,就在凌晨四点左右的时候,紧闭着双眼、运转着医鉴心经的张文仲,却是突然感觉到了一股股的热浪陡然出现,并且是将他给笼罩在了其中,竟然是让他也有了汗流浃背的感觉。

  “怎么回事?出了什么意外?”张文仲暂时停下了凝炼真元,睁开了眼睛。

  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就在这个并不大的寝室里面来回的盘旋飞舞着,时不时的还会发出阵阵凄厉的鸣叫。定晴一看,这团熊熊燃烧着的火焰,正是三足乌。

  张文仲眉头一挑,连忙喝道:“三足乌,你这是在干什么?赶紧收敛火焰!”

  可是向来对张文仲言听计从的三足乌,这会儿却是不肯听从他的命令,反而是继续在寝室里面快速的盘旋着,甚至还冲着他来了一个迎面俯冲,想要向他发起攻击。

  在侧身避过了俯冲而来的三足乌后,张文仲也敏锐的发现,从三足乌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很是紊乱,并且还夹杂着癫狂与风魔的气息。

  “走火入魔!”张文仲一下子就明白了事情的关键。

  眼看着三足乌又要向着自己飞撞而来,张文仲连忙是将阴阳鱼玉佩握在了手中,口中快速的念诵了一个咒语,随即抬手一指三足乌,厉声喝道:“敕令!”

  霎时间,一道让张文仲都觉得刺骨的寒气涌现在了他的寝室里,并且立刻就将全身笼罩着太阳精火的三足乌给冰封在了半空中。

  “灵禽或灵兽一旦是陷入走火入魔,很容易就会坠入魔道,从而导致所在之地生灵涂炭……”看着被冰封的三足乌,张文仲的表情格外严肃,沉声说道:“必须得帮助它从走火入魔的情况中走出来才行!”

  张文仲没有犹豫,举起右手在虚空中勾画了起来,伴随着他手指的勾画,一幅由灵气勾画出来的宁心符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并随即化作一片柔和的光芒,射入了三足乌的身体之中。同时,张文仲还催动着真元,使之化作一根根的真元针,刺入到了三足乌的体内,和宁心符一起发挥作用。在种种的努力之下,总算是让失控的三足乌,逐渐的恢复了冷静。

  恢复了冷静的三足乌,惊诧的问道:“主人,我这是怎么了……?”

  “你刚刚是走火入魔了。”张文仲说道:“好了,你也别再说话了,刚刚那枚被你给吞下去的灵气丸,应该还没有被你完全吸收。现在,你赶紧将它全部吸收掉。你会在这个时候走火入魔,也就是说明你真的要升阶了。而且,很有可能不是普通的升阶,说不定还会是进化。所以,你必须得把握住这次机会!”

  “是。”三足乌回答道,立刻按照张文仲的吩咐,开始全力的吸收起了灵气丸中蕴含着的灵气。此刻有张文仲在旁边替它护法,它也就不用再担心走火入魔的问题了。

  半个小时之后,笼罩在三足乌身上的火焰,开始逐渐的消退了下去。当这团火焰彻底消退的时候,覆盖在三足乌身上的黑色羽毛,竟然也全部都飘落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金光灿灿的羽毛,煞是炫目耀眼。而且在这只三足乌的脑门上面,还有着一个金灿灿的符文。

  看见这个金灿灿的符文,纵然是张文仲,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惊讶,失声的惊呼了起来:“三足金乌?三足乌竟然进化成为了它们一族中,实力最为强大的神鸟三足金乌?!”